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毒妃狠绝色 > 毒妃狠绝色目录 > 毒妃狠绝色第一卷 剖腹取腹子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毒妃狠绝色 毒妃狠绝色第一卷 剖腹取腹子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许氏急匆匆赶往桂花院,里面丫头婆子乱成了一锅粥。

    “死蹄子,赶紧给我去找,找不到,你也别回来了!”尖利的喝叱声,蓦然从里屋传出。

    小梅含着眼泪,低着头急赤白脸地往外冲。

    “陈姨娘怎么样了?”钱妈妈忙揪住了她问。

    “二太太~”小梅的泪一下掉下来,哆嗦着唇,拼命摇头槊。

    “算了,”许氏道:“都到了这里,自个进去瞧就是,别耽搁她办事。”

    “大夫还没来吗?”钱妈妈多嘴问了一句。

    “蔡大夫来了,说太迟了~”小梅点了点头,紧接着又摇头,大大的眼睛里满是惊恐之色:“青蒿姐命我去寻二小姐。可二小姐一早便出了门,谁也不知去了哪里……骑”

    偌大的临安城,这要她上哪找去?

    “大伯呢?”许氏的心直往下沉:“赶紧派人去太医院,请大伯回来啊!”

    “今儿初一,”小梅不停地抹着泪:“老爷进宫当值去了,最早也得明日中午才能回。”

    “姨娘~”尖锐的哭声忽地传来。

    许氏心一紧,撇开小梅,三步并做两步进了内室。

    刚一撩开帘子,立刻便心生后悔:不该逞能来趟这淌混水!如今怕是陷进泥潭,脱不开身了!

    屋里满目艳红,刺鼻的血腥味熏得她几欲做呕。

    她伸手扶着门框,勉强稳住身形,见陈姨娘奄奄一息地躺在床上,面色惨白如纸,已是出气多,进气少了。

    青蒿悲痛欲绝,跪在床头,拼命号泣。

    丫头,婆子围成一堆,个个神色惊惶,哭声此起彼伏。

    地上,床上,到处都是鲜血,以及被血染得通红的被褥,床帐……

    蔡田满头大汗,神色惶恐地站在帘子后,对着满地鲜血,束手无策。

    许氏强忍了恶心,提高了声音喝道:“哭什么,人还没死呢!”

    里头的婆子见了许氏,都跪下来:“二太太~”

    “全杵在这里做什么!”许氏大声吩咐:“还不去准备热水和干净的布?产婆请了没有?没有赶紧去请,都给我动作快点,谁敢懈怠,仔细我揭了她的皮!”

    丫头婆子都愣愣地看着她。8

    陈姨娘眼瞧着就是不行了,把产婆请来有什么用?

    “还不快去!”许氏大喝一声。

    丫头婆子们唬得一哄而散,各自分头办事去了。

    祭田见了她的打扮和气度,已猜到是许氏,忙躬身行礼:“小人蔡田,见过二太太大唐之逍遥王爷。”

    许氏径直走到他身边:“陈姨娘什么情况,孩子怎样?”

    蔡田两手垂在身侧,满面愧色:“小人无能,陈姨娘……怕是回天无力了!”

    生孩子本就是个凶险的事,见了这个场景,许氏心里也有了准备,听了这话也不觉得意外,只问:“孩子呢,孩子能保住吗?”

    “这个……难说。”

    许氏把脸一沉,目光利若刀剪:“鹤年堂请了你来,莫非就是要你推卸责任的?我不管你有多难,大人和孩子,最少给我保一个!”

    这是许氏聪明的地方。

    明知陈姨娘已是不治,却不肯说出那句“保子弃母”,就怕事后遭人垢病,落个心肠恶毒的名声。

    蔡田抬起袖子,擦了把汗:“如今的情况,若想保全孩子,唯有剖开陈姨娘的腹部,将孩子取出来……”

    许氏手一挥,打断他的话:“我一个妇道人家,对医术一窍不通,别跟我讲这些废话!我不管你用什么法子,最要紧是保住一条命。大伯回来,我对他也算有个交待!”

    “可是,”蔡田额上的汗冒得更急,脸色更是涨得通红:“小人,小人从未施过剖腹术……这个,这个只是听人说起过。”

    “意思,你做不到?”许氏面沉如水。

    蔡田的脸红了又白,白了又青:“请恕小人,无能为力!”

    陈姨娘虽已活不成,毕竟还有一口气吊着,要他生生剖开她的肚子,取出婴儿,这跟要他亲手杀了陈姨娘有什么区别?

    他这一生,从未遇过这种难题,光是想象,已觉得颤栗不已。

    “姨娘~”青蒿在一旁听着,越发悲从中来,嘶声痛哭。

    钱妈妈壮着胆子过去摸了摸陈姨娘的肚子,猛地抬头:“太太,得赶紧做个决断了!再拖下去,这孩子怕也挺不住了~”

    “蔡大夫!”许氏大喝一声:“还不动手?”

    “不,”蔡田下意识地退后一步,死命摇头:“我做不到!”

    “做不到也得做!”许氏说着,目光在房中扫了一遍,见床头搁着一把剪子,抄起来不由分说塞到蔡田手中:“快!”

    蔡田身不由己,被推得踉跄往前靠近炕边,拿着剪子的手,不停地发抖。

    “你要做什么?”青蒿猛地抬起头,惊恐万分地瞪着那把雪亮的剪子,鼓起了所有的勇气,张开双臂挡在了陈姨娘的身前:“不准,我不准!”

    “青蒿姑娘,”钱妈妈皱了眉,劝道:“你这是做什么?别挡着蔡大夫的路!耽搁了时间,万一小少爷再有个三长两短,你我谁也担待不起。”

    “姨娘还没死,她还有气!”青蒿拼命摇头,哽着嗓子嚷道:“只要撑到二姑娘回来,就还有救!你不会眼睁睁看着你们,把她杀了……”

    “我……”蔡田本就害怕,被她一番质问,几乎握不住手里的剪刀。

    许氏其实心里也直打鼓,可她此时已没有了退路,冲钱妈妈使了个眼色。

    “青蒿姑娘,太太不是铁石心肠之人,若不是没了法子,谁愿意做这种事?”钱妈妈叹了口气:“这都是陈姨娘的命啊~”

    说着,指挥两个婆子上前架着青蒿的臂,把她拖出了内室不败战神。

    “姨娘,我不走……”青蒿拼命攀着炕沿,终是架不住两个常年做粗活的婆子的力气,被拖了出去,她挣扎着回过头,凄厉哀嚎:“你们这样做,会有报应的……”

    那声音撕心裂肺,仿佛全世界的悲哀,悲怒,都集中在她的喉间。

    外面候着的婆子,丫环不知出了什么事,纷纷驻足观望,见她发鬓散乱,声嘶力竭,个个不知所措。

    “堵上她的嘴!”钱妈妈匆匆喝道。你们……会……报应……唔唔……”青蒿的声音很快被破抹布堵在了喉间。

    然而她发出肺腑的怒嚎,却似恶鬼缠身,在各人的脑海里不断回响。

    你们会有报应的……

    有报应的……

    报应……

    报应……

    蔡田手一软,剪刀当啷掉在地上。

    许氏机灵灵打了个寒颤,惨白着一张脸,厉声喝道:“还不快动手!”

    蔡田硬着头皮,捡起地上的剪刀,走近陈姨娘。

    陈姨娘因为流了太多的血,已经没了说话的力气,就这么张大着眼睛,安静而无声地躺着,眼睛里没有恐惧,竟有几分企求的意思。

    蔡田慌忙移开视线,一狠心,一咬牙,哆嗦着一刀剪了下去……

    陈姨娘痛得一阵乱颤,蓦地张大了眼睛,豆大的泪水顺着脸颊滑了下来……

    一柱香后,一个不足月的男婴,被满身是血的蔡田,从陈姨娘敞开的肚子里抱了出来。

    孩子面色青紫,哭声极其微弱。

    许氏背过身子,捏紧了帕子不敢看。

    钱妈妈喜不自禁,顾不得脏污,从蔡田手里接过婴儿,送到许氏眼前:“恭喜二太太,是位小少爷~”

    许氏长长地松了口气:“阿弥陀佛~”

    蔡田定定在站在炕头,盯着被开膛剖腹,死不瞑目的陈姨娘,神情僵木,脸上表情似喜似悲,嘴唇不停地翕动着。

    走近了,才听到他不停在念叨:“陈姨娘,我也是逼不得已,到了阴曹地府,你可别怨我……”

    钱妈妈轻轻叹了口气,扯过染满了血迹的薄被把陈姨娘的遗体盖了起来。

    转过身,高声喝道:“送热水,给二少爷洗洗。”

    “快去,给老太太报喜。”

    “来人,把陈姨娘抬出去。”

    钱妈妈抱着洗净血水,包在襁褓中的初生婴儿,看着他憋得青紫的小脸,莫名一阵心惊肉跳:“太太,二少爷,应该能活下来吧?”

    许氏沉默。

    良久,传来一声若有似无的叹息:“只要,活过今日就成~”

    ..

    .免费为广大书友提供毒妃狠绝色最新章节和无弹窗全文阅读,如果你觉得本书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请点击导航条上分享链接或复制如下的分享地址: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谢谢!!
>>>点击查看《毒妃狠绝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