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毒妃狠绝色 > 毒妃狠绝色目录 > 毒妃狠绝色第一卷 祸事不单行(六九)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毒妃狠绝色 毒妃狠绝色第一卷 祸事不单行(六九)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萧绝含笑,曲指轻轻敲了敲桌面:“你是在找这玩意么?”

    就听咚地一响,桌上多了根半寸来宽,一寸来长的长形物体。(荷花文学网 http://www.hehua.org)

    斥侯认出那正是自己藏在腰间的信符,惊出一身冷汗。

    此物为斥候通信专用,贴身收藏,物在人在,物毁人亡。

    却,连何时被取走都不知情。对方倘若要取自己xìng命,岂不是易如反掌辂?

    所有的镇定自如,坦然淡定顷刻间灰飞烟灭。

    萧绝抬起修长的手指,轻轻在信符上抚过,动作极轻柔,仿如情人的抚摸:“连你在内,夏季一共带了五个斥候进京吧?你说,小爷要是把你们五个全收了,不晓得夏雷回去,交不交得了差?”

    说罢歪着头,很认真地想了想,忽地笑了起来“何必猜,试试不就知道了?媾”

    斥候一个激灵,面色灰败。

    生死关头,也顾不得惊世骇俗,也未见做势,身子已如鹰般掠起,直接扑向窗外。

    “啊!”变故乍起,酒楼中响起一片惊呼。

    萧绝安坐如山,并不追赶。

    不止不追,反而端起桌上酒杯,一饮一尽,望着他摇头叹息:“啧,这么xìng急!枉死鬼投胎没那么快的,不差这一刻。”

    斥候人在空中,头颅忽然间掉了下来,瞬间鲜血如喷泉般狂涌而出,洒了路上行人一头一脸……

    “啊!”酒楼上众食客目睹惨状奇景,惊得目瞪口呆。

    愣了十数秒,直到底下杀猪似地嚎叫传来:“杀人啦,杀人啦~”

    众人才发一声喊,尖叫着四散而逃。

    逃到楼下,惊见小巷中八具尸体一字排开,前面七人皆是一剑穿喉,气绝而亡,当胸书着血淋淋的一个数字。

    一,二,三……至八,唯最后一具是断头而亡,断头则落在路的另一侧,圆睁的双眼瞪着那几个数字,益发衬得气氛狰狞,诡异,狂妄,嚣张。

    年关将至,临安城忽地发生惊天大案,朝野上下一片震惊,很快惊动了皇上。

    天子震怒,责令临安府,大理寺,五城兵马司共同经办,限期破案。

    “萧绝,你欺人太甚!”平昌侯府,夏季气得捏碎了一只钧窑的甜白瓷茶盅:“不杀此獠,我势不为人!”

    三日后,斥侯再次探得萧绝落单。

    夏季一咬牙,派了十四名杀手前去索命盗墓史书最新章节。

    结果,临安城的大街上,多了十五具标着数字的无名尸首。

    萧绝的腰间,则多了两枚非金非铁,漆黑如玉的佩饰。

    之后,索xìng天天出去花天酒地,大方地落单。

    夏季忍了几天,终是按捺不住,再次派人追杀。

    于是,临安街头再现惊天大案……

    两边斗着法,京中命案陡增,谣言四起。

    人人都在揣测,这几桩惊天血案是何人所为,再无心去管他人的风/流帐,杜蘅也因此被人抛诸脑后,扔进了忘川……

    时间飞逝,杜蘅送完节礼,置办完年货,领着丫头们洒扫庭院,剪窗花,贴对联……忙得不亦乐乎,等停下手来,才发现已是大年三十。

    晚间大家都聚到瑞草堂,热热闹闹地吃着团圆饭,就连一直卧床休养的杜荭,也柱着拐杖,在霍香的扶持下,一瘸一拐地来给老太太拜年。

    “来了就好,坐席吧。”今冬天气奇寒,地面上几乎就没断过雪,老太太精神就一直不太好,强打精神冲她笑了笑。

    杜谦坐在老太太的下首,看着自己的几个儿女——瞎的瞎,瘸的瘸,嫁人的成了贵妾,留在家的又声称终身不嫁,实在是笑不起来。

    然,当着老太太的面,却又只能强颜欢笑。那滋味,实在难描难画。

    那边坐的是杜诚,想着这一年,变卖了家产,怀着雄心壮志而来,结果短短数月时间,不止把积累了一生的血汗钱赔个精光,还累得兄长倾家荡产。

    如今两府,几十口人全靠着一间绸缎铺,勉强维持着生活……

    那感觉,也是无以言喻。

    许氏心里想的,却是翻过年,杜修和杜仲两兄弟便要进学,束修费用,杜仲的先生,全都没有着落……

    当家作主的满脸愁容,下面的少爷小姐也便无法放开心胸,姨娘侍妾更是小心翼翼,一餐年饭,吃得索然无味,草草收场。

    饭后,大家进宴息室,依辈份年龄,给老太太,杜谦杜诚两兄弟磕头。

    老太太取出事先预备的红包,一一派发,讨个吉兆。

    府里的管事,也轮流来给主子拜年,拿了红包,个个喜笑颜开。

    这才总算有了一点喜庆的气氛。

    拜完了长辈,小辈们开始互拜。

    杜芙领着几个小的,笑嘻嘻地问杜蘅讨要红包。

    杜蘅也不恼,笑吟吟地摸出早备下的荷包,分给几个弟妹。

    杜蓉用手掂了掂,又摸了摸,感觉是个银锞子,倒出来一看,果然是十颗做成梅花状的银锞子,每颗约摸八钱多,加起来便是八两八了。

    杜蘅分完荷包,见杜修笑吟吟地在一旁立着,便开口向他讨要:“大表哥好意思白受弟妹的头,不给红包么?”

    杜修脸色微红,道:“大表哥可没有二妹妹这般阔绰,出手就是几十两银子。”

    “过年嘛,图的就是个吉利喜庆,不拘多少,大表哥随意赏些便是猎下宇宙。”杜荭笑嘻嘻地冲他眨眼。

    杜修果然拿出来,原是早就备下了,却是各人一个半两重的银锞子,都铸成十二生肖的样子,按着每人的生肖给的。

    “不愧是读书人,连红包都给得这么新奇有趣。”杜蘅赞叹着,顺手塞了个荷包到他手里:“来而不往非礼也,呶,这是妹妹孝敬大表哥的。”

    杜修涨红了脸,连连摇手:“不用,哪有问妹妹要红包的?”

    杜蓉早跑过来,一把从他手里把荷包拽过来,抢了就跑:“大哥不要给我!正巧我看中了一款胭脂,想着要去买呢!”

    “别闹!”杜修急忙去追:“快还给二妹妹。”

    “就不还!”杜蓉咯咯笑着,一边绕着桌子跑,一边指使杜仲:“二弟,拦住大哥!回头三姐给你买窝丝糖。”

    杜仲一听有糖吃,当真咚咚咚地跑过去,一把抱住了杜修。急得杜修直跺脚:“二弟,快放开我!”

    杜修小胳膊小腿抱不住他,索xìng一屁股坐在他脚上,嘴里嚷道:“三姐,我拦住大哥了,你可要给我买窝丝糖。”

    憨态可掬的样子,逗得杜家几姐妹笑得前仰后合。

    许氏忍不住笑骂:“没出息的货,好象八辈子没吃过糖似的!”

    想着这数个月来大起大落,从富得流油到不得不变卖库中家私度日,一应开支不得不算了又算,省了又省,饮食上自然也比不得从前精致。

    何况,窝丝糖实在太贵,五两银子也只能买小小一盒,许氏自然是舍不得买给他吃。

    杜仲终不过是个五岁的孩子,听到有零嘴,哪里还忍得住?

    看着那双圆溜溜,满怀期盼的眼睛,许氏心中酸涩,湿了眼眶。

    一念之差,从天堂到地狱。怨得谁来?

    这么想着,杜蓉已经拆开了杜修的那只荷包,里面却不是银锞子,却塞着两张白纸。

    她拿出来一看,却是三张永通钱庄的银票,五百两一张,见票即付。

    她几疑眼花,用力揉了揉眼,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二姐姐……”

    “都说了不许拆……”杜修抱起杜仲追过来,伸手欲抢,一眼瞥到票面数字,当场变脸:“二妹妹,这是何意?”

    “过完年,大表哥便该交束修费了。”杜蘅神情自若,淡淡地道:“我算过了,这些银子,若是省着点花,勉强可够一年所用。”

    “你!”杜修捏着几张银票,似捏着一颗烫手的山芋。

    拿着烫手,扔了却又不舍。

    “这如何使得?”杜诚连连道。

    许氏却是喜出望外,双手合十道:“还是二小姐想得周全,我为这束修费急得头发都白了。阿弥陀佛,现在好了,有着落了!修哥儿,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向你二妹妹道谢?”

    “先说好,这笔钱只能给大表哥进学,不许挪做他用。”杜蘅淡淡道。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许氏喜不自禁,连连应允。

    一边说着话,眼睛不由自主地望向杜仲手里那只绣花荷包:“过完年,仲哥儿就六岁了,也该启蒙了……”

    .免费为广大书友提供毒妃狠绝色最新章节和无弹窗全文阅读,如果你觉得本书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请点击导航条上分享链接或复制如下的分享地址: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谢谢!!
>>>点击查看《毒妃狠绝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