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女皇陛下的现代后宫 > 女皇陛下的现代后宫目录 > 《女皇陛下的现代后宫》第一卷 【第二十四章 】大结局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女皇陛下的现代后宫 《女皇陛下的现代后宫》第一卷 【第二十四章 】大结局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第二十四章】

    “君璃——”

    冷清风把苏君璃拉到另外一边,“可以用你的血!觉悟大师不是说了吧,你的血有着特殊的功效,可以驱邪降魔,若周翼中的是邪术,应该能有一定作用,若不是,也不必要动用天眼了。”

    苏君璃点点头。

    她让冷清风从旁边的便利店买了一个杯子过来,把自己的手指刮破,让自己的鲜血滴下一些。

    “喝了这个!”

    苏君璃把杯子呈到了周翼的面前,命令道。

    周翼皱着眉头看着杯子里的鲜红的血液,皱着眉头,“我不喝你的血,实在是太恶心了。”

    “不喝也得喝,我怀疑你是中了巫术而导致失去了记忆,我的这些鲜血,可以帮你驱去巫术。”苏君璃望着他,威逼利诱道。

    周翼摇摇头,“不喝。失忆就失忆,这对我来说,并不是一件坏事,只不过是无法记起一些人和事而已。”

    “难道你就真的不想记起蓝心?”

    苏君璃很是生气的道,“你可以把其他任何记忆都丢弃,但是,不能不记得蓝心!你必须得喝,不想喝的话,我会灌你喝。”

    “你实在是太过于蛮横了,是否愿意记忆那是我个人的事情,你凭什么干涉?”周翼一脸不可理喻地看着她。

    “就凭我是蓝心的朋友。这个世上,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蓝心。”苏君璃说完,伸手点了他的动穴,捏住了他的下巴,强行让他的嘴张开,把那血液灌了进去。

    强烈的血腥味使得周翼肠胃一阵翻江倒海,开始呕吐起来。

    苏君璃急忙解开了他的动穴,让他行动方便,可以自由地呕吐。

    周翼蹲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呕吐,浊臭不堪,苏君璃急忙躲得远远的,让冷清风在附近观察。

    冷清风发现,周翼的呕吐物居然呈恶臭的黑色,就好像是一滩墨汁一般。

    一个人,怎么会呕吐出如此的东西?

    冷清风急忙告诉苏君璃。

    苏君璃也觉得这个呕吐物很是不对。

    难道和邪术有关?

    她急忙拨打了觉悟大师的电话,并且把周翼的呕吐物拍了照片传给了他。

    “苏施主,没有错,那正是巫术中的绞!”觉悟大师的语气有点激动的道,“你的血把那些绞逼了出来了!”

    “哦?那他会不会恢复记忆?”苏君璃听了满心欢喜的问。

    “这个老衲就不大清楚了,等他呕吐完了,你把他带过来给老衲看。”觉悟大师道。

    “好。”

    苏君璃接着又看见周翼那些黑色的呕吐物化为一袅黑烟消失在空中,最后剩下正常的呕吐物。

    周翼脸色苍白无力地坐在地上。

    他也是被自己的呕吐物吓得要命!

    苏君璃让冷清风把他扶到远离呕吐物的地方,走了过去,伸手探他的脉搏。

    脉搏虽然虚弱,却不失正常,而且那手没有之前的那种微凉感觉。

    “感觉怎样?”

    苏君璃关切地询问。

    周翼无力地瞪了她一眼,“你的血到底是什么东西呀?让我呕吐成这样!”

    “你先不管我的血是什么东西,我问你,你是否恢复了记忆?”

    苏君璃很迫切的问。

    周翼低头沉思了一下,摇摇头,“依然是什么都不记得,不过,那大脑已经不像是被棉花塞着一般,变得有些清明起来。”

    “既然清明,又怎么会记不起东西呢?”

    苏君璃嗔道。

    周翼很无奈的道,“这个貌似不是我所能控制的吧,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相反,对小雨的记忆反而越来越清晰了。”

    “妈的——”

    苏君璃忍不住骂了一句粗口,“你再提那小雨,我就把你杀了!”

    周翼噤声,一脸的无奈!

    “君璃,不要急,慢慢来。”冷清风在一旁抚慰道,“我们带他到云来寺去,看看觉悟大师是否能有办法。”

    苏君璃稍微的平静了一下,让周翼站起身。

    周翼很勉强地从地上站了起身,脚步却带着几分虚浮。

    反正死不了,苏君璃也懒得理他,绝对是不会输内息给他的。

    *

    来到云来寺的山脚下,觉悟大师却早早的在等候着,一看见他们,就快步的走了上前,“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施主可来了!”

    “大师,让你出来久等,实在是折杀了我。”苏君璃很是不好意思的道。

    “阿弥陀佛,没事,老衲也急着见你们。”觉悟大师的目光落在周翼的身上,那一向宁静如同湖面的目光异样地动了动,带着几分震惊。

    “大师,怎么了?”苏君璃问。

    “他……”

    觉悟大师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所中的邪术实在是不简单!”

    “大师能看出什么端倪来?”

    苏君璃焦急的问。

    “苏施主,他……已经是个死人!”觉悟大师说完这话,手指不断地拈动佛珠。

    “死人?”

    苏君璃望着周翼,无论从什么角度,他都是活生生的一个人,面色正常,体温正常,脉搏正常,心跳正常,怎么就是死人了?

    “胡说!”

    周翼也觉得不可思议,“我明明还活着,又怎能说是死人?”

    “的确是死人!”

    觉悟大师把他手上的佛珠套在周翼的脖颈上,只听见簌簌的几声响,佛珠上的线断开,佛珠散满一地,而且远离周翼一米左右的距离。

    怎么会这样?

    苏君璃的心一紧。

    若周翼已死,蓝心该怎么办?

    但呈现在眼前的,明明是一个大活人呀!

    又怎么会是死人?

    苏君璃觉得实在不可思议。

    觉悟大师把地上的佛珠一粒粒地捡了起来,放进衣兜里面,望着苏君璃道,“苏施主,这一切实在是太难解释了,老衲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大师,你能不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苏君璃满腹疑团的问。

    “苏施主,这实在是超出老衲的修为道行。”觉悟大师脸色微微的苍白道。

    “我只是想问你,为什么你会觉得他是个死人?”苏君璃很是焦急,“他会不会是那种原来的灵魂已经死了,然后换了另外一个人的灵魂?因此,你才认为他是死了的,对吧?”

    “他原来的灵魂的确是死了,但是,并没有换上另外一个人的灵魂。”觉悟大师望着周翼道,“他的灵魂是全新的,就好像婴儿一样。”

    “全新的灵魂?”对于这个说法,苏君璃很是疑惑。

    “这个老衲也解释不清楚,反正他身上有着一股很浓重的死亡气息,但又伴随这一股新生的气息,这是很奇怪的一种组合。”觉悟大师望着周翼道。

    “那……该怎么办?这是不是意味这他原来的那个灵魂找不回来了?”

    “灵魂已死,又怎么可能找回来?苏施主,你以后就当他是一个全新的人吧,别再强求他能恢复以往的记忆了,那是不可能的事情。”觉悟大师劝道。

    周翼原来的灵魂已死了,他还算是周翼吗?

    还算是蓝心所爱的那个人吗?

    到时候蓝心回来,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她突然很是疑惑,一个人爱上另外一个人,到底是爱他的灵魂,还是爱他的肉体?

    当灵魂离开原来的肉体,那爱该如何安置?

    对于这个问题,她曾经问过楚弦,而楚弦却无法解释。

    他喜欢以前的苏君璃,但是,更加爱现在的苏君璃。

    而蓝心,还会一如既往地喜欢周翼吗?

    “苏施主,这几天老衲准备去大藏寺,要不,你们也同行吧。”觉悟大师对苏君璃道,“或许,在那里面,能找到一些答案。”

    苏君璃想到夜还有十几天就分娩,根本就不适合长途奔波,也就婉言拒绝了,“大师,谢谢你的好意,只是我不大方便走动,只能让大师一个人独自去跑一趟了,若有销魂冰针的信息,请电话告知一声。”

    “也好。”觉悟大师望着周翼对苏君璃道,“不知道施主是否肯让老衲带着他到大藏寺去?或许,大藏寺的高僧能解释一二。”

    苏君璃望着周翼,点点头,“若他肯从,那就请你带他去解惑吧。只是我担心,你会因此而惹上一些不必要的祸难,到时候我会过意不去的。”

    “阿弥陀佛,老衲早就把生死看淡了,就算又祸难,那也不过是老衲命中要注定的劫而已,并不能怪任何人,施主不要挂心。”觉悟大师笑道。

    苏君璃看着眼前这个已经出尘超脱的大师,点点头,“那辛苦大师了。”

    她询问周翼的意见。

    周翼对于自己的现状也是很迷惘,想不明白,因此同意跟着觉悟大师一起到大藏寺去。

    *

    苏君璃和冷清风回到家里,却发现秦龙的脸色异样,阿扎伊则在一旁满脸的焦急,看见他们回来,扑了上前,一把抓住苏君璃的手,“妈妈,不好了,秦龙出事了。”

    “秦龙怎么了?”

    苏君璃疑惑的问。

    “秦龙他刚才呕吐了!”

    “呕吐?怀孕了?”苏君璃疑惑的问,“你和他同床了?”

    阿扎伊脸唰的红了起来,娇羞地嗔道,“妈妈你还真是的,我和秦龙大哥还是清白的,更何况,他又不是来自你们的大雍世界,怎么可能怀孕?要怀孕也是我怀孕呀。”

    “那他为什么呕吐?生病了?”

    苏君璃走了上前,伸手就要去探秦龙的脉搏,他微微的缩了缩,躲闪开去。

    “妈妈,秦龙大哥他的呕吐物很是不寻常。”阿扎伊捂着嘴道,“他居然呕出沥青一样黑色的东西,那些东西又倏的化为一团黑雾,很是诡异,不知道是不是中邪了。”

    “哦?”

    苏君璃和冷清风互相的对视了一下,很是诧异。

    难道秦龙和周翼的症状一样?

    都是中了觉悟大师所说的绞毒?

    “他为什么会突然呕吐?”苏君璃问。

    “爸爸不是把他的护身符拿走了吗?刚才学校打电话过来,让他过去开一个讲座,我担心他会出事,也就把自己的天眼给他佩戴了,结果,他一戴上,就立马的开始脸色发青的吐了起来,吓死我了。”阿扎伊捂着心胸道。

    原来是天眼把秦龙体内的绞逼了出来!

    秦龙有关记忆的被删除,也和那绞有关?

    “秦龙,你的记忆是否恢复了?你是否记得你们的教主?”苏君璃望着他问。

    秦龙张眼看着她,点点头。

    苏君璃大喜,“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的教主是一个怎样的人?她住在什么地方?”

    秦龙抿嘴不说话。

    “秦龙大哥,妈妈在问你呢,你说话呀。”阿扎伊急忙的道。

    秦龙淡淡的扫了她一眼,目光少了以往的那种无条件宠溺,相反,多了几分戒备和警惕。

    看到秦龙这个陌生的眼神,敏感的阿扎伊有点受伤了,她一把抓住他的手臂问,“秦龙大哥,你是不是不再喜欢我了?”

    秦龙看着她,依然没有说话。

    阿扎伊的心更加的慌了,她实在是害怕秦龙这种眼神。

    一直以来,她都习惯了秦龙的眼里只有她一个,放任她,娇惯她的,现在,一下子变陌生了,那心就好像被人硬生生的挖去一块似的,让她实在是无所适从。

    “妈妈——”

    她无助地看向苏君璃。

    苏君璃也没有办法,就算她能力多强,也是无法强迫一个人的意志的。

    “我要走了!”

    秦龙忽然站了起身道。

    “秦龙大哥——”

    阿扎伊语气急促的扯着他的手臂,“你说过,你一辈子都是要跟着我的,你怎能离开我?我不让!”

    秦龙看着焦急的阿扎伊,眼眸微微的动了动,但随即冷漠下来,“阿扎伊,我生是教主的人,死也是教主的鬼。”

    “不对,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阿扎伊竭斯底里的道,“更何况,你的教主已经把你许配给我了,那是她亲口对我妈妈说的,是赖账不了的。”

    “教主若这样说,我自然会如此的做。”秦龙望着阿扎伊道,“不过,我还是想先见教主一趟,我不明白,为什么他要这样抛弃我。”

    “秦龙大哥,难道你真正喜欢的是你的教主,而不是我?”阿扎伊的面如土色,心就好像被针不断地针着一般,很是痛。

    秦龙开始她第一个看着喜欢的男人,也是她这些日子里习惯依赖的男人。

    她怎能让他如此的对待她?

    “我的生命是教主赋予的,没有她,就没有我,当然——”

    秦龙看着阿扎伊道,“我也爱你!”

    “那你就不要走!我不许你走!”阿扎伊扯紧他的手臂道。

    秦龙看着阿扎伊,眉头微微的拧了起来。

    “好了,阿扎伊,把秦龙放开。”苏君璃记得当日秦龙还没有失忆的时候说过,若让他在教主和阿扎伊之间选择的话,他会死。

    她可不能让秦龙死。

    “妈妈,他要回到他的教主身边了,呜呜,我以后该怎么办才好?”阿扎伊哭丧着脸。

    “阿扎伊,这个世上,没有谁是属于谁的,只有谁爱着谁,这份爱,却又不能剥夺他原来的人生人格,你喜欢秦龙,就尊重他所做的一切。”苏君璃劝阻道。

    阿扎伊嘟着嘴。

    她知道,苏君璃所说的的确是对的,现在只能后悔自己把那天眼戴到他的脖颈上,让他恢复记忆了,也就不再是属于自己了。

    “秦龙,这些日子里,我们都已经把你当做家人一般看待了,而阿扎伊又是那么的喜欢你,希望你不要忘记这个。”苏君璃对秦龙道。

    “我也是个正常的人,在这里的一点一滴也记得很清楚。而且,也很感谢你曾经对我的救命之恩。”秦龙望着苏君璃,把原来挂在脖颈上的天眼解了下来,挂回了她的脖颈上,“阿扎伊,等我面见教主后,解开一些疑惑,我还是会回来的。”

    “若教主不给你答案呢?”阿扎伊赌着嘴问,“那你是不是不回来了?”

    “嗯。”秦龙点点头,伸手在她的头上揉了揉,“阿扎伊,保重!”

    阿扎伊嘟着嘴,一脸的委屈。

    “秦龙,我知道,你是不会带我去见你教主的,不过,我实在是很想再见她一面,你若见到她,请求她见我一下。”苏君璃道。

    秦龙点头,“我会的。”

    “好,那你走吧!”苏君璃把阿扎伊拉走,让秦龙离开。

    看着秦龙开门关门,阿扎伊很是伤心地望着苏君璃问,“妈妈,秦龙是我的男人,你为什么要让他走?难道你不知道,他对我是多么的重要吗?”

    “妈妈知道,可是,勉强的瓜不甜,秦龙该如何做,有他的主张。”苏君璃摸了摸阿扎伊的头,“他现突然恢复了记忆,很多事情要整理,并不意味着他不爱你了。你刚才也听到了,他说见到教主后会回来的,更何况,妈妈现在也需要见到那教主。”

    “哦。”阿扎伊很无奈地应了一声,无精打采地坐在一旁磕瓜子。

    苏君璃拨打凌千月的电话,显示信号不通,拨打杨德和蓝心的电话,也依然一样。

    刚把手机放下,却忽然的响了起来,原来是楚清廉的来电。

    “楚爷爷——”

    “君璃呀,你之前叫我查探有关暗夜的消息,我现在查到了。”楚清廉的声音有点沉重。

    “怎样了?”感觉楚清廉的语气不大对,苏君璃很是紧张。

    “你上网吧,我现在把有关资料传给你,不过,你得有心理准备。”楚清廉叹了一口气道,“我也实在想不到,他们会为了掩饰某种真相而把自己的人全部都……”

    苏君璃的心一沉,“暗夜全部被杀了?”

    “也不是被杀!而是采用了残酷的手段让他们自相残杀。”楚清廉沉重的道,“而这些,却又不在我所能管的范围内,真的很对不起。”

    “你的意思是说杨德和蓝心死了?”苏君璃追问。

    “是否死了,我也不能确定,你先看我传给你的资料吧,这是我花费了好大的功夫才弄到的绝密文件。”楚清廉道。

    苏君璃让杨羽清开电脑登陆了qq,把楚清廉传来的文件包接收。

    杨羽清把文件打开。

    这是一份绝密文件,是对暗影下追杀令的,因为顾忌到他们武功高强,也就故意采取淘汰制,让他们自相残杀,然后击毙剩下的胜者。

    里面还有不少通过外星拍摄的图片,图片上全是一幅幅暗夜成员互相杀戮的惨景。

    无论是杀者还是被杀者,他们的脸上都充满了沉重绝望和痛苦!

    苏君璃管不了这个,和杨羽清仔细去寻找是否有蓝心和杨德的身影。

    “姐姐,蓝心姐姐!”

    杨羽清忽然的叫了起来。

    苏君璃看了过去,血液一下子冲上了头顶,泪水迅速的模糊了眼睛。

    这是一张很残酷的照片!

    照片上有四个人,一个人手上的木枝刺在另外一个的肚子里,而这个人则被一把锋利的利刃割破了喉咙,地上还倒着一个,是那个肚子被木枝刺中的人的脚踩在心脏位置上。

    这个倒着的人就是蓝心了!

    只见她脸呈痛苦之态,瞳孔扩大,嘴巴也张大,似乎想要说话。

    “蓝心——”

    苏君璃哽咽地叫着,拳头握紧,一拳捶在旁边的桌子上。

    桌子轰然而倒,碎落一地。

    苏君璃只感觉自己的心,像被万剑穿着,痛得不能呼吸。

    “姐姐——”

    杨羽清很是担心地抱着她,“不要太过于激动。”

    蓝心惨死,她能不激动吗?

    想到最初见到蓝心的样子,她是那么热情爽朗,对她心无芥蒂,让她第一次享受着朋友的温情,知道这个世上,和朋友在一起原来是这么快乐的。

    “君璃,蓝可能还没有死,你看她的瞳孔虽然放大,却是痛苦造成的,而不是死亡的那种。”有过不少杀人经验的夜指着照片很仔细的分析道,“而且,这一脚,虽然会伤五脏六腑,却不足以致命。”

    苏君璃朦胧着泪眼仔细的看着,觉得夜说得有道理。

    只是,就算这张照片显示的不是死状,那么下面的事情发生呢?

    还会不会有人补上一刀?

    杨羽清继续翻开下面的照片,连续翻了十多张,嚎叫了一声,“爸爸——”

    苏君璃等人急忙的看去。

    只见杨德背上背着一个人。

    这个人无疑正是蓝心。

    只是,杨德此时的胸部好像中了一枪,正在潺潺的流血。

    杨德果然关照着蓝心!

    “看样子,蓝心应该被杨德大哥救了。”夜稍微的松了一口气,“杨德大哥虽然中枪,那位置也不是心脏的位置,应该能自救!”

    照片继续翻下去。

    蓝心伏地在地上,而杨德则横躺在她身侧,两人像是死了!

    “蓝心,杨叔叔——”

    苏君璃的眼泪再次的流了下来。

    “君璃,不要急,他们依然没有死。”

    夜拍着她的肩膀道,“你看他们的太阳穴,微微的隆起来,应该是在憋气装死!”

    “对,爸爸和蓝心姐姐是在装死。”杨羽清很高兴的叫道。

    苏君璃擦了一下眼泪,因为太过于焦心和紧张了,以至于没有了平时的细致小心,忽略了一些细节性的东西。

    杨羽清继续翻看下面,忽然叫了起来,“凌千月!”

    虽然只是一个背影,但是熟悉他的大家还是一眼看出来那正是他。

    只见他身穿着紧身的夜行服,背上背着杨德,怀里抱着蓝心,正呈快速移动的姿势。

    凌千月找到他们了!

    苏君璃激动得热泪横眶!

    以凌千月那出神入化的功力,若能找到他们,那一定是有救了。

    下面的图片再翻下去,一直翻完,都再也没有看到蓝心和杨德了。

    “爸爸和蓝心姐姐一定会没事的,姐姐,你就放心好了。”杨羽清抱着苏君璃,低头噙去她眼角那残留的泪痕。

    苏君璃微微的笑了笑,大家的心情也轻松许多。

    “姐姐,我想要问一个问题。”杨羽清望着苏君璃道。

    “说。”

    “如果爸爸和蓝心姐姐两人同时遇到生命危险,你却又只能救一个,你会选择救谁?”杨羽清问。

    这个问题对于苏君璃来说,简直就是女人们常问男人的一个老妈老婆同时落水的二难问题。

    无论是杨德,还是蓝心,对她来说,都是重要的,都是不能眼睁睁看着死去的。

    “不知道。”苏君璃回答道,“估计这种问题只有到那种时候,才能回答得出来。”

    “我觉得你会舍弃爸爸。”杨羽清望着她道,“蓝心是你唯一的好朋友,但是,你的男人很多,缺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因此,在必须选择的时候,你会选择蓝心姐姐。”

    “什么话呢?”

    苏君璃白了他一眼,嗔道,“没错,我有你们,但是,你们都是独一无二,不可替代的,在我心目中,都如同自己的生命一样重要的,我是不能舍弃谁谁的。蓝心也一样,她对我来说,也是很重要的,我希望,一辈子都不要出现这样的选择。”

    “姐姐,我知道了。”杨羽清看见苏君璃有几分薄怒,急忙的抱着她道,“以后我绝对不问这种傻笨问题了。”

    “知道就好了。”苏君璃刮了一下他那尖高的鼻子,笑着道。

    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正是凌千月的来电。

    苏君璃大喜,急忙的接通,“千月,蓝心和杨叔叔呢?”

    “君璃——”

    凌千月的声音带着几分沙哑,像是被风霜侵蚀过一般,“我找到他们了。”

    “嗯,我知道,他们现在好吗?”

    苏君璃问。

    “没有生命危险了!”凌千月疲惫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兴奋,“幸好发现及时,否则,还真是没有回天之力了。”

    “我就知道,你一定能把他们救回来的。”苏君璃激动的说,“辛苦你了,他们现在的状态如何了?”

    “杨德大哥接近心脏的位置中枪,虽然我给他输了大量的内息,但毕竟我的内息不像你的那样有比较强的治疗作用,因此身体还比较虚弱,正在沉睡之中。而蓝心也不算太好,五脏六腑被踩得差点爆裂,不过估计是杨德大哥及时给她抢救,并且让她服用了特效药,因此,恢复得挺好,就是——”

    凌千月停顿住了。

    “就是怎样?”苏君璃焦急的问,“难道有什么很严重的后遗症?”

    “不知道算不算后遗症,我发现她失忆了,不认得我和杨德,也不记得自己是谁,茫然得就好像一个婴儿一般。”凌千月道。

    苏君璃微微的松了一口气。

    失忆而已,并不算大事情。

    又或许,失忆对她来说是好事,至少她不记得周翼了。

    这样,她的爱情可以从头来过。

    “千月,那你们现在在哪里?可以方便把他们弄回来吗?”苏君璃问。

    “我们现在还在密林一个比较隐蔽的地方,他们的身体状况,暂时都不适宜劳碌奔波,而且,他们的身份特殊,我担心当局若知道他们还没有死,会继续下杀手的。”凌千月道,“我准备给他们换身份这些。”

    凌千月考虑果然周详。

    “我想要过去看他们。”苏君璃道。

    “君璃,不要过来,这里有太多的不方便了,你是不能适应得了的,更何况,现在夜在待产之中,需要你在身旁。我会好好照顾蓝心和杨德大哥的,你不要焦急,还有一件事,我在这里的土著首领手里买到一颗天眼。”凌千月道。

    “真的?”苏君璃很是惊喜。

    “嗯,也因为有这颗天眼,杨德大哥和蓝心才恢复得更好。”凌千月点头道,“还有,原来潜伏在我体内的小蛇告诉我,它的状态已经逐渐恢复到饱满了,到时候,可以帮我们寻找最后一颗天眼的所在。”

    “它还真有这个灵性?它到底是什么东西来的?你有没有问?”苏君璃问。

    “它说它是女娲和伏羲之子。”凌千月道。

    苏君璃汗然!

    女娲和伏羲之子?那简直是神话故事人物呀!有没有这个可能?

    不过,若没有这个可能,天眼这些东西也不应该成立。

    所以,一切皆有可能,只不过实在是太过于匪夷所思了。

    “那它有没有说为什么要寄居在你的体内?”苏君璃追问。

    “它说我有着神族的血脉,因此最适宜它居住了。”凌千月回答道,语气里带着一丝嘲讽,“我还真不知道自己会有这样的特质呢。”

    “到底什么是神族?”苏君璃很是不解。

    “听它所言,天地之间分三界,神界妖界人界。我又不是女娲伏羲的后代,想不明白为什么属于神族的后裔。”凌千月道。

    “应该是吧,否则人类怎么可能长得像你如此的俊美?”苏君璃笑着道,“我还真是万幸呀,居然能拥有神族血脉的男人。”

    她突然又想到,既然凌千月是神族血脉,那是不是意味着他的老妈,也就是那位教主,也是神族?

    因此,才会这么神出鬼没,匪夷所思?

    而那制造销魂冰针,掌握邪术的人,是不是妖族的后裔?

    “君璃,你可能也是神族后裔。”凌千月接着道,“因此,你才能有这么多不同寻常的际遇。小蛇说了,它在你的身上,也闻到了神族的气息。”

    她也是神族?

    指的是自己这具身体吗?

    难怪觉悟大师说自己的体质异于常人,血液可以驱邪降魔,原来,自己这具身体是神族的后裔,不过,自己原来的祖先本来就是苏夜,而苏夜是自己的儿子。

    那么,这个血脉到底是怎样计算?

    真是纠结。

    “君璃,我不和你多聊了,杨德大哥和蓝心需要照顾,等空闲一点,我再打电话给你。”

    “好的,那你忙。”

    苏君璃挂了电话之后,把和凌千月的对话告诉了她的人。

    “我就知道那小蛇的来历不简单,却没有想到,还会是女娲的后人那么的牛逼!”阿扎伊叫嚷起来,“不知道它在我体内待了一阵,是否也给我沾了点神气呢?”

    “呵呵,你现在就神气得很。”苏君璃笑着道。得知蓝心和杨德安全,苏君璃那悬着的心也舒缓了下来,笑得很开心。

    “嗯,没错,我要神气!”阿扎伊抖了抖头道。

    “神气个屁!”

    杨羽清在一旁嘲笑道,“你这个样子,倒像是一只公鸡!”

    “你才公鸡,你全家都公鸡!”阿扎伊翻着白眼。

    “别忘了,你也是我的家人。”杨羽清呲牙。

    “……”

    *

    过了几天,觉悟大师打来了电话,说他到了大藏寺,并且拜访了主持德惠高僧。

    “那周翼呢?”

    苏君璃问。

    “他正在接受德惠高僧的洗礼,身上那股还残留着的浓厚死亡气息逐渐的消褪,不过,并不能找回他以前的灵魂了,只能让他如此初生儿一样重新开始人生。”觉悟道。

    想着反正蓝心也失忆了,对于这个,苏君璃也没有怎样放在心里了,接着问,“那销魂冰针呢?是否有任何端倪?”

    “有。”觉悟大师倒抽了一口气道,“这边果然死了九十九位处子,德惠大师布阵,把她们的冤魂召唤了回来了,并且抓到了凶手。”

    “这凶手是谁?”

    “是一个有着一双绿色瞳眸的女子,无论是语言神态还是思维,都非常的怪异,她说她是苏云雾,来自大雍。”

    苏君璃一听,心一沉。

    绿色瞳眸,除了奶奶苏含笑,那就是周子玉了。

    但是,周子玉又怎么可能会知道苏云雾和大雍?

    难道当日周子玉能迅速的恢复生气,是因为苏云雾的魂魄寄附在她的身上?

    想到苏云雾对自己的怨恨,苏君璃就微微感觉到背脊发凉。

    死了两次都还没有办法消除对自己怨气,难道,又要死第三次?

    苏君璃曾经想过,当日,若有机会救苏云雾的话,她是会救的,毕竟她是自己的姑姑。

    现在,她再次重生了,再次千方百计的想要置自己于死地,自己是否还能保留对她的那一点亲情?

    “那……凶手现在在哪里?怎样处理?”苏君璃问。

    “关押在大藏寺的清魂间里。德惠大师说,她的身上怨念实在是太深了,只有关在清魂间里,每天派九十九位道行不浅的僧人去念超度咒,方能慢慢的化解她的怨念和涙气。他说,这是他所见过的,怨念最重最深的一个灵魂了。”觉悟大师道。

    苏君璃默然。苏云雾的怨念加上周子玉的怨念,能不深吗?

    但愿,这次彻底能清除她们的怨念,她实在不想再面对了。

    “对了,在她的身上,还找到了两样东西,一样是一件婴儿的肚兜,上面的图案是北斗七星和山峦,另外一张是发黄的旧纸,上面画的也是北斗七星的图案。”觉悟大师问。

    “真的?”苏君璃大喜,凌千月的肚兜和慕容家族谱第一页的丢失,原来和苏云雾有关,还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呀。

    “嗯。德惠大师说,大藏寺里也供奉着这样一幅图画,上面的北斗七星并不是星子,而是天眼的组合。”觉悟大师道。

    “德惠大师也知道天眼?”

    苏君璃很是惊讶。

    “嗯,德惠大师手上的拐杖法器上所镶嵌的正是一颗天眼,据他所说,这天眼总共有七颗,是当日女娲补石所用的灵石,若能收集齐全,可以逆天改命,穿梭时空。”觉悟大师说得一脸的向往和憧憬,“这实在是太过于神奇了,但愿老衲能在有生之年,可以看到。”

    苏君璃听到,心狂喜起来。

    凌千月找到了一颗,再加上德惠大师的一颗,那她岂不是刚好凑够了七颗天眼了?

    时空之门,几乎可以伸手触摸了!

    “大师,你在那边等我,我准备过去,关于天眼的事情,我有事和德惠大师商量。”苏君璃急迫的道。

    “难道你有其他天眼的信息?”

    “嗯。”苏君璃也不再想瞒觉悟大师了,这些日子,他给了自己很多的帮助,并且,她能看出,觉悟大师是个心思纯洁的人。

    “那太好了,你快点过来吧。”

    觉悟大师大喜。

    *

    挂了电话后,苏君璃就把刚才和觉悟大师的对话重新的和大家说了一遍。

    大家在为苏云雾那顽强不灭的灵魂和怨念感到汗然之际,又为找到最后一颗天眼而欣喜不已。

    “妈妈,我们现在就去大藏寺吧。”阿扎伊摇着苏君璃的手。

    苏君璃望着夜,刚才她一时情急,完全忘记夜是在待产之中呢,她又不舍得自己一个人离开,不能在他生产的时候待在他身边。

    阿扎伊的出生和成长,她没有能在冷清风身边看着,都已经是遗憾了,现在,是绝对不能让夜陷入这样的迷茫之中。

    表面上,夜很勇敢,不怕冲锋杀敌上战场,但是,对于生孩子,心底却怀有一种崇敬和未知的彷徨。

    “君璃,不要担心我,虽然我是身怀六甲,但身体并不差,可以坐飞机和运动的。”夜了解苏君璃的心思,摸着肚子道,“我相信,我们的苏夜和楚璃并不是那种脆弱的孩子。”

    “君璃,我们可以包机,这样的话,也就不怕别人看夜的目光异样了。”冷清风道。

    苏君璃想了想,点点头,那么多人在一起,可以对夜照顾有加,应该不会有问题的,只要带足生产的工具就是了。

    冷清风包了一架到大藏寺去的飞机,众人简单的收拾行李,开始出发了。

    夜一路上的状态良好。

    也许是因为吸收了无名大师魂魄灵力的天眼安抚着,这几天胎儿相对来说比较安宁,夜的气色也很不错,飞机的颠簸对他来说没有多大的影响。

    飞机来到藏边,大家又买了两辆越野车,开往大藏寺。

    大藏寺所在的地方非常的偏僻,山路难走,众人开了两天才到山脚下,然后又爬了大半天,方爬到寺庙门口。

    “阿弥陀佛,你们总算来了。”觉悟大师早就在门口等候着,看见他们,快步迎了上来,目光却落在夜的身上。

    苏君璃没有解释,他也没有问,两人而是寒暄几句,就进入寺庙里面。

    大藏寺的建筑结构和其他普通寺庙不同,显得更加的雄伟神秘,而且灵气四溢。

    难怪,在这寺庙里会人才辈出。

    她曾经听觉悟大师说了,这里出了很多灵力超人的高僧,在世上颇有名气,德惠大师也是在国际上享负盛名的。

    觉悟大师为她引见了德惠大师。

    看到德惠大师,苏君璃微微感到有点诧异,虽然他已经年老了,但是那面容,却和杨德有几分的相像。

    “阿弥陀佛!”德惠大师看见了她,淡定的面容出现了微微的波动。

    “大师,我看到你和我一位杨姓的朋友长得很相像,不知道是否和他有一定的渊源。”苏君璃忍不住问。

    德惠大师微微点头,“老衲本姓杨,原住新江,曾经育有一子,唤杨德。”

    “哦?”

    苏君璃大为惊诧。

    原本以为他不过是杨德的本家而已,却不料是杨德的父亲。

    “施主所认识的就是杨德?”德惠大师问。

    苏君璃点点头,“他的儿子,也就是你的孙子,现在也随行在这里,不知道大师是否需要一见?”

    “老衲已经出家,红尘情缘已经断绝,世间万物皆是儿子孙子。”德惠淡淡的道。

    “好的。”苏君璃笑了笑。

    “大师,我此次来这里,是因为天眼。”苏君璃开门见山的道,“之前我听觉悟大师说了,你的法器拐杖上的珠子正是天眼,而我,已经寻到六颗天眼了,加上你的,那么刚好是七颗了。”

    德惠大师听了,并没有任何的诧异,点点头,“老衲也就一直等着你来!”

    “刚才大师看见我,微微感动诧异,为什么呢?”苏君璃问。

    德惠大师没有说话,而是打开一个年岁悠久的铜盒。

    看见那个铜盒,苏君璃微微怔了怔,这不正是在周家祠堂所见到的那个铜盒吗?

    后来它之所以消失,那应该是因为被周子玉,也就是苏云雾拿走了。

    “这个铜盒我曾经在周家祠堂见过。”苏君璃对德惠大师道。

    “这铜盒本来是杨家家传之物,只是后来失踪了,前些日子,老衲才从那怨念涙气极重的女子手里发现重获,而里面则有一幅画像。”

    德惠大师一边说,一边拨弄着铜盒上的机关。

    咔嚓,机关破解,盒子打开。

    他从里面拿出一幅小小的卷轴,展在苏君璃的面前。

    果然,卷轴上画的穿着大雍服装的女子正是她现在的面容,这幅画也和之前在苏家楚家族谱上看见的那一半的画是一样的。

    她把画卷拿了过来,再看背面,背面是一座完整的山峦。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呀!

    之前苦苦寻找各个族谱,最终比不上这一幅完整。

    看来,杨家的祖先,也是自己的儿子无疑了。

    德惠看见她一脸平静,并没有任何诧异,“难道施主早已经预料到了?”

    苏君璃摇头,“不是,而是我之前遇见过。”

    她把从苏家楚家族谱上撕下来的那两张纸递给了德惠大师,“这两张纸,是我从苏家和楚家的族谱上发现的,上面也有我的画像。”

    德惠看了看,点点头,“原来,命中注定天眼的主人正是女施主你。”

    “大师,听说你还从那女子手里拿到同样的图纸和肚兜,请问能不能给我看看?”苏君璃问。

    “那是自然。”

    德惠大师又打开一个锦盒,把里面的小肚兜和一张纸拿了出来。

    苏君璃接过来看。

    肚兜上真的刺绣着天眼所组成的北斗七星图案以及半截山峰,再把那慕容家族谱上的纸张用冷清风教她的特殊方法揭开上面的一层,露出了她画像的一部分,以及山峦。

    把三幅画合在一起,正是铜盒里的卷轴里的山峰。

    “大师,不知道这其中到底有什么玄机呢?”苏君璃问。

    “这山峰正是藏边的圣女山。”德惠看着那地图道,“也许,那是天眼之门所在。”

    “什么叫天眼之门?”

    “虽然传说收集完七颗天眼,摆成北斗七星的图案,就能有着神奇的灵力,就能穿梭时空,那应该是不可能的,老衲研究了好久,方得知有天眼之门之说,并且这个天门不是一般人所能打开的,必须得是女娲的后裔才能打开。”德惠大师望着苏君璃道,“虽然你身上有着一定的神族气息,但毕竟不是女娲的后裔,打不开天眼之门。”

    女娲的后裔?

    苏君璃又想到了凌千月所说的那条小蛇,它不正是女娲和伏羲的儿子吗?

    “若是女娲的儿子呢?”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这个世上,我们又该如何去寻找她的儿子?”德惠大师觉得她问得很荒唐。

    “这个我也已经找到了,大师不必要担忧。”苏君璃笑着道。

    德惠大师惊讶地张大了双眼,也许是因为激动,嘴唇都微微哆嗦起来,难以置信地问苏君璃,“你说的是真的?”

    苏君璃点点头,“女娲的儿子是一条小蛇,是我从一块毛料里解出来的,现在正寄居在我的一个朋友体内,和他溶为一体,而我那个朋友,据说也是神族的后裔。”

    “神族的后裔?”

    德惠大师望着苏君璃,“这个世间,还真有神族的存在?”

    “这个我也就不清楚了,反正,既然有天眼的存在,那么也就有女娲的存在,有女娲的话,也就意味着神族的存在。”苏君璃笑着道。

    德惠大师点点头,“只是老衲没有想到,在有生之年,还真能碰见这些。”

    “我也没有想到。所以,大师,你手上那颗天眼……”她停顿着,没有继续说下去,毕竟那天眼是人家大藏寺的镇寺法器,她不大好意思直接的开声问人家要。

    “既然它找到主人了,老衲也自然乐意奉献出来,只是老衲有个不请之情——”德惠大师也顿住不说话,语气带着几分犹豫。

    “说吧,若我能做得到的,必然会为大师赴汤蹈火,万死不辞。”苏君璃道。

    “老衲很想目睹天眼开启时空之神迹,不知道施主是否能让老衲一饱眼福?”德惠有点不好意思的道。

    “行。”苏君璃爽快地点头。

    德惠大师不是外人,估计十有八九有着她的血统的,算是她的后人了。

    德惠满心欢喜,把那颗原来镶嵌在法杖上的橙色天眼取了下来,递给了苏君璃,“请问施主其他那六颗天眼是否带在身边?”

    “带在身边的只有五颗,还有一颗在神族的后裔身上,很快就拿回来了。”苏君璃道。

    “那能否给老衲看看?”德惠充满期待的问。

    “都在我的人的身上,我让他们进来。”

    苏君璃把冷清风等人叫了进来,让他们把天眼都拿出来。

    看到眼前五颗盈亮透彻的天眼,德惠的双目放出异彩来。

    他小心翼翼地拈了其中一颗看了起来,“为什么这天眼上有血丝的?而且,好像有生命的气息一般。”

    苏君璃也就把无名大师的事情说了一次。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原来无名大师已经真正的仙逝了。”德惠大师闭上眼睛,念了好一阵超度经。

    “大师是否认识无名大师?”

    苏君璃问。

    德惠点点头,“见过几次,无名大师有着不灭不死之身,老衲还以为他会一直这样,却不料,终于如他所愿仙去了。”

    “大师,无名大师是不是神族?”

    “不是,老衲曾经听他说过,他是妖族,因此才不灭不死。”

    “妖族?”

    “他爱上了一个神族后裔的女子,两个人生下了个孩子,但也许是上天惩罚了他,让他那原本极其英俊不凡的面容一下子变得苍老,如同六十多岁的老头。而那神族的女子看见,大受刺激,把孩子丢在路上。”

    听到他如此的说,苏君璃立马想到了凌千月。

    说不定凌千月就是那个孩子,而教主则是所谓的神族女子呢。

    “那神族女子呢?”苏君璃好奇的问。

    “那女子因为所受的刺激太大,也就开始爱好男色,掠夺了大量的美男在身边供奉她欢乐,而无名则开始像孤魂野鬼般在这个世上游荡着,因为太过于痛苦了,想要死,也死不了。”

    “这些事情,为什么大师会知道这么清楚?”苏君璃很是疑惑的问。

    “因为这些都是无名大师亲口告诉我的!由于妖族本身的特质,在神族女子和他交尾的时候,就已经把身上所有神族气息都转到他的身上,而沾染上妖族的气息。”

    苏君璃等人听着这些,犹如听到天方夜谭一般,个个都瞪大了双眼。

    “大师,这孩子呢?他到底在哪里?”慕容长空开声问。

    “阿弥陀佛,这个老衲就不可得知了。”

    “君璃,你说那孩子会不会是凌千月那家伙?”慕容长空转脸问苏君璃。

    “我觉得应该是。因为从很多方面,他都符合这个故事。”苏君璃点点头。

    “妖族和神族的孩子,啧啧,难怪那小蛇只选择他的身子寄生,原来,我们的血液都不够资格。”慕容长空道。

    德惠大师眼尖,听出他们话中有话,追问,“你们的意思是说,你们也找到他们的孩子了?”

    “还不能确定,就是我刚才对你所说的那个神族后裔,而女娲的儿子则化身为一条有翅膀的小蛇寄居在他的体内,和他共生共存。”苏君璃道。“共生共存?”德惠大师很是诧异。

    苏君璃点点头。

    “那真是神迹呀。”德惠大师感叹道,“原来,那些传说都是真的。”

    “什么传说?”

    “老衲曾经翻过神话古籍,说女娲和伏羲之子,当年因为贪玩,堵塞了水源,导致天下大旱了五年,民不聊生,女娲知道后,把他关进一块玉牌里面,封锁在石头里,让它反思,除非机缘巧合能遇到有缘人共生共存。”德惠大师道。

    “大师,关于那个玉牌,是不是不仅仅只有一块?”

    “嗯,根据记载,玉牌是神族的象征,遗落人间应该有不少,只是老衲没有福气看到而已。”德惠大师一脸的向往道。

    苏君璃把自己脖颈间的黑色的玉牌掏了出来,递给了德惠大师,“我也有一个,大师可以随便看。”

    德惠小心翼翼地把玉牌接了过来,仔细地察看着上面那特殊的图案,眼里因为激动而溢出了泪花,“阿弥陀佛,老衲真是有福了,死而无憾。”

    苏君璃笑了笑。

    “这玉牌有什么神力没有?”德惠问。

    “可以形成保护盾,刀枪不入。不过,也就只对我有效,其他人没有效。”苏君璃道。

    “神族的玉牌,自然只有神族才能发挥功效。”德惠大师把玉牌递回给她。

    苏君璃想到那个教主,她也有玉牌,而且起着迷幻的作用,这说明她也是神族后裔。

    她越发的觉得,刚才德惠大师所说无名的故事,应该就是他们的故事了,凌千月就是他们的儿子了。

    “大师,这圣女峰远不远?”苏君璃问德惠。

    “不远,只是这圣女峰从来都不曾有人上去过,一般人一旦接近它一百米范围内,就会感受到一股强大的挡力,挡住不让前进,因此,大家也就称呼它为圣女峰。”德惠大师道,“现在老衲明白了,那应该是一座神山,只允许神族进入,并且能打开天眼之门的。”

    “若是这样的话,除了君璃和凌千月,我们都不能靠近了?”慕容长空在一旁很沮丧的道。

    “这个老衲就不大清楚了,或许有神族的领路,一般人也是能跟着的,老衲也很希望能同往。”德惠大师道。

    “我打个电话给凌千月,让他尽早回来才是。”

    眼见奥秘的揭开就在眼前,苏君璃的心很迫切地想要触摸。

    她拨打了凌千月的电话,很快的通了,“君璃,我现在已经回到魔都了,刚下飞机,正想打电话给你呢。”

    “杨叔叔和蓝心好了?”苏君璃问。

    “嗯,他们的身体状况都没有大碍了,只不过蓝心依然失忆,我准备把她送回蓝家,你现在在哪里?”凌千月感觉苏君璃这边的信号不大好,问。

    “我们现在不在魔都,在大藏寺这边,我找到了最后一颗天眼了,也找到了开启天眼之门的地方了,你把蓝心送回她家后,就带着杨叔叔过来吧,我们等你。”苏君璃欣喜的道。

    “好的,这几天我体内那小蛇也很是不安分,估计是它预感到什么了。”

    “你没有和它沟通一下?”

    “这几天不肯沟通,就说我们快缘尽了。”

    “对了,千月,或许,我已经找到你的身世了。”苏君璃道。

    凌千月那边沉默了一阵,“我对这个没有兴趣,他们生我没养我,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意义。”

    无论是什么人,对于自己自小就被父母遗弃是耿耿于怀的。

    凌千月也一样。

    苏君璃还是把自己从德惠大师这里听到的神族女子和妖族男子的故事告诉了他,“直觉告诉我,你应该就是他们的孩子了。”

    “随便。”凌千月表面语气虽然说得淡淡的,心里却波澜万丈。

    对于父母亲,因为怨恨,而一直刻意不去想他们,也从来不曾在脑海里勾勒他们的形象,把他们埋在心里最深处,上次苏君璃说见到他的母亲,他的心就突然像被活生生的挖了一块似的,各种委屈痛苦怨恨都涌了上来。

    若早知道那无名是自己的父亲,他当日就应该见他一面。

    而自己的母亲,曾经出现过在自己的眼前,自己也不曾知道。

    他,还真是可怜的孩子。

    “怎么了?是君璃的电话吗?”杨德在一旁瞧见他接了电话后,精神有些恍惚,问。

    凌千月点点头。

    杨德急忙把手机抢了过来,语气激动的道,“君璃,是我,我还没有死。”

    “杨叔叔——”

    骤然听到他的声音,苏君璃很是激动的

    “君璃——”

    杨德听到苏君璃的呼叫,也是泪满眶,“我想你!”

    “我也想你!”

    “杨叔叔,辛苦你了,谢谢你救了蓝心。”苏君璃道。

    “我们之间,不必要说这些。”杨德接着问,“你刚才和凌千月说什么了?”

    “说了他的身世,可能导致他现在的心情还不能平复,杨叔叔你要多看着他,还有,我现在在大藏寺这边,你和千月把蓝心送回家后,就立马过来这边。”苏君璃道。

    “君璃,我怕蓝心回家会不安全,他们若知道我们还生还,可能不会放过我们的,蓝心的身体上也没有什么事情了,也就一起到大藏寺去吧。”杨德道。

    苏君璃想想也是,万一那些人得知蓝心回家,说不定连蓝家都受祸。

    蓝心是自己最好的朋友,难道自己能抛下她,独自去享受奇幻之旅吗?

    于是,凌千月和杨德也就直接的折回机场,带着蓝心坐上飞往藏边的飞机去和苏君璃会合。

    *

    要等凌千月他们过来,苏君璃等人也就先在大藏边住下来。

    她也就想去清魂间看看苏云雾或者说是周子玉。

    还没有走近,就听到里面传来凄厉的哭声和骂声。

    一时是苏云雾的声音,一时是周子玉的声音,不过,无论是谁的声音,所骂的都是一个人。

    “苏君璃,我做鬼都是不会放过你的!”

    “苏君璃,我恨你,没有你,我一切都会很好!”

    “苏君璃,没有你,师父是我的!”

    “苏君璃,冷清风是我的,我那么的爱他,你怎能什么功夫都不费,就夺走了他?凭什么,你就可以拥有一切?”

    “苏君璃,你去死吧,你去死吧,呜呜呜,既生瑜何生亮?”

    ……

    听着里面那两种不同的声音在竭斯底里地责骂着自己,苏君璃很是无奈。

    造成苏云雾和周子玉今天的境地,那是她的错吗?

    冷清风本来喜欢的就是她,夜喜欢的也是她,她根本就不算插足她们的爱情吧?

    这一切,都不过是因为她们太过于偏执了。

    姑姑苏云清也喜欢冷清风,但是,她却能豁达地面对着一切,不怨不恨不怒不怪,和苏君璃依然能保持着良好的姑侄关系。

    “阿弥陀佛,她们的怨念依然太深,而且有两个灵魂纠结在一起,要真正的清魂,还必须得有一段时日才行。”德惠大师在一旁双掌合十的道。

    “辛苦大师了。”

    苏君璃伸手推开了门,走了进去。

    里面的人一看见了她,立马停止了咒骂,那双幽绿的眼眸死死地盯着她,充满了怨恨和愤怒。

    “苏君璃,你还没有死?”周子玉的声音尖利地响了起来。

    “不好意思,我的命相对来说比较长一点。”苏君璃淡淡的道。

    “你最好去死!”又换了苏云雾的声音,那原来纤白的手掌,化为利刃,带着凌厉的掌风向她袭击过来。

    苏君璃不动。

    “砰——”

    掌力还没有击中苏君璃,就被她四周一股强大的阻力反弹回去。

    周子玉踉跄后退好几步,跌坐在地上,脸色苍白,唇角有血丝渗出,内伤惨重,但是,一双绿眸依然死盯着苏君璃。

    “姑姑,周子玉,你们这又何必呢?”苏君璃苦笑着道,“难道把这些对我的怨恨放下来就这么的难吗?”

    “是你让我失去了一切!”周子玉愤恨的骂道,“若没有你出现,我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周家大小姐,过着美好的生活,爱恋着师父。”

    “苏君璃,若不是你,清风依然是我的夫,他的一切都是我的,而不是你的,阿扎伊也会是我的女儿。”苏云雾叫嚷道。

    “好吧,一切都是我的错,你们再怨恨,还是改变不了这些事实,为什么就不能抛开以往一切,好好的过日子?何必把自己弄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苏君璃望着她道。

    女人微微的怔了怔,先是狂笑一阵,然后哀怨地望着苏君璃,“苏君璃,你得到了一切,所以才会在这里说风凉话。我什么都没有了,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又何妨?”

    “一个人若把自己都丢失了,那自然是什么都没有。想想我的话吧,希望下次再见到你们,会有所有不同。”苏君璃说完,转身离开,把门关上。

    里面静默一片,不知道是不是在思考着她刚才所说的话。

    “阿弥陀佛,但愿她们能思己过。”德惠大师听到她的话,点头道,“做人,最忌讳的就是把自己都丢失。”

    苏君璃瞥见不远处的周翼,只见他正穿着一袭灰色的僧袍,坐在树下,像是思考着什么。

    苏君璃走了过去,叫了声,“周翼。”

    周翼抬头,看着她。

    此时的周翼,眼眸清明坦然,完全没有之前的浑浊之气了。

    这样的眼神,她相当的喜欢。

    “不记得我了?”苏君璃坐在他身边问。

    “记得,苏君璃。”周翼点头道,“你也来了?”

    “嗯。”两人像个老熟人一般的语气聊了起来。

    “蓝心很快也要来到了,她像你一样,也失忆了。”苏君璃道。

    “哦。”周翼的语气很淡,蓝心在他心目中,不过是苏君璃一直强制塞给他的符号而已。

    苏君璃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她唯有站了起身,回到了所住的厢房去看夜。

    夜依然在织着小孩子所穿的袜子,很是专注认真。

    苏君璃很喜欢看到这个画面,每次看着,都有着温馨幸福的感动。

    她看了一阵,坐到他的面前,“夜,这几天的感觉如何?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夜放下手里的毛线,很慈和地朝她淡淡的笑了笑,“这里的空气很好,很适合居住,苏夜楚璃他们也都很乖,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来。”

    苏君璃伸手摸了摸,“后天是预产期了,我们很快就会见到这两个小家伙了。”

    “君璃,我真的很幸福。”夜执起了她的手,用温热的双掌把她的手合在自己的掌心里,目光深情地望着她,“能为你生孩子,这对我来说,一辈子足矣。”

    “一辈子不够,要生生世世,我们都是夫妻。”苏君璃望着他道,“我觉得我最不能缺的就是你,只有你在,我才能心安。”

    “我也是。”夜伸手把她拥入怀里,静静地倾听两人的心跳声。

    *

    凌千月、杨德和蓝心来到了。

    凌千月虽然穿着的是一身黑衣,却让人觉得他出尘脱俗,不染一点尘埃,飘逸若谪仙。

    杨德瘦了很多,脸色微微苍白,面容沧桑,却倍增成熟男人的魅力。

    蓝心也瘦了很多,头发被剪得短短的,面容迷惘像个小孩子,正在四处张望。

    看到他们,苏君璃的眼泪忍不住夺眶而出。

    这些日子的日夜牵挂,终于看到他们安全出现在自己的眼前,那种激动之情是难以言辞的。

    “杨叔叔,蓝心——”

    苏君璃快步上前,一把搂住了蓝心的身子。

    蓝心有点不适应地看着她,“你……就是苏君璃?我最好的朋友?”

    “嗯,我是你最好的朋友。”苏君璃点点头,望着她道,“谢谢你还活着。”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只是,我真的什么都不记起了。”蓝心微微皱眉道,“但感觉你很熟悉,你放心,我一定会很快的把你记起的,就算不记得也无所谓,刚才第一眼看见你,我就已经认定你是我的朋友了。”

    “无论你记得不记得,你也是我的朋友。”苏君璃激动的道。

    “君璃——”

    杨德在一旁哑声的叫着,眼里盈满了泪水。

    苏君璃松开了蓝心,投入了杨德的怀里。

    他身上的气息依然是那么的好闻,在他的怀里,依然觉得很是安心,就好像世界崩塌了,都无所谓一般。

    杨德把她搂得紧紧的,几乎都想要把她镶嵌进入自己的怀里了,炙热的唇瓣,也不顾有人在身边,强有力地印在苏君璃的唇上,带着火一般的热情和狂乱。

    一直到两人快要呼吸不住了,他才放开她,略显尴尬地朝众人笑了笑。

    *

    苏君璃把凌千月引到德惠大师面前。

    看到凌千月,德惠大师脸上出现了膜拜崇敬之情,绕在他身边,不断地念阿弥陀佛。

    凌千月把那颗从酋长手里买来的天眼拿了出来,交给了苏君璃。

    苏君璃把七颗天眼集齐放在一个锦盒里。

    之间那七颗天眼赤橙黄绿青蓝紫,散发着璀璨的光彩和灵气,把整个居室都照亮了,苏君璃等人就好像置身于彩虹之上一般,如梦如幻。

    原来,七颗天眼会合会产生如此强大的效应的。

    忽然,在七色光芒之间,幻化出一个人形。

    这个人形穿着一袭白色的长袍,飘飘欲仙,那面容却和凌千月有几分的相似。

    苏君璃疑惑地看了一眼身边的凌千月。

    凌千月也在看着那幻影入了神,一脸的震惊。

    苏君璃依稀认出那双眼睛,这应该是无名大师年轻的时候的样子。

    难怪凌千月会如此完美俊秀,原来是有遗传的。

    只见那幻影伸出虚幻的手,在凌千月的头上摸了摸,嘴型显示:儿子,对不起。

    凌千月的眼泪,忽然就如珠子一般掉了下来。

    虽然,他感觉不到父亲的抚摸,但是,某种不可改变的天然亲情还是在他的心间流淌着。

    以前所有的假装不在意关心,统统在这一颗崩溃。

    “父亲——”

    他低声叫出了这个最原始最亲切的名称。

    无名欣慰一笑,然后逐渐在七色光中消失,仿佛不曾出现过一般。

    室内依然流淌着那绚丽的光彩,只是,再也等不到奇迹出现了。

    苏君璃检查那七颗天眼,原来凝聚在它们身上的血丝不见了。

    难道无名大师之所以把精魄寄在天眼之上,就只是为了看儿子一眼?

    凌千月痴痴地想了一阵,伸手擦干了泪水,对苏君璃道,“现在,我们去圣女峰吧。”

    苏君璃点点头。

    *

    圣女峰离大藏寺并不远,因为大家要照顾着身怀六甲的夜,走路也就不快,足足走了两天才到圣女峰的附近。

    并不像之前德惠大师所说的那样,接近一百米就遭遇到阻力,他们进入山脚下没有任何阻碍。

    “阿弥陀佛,也许是两位神族的开路,让这一路畅通无阻。”德惠大师很是感恩地看着那高高在上的圣女峰。

    这时候,圣女峰上忽然金光万丈,终年积雪的山峰像美丽的圣女一般,冉冉地掀开了那面幕,露出了令人叹为观止的美丽和绚丽。

    众人看得呆了。

    就在这时候,凌千月忽然“啊”的一声呼叫,像是遭遇着被撕裂一般的痛苦。

    苏君璃大惊,刚想问怎么回事,却看见一条白色的蛇从他的体内分离出来,羽翼张开,在空中飞翔着,越变越大。

    凌千月的痛苦解除,愕然地看着那翼蛇。

    翼蛇最后停止了变化,大约有十米长,一米宽,一双白色的翅膀雄劲有力,在天空扑腾着。

    “你们好!”

    翼蛇启声说话,“叫我小翼行了,谢谢你们把我送回来这里!”

    “小翼,你就是女娲之子?”苏君璃问。

    “没错,我被囚禁了数千万年,今天终得自由,也是因为你们,所以,我会把你们送上天眼之门,让你们打开时空之门。”翼蛇说完,从空中飞落,身姿无比优雅地伏在地上。

    阿扎伊最先走了过去,好奇地伸手抚摸着它那光滑的白色翅膀,“小翼,你可否还记得我?”

    “阿扎伊,我自然记得你。”翼蛇望着阿扎伊,那如同七彩宝石一般的眼睛流光溢彩,让人沉迷。

    阿扎伊的心怦然一动,忍不住伸手去抱着它的脖颈,把自己的脸,贴在上面。

    “阿扎伊——”

    翼蛇的声音变得无比的温柔。

    “小翼,我喜欢你。”阿扎伊望着翼蛇道。

    “我也喜欢你,我们之间,流淌着同样的血脉,你会是我的女人!”翼蛇道。

    阿扎伊微微的怔了怔,然后点点头。

    苏君璃和冷清风互相对望了一下,并没有多说什么。

    他们能看出,在阿扎伊和翼蛇之间,还真流淌着某种不一样的东西,这也秦龙的不一样。

    从某种角度来看,秦龙和阿扎伊,像是两兄妹多一点。

    难道,阿扎伊和翼蛇才是真正的一对?

    “你们都坐上来吧,我带你们飞上圣女峰。”翼蛇对大家道。

    个人小心地坐上了它的身上。

    苏君璃紧扶着蓝心,让冷清风注意夜的动静。

    “不用紧张,我是不会让你们任何一个掉下去的,呵呵。”翼蛇笑了起来,周围的皑皑白雪簌簌而落。

    翼蛇急忙停住了自己的笑声,驮着他们飞往山峰之上。

    *

    山峰上有一扇很虚渺的大门,像是真实的,又像是不真实的,门上有北斗七星的图案。

    “把天眼一一放进那里面吧。”翼蛇对苏君璃道。

    苏君璃点点头,根据图案上显示的颜色,一一的把天眼塞了进去。

    七颗天眼塞完。

    北斗七星开始以极其绚丽梦幻的色彩旋转起来……

    翼蛇一撞,大门推开,里面黑乎乎一片,看不见任何东西,就好像巨大的黑洞一般,像是随时把人吞噬进去一般,还有凉飕飕的风从里面吹出来。

    “你们想要到什么时空去?”翼蛇回头问。

    “大雍。”苏君璃都有点怀疑,这到底是不是时空之门呀。

    “那进来吧,我和你们一起。”翼蛇道。

    众人互相对望了一下,但最终谁都没有迟疑,跟着苏君璃一一走了进去……

    七彩的炫光席卷着他们在时空上穿梭着……

    *

    睁眼,苏君璃发现,四周的一切景物都变得如此的熟悉,居然真的回到了大雍皇宫的后山上。

    她急忙去寻找夜等人。

    只见他们一个个被送到自己的眼前。

    “夜——”

    苏君璃上前扶着夜那粗壮的腰肢,望着他道:“告诉我,这是真的。”

    “君璃,这是真的。”夜激动地四处环顾着,“我们真的回到大雍了。”

    冷清风也被送到,满眼激动地看着眼前熟悉的景和物,恍如隔世。“妈妈,这就是大雍皇宫?”阿扎伊叫着问,一双大眼睛好奇地看着四周。

    这时候,忽然围上了一群手持武器的侍卫,向他们逼近。

    其中一个侍卫长走了出来怒斥,“哪里来的人擅闯皇宫?”

    夜走了出来,声音威严的叫了一声,“莫非侍卫长,是我!”

    莫非侍卫长是夜一手带出来的手下,对他的声音自然是最熟悉不过了,看着大着肚子,剪短了头发,穿着奇怪的夜,怔了怔,“夜护卫?”

    “嗯。”夜点点头,“没错。”

    “你……怎么会变成这样?”莫非诧异地看着他身后的一群人,“他们又是谁?”

    “侍卫长,夜护卫不是已经殉葬了吗?”身边一个侍卫小声的提醒。

    “女皇陛下都能复活,夜护卫复活有什么出奇的?”莫非不以为然的道。

    “那也是哦。”那个侍卫急忙的点头。

    苏君璃听到这句话,很是诧异,自己的面容都改变了,他们又怎么知道自己复活了?

    刚想出声,忽然传来了一阵高呼,“女皇陛下驾到!”

    众侍卫急忙下跪迎接!

    苏君璃等人很是诧异,女皇陛下到底是谁?

    在一群宫女太监的前呼后拥之中,有一个身穿着明黄色的便装,面容精致美丽,一双眼眸呈一红一绿的女子迈着大步走来,威严之气,浑然而生。

    苏君璃、夜和冷清风都怔住了。

    这个冉冉走来的女子正是苏君璃在大雍时期的形象呀!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时空重叠了?

    “女皇陛下万岁,这里发现了几个衣着奇怪的人,不过,夜护卫也在里面。”莫非急忙禀告。

    女皇的目光看向这边,当看见苏君璃的时候,满眼惊诧,嘴里喃喃道,“怎么会这样?”

    苏君璃也在疑惑,“怎么会这样?”

    她走了上前,其他侍卫想上前拦截,被她大声的呵斥,“退下!”

    听到苏君璃的呵斥,侍卫的心微微一凛,总觉得这语调似曾相识,不自觉地退出一边去。

    “你是?”苏君璃望着女皇问。

    “你又是?”女皇问苏君璃。

    “我是苏君璃。”

    “我也是苏君璃!”

    听着两人的对话,其他不明真相的人如堕入了迷惘之中。

    “楚弦?”

    女皇看见了楚弦,轻声的叫了起来,语气里全是激动,眼底甚至有泪光,“你也来了?”

    她认得楚弦?

    难道,她就是原来在21世纪那具灵魂?

    难道,她们两个人的灵魂身体真的交换了?

    “你是君璃?”楚弦走了上去,心里明白几分,语气迟疑的问。

    “是的,我是君璃!”女皇很是激动,一把握着楚弦的手,“楚弦,你告诉我,我不是在做梦。”

    “不是梦!君璃,她也是君璃,你这具身体原本应该是属于她的!”楚弦迅速的把眼前的迷惘整理出来,对眼前的女皇道。

    两个苏君璃的目光再次对碰在一起,交织着复杂的情感。

    *

    几天后。

    皇宫的一个偏院忽然传来了两声婴儿的哭声,很是响亮,响彻了整个皇宫。

    “苏夜,楚璃!”

    苏君璃一手抱着一个婴儿,激动地在上面亲了亲,望着一脸虚弱却幸福地躺在床上的夜,“夜,你辛苦了!”

    夜望着她和那两个婴儿,摇摇头,“一点都不辛苦,我很是幸福,以后,我就是爸爸了,再也不用羡慕清风大哥了。”*

    再过一段日子。

    慕容长空、楚弦、杨德、杨羽清、凌千月也都几乎同时怀孕了,这让苏君璃只好继续在大雍的皇宫里待下去,准备他们生产后,再一起穿梭回21世纪那个世界。

    至于这个世界,已经有另外一个苏君璃在了,她也没有怎样留恋。

    两个苏君璃有空就待在一起聊天,聊起交换灵魂的各自际遇。

    而穿来大雍的这个苏君璃,由原来性子极其懦弱,慢慢地被各自暗涌的杀机一步步地逼成了决断坚毅冷酷的女皇。

    人,原来际遇不同,人性也就不同,也就有着各自的精彩和故事!

    (全文完,谢谢观看!)

    ------题外话------

    感谢大家的一路支持,此文终于完结了,有很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请多多包涵,爱你们!
>>>点击查看《女皇陛下的现代后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