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奥术起源 > 奥术起源目录 > 章节目录 第六百五十九章 来自老祖宗的善意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奥术起源 章节目录 第六百五十九章 来自老祖宗的善意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屋内的摆设算不上太奢华,但也绝不是普通农家应有格局。

    里面只有一人,一位正襟危坐、满头银发,浑身散发着慈祥气息的老太太。

    有一些人,尤其是老头老太太,虽然素不相识,但是第一眼,就能让人生出熟悉和好感来。

    眼前这位老太太,便是这类人。

    肖恩在其身上感受到了一种强烈的熟悉和亲切感,一个身影似乎在与其重叠前世最宠爱自己的奶奶。

    这种感觉与相貌无关,完全源自气息。

    对方给肖恩的第二感觉便是苍老。

    这种苍老感并不是来自身躯,而是源自灵魂。

    仅面相上看,这位慈眉善目的老太太绝对不会超过七十岁,脸上虽然有深刻皱纹,却没有老年人特有的老年斑。

    源自灵魂上那种历经沧桑的苍老气息,却怎么也掩饰不住,就跟山巅满是皱褶的老松树一样。

    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感觉,除了对方灵魂上面流露出来的气息外,多少也与肖恩知道对方的真实年龄而产生的先入为主的感官。

    “坐下说话。”老祖宗十分熟稔的对肖恩道,“不用拘谨,在这里就当在自己家里一样。”

    “多谢,老祖宗。”肖恩从善如流,恭谨的找了个座位,在对方的下手坐了下来。

    在与老祖宗正式会面前,肖恩设想过无数可能。

    剑拔弩张!

    勾心斗角!

    诡异惊悚!

    唯独没有想过,眼前带有几分温馨和睦的情形。

    好像自己面对的并不是一个凶名在外的老怪物,而是自己多年没见面的血脉至亲。

    在这种温和的氛围中,肖恩如同一张弓一样紧绷着的身体和神经,似乎都舒缓了很多。

    难道这是对方有意为之?

    这也是术法的一种,用来打消自己的警惕心的?

    这个念头将肖恩吓了一跳,刚刚有点舒缓的警惕心,再次提了起来,周身的术法能量运转速度都加快了,感受着周围的术法波动。

    但是毫无发现。

    老祖宗的身上,虽然散发着强大的让人窒息的术法能量波动,但这种情形并非有意为之,很像当初自己从法师塔中刚出来那样,因为身体中保留着太多的术法能量,远远超出了自身的控制,所以不由自主的往外散发。

    这种术法能量波动是自由而无序的,并没有形成明显的术法回路,自然不会形成影响人神志的法术。

    更何况那种熟悉的感觉,并不是进入小院后就产生的,而是见到老祖宗本人之后才有的。

    难道是自己想多了,这真的只是血缘羁绊?

    对于肖恩身上的过激反应,老祖宗视若无睹,慈眉善目的道;“坐这么远干什么?来,来,坐近一点,让曾祖母仔细看看。”

    老祖宗无论表情还是目光中流露出来的那种和善,都不像是伪装的,而是完全发自内心。

    “见鬼了!”肖恩心中忍不住低骂一声,这种氛围实在太诡异了,他宁可一开始的场面就火药味十足,干净利落的将事情解决掉,而不是眼前这种带有诡异气氛的认亲场面。

    尤其是双方的血缘关系,来的相当奇幻,在这之前,两人应该只听说过对方的存在,却从来没有见过对方才是。

    唔,至少自己没有见过对方,但是对方以前见没见过自己,那就不好说了。

    凭对方的术法修为,以前对方就算是站在自己当面,自己也不一定察觉。

    从对方的神情看,她对自己绝对算不上陌生。

    虽然这种氛围有几分古怪,但是肖恩最终并没有拒绝对方的要求,还是带着凳子,往前靠了一靠,虽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亲近,也没有表示拒绝。

    既来之则安之。

    对方想要上演一出祖孙相认的感情戏码,自己就陪她演一演就是了。

    反正对方已经将戏台搭好了,氛围也营造的差不多,与自己前世奶奶影子重叠的感觉,也方便他入戏。

    他倒是要看看,对方究竟想玩什么把戏。

    老祖宗仰着头,捧着肖恩的脸庞,连连点头道:“像,真像,和你爹有五分相似呢!”

    老祖宗的眼眶似乎都有几分湿润了。

    肖恩也趁机仔细观察了一下老祖宗,对方的身量算不上特别高,也就一米六出头的样子,所以即便是坐着比自己高的椅子,依旧会比自己矮半头。

    从身形和面部轮廓来看,年轻时候,肯定是一顶一的美女。

    有些出人意料的是,她身上的衣服款式,并不是古安迪斯帝国风格,而是正儿八经永夜风,那种比较合身的军服款。

    难怪自己进屋后,就有股难以言喻的违和感,感情是出在这身衣服上。

    你一个前朝公主,尤其是念念不忘复国的前朝公主,应该身着自己传统服饰才正常啊,怎么也赶起时髦来了。

    老祖宗絮絮叨叨的道:“先前我派克莱斯蒂娜那个小家伙,去帮助你的,没想到那个小家伙竟然心存怨气,私自行动,差点坏了我的大计,不过这样也好,能让你提前搞清楚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也省的我老人家在这些陈年往事上多费口舌,我知道你的心中存了很多问题和怨气,今天我前来,就准备将一切都告诉你的,你有什么问题,尽管问吧。”

    “呃……”肖恩多少有几分傻眼,老祖宗的反应有点出乎他的意料,来之前,他只想着怎么拒绝对方可能提出来的过分要求了,却没有准备相应的问题。

    对七使徒,对老祖宗,他确实有一肚子的问题,但是猛不丁的,还真不知道从哪一方面开始问。

    略微犹豫了一下,肖恩直指问题核心道:“老祖宗究竟想做什么?难道真的想要曾孙重建古安迪斯帝国不成?”

    “重建帝国?”老祖宗的目光中流露出一丝缅怀的神情,最终摇摇头道,“两个世纪前,或许我还有这样的雄心壮志,现在,呵呵,就连血统最为纯正的安迪斯人身上,都已经没有半丝属于古安迪斯帝国的痕迹,就连我这个苟延残喘的老不死,午夜梦回也很少再梦见帝国的事情了,时间是这个世界上最锋利的一把刀,会杀死消磨很多东西,不仅生命,还有感情。

    时间也会教会人很多东西,比如用更长远的目光看待事物,当初帝国的覆灭,有太多太多的因素,不过最主要原因,还是出在帝国自身的统治理念上面,在这一方面,你们做的可要比帝国好太多太多。

    按照你们现在的发展速度,整片大陆早晚会臣服在你们的脚下,到时候究竟是叫安迪斯帝国还是永夜帝国,有什么区别?毕竟你的身体中流淌的是最纯正的安迪斯帝国皇室血脉。”

    最后一句,老祖宗的神情和语气,明显有几分意味深长。

    对方说话调理十分分明,合情合理,与肖恩设想中的七使徒癫狂统治者形象,完全不符。

    老祖宗的否定回答,让肖恩更迷惑了,实在想不出对方以及其率领的七使徒,所求为何。

    老祖宗似乎看透了肖恩的疑惑,没有等到他再次发问,主动开口道:“老祖宗这些年,一直试图在安迪斯山脉中建立一个独立政权,确实有所求的,不过这种所求与大环境密切相关,我不知道你对术法的研究,究竟走到哪一步了,是否了解术士的起源和术法的本质。”

    “术士的起源和术法的本质?”肖恩心念一动道,“我曾经听人说,术士能够操纵术法的能力,并不是与生俱来的,而是帝国时期,有人在自己的血脉中融合了恶魔血脉,从而获得了操控术法的能力,难道这件事情是真的?术士联盟那位有一位大学士提出了元素潮汐学,就是专门研究大环境术法能量变化的,老祖宗说的不会是这个吧?”

    “这件事情,看起来是两个问题,实际上是一个问题。”老祖宗点点头,用一种肯定语气道,“你听到的并非传说,而是正是发生的,术士对于术法能量的操控确实源自一具来自异界的强大类人生物,就连术法能量这种能量,也并非来自咱们的世界,而是源自正在不停与咱们靠近的那些世界。

    那些世界完全是由这种元素作为根基形成的,能量的活跃程度,远在咱们的世界之上,你所说的元素潮汐学,我已经看过了,大体上是正确的,但是并不完全准确,这些世界的靠近,并非完全遵循周期性的,而处于一种不停递增的状态。

    每一次大潮汐的距离,双方都会更进一分,直到双方完全粘合在一起,位面壁障彻底崩坏,然后比较弱的那个世界,被强大的那一个所同化吞噬。”

    “同化吞噬?”肖恩的神情变的异常凝重。

    “没错,就是同化吞噬,咱们所生活的世界,完全可以视为一个生命,只是这个生命以咱们所没有办法理解的形式存在着,存活在一个更大的世界中,不同世界之间也存在着战争。

    这些世界得意志各不相同,有一些懵懵懂懂的,只是这样存活着,咱们所处的世界便是这一种,有一些世界因为存在的太久、足够强大,强大到已经产生了属于自己的意志,有了主动猎食**,他们所在的整个世界,都会被这种意志所统治和支配,为了这个目标而努力。

    很不幸,咱们的邻居就是这样的存在。

    双方的周期性靠近,并非一种偶然,而是对方一直锁定着咱们,试图在两者靠的足够近的时候,将他们的大军派到咱们的世界来,然后想办法彻底捆绑住两个世界,从而达到同化吞噬的目的。”老祖宗神情平淡的道,好像她在说与自己完全无关紧要的事情。

    感觉自己心脏已经足够大的肖恩,听的也有几分目瞪口呆。

    这个听起来着实有点奇幻和不可思议,不过仔细斟酌斟酌,又不是一点道理都没有。

    因为位面法则是真实存在的。

    整个世界正在按照某个既定程序或者意志运行,并不是不可能的。

    自己没办法理解,不代表不存在。

    就像人体中的细菌一样,若是他们真的有意识的话,肯定意识不到自己生活在一个更为庞大的意识体重,外面还有一个大的它们无法想象的世界。

    相比起一个个完整世界,人类就像细菌一样渺小,别说是肉眼,哪怕是借助发达仪器,也没能窥测到整个世界的完整相貌。

    花时间消化了一下这个消息后,肖恩忍不住道:“假设老祖宗所说的这一切都是真的,这与在安迪斯山脉中建立一个统一政权又有什么关系?难道说是为了对抗未来异界生物的入侵做准备?”

    “对抗异界生物的入侵,那是你们这些年轻人的事情,我已经没有心气顾及这个了,支撑我活到现在的,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在位面壁障最薄弱的时候,将我的父王母后和族人从无尽噩梦中拯救出来。”老祖宗终于吐露了自己真实目的。

    肖恩反倒是听得更加迷糊了,追问道:“父王母后?族人?老祖宗说的是帝国皇室的其他成员?他们不是在三百年前,随着帝都布瑞桑一起灰飞烟灭了吗?”

    “布瑞桑作为的帝国最后的堡垒,当时不仅集中了帝国的所有精锐,还有半数财富,整个帝都都被改造成了一个巨大的法师塔群,怎么可能这么容易沦陷?”老祖宗再次露出了回忆往事的神情道。
>>>点击查看《奥术起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