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毒妃狠绝色 > 毒妃狠绝色目录 > 毒妃狠绝色第一卷 祸事不单行(八三)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毒妃狠绝色 毒妃狠绝色第一卷 祸事不单行(八三)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杜蘅哪里肯依,坚持要去现场。

    林小志拗不过她,只好和杨坤,黄健,龚宁四个人护着她和紫苏朝着七星镇mǎ头走去。

    七星镇位于京郊,流波河从中穿过,将它划成南北两岸,靠一条观澜桥连接。每年通过这里往返京城的客商不知凡几。

    如今观澜河已被洪水冲断,一镇被流波河拦腰斩成两截。凤山突然垮塌,泥石流奔涌而下,冲毁房屋,卷走牲畜,上千人在顷刻间魂归离恨天。

    幸存的人惊魂未定,扶老携幼聚齐在大堤,隔河望着已成泽国的家园,妇人哭丈夫,孩子哭爹娘,老人哭儿孙……悲号啼泣声不绝于耳,当真是惨不忍睹辂。

    暴雨倾盆中,忽见十数人在泥浆中跋涉,这些人或肩上扛着,或背上背着,或手里拎着,或腋下挟着一个个满是泥浆的幸存者。

    “是聂先生!”林小志眼尖,认出那个双手各拎着一个人,在齐膝深的泥浆里尚能行走自如的高大身影,兴奋地嚷。

    聂宇平也看到了杜蘅,急急涉水而来,劈头就是责备:“胡闹!怎么能让大小姐到这里来?凤山随时有二次塌方的可能,赶紧回去!嫘”

    “萧绝呢,有没有看到他?”杜蘅一把抓住了他的衣袖,仿若抓着救命的稻草。

    聂宇平垂眸避开她的视线,含糊地道:“我打听过了,五军营的将士虽绝大部份驻在南岸,因要搭桥,北岸这边也留了少部份人。只是场面太混乱,找人不太容易。小姐不要担心,七少武功高绝,人又机灵,定然不会有事……”

    也就是,没有看到?

    杜蘅冷冷地盯着他,眼睛亮得惊人,目光冰冷如刀,声音冷酷却字字清晰:“我是让你来找人的,不是要你来做英雄的!不要管那些幸存者,马上给我去找萧绝!生要见人……”

    “死要见尸”,四个字在舌尖打了无数次滚,竟是怎么也蹦不出来。

    风狂雨骤,奇寒彻底骨,聂宇平的背上却渗出一层冷汗。

    他想要替自己辩白,张了张嘴,却发现在她冰冷的注视下,一个字也说不出。

    情不自禁地躬低了身子,恭敬地应了一声:“是!”

    “我身边不需要人侍候,都去找人。找不着,也都不用回来了。”杜蘅挺直了背,缓缓地扫了众人一遍,语气如往常般平缓冷静。

    然而,浑身散发的那种威仪和冷酷,却教人莫名地生出一股敬畏和颤栗。

    没有人敢违抗,几十个人迅速地呈扇形散开,分了区域,一寸寸地搜索前进。

    杜蘅扶着紫苏,艰难地在泥地里跋涉着,焦急地在人群中寻找着那个熟悉的身影。

    然,带给她的却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随着时间的流逝,幸存者变得越来越少,失踪者生存的希望越来越渺茫。

    杜蘅血液似乎都停滞不动了,肢体早已冷得麻木,咬紧了牙关靠着仅有一点意志在支撑着。

    “找到了!”不知谁发出一声喊。

    “小姐,找到了!”紫苏这一喜非同小可,用力掐住了杜蘅的胳膊。

    杜蘅猛然抬头,见人群迅速朝着一处山凹聚集超级武侠副本系统。

    她竭力伸长了颈子,期待着在半空中与那双黑玉似的眸子相撞。

    然,她再一次失望。

    心,倏地沉到谷底。

    萧绝若是知道她来了,便是只剩最后一口气,爬也会爬到她身边,必不会舍得让她心焦难过。

    “谁说是七少的?”狂风把聂宇平的喝骂送入耳膜。

    “是,是四品佥事的官服……”不知谁,嗫嗫地回了一句。

    奇怪的是,明明大风大雨的,这句话竟听得清清楚楚,分毫不差。

    血色,瞬间从杜蘅的脸上褪得干干净净,白得如一尊透明的瓷娃娃。

    “混帐!忠义营有四个佥事,谁说一定是七少!”聂宇平高声喝叱。

    “小姐!”紫苏的心呯呯狂跳。

    “去看看!”杜蘅咬了牙,扶着紫苏的臂,深一脚浅一脚,跌跌撞撞地走了过去。

    “大小姐~”聂宇平从人缝里一眼看到她,立刻机警地迎上来,高大的身躯若有意似无意地遮挡着她的视线:“他们认错人了……”

    “呀!”林小志弯腰拾起一样东西,失声惊嚷:“是七少的扇子!”

    &n

    bsp;“嘘~”杨坤阻止不及,顿足不已。

    杜蘅一愣,立时回身。

    “别去!”

    杜蘅眸光骤冷,冷冷迸出二字:“让开!”

    聂宇平垂眸避开她的视线,异常艰难地道:“大小姐,你听我一句劝,回去吧。”

    “滚!”

    “算我求你了!”聂宇平情急之下,脱口嚷道:“七少他,不,不太好看!”

    紫苏脚下一顿,呼吸凝滞:“什么意思?”

    杜蘅直接推开他,大步走了过去。

    众侍卫默默地围成人墙,将她隔开。

    “让开!”

    聂宇平轻轻叹了口气,使了个眼色。

    众侍卫退后一步,让出一条通道。

    杜蘅先是看到一双黑色的云纹官靴,紧接着是四品佥事的官服,露在泥浆外的一截被碎石砸断了骨头,呈奇怪的角度扭曲着的小腿。

    她打了个寒颤,紧紧地握着紫苏的手,指押几乎抠进她的肉里。

    紫苏却感觉不到痛,她已被眼前的惨象,吓得魂飞天外。

    玩世不恭的七少,潇洒不羁的七少,嘻皮笑脸的七少,阴损刁钻的七少……此刻静静地躺在泥浆中,头部被巨石砸成了肉饼……

    “啊!”她发出一声短促的尖叫,一头扎进了杜蘅的肩膀。

    杜蘅眼睛睁大到极限,死死地瞪着那张肉饼,努力地辩认着,想要从中找出不属于萧绝的特征蛮巫。

    然而,那个人已经完全毁坏变形,又被泥浆泡着,根本不能称之为“脸”!便是神仙也辩不出来!

    “不,不是的!”杜蘅打了个寒颤,喃喃道:“不是他,一定不是……”

    林小志手心里紧紧攥着一柄脏得辩不出原本面目的绢面折扇,挣扎了许久,道:“这块羊脂玉的双鱼扇坠,我曾见七少佩过。”

    萧绝不是文人,但他偏喜欢带扇子,有事没事,腰里总是别着一把号称“和三亲笔题诗做画的扇子”。

    不过,旁人带扇子,多多少少是为了表斯文,装清高。他腰里别着扇子,却是随时随刻准备高价出售。在待价而沽的同时,顺便讥刺一下文人……通常他腰里别着一把新扇的时候,就代表着“和三回京了”,或者是“和三又要离京了。”

    杜蘅瞥了一眼。

    这块玉佩,她当然认得。

    扇柄上的络子,还是白蔹替他打他。

    其实是被他瞧见,硬是死乞白脸地拿走了,说跟他的玉坠很配。

    但昨夜他是来抢险架桥,不可能在这个时机卖扇。所以,这个人,十有八/九就是萧绝!

    在场的所有人,显然都了解萧绝的这个习惯,也都做了同样的判断。

    现场死一般的寂静。

    静得连空气都仿佛胶着了,老天爷也发怒了。

    乌云翻滚着,流波河咆哮着,暴雨倾盆,哗哗而落。

    杜蘅如遭雷殛,踉跄着往后退了一步,再退一步,终于一跤,跌入泥浆中。

    萧绝,竟然真的是萧绝!

    她觉得冷,浑身上下象是有千万根钢针在扎,刺痛着她的每一根神经,痛得无法呼吸,心脏好象被人活生生地剐起。

    她痛苦地闭上眼睛,任啃心噬骨的痛将自己淹没。

    “萧绝,我来晚了……”她闭眸,泪水潸然而下。

    紫苏张着嘴,哀哀地哭泣着。

    杜蘅站起来,往前走了两步,一个趔趄,差点跌倒。

    “大小姐!”林小志惊呼,七尺男儿也禁不住红了眼眶。

    “回去吧,这里交给我。”聂宇平叹了一口气,正要去扶,她却又稳稳地站住了。

    杜蘅几乎是一步一顿地走到萧绝身前,慢慢地弯下腰,伸出手慢慢地把他身上压着的泥浆刨开。

    然而,大雨倾盆,山上的泥土不断冲刷下来,这里的地势又低,怎么刨得完?

    “喂!”男子沉郁的喝叱从人丛后传来:“堤上那么多人等着救,一个个跟木桩似的,傻站在这里做什么?”

    杜蘅浑身一僵,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七少!”聂宇平蓦然回头。

    人群沸腾起来,呼啦一下将他围了个水泄不通。

    ..

    .免费为广大书友提供毒妃狠绝色最新章节和无弹窗全文阅读,如果你觉得本书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请点击导航条上分享链接或复制如下的分享地址: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谢谢!!
>>>点击查看《毒妃狠绝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