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毒妃狠绝色 > 毒妃狠绝色目录 > 毒妃狠绝色第一卷 祸事不单行(七九)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毒妃狠绝色 毒妃狠绝色第一卷 祸事不单行(七九)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大哥,”夏雷忧心冲冲:“这都快三月了,户部的晌银还没拨下来。南边催得急,公文已发过三遍了,总不能一直呆在京里不回去。咋办?”

    夏风道:“在京里死等也不是办法,军令不可违,大哥二哥还是先回边关,粮晌一事,就由我来斡旋。”

    “哼!”夏雷冷哼一声:“事情因你而起,你又能斡出个啥结果来?”

    夏风脸上一热:“陶阁老刚直不阿,清正廉洁,当不至为些许小事,在军政大事上故意为难咱们,切不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再说,户部内客集议,咱们的粮晌是批了的。只是具体落实到发放上,耽搁了时日而已。再说,户部给出的理由也合理。去冬今春,天气反常,北方酷寒,将士冰天雪地过得十分艰苦,斟情先发也是理所应当……”

    “姓陶的就是个老狐狸,惯会笑里藏刀!”夏雷气不打一处来,怒道:“当面一套,背后一套,耍着咱们玩呢!亏你还把他夸得一朵花!我呸!辂”

    “算了,”夏季眼中闪过一丝阴鸷,冷笑道:“三弟眼里,这世上就没坏人。所有人都是有苦衷的!”

    夏风蓦地脸红到脖子根,想要辩驳几句,嘴唇翕了翕终是没有出声。

    他何尝不知事有蹊跷媪?

    夏家在军中也是百年的基业,除了萧家,无人可撄其锋。

    夏正庭又会做人,从不居功自傲,各处该给的孝敬从来也没手软过。是以,哪年的粮晌都不必愁,一准是头一份。

    夏家不论谁回京述职,顺便催晌,都等同休假,根本不需cāo心。

    偏偏今年刚跟陶立民家议亲不成,户部就开始推三阻四,拖延塞责起来。

    他这么说,只是不想激化矛盾,想要息事宁人罢了。

    “少爷,不好了!”常安一脸焦急,匆匆走了进来。

    “嚷嚷什么?”夏季正憋着一肚子火,提高了声音喝叱:“是天塌了还是地陷了?没见着正商量正事呢吗!直接往里就闯,还有没有规矩?”

    常安被训得十分冤枉,拿眼睛去看夏风。

    这本是夏风的书房,平常也是他负责往他跟前回事,怎么今儿就变没规矩了?

    夏风回以苦笑完美世界。

    是他不好,事情办得不顺,大哥发虚火也很正常。

    常安只得自认倒霉:“是。”

    “说吧,”夏季见他恭敬顺服,这才满意,板了脸问:“到底出啥事了?”

    “姓卫的又来了……”

    常安才一开口,就给夏雷踹了一脚:“***才!这也算是个事,要你心急火燎地跑过来报信?你***是来给爷几个添堵的吧!”

    “嗷”常安猝不及防,被他一脚踹翻在地。

    夏风微有不悦:“二哥,你让他把话说完。”

    “那王八蛋哪天不来?”夏雷眼一瞪:“不外是那个王八羔子又闹了什么夭蛾子!变着法子折腾人,想把咱们激出去!咱们不上这个当!”

    常安忍了疼,爬跪在地上,禀道:“这回不一样,他叫了二十个奴才,在院外一遍遍地背诗。”

    夏季一怔:“背诗?”

    之前卫守礼也做过几首歪诗,都是写在帕子上,隔墙扔进来。

    次次如石沉大海,这回换法子啦?

    夏雷是个火暴脾气,哧笑道:“这小子能做出什么好诗来!他不怕丢人现眼,就让他念!我倒要瞧瞧,区区一首诗,还是翻了天不成?”

    夏风却心生不妙之感:“谁的诗?”

    卫守礼肚子里有多少墨水,别人不清楚他自己还能不清楚?

    常安一脸佩服:“他说,这诗是四小姐所做。今天先念一句,咱们要是不开门明天接着念第二句。倘若咱们一直不开门,就别怪他不给侯府留情面。到时四小姐的闺誉尽毁,可怨不得他!还说……”

    他犹豫一下,飞快地睃了面色阴沉的夏季一眼,不敢往下再说。

    “还说什么?”夏季厉声喝叱。

    “还说,四小姐的东西,他手里还有很多……”

    夏雷怒目圆睁,上前一把揪住他的衣襟,声音炸雷一样:“放屁!四妹的东西,怎么落到他手里?”

    常安一个激灵,生恐遭了池鱼之殃,给二少暴打一顿,慌慌张张地指着门外:“不,不是奴才说的。是,是姓卫的王八蛋说的……”

    夏雷用力将他掼到地上,拔腿就往外冲:“老子不忍了!先揍死个王八蛋再说!”

    “站住!”夏季低叱。

    “大哥,”夏雷跺足:“不能再忍了!咱们退一尺,他进一丈!再退下去,搞不好四妹就真的毁在他手里!倒不如打死了干净!大不了,我把命抵给他!”

    “你的命就这么不值钱?”夏季怒其不争。

    “咱们夏家好歹有四个儿子,他卫家可就只他一条根!”夏雷咬牙道:“这就值了,死了也不亏!”

    “想得倒挺美!”夏季冷笑一声:“卫皇后就这么好说话?你把人家的后绝了,卫家就会善罢甘休,客客气气地放咱们一条生路?手握重兵,封疆大吏,听起来的确威风,似乎人人都要忌你三分千金不滚粗!然而,一个陶立民,不动声色间就可以缚住咱们的手脚!卫皇后只会比他难缠一百倍!她要收拾咱们夏家,都不必亲自出面!”

    夏雷张口结舌,想要驳斥,偏又找不着理由,急得面红耳赤。

    “遇事要多动动脑子,别一天到晚象个炮仗似的一点就着!”夏季板了脸,继续教训。

    “人家都欺到头上来了,难道就这么忍着?”夏雷颇不服气。

    “门外念的诗句,你可听清了?”夏风想了想,问。

    “听清了~”常安点头。

    “去把四小姐请来。”夏风吩咐。

    “是。”

    常安还没有出门,夏雪已经脸色煞白地跑了进来,一见夏风,眼泪便哗地掉了下来:“三哥,我完了~”

    见她这般模样,众人心中都是咯噔一响。

    夏季沉了脸:“常安,你先下去。”

    常安巴不得,躬身退出去,反手把门掩上,走到院门口,一脸沉重地望着灰蒙蒙的苍穹,心中七上八下:四小姐,难不成真要嫁给卫守礼这泼皮?

    书房里,夏雪哭哭啼啼:“一定是水晶那贱蹄子,恨我射瞎她的眼睛,挟怨报复,偷了我的手札出去卖给那泼皮!”

    “下作的小昌妇!竟敢卖主求荣!”夏雷豁地站起来:“我这就去把她捉来,千刀万剐了她!”

    “事已至此,杀了她也不顶用,只会坏了四妹的名声!”夏季看一眼哭得梨花带雨的夏雪,冷声道:“最要紧的,是把卫守礼稳住!”

    夏风皱眉:“他摆明了挟私要胁,除非允了婚事,否则绝不会罢手。”

    夏雪心生恐惧,一把抓着他的衣袖:“不,我绝不嫁他!三哥救我,三哥!”

    “雪儿,你冷静点。”夏风看着她充满绝望的脸蛋,柔声安慰:“眼下最要紧的,是堵住卫守礼的嘴。不然,诗作流传出去,后果不堪设想。”

    “不就是几首诗?”夏雷一副豁出去的样子:“由得他去传,只要咱们一口咬定,不是雪儿与他私相授受就行。”

    “……”夏雪有苦说不出。

    她自幼锦衣玉食,巸指气使,几曾经历过如此难堪之事?

    咬死了唇瓣,泪水迅速在眼眶凝聚,盈盈欲坠。

    夏风与她关系素来亲厚,又知她私心爱慕南宫宸,瞧她如此模样,隐隐猜到事情没这么简单。

    卫守礼手中拿的,定然不是普通的吟哦唱和之作。

    诗中定然另有隐情,有违礼教,失妇德之言,被他抓住了把柄。

    否则他不会有恃无恐,夏雪也不会这般惊慌失措。

    但夏风现在担心地,还不是那些诗作。就怕他手里,还握着不该有的东西,那就真的没有退路了!

    “雪儿,”夏风委婉提醒:“除了诗作,还曾丢失什么东西?”

    夏雪香腮染泪,满眼茫然:“我屋里的东西经常换,哪记得这么多。”

    尤其是这段时间,她处于极度焦躁中,每天在家里砸东西出气穿越到大秦的武器大亨。有时,一天之内都要换好几套摆设。

    “不是这些,”夏风迟疑一下,只好把话挑明:“是你贴身用的东西。比如簪环,首饰,等等……”

    “这个,要问琉璃。”夏雪嗫嗫地道:“不过,谅她也没这个胆量!”

    这些东西都是造册的,一旦查出,是要送官究办的!

    况且,许太太早就防了这一手,特地加强了门禁,出入盘查得十分严格,要挟带东西出去可不容易。

    “嗯,”夏风颌道,略放下半颗心来:“那就好。”

    “怎么办?”夏雷望着夏季。

    夏季沉吟片刻,道:“咱们也别在这瞎猜,先请那泼皮进来,看看他手里究竟有什么底牌,再做打算。”

    “不管他手里有什么,我反正不嫁他!死也不嫁!”夏雪斩钉截铁地嚷。

    “你先去里头呆着。”夏季抬起下巴,朝内室一指。

    “不,我不去!”夏雪想着那日误闯而入,撞见夏风与杜荇在里面胡天胡地,心生厌恶。

    夏风也想到此节,面上一红,神情微有些不自在。

    “也好,那就回你自个的院子去。”夏季不知内情,想着他们几兄弟要与卫守礼谈判,这又是个混不吝,百无禁忌,啥脏的臭的都敢往外说。

    夏雪在场,兄弟几个有了顾忌,有些阴损手段,怕不好使。

    “不,我不走!”夏雪却害怕卫守礼将她的老底揭出来,到时没脸见人,死活不愿意离开。

    夏季拉长了脸:“你这是要跟那泼皮亲自面谈不成?”

    “我……”夏雪语塞。

    “雪儿乖,听大哥的话。”夏雷难得温柔,扶着她的肩,将她强行送进了内室:“二哥答应你,就算拼了命,也不会让你嫁给姓卫的。”

    夏雪还没吭声,就听见常安在外面高声道:“少爷,卫公子来了。”

    夏雪心一紧,脸色登时就变了。

    “不用怕,二哥替你收拾他!”夏雷扔下一句,匆匆回到书房。

    “哈哈哈~”卫守礼满面春风地走进来,抱拳团团一揖:“大哥,二哥,三哥!几位哥哥都在,小弟这厢有礼了!”

    夏雷眼如铜铃,瓮声瓮气地道:“谁是你哥哥?你少乱攀关系!”

    卫守礼哈哈一笑:“小弟与雪儿妹子成了亲,大家做了亲戚,几位自然都是小弟的兄长。”

    “放你娘的屁!”夏雷沉不住气,跳起脚来骂:“谁他妈跟你做亲戚?再胡说八道,小心我揍你!”

    “不怕几位哥哥见笑,”卫守礼居然不生气,笑嘻嘻地从袖子里扯出一块大红的绸子来,在众人面前扬了扬:“我和雪儿已经私订终身了。”

    夏季定了睛一瞧,竟然是一条绣工精致的女子肚兜。

    夏雷虽然火爆,却也有妻有子,怎会认不得肚兜?

    他虽未亲眼见过夏雪的肚兜,但这材质,这绣工,以及这配色……

    再加上卫守礼有恃无恐的态度,都将事情指向一个结果华娱教父全文阅读。

    这,就是夏雪的贴身之物!

    完了!雪儿怎会这么不小心!如此私密的东西落在了这泼皮手上,事情怕已经不能善了!

    夏风抿着唇,面上苍白得没有一点血色,向来温和的眼睛,闪着慑人魂魄的冷芒。

    这一刻,卫守礼在他眼中,已是一个死人。

    他要考虑的是如何神不知鬼不觉地让他从这个世上消失,又能让平安侯府置身事外。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笼罩着书房。

    夏雪在里屋,不明白外面为什么突然安静下来了?

    她忍不住站起来,往外走了几步,藏在锦帘之后,焦急地伸长了脖子偷听。

    卫守礼别的不在行,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最在行。

    他瞥到帘子晃动,留心一看,见帘子下露出一截裙边。

    光从衣裳的料子,便能猜出来,此刻帘子后面站着的是什么人。

    卫守礼心中暗喜,不动声色地往内室方向移了几步。

    夏雷眉毛一动,立刻警惕地挡到了他的身前。

    卫守礼心里越发有数,笑嘻嘻地道:“怎么,雪儿没有同几位哥哥说吗?哎,这也不怪她,女儿孩子脸皮薄,害羞也是有的。”

    他一边说,一边故意将手里的肚兜扬得哗哗响。

    夏雷气得钢牙咬碎,眼里几欲喷出火来。

    夏风暗中朝夏季做了个手势,清淡一笑,温和地道:“事关舍妹终身,需要从长计议。且,父母高堂尚在,也轮不到我们哥几个做主。守礼兄请坐下说话,我这就去请家母。”

    夏季会意,移步门边,守住出路。

    夏雷与他配合默契,立刻转身朝窗边走。

    “这才象话。”卫守礼心中怦怦乱跳,强持镇定,哈哈一笑:“不愧是小侯爷,胸襟气度就是与众不同。婚事,自然要坐下来谈。”

    夏季几个见他死到临头浑然不知,心中大定,也都含着笑,慢慢地朝他逼进:“三弟说得对,婚事我们几个做不得主。但是,有些话该说的还是要说。前些日子,守礼兄做的那些事,可有点不大地道。”

    他兄弟三人,前倨后恭,卫守礼素日打交道的都是些三教九流,自然明白这是翻脸的前兆。

    “嘿嘿~”他干笑几声,团团向人一揖:“有头发谁愿意做秃子?小弟这也是bèi'bī得没有办法,也不会出此下策。小弟在这保证……咦?萧兄……”

    他对着窗外,面露惊疑之色。

    夏季在他手里吃过大亏,很是折了许多强将,未免闻萧色变,心中别地一跳,只当这冤家对头果然来搅局,猛地转头去看。

    另二人也是同样心思,齐齐扭头去看。

    卫守礼便在这千均一发之际,一个箭步蹿进了与书房一帘之隔的内室!

    ps:那啥,守礼兄给力吧?还想更给力点不?想,就用月票使劲砸!

    .免费为广大书友提供毒妃狠绝色最新章节和无弹窗全文阅读,如果你觉得本书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请点击导航条上分享链接或复制如下的分享地址: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谢谢!!
>>>点击查看《毒妃狠绝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