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历史小说 > 天唐锦绣 > 天唐锦绣目录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五章 嫉恨如火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天唐锦绣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五章 嫉恨如火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房俊从道观之中走出,长乐公主的禁卫恭谨的站在两侧,肃穆施礼。

    这不仅仅是因为房俊能够夤夜与长乐公主相会的特殊身份,更是因为如今的房俊早已成为大唐军中最具有传奇性的统帅之一,且不论其率领水师纵横七海攻城掠地的赫赫威名,单只是统御一卫之兵力直插漠北覆灭薛延陀,封狼居胥、勒石燕然的功勋,便足以使得所有大唐军人仰望。

    房俊顿足还礼,目光瞥向立在门前的长孙冲。

    此刻的长孙冲早已没有了先前的桀骜与自信,呆愣愣的站在那里,好似浑然不知身在何处……

    两人目光相对。

    没有什么爱恨情仇迸溅而出的火花,房俊淡漠视之,就仿佛眼前站着的根本就是个陌生人,而长孙冲看到房俊神采奕奕、面泛喜悦,心里好似针扎一般痛楚。

    身为长乐公主的前夫,此刻居然长乐公主抛头露面恳求她的“绯闻男人”放过自己一马,这是何等之屈辱?

    而且看看房俊的气色情绪,分明是刚刚的会面使得两人心情甚好、两厢愉悦,长孙冲心头难免升起一个龌蹉的想法,长乐公主会不会因为搭救自己,从而做出一些什么过格的讨好房俊的举动,或者姿势?

    ……

    否则为何这般春意盎然?

    房俊却只是看了长孙冲一眼,便走向程务挺,大声呵斥道:“一个个疑神疑鬼,看到谁都觉得像是钦犯,怎么着,想功勋想疯了?若是如此,本官就向陛下谏言,将尔等尽皆调往西域,有的是打仗可打!”

    以程务挺为首,所有的兵卒衙役尽皆一声不敢吭。

    房俊环视一周,摆了摆手,道:“认错了人,就要承认自己的错误,这么多人都拥挤在此地,若是长安城内发生什么突发事件,如何处置?赶紧的,都撤了吧!”

    程务挺心说:人是不可能认错的,不过既然你这么说了,那肯定听命于长乐公主,吾等只能从命便是。

    但他也认清了一个道理,不管房俊如何张扬坚决,长乐公主就是他的漏洞,只需长乐公主开口,这个棒槌便无所不从……

    ……

    程务挺是个名将胚子,这些个兵卒衙役在其麾下经受操练,一声令下,个个令行禁止、进退有度,前后呼应动作迅捷,眨眼功夫便撤得干干净净,俨然有了一丝强军的风范。

    区区京兆府司兵功曹,的确是有些屈才了……

    心头琢磨着回头跟马周说说,将程务挺要过来,先在书院的“讲武堂”进修一段时日,然后便派去西域与薛仁贵并肩作战,用不了几年就能磨炼出来,大唐又添一位将才。

    待到程务挺率人撤走,火把撤去,山门前顿时陷入黑暗。

    房俊回头瞅了瞅笼罩在夜色之中的道观,在亲兵部曲簇拥之下翻身上马,理也未理呆愣愣站在山门一侧的长孙冲,带着亲兵部曲扬鞭跃马,奔上山路,直奔向书院方向而去。

    铁骑践踏在山路上,蹄声隆隆,在寂静的夜里传得分外遥远,山谷之中栖息的鸟雀被惊醒,扑棱棱拍打着翅膀振翅飞起,一片慌乱。

    长孙冲立在山门前,看着房俊在簇拥之下渐渐远去,心头百味杂陈。

    曾几何时,他是长安第一公子,出身名门才华横溢,深受皇帝宠爱光芒万丈,被誉为年轻一辈第一人,美好前程繁花似锦,娇妻若仙人生美满,却不曾想到一失足成千古恨,落得今日这般落魄颓丧,惶然有若丧家之犬。

    最后甚至要依靠妻子去哀求她的“绯闻男人”,才能够逃得一命。

    甚至于,他脑中已然幻想着长乐公主会用何等方式“取悦”房俊,才能够令房俊在更上一层楼的关键时刻不惜冒着违反律法、惹怒皇帝亦要释放自己……

    长孙冲狠狠咬着嘴唇,鲜血流入口腔,腥甜之中又充满了能量。

    眼下陛下虽然答允了父亲,准许他“戴罪立功”,但若此刻被缉拿入狱,身负重罪、寸功未立,滔滔舆论便能够将他彻底湮灭,纵然是皇帝想要赦免他亦不可能。

    但是没关系,只要给他时间,他定然会好好的做一个“细作”,立下军功,重返长安!

    仕途断绝又如何?

    只要长孙家仍在,他迟早要将房俊给拉下马,一脚揣进深渊!

    与春草一般疯长的嫉恨同时冒出来的,还有刻骨铭心的嫉恨与矢志不渝的报复!

    *****

    翌日清晨,长乐公主脱去那一身朴素的道袍,换上了平素华美的宫装,乘坐马车返回长安城。

    进了皇宫,没有第一时间赶去神龙殿,而是先行前往晋阳公主的寝宫。

    今日入宫,一则要向父皇解释昨晚之事,再则亦要给房俊求情,毕竟身为兵部尚书却插手京兆府的事务,乃是明目张胆的僭越,在这个房俊谋求更进一步的当口,可不能被父皇迁怒责罚。

    她自己不合适替房俊多说好话,免得父皇误会,反而弄巧成拙,但是带上兕子就不同了……

    晋阳公主刚刚起床,一头秀发披散着尚未梳头,听闻长乐公主到来,赶紧出来相见。

    听长乐公主述说了情由,晋阳公主一手把玩着散落的头发,一边微微蹙眉,有些埋怨:“姐姐你也真是的,姐夫如今正在运作军机处之事,你怎能为了一个狼心狗肺、薄情冷血之人拖累了姐夫呢?那长孙冲狼子野心,意欲谋逆作乱,百死莫赎其罪,你为何还要念念不忘旧情?”

    晋阳公主素来与长乐公主亲近,更多仰慕,极少这般不满的发出埋怨之言。

    长乐公主面色不好看,倒不至于后悔,只是万一房俊当真因为这件事没有进去军机处,她自然歉疚不安。

    但是事情已经发生,想要将房俊清清白白的摘出来,几乎不可能……

    只能寄希望于父皇不过太过苛责。

    长乐公主被妹妹教训一通,俏脸阴沉,淡淡道:“速速梳洗打扮,稍后随我去见父皇吧。”

    “哦。”

    晋阳公主不敢再说,这个姐姐在她面前是很有威严的,赶紧让侍女替她梳洗打扮,换上了一套锦绣宫装,巴掌大的小脸儿容颜如画,身段儿娇柔玲珑,洁白细腻的肌肤趁着绛色的宫装,秀美之中贵气逼人。

    姐妹两个联袂到了神龙殿门口,长乐公主拉着晋阳公主的手,悄声道:“你知道如何说话吧?”

    晋阳公主微微颔首,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

    神龙殿外的内侍远远的看到两位殿下联袂而至,赶紧让人入内通禀,自己则脚步轻快的迎了上来,口中道:“奴婢见过二位殿下。”

    长乐公主在门口站定,微微颔首,问道:“父皇可在殿内?”

    内侍答道:“回殿下的话,陛下早起之后练了一趟拳,沐浴更衣之后,正准备用膳呢。”

    这时前去通禀的内侍返回,恭声道:“陛下召二位殿下入内觐见。”

    长乐公主颔首,牵着晋阳公主的手一同步入殿内。

    李二陛下刚刚活动了一番筋骨,沐浴更衣,状态甚好。此刻穿了一件深色的直裰,显得真个人精神奕奕,手里翻阅着一份奏疏,见到姊妹两个联袂而来,便放下手中奏疏,抬头看去。

    一个秀美无匹,一个明眸善睐,一样的眉眼如画,一样的端庄贤惠。

    李二陛下心情大好,玩笑道:“二位殿下联袂而至,为父顿感蓬荜生辉啊!哈哈,未知二位殿下可是有何见教?但有所令,还请直言,为父莫敢不从!”

    晋阳公主闻言,美眸顿时一亮,挣脱姐姐的手,飞快跑到李二陛下身边,挽着他的胳膊喜滋滋问道:“当真‘但有所令,莫敢不从’?君无戏言哦!”

    李二陛下捋着胡须的手顿时一顿,心里一突,脸上神情变幻,有些尴尬的改口道:“这个……还是要具体看看是什么事情,对吧?”
>>>点击查看《天唐锦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