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毒妃狠绝色 > 毒妃狠绝色目录 > 毒妃狠绝色第一卷 示众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毒妃狠绝色 毒妃狠绝色第一卷 示众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夏风夜袭昆明失败,身受重伤之时,南宫宸带着六万主力,滞留在陆良。

    收复了失地之后,善后工作之繁琐巨大,远远超出他的意料。

    虽然他带了一百多名官员随行,每收复一个县城就留下一批官员,保证衔接顺利,使新的政务得以贯彻和执行。

    然而官职他可以安排,服众却不是一句话,一个任免就能做到的揠。

    战事之后,蛮人对汉人的仇恨情绪已经被最大程度地激发了出来。

    既往不咎和平共处的告示张贴了无数份,又拿出大量粮食和布料等本此稀缺急需的物资来拢络人心。然而,前来领取的百姓却廖廖无几。

    街上冷冷清清,偶尔有几个蛮子路过,都是行色匆匆,短期之内这种紧张的关系很难改善。

    这使得他的行程变得缓慢起来,与东西两路前锋的距离也在慢慢拉开花。

    他心里清楚,一旦战线拉长,战争就很容易陷入被动,付出的代价也将成倍增长。然而,他却无能为力,心中越发焦躁。

    “云南蛮荒之地,民风如此,短期内想要彻底扭转不可能,只能靠潜移默化……”邱然诺一边觑着南宫宸的脸色,小心翼翼地措着词。

    陈泰在门口探了下头,邱然诺偷偷摇了摇手,陈泰心领神会,悄悄转身欲退。

    “鬼鬼祟祟地做什么?”偏南宫宸眼尖,沉喝一声:“还不滚进来!”

    陈泰只得硬着头皮走了进来,双手捧了一份战报:“王爷,昆明有战报送来。”

    南宫宸心下一沉,不去接战报,怒斥:“好大的胆子!本王若不叫你,是不是连军情都敢扣下,隐匿不报?”

    如果不是吃了败仗,他怎么会畏首畏尾,连面都不敢露?

    陈泰不敢辩驳,平伸着双手:“奴才该死,请王爷责罚~”

    邱然诺急忙解围:“王爷已经几天没有休息……”

    “糊涂!”南宫宸厉声打断他:“谁让他自作主张?耽误了军情,谁负责!”

    一时间,陈邱二人都不敢回话。

    南宫宸何尝不知自己在发无名火?努力平复了一下情绪,冷着脸问:“昆明战况如何?”

    邱然诺忙从陈泰手中接过战报,快迅浏览了一遍,沉吟了片刻,避重就轻地禀道:“本月二十一,东西两路军会师昆明城下,于二十四日子时发起了一次夜袭。东路军歼敌八千,损六千,粮草若干。西路军歼敌二千,损一千。”

    南宫宸面色稍霁。

    尽管这次夜袭,相较入云以来所有的战役而言,算不得大胜。但从人数上来讲,还是南征军占了优势。更何况,昆明不比仁兴等小县城,墙高城厚,又是叛军主力驻地。

    夏风和隋显祖只是前锋,双方兵力明显不对等,以少胜多,结果已经很让人满意了。

    只不过,隋显祖和夏风两人都是一万五左右的兵马,战绩却相差数倍,明显未尽全力。

    黑眸微眯,射出凌厉阴鸷的冷芒:“隋显祖这老东西,竟敢耍花招!”

    此次南征,分东西两路前锋,夏风和隋显祖各领二万兵马。

    夏风不用说,是他的嫡系心腹;隋显祖却是萧乾的旧部,两人一直在暗中较劲。

    若说隋显祖对他完全信服,芥蒂全无,显然不可能。

    但南宫宸万万没有想到,他竟然敢拿数万将士的xìng命当儿戏,在战场上给他玩心机!

    邱然诺窒了窒,小声补了一句:“蛮人使诈,用计诱了夏将军的三千轻骑入城,夏将军身受重伤,是世子爷领着侍卫杀入城中,将夏将军抢出来的。东路军,如今是蓝副将代掌~”

    萧绝的身份摆在那里,蓝飞尘明知他和南宫宸不睦,也不敢抢了他的功劳。更何况,就算他能瞒,还有一个隋显祖呢!

    所以,这功劳不但不能抢,还必需大力推崇,帮他表功,以示公正。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南宫宸豁然转身:“夏风身为东路军主将,怎会失陷敌营,身受重伤?”

    邱然诺手心捏了一把冷汗,不敢再多说一个字,只把战报奉了上去:“王爷请看~”

    南宫宸劈手夺了过来,一目十行匆匆看罢,揉成一团,狠狠掷在地上:“废物!一群废物!”

    “传令下去,即刻拔营,三日内务必赶到昆明!”

    邱然诺骇了一跳:“王爷,请三思~”

    陆良距昆明有六百多里,加之山路崎岖陡峭难行,三天之内赶到,除非弃了辎重!否则,无论如何也赶不到!

    当初定下的方针,就是稳打稳扎,收复一地,巩固一城,循序渐进。可眼下陆良局势未靖,倘若就这么一走了之,留下一大堆烂摊子由谁来收拾?

    万一叛军乘乱反过来再次攻陷了陆良,岂非前功尽弃?

    “不必劝了,我意已决!”南宫宸眼里掠过一丝决然,看着他,斩钉截铁地道:“正如先生所言

    tang,云地化外之邦,教化非一日之功,必需潜移默化。本王即便留在此处,也没什么用处,不如早日攻下昆明。到时以昆明为中心,方圆数百里之内有任何风吹草动皆可驰援,进可攻退可守,方为上策。”

    他顿了顿,又补了一句:“至于陆良,本王留三千守军在此,晾那些蛮子也不敢造次!”

    邱然诺张了张嘴,却发现无话可驳。

    南宫宸留下,确实可以收到威慑之功。

    然而,要想民心彻底归拢,靠的却是安抚,绝不是武力震慑。

    昆明做为云南的政治交通中心,战略地位极其重要,收复昆明的意义不言自明。

    想了想,改口道:“收复昆明的确刻不容缓,然而,粮草辎重更是必不可少。云地山高道阻,给养运送不易,不可轻弃。否则,万一给叛军钻了空子,后果不堪设想。”

    南宫宸沉吟半晌,勉强点了点头:“传令下去,一个时辰后大军开拔,全速前进,尽快赶到昆明!”

    队伍在荒凉的大山里行进了三天,邱然诺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夏风入云收复的第一座县城兴仁,再次失陷。

    叛军杀了个回马枪,留守在兴仁负责维护治安的三百人,包括最新任命的所有汉人官员,全部被杀,血淋淋的人头密密麻麻地高挂在城门上。

    这是赤果果的挑衅!

    尤其是在南宫宸率部高歌猛进,强势宣布要攻打昆明的时刻,叛军此举,不谛重重地甩了他一个耳光!

    “白启,本王要将你碎尸万段!”南宫宸薄唇紧抿,内心翻江倒海,深遂的黑眸冷得无边,藏着谁也看不透的东西,冷得让人直冒寒气。

    陈泰嘴里发苦,连大气都不敢喘。

    与此同时,远在数百里之外的东路军大营里,也是乱做一团。

    众将士似炸开了锅,七嘴八舌,说什么的都有。

    激愤的,不满的,看笑话的,纯粹凑热闹的……不一而足。

    “将军,出战吧!”好战者如此说。

    “士可杀不可辱,我堂堂大齐子民,岂可让蛮子如此轻贱!”豪迈者如是说。

    “冷静点,叛军出此贱招,目的就是激怒咱们。出战,正中叛军下怀!”理智者如是说。

    “红颜祸水!好好的富贵不享,偏要跑到战场来,死了也活该!”大男人主义如是说。

    “嘻嘻,也许人家是空闺寂寞,跑到这里来找男人呢?”说这种话的,明显就是不怀好意了。

    至此,话题完全跑了题,开始歪楼,且一发不可收拾了……

    “啧啧,还别说!不愧是京城第一美人,果然是色与魂授,我见犹怜……”

    蓝飞尘头大如斗,按着突突乱跳的太阳xué,一筹莫展。

    谁要夏雪好好的贵妇不当,偏偏不自量力,居然妄想到战场上来插一杠子呢?

    来了也就罢了,你哪怕找个安全的地方好好藏着也行,偏偏又落到了叛军的手里!

    落到叛军手里也算了,怎么蠢到连个身份都瞒不住!

    现在好了!

    被南蛮子吊到城门上示众,每天各种污言秽语地叫骂,逼迫东路军出战。

    主将夏风重伤未愈,主帅南宫宸还在数百里之外急行军,西路军按兵不动,他手里满打满算只有九千人,拿什么去攻城?

    .免费为广大书友提供毒妃狠绝色最新章节和无弹窗全文阅读,如果你觉得本书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请点击导航条上分享链接或复制如下的分享地址: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谢谢!!
>>>点击查看《毒妃狠绝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