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毒妃狠绝色 > 毒妃狠绝色目录 > 正文 大结局(上)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毒妃狠绝色 正文 大结局(上)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那啸声苍凉廖落,带着满腔悲愤,惊破长空。瞙苤璨午

    杜蘅惊骇莫名:“你,你怎么啦?”

    萧绝在寺外正等得心焦,听到啸声,心中一惊,飞驰而来:“阿蘅,你没事吧?”

    杜蘅瞪着状似颠狂的南宫宸,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不知怎地,突然就发了狂……”

    萧绝确定她无碍,心下稍安:“谈完了?瑚”

    “嗯。”杜蘅的视线仍定在南宫宸身上,满眼迷惑。

    “别理他,我们回家。”萧绝揽着她的肩,转身就走铄。

    刚走到寺门,迎面碰到匆匆赶来的魅影:“爷,一级密函。”

    萧绝脚下一顿,眼里闪过一丝不悦。

    杜蘅何等眼色,立刻道:“你有事只管忙,我到军医处去。”

    “我看,你还是先回去休息一下吧?”萧绝扫一眼她微肿的眼睛,意有所指地问。

    “我没事~”杜蘅脸上一红,却没回避他的视线,坦然道:“把压在心里的话全倒出来,整个人都轻松畅快多了。”

    “这就好。”萧绝会心一笑,不再坚持,送她上了停在路边的马车,叮嘱:“累了就去休息,别为那帮兔崽子硬撑。现在是战时,伤员多不胜数,治不完的。”

    “知道。”杜蘅微微一笑,心下微甜。

    紫苏笑着放下车帘:“世子爷放心吧,小姐有我照顾着,错不了。”

    马车刚一启动,魅影立刻掏出竹筒,从里面倒出一枚蜡丸,捏碎了,将纸条双手奉上。

    萧绝低头扫了一眼,面色凝重:“哼!果然不出所料,那厮出手了。”

    “朝中出事了?”魅影心中一沉。

    萧绝点头:“肃亲王门下清客指证他与陈绍内外勾结,谋反罪名坐实,已经被打入了宗仁府;皇上气得吐血中风,恭亲王临危受命,暂摄朝政。”

    肃亲王此人,他还是了解的,典型的好大喜功,有勇无谋。

    说他贪财,从陈绍身上大捞了一笔还有可能,但要说他“勾结外臣,图谋不轨”。

    他只能说:呵呵~

    肃亲王再怎么糊涂,也该知道,这是要人命的大事,不可能大意到连门下清客都能轻易探到内情。

    更何况,陈绍投敌已有数月,做为幕后主使竟不知及时毁灭证据,还傻乎乎地被人捅出来,做为呈堂证供,闹得人尽皆知。

    用脚趾头想都知道,必是被人算计。

    魅影倒吸一口凉气:“这,这可真是出大事了!”

    信中所述任何一件都是天下轰动的大事,三件一起,足以令风云变色!

    如今的临安,不知动荡成什么样子?

    忽地想到什么,急急又问:“王爷,没事吧?”

    如果恭亲王真的意欲染指朝堂,坐上龙椅,则穆王府是第一只拦路虎,必欲除之而后快。

    偏偏神机营的主力抽走了四分之三,就连穆家军也减员一千。

    燕王又远在大理,此时肃亲王被冠上谋反之罪,押入宗人府,夺了兵权。剩下一个六殿下,黄口小儿,无权无势,连自保都成了问题,更别说钳制恭亲王。

    不但京卫营,京营,五军营,兵权尽落恭亲王之手,甚至连金吾卫,执旗卫等御林军都归他调配。

    倘若恭亲王怀有异心,单凭区区四千穆家军,不谛螳臂挡车!

    萧绝冷笑:“哼!放心,只要他还顾忌天下悠悠众口,不想落个弑兄杀侄,谋夺皇位的千古骂名,就不敢动父王一根毫毛。”

    “就怕他明里不动,暗地里耍阴招啊!”魅影想起萧乾那股子宁折不弯的性子,就觉得这事不是一般的棘手。

    萧绝瞥他一眼:“老头子也是大风大浪里闯过来的,没有你想的那么单纯无知。跟那些朝官斗了几十年,老奸巨滑得很,轮不到你担心。”

    否则,太康帝也不敢把神机营交给他掌管。

    估计,从陈绍叛降的消息传入京中开始,就已经在做准备了。

    是以,才会第一时间把阿蘅和萧燕都打发出京。

    魅影想想也对,挠了挠头:“那,燕王那里,要不要提个醒?”

    萧绝淡淡道:“那位也不是省油的灯,京中的动静瞒不过他。顶多,也就比咱们晚个一天半天。若是凑巧谈到,提个两句也无妨,不必巴巴地跑去通风报信。”

    魅影正要说什么,一眼瞧见夏风匆匆赶来,忙改了口:“哟,什么风把夏将军吹来了?”

    夏风含笑道:“南昭军有动静了,听说王爷在悬空寺,就找了过来。”

    “哦?”萧绝与魅影迅速交换了一下眼神:“南军又耍什么花招?”

    临安刚掀起波浪,这边立马有了动静,说是巧合未免太牵强了一些。

    如果,顾洐之真的跟恭亲王勾结到一块,事情怕是更加棘手了!

    “这回可不是小打小闹,”夏风敛了笑容,眼中隐含担忧:“斥侯回报,六十万南军只留了五万人驻守陈关,其余倾巢而出,向着大理推进。”

    “啧啧!”魅影咂了咂舌,两眼放光,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我的乖乖,看来南军这回是要动真格的了?”

    这段里子窝在城里,闲得都快发霉了,正想着出城杀几个人玩玩,南军就送上门来了,倒省得他少跑二百里地。

    可不是瞌睡有人送枕头!

    夏风苦笑:“大军压境,可不是好玩的。”

    南军步步为营,呈阵地型稳步推进,几十万人捆在一起就是一块铁板。再用以前的游击战术,不但起不到***扰敌人,削弱敌军的作用,反而扩大战损,得不偿失。

    “两军迟早有一战。”萧绝无所谓地道:“怕什么,来就战就是了!”

    “话虽如此,”夏风叹了口气,略有些遗憾地道:“如果能再拖几个月,让我们准备得更充足些,取胜的把握也会多几成。”

    如今城里堪堪才凑到二十万人马,其中有一半是新募集的,光有一腔热血,临战经验全无。

    好歹再拖个半年,让这些新兵多受些训练也好啊!

    这么一算,军械库里的箭矢,滚石,擂木等等,准备得似乎远远不够,就连城外的壕沟都只挖了三道……不足以应付如此大规模的战争。

    “准备永远都不会充足。”萧绝哂然一笑:“何况,你聪明,别人也不是傻子。几十万大军挤在陈关,每多拖一天,就要多耗费一笔巨额银两。同理,咱们的花费也不小。还不如早些开打,手底下见真章。”

    “说的也是。”夏风看了他一眼,转了话题:“抽空陪阿蘅游悬空寺呢?”

    话出,忽然想起南宫宸刚好也在悬空寺,再一想方才远远听到的啸声,再一看,萧绝的脸色貌似也不好看,暗悔失言,忙又讪讪地补了一句:“刚才过来时,看到府上的马车过去……”

    萧绝未置可否,道:“王爷有更重要的事要处理,一时半会怕抽不开身。”

    夏风吃了一惊:“还有什么比敌军来袭更紧要?”

    萧绝漫不经心地道:“南军六十万人马推进,最少也得七八天,急什么。”

    撇了撇嘴,又道:“京里的事,才是火烧眉毛。”

    这要是让恭亲王如了愿坐上龙椅,南宫宸岂不是为他人做嫁衣,白忙活一场?

    魅影接过话茬:“可惜京城太远,王爷鞭长莫及。”

    夏风心中疑惑,正欲发问。

    “京中出了何事?”冷淡的,沙哑的声音,突兀地响起。

    夏风转过身,吓了一跳,失声惊嚷:“润卿!”

    只一天不见,南宫宸形容憔悴,满眼血丝,仿佛老了十岁!

    萧绝则直接把纸条递过去:“自己看。”

    南宫宸扫了一眼,淡淡道:“五叔入狱,六叔摄政,父皇中风,南军压境……呵呵,还真是群魔乱舞呢。”

    “战前揪出幕后黑手,加之恭亲王为人谦厚,善于纳谏,有他摄政,又有穆王爷跟和瑞等一班忠臣辅佐,京中当可无逾,实乃不幸中的大幸。”夏风婉言安慰。

    朝中无人不知,恭亲王跟南宫宸关系亲厚,又一直旗帜鲜明地全力支持南宫宸南下平乱,力主与南军决一死战,由他暂摄朝政,打起仗来就没了后顾之忧。

    萧绝明白他的潜台词,不以为然:“幸与不幸,现在还说不好。”

    别人或许不知,他却心知肚明。

    恭亲王视冷心妍为心头肉,对她掏心掏肺,冷心妍却是心在曹营身在汉,虚与委蛇。

    这种事不论搁在哪个男人身上,都将视为奇耻大辱,何况是堂堂亲王?更何况,两人还是叔侄,关系亲如手足兄弟?真相大白之后,背叛感,将强烈十倍!

    倘若他因此对南宫宸怀恨在心,伺机报复,一点也不稀奇。

    更不用说,还有那张金灿灿的龙椅,坐拥江山的巨大诱惑!

    他就不信,恭亲王真如他表现的那样,谦恭温和,淡泊名利?在尝过了掌控天下,指点江山的滋味后,还会将到手的江山乖乖的拱手让出?

    毕竟这个世上,有南宫宸这般胸襟胆魄的人可不多!

    而且,他可以肯定,南宫宸之所以敢赌,是因为他有信心,掌控全局——虽然,最后阴错阳差,未能如愿。

    夏风大为惊奇:“世子爷,何出此言?”

    南宫宸却不欲多谈,面无表情地道:“朝堂之事,有六叔处理,本王放心得很。眼下最重要的是,南军不日将兵临城下,我等该如何灭其气势,给予迎头痛击!”

    “我已命人召集诸将,此刻应在衙门等候王爷示下。”夏风果然单纯,注意力一下就被引开。

    萧绝撇了撇嘴,也不揭穿。

    南宫宸扫了陈泰一眼,翻身上马:“走,回衙门。”

    夏风,萧绝纷纷上马,尾随着南宫宸而去。

    与此同时,萧府门外来了位不速之客。

    “站住!干什么的?”

    “这是穆王府世子爷的府上吗?”

    “你找谁?”门房一脸警惕。

    “麻烦通传一声,就说杜荭求见二姐。”

    门房并不是从京城带来的,因此并不认识杜荭,更不可能知道杜蘅闺名:“谁是你二姐?”

    杜荭微微一笑:“我是世子妃的娘家三妹~”

    门房吃了一惊,态度立刻恭敬起来:“原来是三小姐,这可不巧了,世子爷和世子妃都不在~”

    “能否通融一下,让我进去等?”杜荭抬起手,遮挡头顶的阳光,腼腆一笑:“阳头够毒的,晒得我头晕。”

    “这~”两个门房对视一眼,一脸为难地道:“不合规矩。”

    萧府是萧绝临时的住所,也一直拿来当成神机营高层的秘密据点,有着极为严格的门禁制度。

    杜蘅住进来之后,守卫更是增加了数倍,没有令牌,别说生人,连只鸟都别想飞进去。

    杜荭掏出丝帕,拭着额上的细汗:“那算了,我先回去。”

    她幽幽一叹:“都怪我粗心,来之前也不打听清楚,好不容易才抽出空跑一趟,结果却扑了个空……”

    她一边细声细气地念叨着,一边扭着腰肢慢腾腾地往回走。

    门房见状,不禁心生犹豫。

    再怎么说,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

    世子妃的娘家妹妹来了,岂有将人挡在门外的理?

    不如破例先让她进门,顺便再找人给世子妃递信。

    想来,大理城里还没有人胆大包天到冒充世子妃的亲戚?

    “三小姐,请留步……”眼见她已走到街边拐弯,门房终于忍不住出声唤住她。

    杜荭心中一喜,佯装惊讶地回身:“军爷……”

    忽地驶来一辆马车,冲过萧府,直直地朝着杜荭撞了过去。

    杜荭下意识侧身回避,却见车帘一掀,一条软鞭飞快地卷上她的腰,一拉一扯,将人甩到车上,随即疾驰而去。

    “谁家的马车,横冲直撞的,胆子不小!”门房恨恨地嘀咕了一句,等回过神来一看,杜荭已经消失不见:“咦,人呢?”

    他心中一惊,意识到不妙,飞奔过去查看,哪里还有马车的踪影?

    “糟了,出事了!”两人扭头就跑,却差点跟正要出门的竹影撞个满怀。

    “慌什么?”竹影皱了眉,低声训斥。

    “竹爷,”一人争着禀报:“不好了!世子妃娘家三小姐似乎被人绑架了!”

    “放屁!”竹影劈头一通教训:“谁吃了豹子胆,敢在萧府门前绑架?再说了,三小姐此刻远在京城时,又怎会跑到大理来?”

    两人面面相觑:“大白天,难道见鬼了不成?”

    府衙之中,十几位齐军高级将领围着一个巨大的沙盘争得面红耳赤,直到月上中天,方才散去。

    萧绝刚一出门,魅影快步迎上来,附耳低语了几句,末了还朝屋里呶了呶嘴:“我琢磨着,十有七九,是那位下的手。”

    幸好,杜荭被南宫宸吓破了胆,又知萧绝不买她的帐,生怕恼惹了被送回京中白衣庵去。

    这段时间一直夹紧尾巴做人,行事十分谨慎低调。是以在军医处呆了小半年,竟无人知道她是穆王府世子妃的亲妹妹。

    而军医处里,每天出来进去,少说也有几百上千人众,少个把人,根本就不起眼。

    是以,人都失踪了大半天了,竟然没有一个人注意。

    “呵呵,有意思。”萧绝微微一笑。

    “爷,”魅影一愣,追了上去:“咱就这么撒手不管了?”

    “不管,看戏就好。”萧绝神态悠闲。

    “关键是,人家根本不让看啊~”魅影一副心痒难耐的样子。

    萧绝斜他一眼:“看样子,你很闲?”

    “啊,突然想起还有件差事没办完。爷,我先走了!”魅影机灵灵打个寒颤,掉头就跑。

    萧绝撇撇嘴:“啧啧,就知道吃独食,一点都不懂得分享。”

    闪身,没入黑暗。

    ps:本来打算一口气贴到大结局,哪知码了一万三千字,还没交代完,没办法,只好先贴五千字上来,余下的晚上继续……

    .免费为广大书友提供毒妃狠绝色最新章节和无弹窗全文阅读,如果你觉得本书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请点击导航条上分享链接或复制如下的分享地址: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谢谢!!
>>>点击查看《毒妃狠绝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