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宠物天王 > 宠物天王目录 > 章节目录 【番外】婚礼(2)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宠物天王 章节目录 【番外】婚礼(2)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圣诞节嘛,年轻人的节日,中老年人根本不鸟的。

    路上行人和车辆不多,年轻情侣大概都在步行压马路,顺便寻摸合适的开房地点。

    五菱神光顺利抵达城南的教堂,这里倒是略显交通拥堵,因为来参加婚礼的宾客与来参加弥撒的教友们赶在了一起。

    志愿者教友们和婚礼那边的干事忙着分流人群。

    张子安找了个地方停车,握着牵引绳拎着鸟笼下车,按照标识牌指引来到教堂的后方。

    包括梦里在内,他来过一两次教堂这边,但仅限于在门口逛逛,没进去过,更不知道教堂后方还另有天地。

    转过教堂之后,一片青草坪出现在眼前,在这个万物萧索的冬天显得格外令人惊讶,因为其他地方的草全都枯黄或者枯萎了。

    然而他很快发现,这些草都是假草,地面是塑胶的。

    虽然不是那么纯天然原生态,但其实这样也好,因为来教堂举办西式婚礼的年轻人越来越多,以中国的人口数量,天然草坪经不住日复一日的踩踏,下雨下雪之后土壤又会变得泥泞不堪,最终拍摄视频或者照片的视觉效果还不如假草坪。

    草坪周围有几棵大树,树叶当然都掉光了,不过树枝上有层层叠叠的墨绿色鸟窝状的东西,取代了树叶。张子安凑近了一看,原来是槲寄生。

    槲寄生之于圣诞节有特殊的意义,差不多相当于春联在农历春节的意义,而西方婚礼又有个传统,就是新郎新娘要在槲寄生的树下亲吻,寓意命定终身,所以槲寄生对于在圣诞节举行的婚礼来说具有双重重要意义。

    树上可以没有树叶,不能没有槲寄生。

    这座教堂准备得如此周详,显然不是第一次举办婚礼了,事实上婚礼已经成了教堂的固定营收,大家都是出家人,钱总不能都让少林寺的和尚赚去……

    拎着鸟笼牵着两条“狗”的他很显眼,婚礼干事之一的赵淇听到消息,马上和几个闺蜜过来了。

    当然,闺蜜们不是来看他的,而是来跟大明星飞玛斯合影的。

    赵淇递了个眼色,把张子安拉到一边,像是有话要说,神色略显紧张。

    他相信飞玛斯能照顾好自己,于是跟她走到一处角落,问道:“怎么了?这么喜庆的日子还阴沉着脸,难不成新郎悔婚跑掉了?”

    他这句话只是调侃,没想到赵淇竟然没有吐槽,而是很无语地瞪着他。

    “卧槽?不会吧?新郎真的跑了?”他大惊。

    赵淇没出声,算是默认。

    “到底咋回事?”他八卦心起,问道。

    赵淇尴尬地看了看周围,低声说道:“诗诗还在化新娘妆,但是我们到处找不到新郎,他早上来这里露过一面,现在不知道跑哪儿去了,打他手机也关机了……”

    张子安立刻想歪了,“难道……让我假扮新郎?这个……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啊……”

    赵淇淬了一口,“想啥呢?没睡醒?用不着你做心理准备!趁着婚礼还没开始,赶紧帮忙找找!”

    “去哪儿找啊?我都不知道他去了哪……”张子安摊手。

    “他的车还在,不可能走远,你不是带着狗吗?能不能嗅到他在哪里?”赵淇遥遥指了指停车场里一辆宝马三系,那是新郎之前贷款买的。

    张子安回头瞟了一眼正在布置的婚礼现场,人很多,教堂志愿者和工作人员正在排摆座椅,彼此认识或者不认识的年轻人正在三五成群地高谈阔论。

    不愧是年轻人,男生们的谈话内容全是股市、期货、原油、***之类的高大上词汇,嘴里不冒出几个英文词汇都不好意思上前攀谈,旁听的女生们则两眼放光,一脸崇拜。

    张子安寻思自己凑过去能讲啥?谈贸易纠纷对全球宠物市场的影响?

    “……算了,那我试试吧,飞……”

    “别叫飞玛斯,飞玛斯是负责迎宾的,你不是还带了另一条狗吗?”赵淇打断道,指着法推,“就这条!”

    张子安:“……”

    果然,飞玛斯已经被团团围住,到场的宾客很多人都得到了消息,知道正在滨海影视城拍摄的《战犬ii》的明星主演今天也会来捧场,是新娘团这边的重磅支援。

    “好吧,我知道了。”

    张子安很无奈,自己明明是来耍帅的,结果成打杂的了。

    “那就拜托了,一定要在婚礼开始前尽快找到他,否则诗诗丢脸就丢大了……不说了,我也得赶紧去化妆了。”赵淇穿了条礼服长裙,外面披着军大衣,依然冻得脸色发青。

    她小跑着离开,去临时搭置的化妆室里化妆。

    张子安站在原地踌躇,这要去哪儿找呢?

    “子安,新郎不喜欢新娘吗?为什么要在婚礼关头逃跑?”法推问道。

    张子安苦笑,“我跟新郎不算太熟,谁知道他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让我去找人,这不是强人所难吗?”

    “嘎?男言之隐?阳x早x?强人锁男?”理查德从鸟笼里饶有兴致地探出头,“你们要是聊这个,本大爷就不困了!”

    无论是新郎还是新娘,在婚礼前最后关头悔婚的不算太少见,有各种各样的原因,不一定是他们自己的原因,也可能是家庭的原因,或者仅仅是因为害怕结婚。

    “嘎嘎!本大爷知道了,新郎一定是在最后关头察觉自己其实并不喜欢女人,决定去寻找真爱,你这个白痴不要多管闲事啊!”

    理查德讲的这种情况,其实也不能完全排除,毕竟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但无论什么原因,总得当面跟新娘说清楚,这么不声不响地跑掉算怎么回事?

    法推觉得婚姻是神圣的,受到神的祝福和庇护,尤其是在圣地这里举办的婚礼,更不止是一场简单的仪式而已,于是说道:“我来找找他吧,只要他不是离得太远,应该很快就能找到。”

    张子安点头,“行,那就看你的了,说实话,如果新郎真的临阵逃跑,估计那两家非得结仇不可。”

    法推闭上眼睛,开始祈祷。
>>>点击查看《宠物天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