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天命相师 > 天命相师目录 > 章节目录 2293 老谋深算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天命相师 章节目录 2293 老谋深算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曲折到底是什么人?

    这是唐丁一直以来的疑问。

    反正在唐丁看来,这个曲折很神秘。不光曲折知道的事情多,而且她的所作所为也都让唐丁捉摸不透。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能够互惠互利,互相帮助对方取得自己想得到的东西。”曲折的话,似乎很有深意。

    “好,我信你。”唐丁也郑重说道,“我应该怎么做?”

    “你随我来。”

    曲折,带着唐丁,从天台旁边的一个内室,走了进去。内室有不大,然后曲折又在墙上的台灯处,扳了一下,墙壁开了,显出一道门,“给我走。”

    唐丁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上了曲折的脚步。

    曲折带着唐丁左拐右拐,走了大概三五分钟,然后就到了一个房间,“你稍等一会儿。”

    曲折让唐丁留在这里,她自己闪了出去。

    饶是唐丁记忆力非常,唐丁仍旧让曲折这路给带的稀里糊涂。

    不过好在曲折没让唐丁久等,没过多一会儿,曲折就回来了,还带来了八个人。

    这八人都是真正的高手,都是元婴境的高手,跟曲折一个级别。

    “我想让你帮我训练下她们,让她们跟你一样能够发挥超常的战斗力。”曲折大概是看到了唐丁有些犹豫,“你放心,你帮我训练越快,我也会越快的帮你达成愿望。”

    “我的愿望是什么?”唐丁反问道。

    “不管是什么都可以。”曲折很有自信。

    “那好,我有一个小愿望,我有个朋友就在这宫城之内,我想见她一面,我看你对这里很熟,可以帮我做到吗?”

    “你的朋友叫什么名字?”

    “张珺妤。”

    “她在这里是干什么的?或者是你知道她在哪个部门也行?”

    唐丁摇摇头,“我不知道。”

    “好吧,那你等等,我去打听一下。”曲折说完就闪身出去了。

    唐丁没在这傻等,而是看着曲折带回来的这八人。

    这八人都是高手,每一个都有强过唐丁的实力,如果把八人加在一起,战斗力会相当惊人,如果能够用阵法把八人武装起来,那么她们发挥的战斗力会更惊人。

    只是唐丁不知道曲折要在宫城内训练这些人要干什么?

    趁着曲折去打探消息的工夫,唐丁也没闲着,他首先针对这八人,设计出了一个阵法。

    其实也不能叫设计,阵法的事,唐丁早就思考过,在他训练龙虎营的时候,唐丁就想过很多的阵法雏形,那时候,唐丁是为了提升龙虎营的战斗力,现在事实证明,唐丁的阵法的设想是成功的。

    所以,此次唐丁针对八人的阵法,也算是拿来就用。

    “你站着,你站那,,,”

    唐丁先试着调动这八人,发现八人非常听话,对自己惟命是从,大概是曲折已经吩咐过她们。

    唐丁让八人站好位之后,然后又告诉她们各人应该如何移动。

    这八人不愧是元婴境的高手,记忆力惊人,唐丁只说了两遍,八人就差不多记熟了。

    然后唐丁又把几个变化告诉了她们,这几个变化中,大部分是防守,只有一个进攻,前后不过一个小时,这套阵法的几个动作,她们就练的差不多了。

    不愧是元婴境,这执行力真的太惊人了。

    唐丁刚刚准备训练她们第二个进攻招式时,曲折推开了门,让唐丁惊诧的是曲折身后还跟着一个人,张珺妤。

    曲折竟然把张珺妤给带过来了,这简直让唐丁不敢相信。

    唐丁虽然这次来宫城,打算的很好,一是见见城主,二是有机会打探张珺妤的消息,但是这宫城内不同于外面,这里基本没有唐丁随意走动的机会,唐丁想见城主和张珺妤,基本是不可能的,除非是城主和张珺妤出现在她们面前。

    在这里,唐丁看似自由,实则行动受到很大的限制,唐丁万万没想到,自己只是偶然见到了一个陌生少女曲折,曲折竟然把张珺妤给带了过来。

    张珺妤看到唐丁,一激动的直接扑了上来,“你怎么来了?”

    “抱歉,你这次不能带珺妤妹妹走,她是被城主严令看守的人,我这是托了关系,才让珺妤妹妹能够出来十分钟,记住,只有十分钟,十分钟珺妤妹妹必须要回去,不过你放心,我会想办法帮你救珺妤妹妹出来的。”

    曲折的话,让唐丁心中一暖,虽然曲折并没有救出张珺妤,而且唐丁也不知道曲折是否要押着张珺妤做人质,好让自己尽心尽力办事,但是最起码唐丁看到了营救张珺妤的希望。

    曲折很通情理的让八人跟自己出去,把这里的空间留给了唐丁和张珺妤。

    “你什么时候来的?”“你怎么来的?”“我姐也在这里,你一定要救我们出去。”

    唐丁看得出来张珺妤在这里吃了不少苦,要不然以她的性格,是不会一股脑的问自己这么多话,并且还不管自己回答与否。

    “你别急,我来了有段时间了,我见过你姐,怎么来的说来话长,我先捡重要的说,我和你姐都会想办法救你出去,并且我们一直在努力,你在这里千万别着急。”

    “嗯,”张珺妤含泪点点头,“对了,你还好吧?”

    “我很好,没事,你放心。你有什么话要跟你姐说吗?”

    “没事,你就告诉她我很好,我就是想她了。”

    唐丁突然想起曲折,“对了,刚刚那个曲折,你认识吗?她怎么带你出来的?”

    “曲折?我还真不知道她的名字,不过她应该在这里地位不低,我在这里虽然没被关押,但是也属于重点看管对象,但是她一来就把看管我的人给支走了,然后就让我跟她走,我开始不走,她直接说了你的名字,我这才跟了过来。”

    “好吧,我知道了。”

    唐丁刚说完,曲折就敲门进来,“到时间了,下次我再安排你们见面,现在我必须把珺妤妹妹带走。”

    曲折安排了一个人讲张珺妤送回来,她没有亲自去,“谢谢你,你刚刚教给她们的东西,我看到了,果然很厉害。”

    “不,应该是我谢谢你,你让我跟我朋友见了一面。”

    “我应该说抱歉的才对,我本想直接把你朋友给带出来,没想到她竟然是城主特别关注的对象,不过你放心,我会想办法救她出来的。”曲折说完,跟唐丁说,“走,咱们边走边说,上面应该吃的差不多了,该有大事发生了。”

    唐丁本想问什么大事,但是曲折并没有给自己问话的机会,她跟唐丁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让唐丁别出声,因为正好有一队人从拐角出来。

    “走,跟我走,快。”曲折压低了声音说道。

    唐丁紧跟在曲折后面,然后曲折七拐八拐,来到刚刚的那个门外面,但是唐丁和曲折却看到门外面的房间,挤满了十几个刀剑出鞘的高手。

    曲折一拉唐丁,然后带着唐丁从拐进了另一个走廊。

    这宫城内的走廊,真的错综复杂,如果不是曲折带着走,唐丁根本找不到路。

    不过这也说明曲折对这里的熟悉,曲折应该就是这宫城内的人,而且还有一定的地位。

    又拐了几次后,终于找到了一个没人把守的房间,两人通过暗门,才重新回到了大厅。

    此时的大厅内,静悄悄的,没人说话,人七仰八歪的正在纷纷倒地,不一会儿工夫,人就躺了一地。

    唐丁刚想问曲折怎么回事,曲折就拉着他也躺在了地上。

    看来自己还是回来的正是时候,这里果然发生了大变故。

    “哈哈哈哈,大家好啊,跟大家以这种方式见面,有些不大好意思。”说话的人,站了起来,躺在地上的大家,纷纷向她看去。

    这个人唐丁虽然不认识,但是却看出她眉眼之间,跟杨凤仪很像。

    “杨宗英,是你对大家用了迷香?你要干什么?”说话的人是城主杨凤楠。

    “凤楠,你虽然是城主,但是按照辈分应该叫我姑姑吧?”杨宗英是杨凤仪的母亲,而杨凤仪跟城主杨凤楠是一辈的人,所以杨宗英说让杨凤楠叫自己姑姑,这是理所应当的。

    “先君臣后父子,在君臣面前,亲属关系要往后排。杨宗英,你这是犯上作乱。”杨凤楠厉声喝道。

    “行了,你就别狐假虎威了。”杨宗英对杨凤楠的发怒,根本无所畏惧,“一只病猫,也敢装老虎?”

    “你,你,是你派人刺杀我的?”杨凤楠终于反应过来杨宗英这话的深意。

    城主杨凤楠被暗杀的事,是秘而不宣的,因为城主被暗杀是大事,容易引起举国震动的大事,这种事一般都是外松内紧,秘密严查,可是刺客已死,查来查去,也没查出个所以然。

    但是杨宗英这话,却是点出了她知道城主遇刺的事,杨凤楠才反应过来是杨宗英下的手。

    “哈哈,这是你自己说的,我可没这么说过,而且不管任何人问我,我都不会承认的,”杨宗英哈哈笑道。

    “出来吧。”杨宗英一声令下,从四周冲出了很多手持利刃高手,“你们先把大家给抬到一边休息一下。”

    “大家放心,这次的事,跟大家无关,是我们杨家的家事,先让我和城主先谈谈,待会谈完了事,我自然会放了大家,所以现在先委屈大家一下。”杨宗英跟大家告罪。

    虽然大家知道杨宗英肯定不会对大家无所求,但是起码大家知道了杨宗英的目标是城主,对自己肯定就不会有杀意,即便大家知道了杨宗英是要造反,但是在这种情况下,谁又敢多说什么?除非大家是嫌自己活的不耐烦了。

    对于杨宗英来说,唐丁一直没有任何感觉,似乎是感觉这人没有存在感。杨宗英是东城杨家的家主,但是唐丁跟东城杨家接触起来,根本就没有见过杨宗英,一直是唐丁再跟杨凤仪和女儿杨子萱接触,而且根据唐丁从张珺婕处得到的情报:东城杨家家主杨宗英,一直退居二线,外界早已有了风声传出来,她准备将自己的家主之位,传给女儿杨凤仪,所以杨宗英这人,一直是唐丁忽略了的人物。

    一个即将退居幕后的家主,说明即将被挤出权力的中心。

    但是就是这么一个马上要退位的家主,却在今天的宫廷宴会上,绑架了群臣,劫持了城主。

    “杨宗英,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杨凤楠厉声问道。

    “为什么?你还问我为什么?敢问城主,这几年你都做了什么?你只知道平衡,制约我们杨家自己人,让我们东西两杨家自己制衡自己,就怕我们篡了你的位子?稍微给个机会,就会削弱我们两杨家的人,把她们一撸到底,这些年,我们两杨家的影响力,是在逐渐减少,而你的威信却在与日俱增,这是为什么?难道你的威信是凭空出来的吗?还不是踩着我们两杨家来的吗?前些日子,你借助我们东西杨家要一起对付一个小人物的借口,就又剔除了我们在朝中做官的子弟。就在前几天,西城杨家经营了十几代的盐矿也成了别人的,可是你做了什么?你有过干预吗?你现在的目的看似只是为了防范我们两杨家,但是在不远的将来,我们两杨家将不复存在,我说的有错吗?”

    “没有错,我的确是在制衡你们两家,可是我从没对你们两家起杀心。”

    “杀心?硬刀子杀人叫杀,软刀子杀人也一样是杀,而且软刀子杀人更疼。”杨宗英打算了杨凤楠的话。

    “所以,你就一直在筹划今天的事?包括你放出风声要退隐,让你女儿凤仪接任东城杨家家主之位?你真是老谋深算,打的一手好算盘。”杨凤楠终于理解了杨宗英的算计。。

    时常跳出来叫嚣的狗不可怕,那些装作老迈不声不吭的狗,才最可怕。

    “算不上筹划,只是借势而已。”杨宗英之前看似伛偻的腰,此刻挺的笔直,“我的确打算让凤仪接我的班,只是凤仪接的恐怕不知是我东城杨家家主了。”
>>>点击查看《天命相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