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毒妃狠绝色 > 毒妃狠绝色目录 > 毒妃狠绝色第一卷 绑架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毒妃狠绝色 毒妃狠绝色第一卷 绑架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杜荭在燕王府的遭遇,当天就一字不落地传到了杜蘅耳中。请使用访问本站。舒悫鹉琻

    紫苏一脸愕然:“怎么会是这样?”

    她明明记得,前世杜荭是很得南宫宸器重的。

    甚至把中馈权交到她手里,而不是交给夏雪。

    就算是这世对她没有好感,也不至于如此无情啊町!

    大冷的天,当着那么多人的面……

    啧啧,她只要一想杜荭当时脸上的表情,就觉得兴奋不已。

    呜呜,当时不在现场,实在是一大损失谠!

    杜蘅摸着下巴,骂道:“老狐狸!这么快就把烫手山芋扔出去了。”

    本来还想着,多少拖上几天,看来多活了一世,他的阴狠更胜从前了。

    紫苏立刻转喜为忧:“合着忙了这几天,就只给他添了点堵?他现在得了闲,岂不又要开始算计小姐了?”

    白蔹含笑道:“敢给王爷添堵,又有这个本事的,普天下还真没几个。”

    杜蘅斜了眼睛睨她:“你不必给我灌迷汤,我本来也只想着把水搅混,没想过凭区区一个杜荭就逼得他自乱阵脚。”

    若果然如此,他也就不叫南宫宸了。

    顿了顿,又道:“况且,他还得给杜荭挑夫婿,暂时应该顾不上我。”

    “夫婿?”紫苏一愣,赶紧把之前听到的消息自动再捋了一遍,疑惑不解:“我怎么不记得这段?你听到没有?”后面这句,是问白蔹的。

    白蔹笑道:“没有明说,应该是王爷敲打老爷的那段话里,流露了一些意思吧?”

    说着,把南宫宸那段话慢慢重复了一遍,又细细分析了一回,末了道:“你要不信,明儿老爷请小姐回府,肯定会提这事。”

    杜蘅给她一个赞赏的眼神:“白蔹越来越细心了。”

    紫苏恍然:“我说呢,他怎么突然说这么一段废话,原来是这么个意思。啧,有话咋就不会好好说呢,非得这么拐着弯,让人猜来猜去的,费劲!”

    杜蘅微微恍惚了一下。

    可不是?如果不是重生了这一回,她压根就不知道当初,他的心里其实也是有她的……

    如果当初,南宫宸肯坦白一些,他们之间,怎么也不至于走到今天这一步吧?

    白蔹笑道:“王爷身居高位,倘若轻易让人猜了心思去,还怎么驭下?”

    紫苏的心思早已转到别处:“老爷干嘛要请小姐回府?难不成是要小姐帮她出面替贱人求情?凭什么呀?也不看看那贱人对小姐做了什么事!我看他们怎么有脸来,呸!”

    杜蘅回过神,对紫苏摇了摇头:“你看看你,遇事就只知道咋咋乎乎,怎么就不学着多动动脑子!”

    “嘿嘿,”紫苏半点也不觉得心虚,笑嘻嘻地道:“我和白蔹,一文一武,也算是双剑合璧了!”

    杜蘅被她逗得笑出声来:“不要脸,就你学的那点子三脚猫功夫,还不配给初七提鞋,也好意思说什么双敛合璧!”

    白蔹捂着嘴,笑得花枝乱颤。

    紫苏脸不红气不喘,把话说得十分敞亮:“所谓双剑合璧,讲究的就是旗鼓相当,又不是只有绝顶高手才能做。如果换成小姐,我自然不敢跟你合,白蔹嘛,她也就只配跟我合了!”

    杜蘅瞪大了眼:“行啊,长进了!”

    紫苏颇为自得地一歪脑袋,冲白蔹晃了晃拳头,一副女liú'máng的架式:“服不服?不服我打到你服!”

    白蔹骇笑着连连点头:“服,敢不服么?”

    杜蘅手指指着她,笑得差点岔了气:“算你狠!”

    第二天,唐念初果然遣了人来报信,只说三小姐的死讯是误报,如今平安回来了,家里设了宴,请杜蘅回杜府。

    “啧,”紫苏瞪着眼:“还真让你们给料中了,这些人还真是不要脸!”

    杜蘅把人叫了进来,问了几句家里的情况,赏了个封红,托她带了只金镶玉的手镯给杜荭当是贺礼,再找了个借口推辞不去。

    倒不是怕杜谦要她帮忙在中间向南宫宸替杜荭说好话,她相信杜谦还没蠢到这个地步。而是,她压根就不想看到杜荭那张脸,更不愿意把时间浪费在跟她的口水战中。

    反而是紫苏,转念一想,又觉得可以借这个机会回去狠狠在杜荭脸上踩几脚,看看热闹其实也不错。

    反正求不求在他们,答不答应在小姐。

    见她一口回绝了,有些遗憾,在一旁扼腕不已。

    杜蘅也不理她,把聂宇平请到花厅说话:“赵家村那边,还是没动静?”

    虽然知道夏风最终还是会依着前世的轨迹,投到南宫宸的阵营中去。

    大势她阻止不了,搞搞破坏的能力,还是有的。

    谁让聪明人最大的缺点,是多疑呢?

    没道理放着夏雪这么好的一颗棋,什么也不做吧?

    “前些日子下了好几场雪,夏雪一直呆在庄子里没挪过窝。今天倒是出门进了趟城,身边丫头婆子一大堆,又有四五个护卫跟着,也就在一些铺子里转了转,中间没见过旁的人。”

    杜蘅笑道:“夏风呢,没跟夏雪联系?”

    聂宇平有些赫然:“不知道他们是否有特殊的联络方法,咱们盯了这许多天,没瞧见夏风跟夏雪接触。”

    以夏风的xìng子,不可能扔下夏雪不管。

    守了这么久没抓到,说不定真的有别的办法见面也说不一定。

    杜蘅轻轻敲了敲桌面,道:“既然他不肯露面,那咱们就引他出来好了。”

    聂宇平猛地抬起头,眼神里有些不可思议:“大小姐的意思,是打算钓一回鱼了?”

    杜蘅以手托腮,小声道:“我可以说,最近闲得无聊,手痒了吗?”

    她不想承认,其实是萧绝不在,寂寞了。

    离他回家的日子还遥遥无期,不找点事做,怎么熬?

    聂宇平眼睛闪了几闪,到底忍住了:“行,我去准备饵。”

    “不着急,”杜蘅轻描淡写地道:“怎么说也是京城,动静闹大了不好。还是等瞅准了机会再下手吧。”

    “行。”聂宇平憋着笑:“我有分寸。”

    两个人心照不宣,相视一笑。

    聂宇平前脚一走,紫苏再也忍不住好奇:“到底要聂先生办什么事,两个人笑得这么jiān诈?”

    冰天雪地的,钓什么鱼啊?

    再说了,钓个鱼而已,至于嘛!

    杜蘅没有理她,懒洋洋在倚着椅背,看着窗外的银杏树幽幽地叹了口气:“唉~”

    他走了七十三天了,想着接下来还不知道要等多少个七十三天才能回来,就觉得日子真是太漫长了。

    “好端端的叹哪门子气啊?”紫苏更加好奇了。

    白蔹压低了声音,将她拽了出去:“别问了,走吧。”

    紫苏看了她的神色,回过头再看一眼杜蘅,恍然。

    先是忍不住笑,后来又开始发愁:“你说,这仗到底打得什么样了,啥时才能结束呢?”

    前一世,掐头去尾,那一仗足足打了小一年,南宫宸一个不小心,差点把小命搭进去。

    赵王跟燕王比起来,才干上到底还是差了些,又好大喜功,听不得人劝。

    这万一要是打个两三年,小姐可怎么得了?

    白蔹叹了口气,情绪也低落下来:“打仗的事,谁说得准?”

    又过了半个多月,转眼已是腊八。

    宫里赐了腊八粥下来,府里又有一堆的事,杜蘅忙得团团转,等回到东跨院,已过了掌灯时分。

    杜蘅累得连饭都不想吃,直接洗了澡,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倒头就睡。

    正睡得迷迷糊糊呢,聂先生一脸喜气地跑来求见,说是有要事回禀。

    紫苏只好把他请到花厅喝茶。

    白蔹和白薇两个服侍了杜蘅起床,重新梳洗了换了身衣服去花厅。

    聂宇平一见杜蘅,放下茶盏就站了起来,笑得咧出了一口白牙。

    杜蘅眼睛一亮:“成了?”

    “嗯。”

    “在哪抓的?”杜蘅又问。

    聂宇平嘴角上扬:“你猜?”

    杜蘅失笑:“临安这么大,这哪猜得着,我又不是神仙。”

    “猜猜看?”聂宇平颇有几分得色:“是大小姐非常熟悉,又绝对料想不到的地方。”

    杜蘅偏头想了想:“阅微堂?”

    聂宇平一口茶含在口里,一时没忍住,噗地喷了出去。

    紫苏跳起来,张开双臂拦在了杜蘅身前。

    聂宇平那口茶,一半喷到了她的衣服上,窘得一张老脸通红:“抱歉,抱歉!”

    “猜对了?”杜蘅无语了:“我开玩笑的……”

    夏雪是临安第一美人,又素有才名,嫁给卫守礼这种纨绔子弟,本已是万分委屈,结果还被休回了家。

    她赌夏雪一定不甘心,加上夏风刚好回了京,还投靠了南宫宸,平昌侯府恢复有望,前途一片金光灿灿。

    夏雪那颗本就不安份的芳心,不蠢蠢欲动才怪呢!

    女为悦己者容,阅微堂是临安最大最好的金玉铺,夏雪抵不住yòu'huò不奇怪。

    可阅微堂虽是萧绝的地盘,是打开门做生意,人来人往的,她还有一堆的丫头婆子跟着,大白天的,怎么能把人掳走?

    聂宇平似看透她的内心:“小姐连阅微堂都猜得出,索xìng再猜一猜此役最大的功臣是谁?”

    “翡翠~”这一次,杜蘅仍然是不假思索。

    聂宇平笑容凝在脸上:“我果然老了。以后再不玩了,一点意思都没有。”

    杜蘅失笑:“这不难猜,要绑夏雪,必然绕不开她贴身的丫头。不是琉璃,就是翡翠。”

    聂宇平反应过来,点头:“有道理。”

    “为何不猜琉璃?”紫苏反驳:“按理说,夏雪害得琉璃流了产,五个月的男胎滑了,最恨她的不该是琉璃吗?为什么反而猜翡翠?”

    “白蔹,你觉得谁的嫌疑更大?”杜蘅不答,反问。

    白蔹笑道:“小姐说是翡翠,自然就是翡翠。”

    “滑头!”紫苏气哼哼。

    “紫苏,”杜蘅颇有几分无奈:“很多事情,不能只看表面。你要明白,夏雪这辈子不可能再生孩子,被国公夫人和卫守礼厌弃,平昌侯府又败落了,这辈子很难有翻身的机会。琉璃是她的陪嫁,身契捏在她的手里。等她生下孩子,或是去母留子,或是直接把孩子抱过来养在夏雪的名下,她就有了子女傍身,如果侥幸是个男孩,那就是国公府的长子嫡孙,这辈子都有了倚靠。所以,谁都有可能害琉璃,唯独夏雪不会。”

    紫苏张了张嘴:“那,是谁害的?”

    “很多啊~”白蔹微笑着掰着手指:“也许是哪个嫉妒琉璃的姨娘;也许是有人妒忌夏雪;也可能是有人不想让夏雪继续占着国公府世子妃的位置;也有可能是有人不希望国公府的嫡长孙,其实是个婢生子……”

    紫苏机灵灵打寒颤,失声嚷道:“你,你是说,国公夫人……这,不可能吧?”

    卫守礼是独子,国公府早就盼着抱孙子了,怎么可能亲手扼杀自己的孙子?

    杜蘅神情冷淡:“这个世上,没有什么不可能。不过是个未成形的胎儿,还是个丫头生的婢生子,跟国公府的颜面比起来,算得了什么?”

    顿了顿,又道:“当然,这都是猜测,其实是谁下的手并不重要,我也不感兴趣。我只是想告诉你,夏雪也许不够聪明,可在这件事情上,她的立场跟琉璃是一致的。只要她没失心疯,就不会做这种自毁城墙的事。”

    能够让琉璃和夏雪毫无防备,对琉璃下手之后,还能不动声色地成功嫁祸给夏雪的人,其实不多。

    翡翠,刚好就是一个,又正好还跟在夏雪的身边。

    至于理由嘛,夏雪实在算不上一个好主子,不肯为身边的丫头多做打算。

    卫守礼,又实在太贪花hǎo'sè了些。

    “翡翠有个青梅竹马的玩伴,在夏家的田庄里做小厮。”聂宇平的话,证实了杜蘅的猜测:“夏雪为了争宠,却不顾她的意愿,把她送到了卫守礼的床上。所以,我们没费什么力,就说服了她,成功把夏雪绑来了,没惊动那些护卫和婆子。”

    紫苏默然。

    人各有志,有的人一心攀高枝,施尽浑身解数爬上主子的床。

    有的人,却只想粗茶淡饭,相扶相守一辈子。

    “她人呢?”杜蘅问。

    “还在阅微堂的后院里关着,等着大小姐示下呢。”聂宇平道。

    “我问的是翡翠。”

    “她跟那些护卫,回田庄了。”聂宇平道。

    “后续的事,都安排好了?”杜蘅蹙了眉。

    “放心,一时半会怀疑不到她身上。”聂宇平解释:“再说,她这个时候跑,反而引人注目。”

    杜蘅想了想,道:“那你看着安排,尽快让她远走高飞。”

    夏风不是傻子,翡翠的事,本就不是什么秘密,稍留点心就能查出来。

    等夏风明白过来,顺着藤一摸,就能把翡翠找出来。

    聂宇平心里不以为然,嘴里道:“大小姐放心。”

    翡翠既然敢卖主,就该做好事败身死的准备。

    迟疑了一下,又道:“大小姐如果想见夏雪,我就去安排一下。”

    紫苏跃跃欲试:“走,看看那贱人去!”

    杜蘅想了想,摇头道:“暂时不要见,先抻一段日子再说。你找个机会,想法子把她从阅微堂挪出去。”

    聂宇平笑道:“这倒不必,阅微堂若还不安全,那天底下也再没有比那更安全的地方了。”

    再说了,夏家如今势微,夏风也不可能跑到阅微堂来搜。

    且,阅微堂是萧绝的产业,杜蘅出入明正言顺,连理由都不必找,多方便?

    ps:一万字送上,大家的月票呢?顺便预告一下,明天七少回归,我看看大家的反晌热烈不?

    .免费为广大书友提供毒妃狠绝色最新章节和无弹窗全文阅读,如果你觉得本书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请点击导航条上分享链接或复制如下的分享地址: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谢谢!!
>>>点击查看《毒妃狠绝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