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绝代名师 > 绝代名师目录 > 章节目录 第657章 金玉良言孙黑犬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绝代名师 章节目录 第657章 金玉良言孙黑犬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余毛还想装傻,但是王大妈却是提醒。

    “有孩子要包子呢!”

    王大妈心软,看不得赫连北方这一身破烂样,显然是穷苦人家的孩子。

    “啊?”

    余毛转头,看向了赫连北方。

    “大叔,再给我来一笼包子。”

    赫连北方开口,中气十足。

    余毛听到这数量,眉头一挑,就没好气的拒绝:“没了!”

    “没了?”

    赫连北方皱眉:“餐券不是写着,午饭管够吗?”

    “是管够呀,可你吃了多少?”

    余毛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你要是要一、两个,我也就给了,可你直接开口一笼,这谁受得了呀?

    包包子的人不累呀?

    余毛算了下,这个蛮族少年都吃了十笼了,要知道孙默当上后勤部长后,对伙食的要求很严格。

    像肉包子,必须保证肉馅达到三分之二,虽然大家不知道三分之二是什么意思,但是总之一句话,肉要比才多一倍。

    说实话,中州学府这么实在的包子,整个金陵都找不出第二家,他们这些厨房的工人,下工的时候,也都会揣几个回家,真的抗饿。

    赫连北方脸一红,自己是吃的多。

    “快走,快走,卖完了!”

    余毛催促,这些北蛮子真臭,是不是天天睡在羊圈里呀。

    赫连北方低头离开,只是还没走出多远,就听到了一个女孩甜甜的声音。

    “余叔,给我两个包子!”

    赫连北方忍不住回头,毕竟江南女孩的声音,真的好听,他想看看对方长得如何,然后就看到,那位大叔掀开蒸笼,又拿出了两个包子。

    “谢谢大叔!”

    女孩走开了,赫连北方却没有看她的容貌,而是盯着那个蒸笼,因为在下面,还有大半的包子,正冒着腾腾的热气。

    一股香味,飘过了鼻端

    赫连北方脸色一变,觉得自己被羞辱了,于是迈开大步,冲到了余毛面前。

    “这不是还有很多?为什么你说卖完了?”

    赫连北方咆哮。

    余毛的谎言被当众戳穿,脸色也有些挂不住,但是他也不是示弱的人,更大声的吼了回来。

    “你吼什么吼?”

    余毛砰的一下,把拳头砸在了桌案上:“怎么?想打我呀?”

    不得不说,余毛久经社会这条老狗的撕咬,脸皮厚黑不说,也擅长转移话题。

    “我没想打你!”

    赫连北方脸色涨红:“我就是想知道,你为什么要骗我说没包子了?”

    “那你吼这么大声干嘛?你还握着刀柄,你想砍死我呀?”

    余毛避重就轻。

    “回答我的问题?”

    赫连北方咆哮,他握着刀柄,纯粹是蛮族人的习惯,毕竟在草原上,大家一言不合,就是抽刀子干架。

    讲道理?

    抱歉,打架就是讲道理,然后谁的拳头大,谁就是对的。

    老实说,赫连北方已经收敛多了,要知道刚南下那会儿,他可是打过好多架的。

    “你个骗吃骗吃的家伙,吃了我们中州学府的东西不说,还想打人?谁给你的胆子?”

    余毛很狡猾,直接把个人矛盾,上升到了学校矛盾。

    在食堂用餐的学生们,听到吵闹,本来只是张望,但是听到中州学府四个字,顿时起身,朝着这边涌了过来。

    在这个时代,学生们对于学校的归属感本来就重,更别说随着中州学府晋升丙级,学生们更自傲了,并以此为荣。

    现在听到有人在学校闹事,立刻气愤了。

    当大家聚过来,看到是一个蛮族少年后,就更加敌视了。

    在学生们的认知中,北方的部落人,就是粗俗,野蛮、只知道烧杀劫掠的杂种,他们不事生产,总是南下打草谷,抢粮食,抢女人。

    要说赫连北方还是运气好,毕竟金陵还没遭受到北方蛮族的侵略,这要是搁在京州,早有北地边境的男儿揍他了。

    赫连北方警戒着四周,将刀柄握得更紧了。

    “你不是要包子吗?给!”

    余毛抓起一个包子,直接砸在了赫连北方的头上。

    啪!

    包子滚落。

    “吃呀?吃了就赶紧滚,我们中州学府不需要你这种不知礼数的蛮人!”

    听着余毛的咆哮,赫连北方拔刀。

    呛啷

    “不准浪费粮食!”

    赫连北方怒吼,宛若一头嗜血的独狼:“还有,我可能不懂礼数,但是我会认真的学习,而不是像你这种,以自身的好恶辨人。”

    “哎呀,你还想动手?”

    余毛大叫:“反了你了,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丙级名校中州学府,你敢撒野,不想活了?”

    “放下刀!”

    “放下刀,不然别怪我们不客气!”

    “敢在学校拔刀,先把他拿下再说!”

    学生们很气愤,吵嚷着,就要动手。

    这种样子,赫连北方更不会放刀了,甚至还示威的斩了两下。

    就在余毛继续挑拨,情况不可收拾的时候,一道威严的声音,响彻在食堂中。

    安静!

    唰!

    伴随着这道声音,一道金色的光环漫过人群,所有人哪怕不愿意,也都闭上了嘴巴。

    因为这是微言大义,强制命令他人遵命。

    孙默分开人群,走了进来。

    安心慧跟在旁边,忍不住瞥了孙默一眼,你这名师光环用的好熟练呀!

    等了五秒后,孙默解除了微言大义。

    “安校长,午安!”

    “孙老师,午安!”

    在场的三百多名的学生,齐刷刷的低头,弯腰,行礼,态度恭敬。

    “午安!”

    安心慧点了点头。

    “怎么回事?”

    孙默打量着赫连北方,又瞟了余毛一眼:“王大妈,你来说!”

    王大妈刚要开口,就又听到了孙默的声音。

    “我会询问三个人,如果你们的描述不一样的话,我会辞退言过其实的那个。”

    王大妈心中一凛,哪还敢偏袒余毛呀,只能实话实话。

    余毛额头上的冷汗,唰的一下就下来,忍不住瞪了王大妈一眼,平时和我调笑,收我胭脂粉的那个亲热劲儿去哪了?

    王大妈也是无奈呀,杨才和张翰夫都被孙默搞死了,我一个厨房打工的算什么呀?

    “孙默,你是后勤部长,你来处理吧?”

    安心慧让权,毕竟这是孙默的地盘。

    “你是校长,你来!”

    孙默拒绝。

    安心慧看向孙默,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孙默的名气已经很大了,根本不需要再刷威望了。

    但是自己不同,说实话,自己这个校长,这一年多来,存在感非常低,完全被孙默的光辉掩盖了。

    向孙默投去感激的一瞥,安心慧开口:“余师傅,你还有什么话说?”

    叮!

    来自安心慧的好感度+100,崇敬(28500/100000)。

    听着系统的提示声,孙默知道,安心慧领了自己的心意,不过她这性格也太好了吧?

    说实话,要是让孙默喊的话,直接就指名道姓了,而不是什么客气的余师傅。

    噗通!

    余毛知道安心慧心软,所以话还没说,先跪下了:“校长,我也没办法呀,后厨那几个包包子的速度跟不上,我总不能把包子都给他一个人吧?”

    “咱们学校的伙食这么好,我总要让那些来参观的学生知道吧?说不定就有天才因为包子好吃留下来了。”

    “再者说,他已经吃了很多了!”

    赫连北方反驳:“胡说,你根本就是看我是部落人,瞧不起我,故意不给我包子。”

    安心慧兰质蕙心,顿时明白了余毛心思,他轻视赫连北方,的确有一些,不过更多的还是因为懒惰。

    “余师傅,你知错了吗?”

    安心慧询问。

    四周的学生们安静了下来,等着安心慧裁决。

    “安校长,我知道我错了,可是我也没办法呀,孙部长规定了,招生大会期间,食物一定要管够,决定不能空,我要是把包子卖光了,不止我,后面那几个包包子包到手肿的几个人,也会被扣薪水的。”

    余毛磕头认错,他知道,把自己说的惨一些,安心慧一定会放过自己。

    “余毛,遇到了问题,不要逃避,而是要想着办法去克服!”

    安心慧教导:“包子不够?你可以推荐他去吃水饺,吃混沌,为什么要说没有呢?”

    “要知道,虽然你只是一位工人,但是你站在这里,就是中州学府的一份子,代表着学校的脸面。”

    赫连北方忍不住看向了安心慧。

    这位比部落里最漂亮的娘亲还要漂亮的女人,居然说得出这么充满智慧的话?

    的确,如果那个可恶的大叔按照她的话去做,就不会有这场矛盾了。

    “余毛,扣你十天的薪水,好好反省一下!”

    安心慧说完,又看向了其他工人:“我知道这几天,你们辛苦了,这个月的薪水,翻三倍。”

    原本看到余毛被罚,其他工人正心有余悸,此时听到安心慧的奖赏,立刻喜上眉梢。

    都是穷苦人家出身,不怕活儿累,就怕没钱拿。

    “安校长,您放心,谁要是敢偷懒,我打断他的腿!”

    “安校长,您就瞧好吧,我保证那些学生喝了我的八宝粥,就想住在食堂里了。”

    “还愣着干什么?快去干活呀!”

    工人们七嘴八舌的吵嚷着,瞬间动力满满。

    看着那些工人望向自己的发自内心的恭敬眼神,安心慧突然间很满足,毕竟三年了,她并没有真正赢得过这些人的信任。

    他们之前或许尊敬自己,但那只是因为自己的身份。

    “作为补偿,这位少年,你可以在学校的食堂,连吃一个月,或者拿到一千两白银的赔偿!”

    安心慧看着赫连北方,这个少年营养不良,但是自有一股傲气。

    “这是施舍吗?”

    赫连北方撇嘴。

    安心慧当然不会和孩子生气,而是把头稍稍地往那孙默一偏。

    “小默默,谢谢你!”

    安心慧低声道谢,如果没有孙默夺权,并且赚到这么多钱,让学校富足起来,安心慧根本不敢开出三倍的薪水。

    “咳咳,稍等一下!”

    安心慧制止了要离开的众人,随后看向了孙默:“孙部长,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没有了,大家散了吧!”

    孙默看向了余毛和赫连北方:“你们两个,跟我来一下!”

    人群中,秦瑶光端着一个大海碗,一边吸溜着面条,一边看热闹,看到孙默走向一个包厢,她也跟了过去。

    安心慧关上了包厢的们,还顺手拉开了一把椅子,让孙默坐。

    看到这一幕,余毛的眉头猛地一挑,心道这可是一个大八卦,别看安心慧是校长,可是明显以孙默为尊。

    “余毛,你被开除了!”

    孙默开门见山。

    “啊?”

    余毛愣住了。

    “去领这个月的薪水,然后你就可以走了。”

    孙默声音冰冷。

    “不要呀!”

    余毛慌了,直接跪在了地上,用力给孙默磕头:“部长,不要开除我呀,我上有老,下有小,如果我没工作了,他们会饿死的呀!”

    赫连北方意外,随后看到余毛磕的额头通红,又忍不住动了恻隐之心,他知道这种穷人,如果骤然失去收入,会是何等的恐怖。

    “你如果再磕,我会把负责包包子的人,全部开除!”

    孙默冷喝。

    余毛瞬间卡壳。

    “这个家伙,好狠心呀!”

    赫连北方惊讶的看着孙默。

    就在余毛绝望的时候,孙默开口了:“如果这位少年原谅你,我会留下你!”

    “少年,都是我错了,你原谅我吧?”

    余毛给赫连北方磕头,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

    “我……我……”

    这个蛮族少年,哪怕在面对穷凶极恶的马贼时,都没有这么纠结惶恐过,因为他只会砍人,不会原谅人。

    不过最终,赫连北方还是放过了余毛。

    “你出去吧!”

    孙默让余毛离开后,看向了这个蛮族少年:“你果然是一个善良的少年!”

    突然被人这么夸奖,赫连北方很不习惯。

    “我大中州学府,既然说了食物免费吃,那就是免费吃,你不用在乎鸡鸭鱼肉昂贵,尽管吃就好了。”

    孙默笑了:“至于花多少钱,那是我们的事!”

    听到这话,赫连北方一愣,跟着眼圈便一红。

    他到现在,至始至终没辩解过一句,为什么吃那么多包子,但是这位名师,却看懂了。

    因为包子算起来,也就比馒头稍贵一些,但是绝对没有鸡鸭鱼肉值钱,就算自己吃很多,也花不了几个钱。

    说到底,赫连北方也是一个懂得节俭的人。

    而很多参观的学生,都是各种菜式都尝试一下,有一些一年吃不到几顿肉的孩子,更是摁着肉类胡吃海塞。

    叮!

    来自赫连北方的好感度+50,声望关系开启,中立(100/1000).

    “去吧,不用拘谨,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我大中州学府,在对待学生上,绝对慷慨。”

    孙默走到了赫连北方面前,看着他的双眼:“还有,别人轻视自己没关系,但是自己绝对不要自卑。”

    “我没有自卑!”

    赫连北方反驳。

    “那为什么你首先想到的是、余毛因你是蛮人而瞧不起你?而不是他偷懒?说到底,你本心中,已经敏感而多疑,因你的蛮人身份而自卑了。”

    孙默上大学的第一年,就体会过这个,一些农村来的学生,会有一种浓浓的自卑,甚至大种花家有一些人,天生就是牧羊犬,觉得洋人高人一等。

    看看网上那些新闻,就连在本国混不下去来大种花家讨生活的洋垃圾,睡女人都不要太简单。

    不用追,倒贴的一大把。

    有一些人,真是跪久了,膝盖都软了。

    “我……我……”

    赫连北方的脸庞涨红了,因为他的心被孙默说中了。

    孙默伸出食指,用力戳了戳赫连北方的胸口:“记住,让别人尊重你的不是你的出身,而是你的才华和实力!”

    嗡!

    金色的光环辐射,金玉良言爆发。

    安心慧愕然,她没想过孙默会说出这么一番话,不过这话有些大逆不道呀,要是让皇室的人知道,这可是被砍头的呀?

    因为皇家的人,天生便高人一等。

    赫连北方显然被这句话震撼的不轻,整个人的三观都受到了巨大的冲击,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动了动嘴唇后,直接跪了下来。

    砰!砰!砰!

    三个响头,结结实实。

    叮!

    来自赫连北方的好感度+100,友善(150/1000).

    “想吃什么?”

    等到赫连北方离开,孙默翻开菜单。

    “孙默,刚才那番话,在外面可不要乱说!”

    安心慧郑重提醒。

    “嗯,我知道,这个世界的天龙人比较厉害。”

    孙默撇嘴。

    “天龙人?”

    安心慧一脸懵逼,这是什么人?

    “话说心慧姐,你太心软了,开除余毛,才是资本家的做法!”

    孙默调侃。

    喵喵喵?

    安心慧不解。

    “开除余毛,既能省一笔薪水,又能震慑其他工人,至少这段时间,他们绝对卖力干活。”

    孙默笑了:“再者说了,空出一个工作位,不管送人情,还是收买人,都是极好的。”

    要知道,中州学府的工作,薪水丰厚,对于普通市民的吸引力还是很大的,如果孙默送给李工,那家伙绝对能捞一大笔,心黑一点,还能睡一个寡妇。

    “那你为什么又饶过余毛了呢?”

    安心慧好奇。

    “我说了,他如果再磕头,我会把负责包包子的人,全部开除,于是他停下了,这说明他并不自私自利。”

    孙默耸了耸肩膀。

    “你让那个少年决定余毛去留,只是再刷中州学府的好名声,如果余毛继续磕头,哪怕他被原谅了,你过几天,也会开除他,对不对?”
>>>点击查看《绝代名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