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美文小说 > 心动试剂:你是命运予我的偏爱 > 心动试剂:你是命运予我的偏爱目录 > 第二章 寂寞小野猫 第 1 节 寂寞小野猫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心动试剂:你是命运予我的偏爱 第二章 寂寞小野猫 第 1 节 寂寞小野猫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喂?」

    「您好,这里是寂寞小野猫,给您一个么么哒,请问您需要什么业务呢?」

    「陆允,你开这个不怕被抓吗?」

    「唐愿?啊~不好意思,给了你工作号。」

    所以你是在做什么不正经的工作?

    1.

    我们班新转来一个帅哥。

    名叫陆允。

    这名字一听我就觉得这个人应该很帅。

    作为新闻专业,寥寥几个男生,陆允显得十分鹤立鸡群。

    果不其然,我们班女生马上把他的信息广而告之。

    我倍感欣慰,以后大家跑新闻都是这架势我觉得大家一定能成。

    陆允,原经济系学生,这学期平转到我们班,长得帅,身高 182,据说很有钱,开学的时候自己开车来的。

    据知情人士透露,那车价值不菲,附赠了照片。

    以我女司机的认知以及四六级高分过的知识储备。

    我不认识车,但车前面的英文我估计认识。

    porsche.

    我抿了抿唇,默默把陆允的微信备注成「保时捷 182」。

    2.

    所以陆允给我抛出友谊的橄榄枝的时候我是惊讶的。

    「身娇体软,高质量男性,顾客想要的我都有,韩语补课一小时 20 元,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我,你值得拥有。」

    看着手机里堪比垃圾广告的陆允发言,我陷入了沉思。

    人类高质量男性这是被盗号了?

    我是这么想的,也这么问了。

    保时捷 182:没有哦,我认真工作呢!

    我:那你怎么知道我要补韩语?

    你盗我号了?

    保时捷 182:你看学校表白墙。我疑惑地打开表白墙,内容真是小刀剌屁股,给我开了一眼

    里面赫然躺着一个关于我的视频。

    视频中的我正捧着一本韩语书嚎啕大哭。

    嘴里还含糊不清地说了几句韩语。

    喔多尅,康桑哈米达,书上的每句韩语旁边都是标着日语。

    是的,我会日语,但不会韩语。

    每逢期末考试,我只能记韩语的形状,然而天杀的老师不划范围。

    但是语言这东西,要天赋知道吧。

    很明显,我没有天赋。

    但我不想挂科。

    ……

    我:干!

    保时捷 182:不能骂街哦。

    ……

    我:我说我要。

    保时捷 182:好的,期末考试马上就到了,请问您要什么时候开始补呢?

    我:明天下午五点。

    保时捷 182:好的呢!但是我没想到会在奶茶吧遇见前男友。

    好家伙,身旁还带着我的闺蜜,也就是他的现女友。

    淦!

    我瞳孔微缩,一时间惊慌失措地想躲在桌子下。

    看到我缩到他两腿中间时,陆允脸上的职业微笑有一瞬间的崩裂。

    我不是故意的,实在是这里太狭窄。

    我双手合十,哀求他,「我前男友来了,拜托让我挤一挤。」

    看着五官皱在一起的我,陆允崩裂的微笑重新变成和煦的笑容。

    他缓缓伸出手,黑眸亮而深,灯光在他身后笼罩出美丽的光晕,温暖的指尖握住我的手,宛如神明降临人间,只为将我救出。

    只见他薄唇轻启:「气死前男友,100 元一次,需要吗?」

    3.

    透过他的笑脸,我觉得我好像是被盯上的冤大头。

    他快速将我从他双腿间扯了出来。

    贱人前任和前闺蜜走过来时,恰好看到这一幕。

    从他们惊讶的表情我感受到了画面的劲爆,以及他们颅内不纯洁的想法。

    旁边的陆允牵住我的手,另一只手则把我的腿挂在他一只腿上。

    轻轻勾唇,冲我点点头。

    整张俊脸都在告诉我,不得慌,他来。

    他空出一只手把玩着我的头发,说实话,要不是我知道他是演的,当事人差点以为是真的。

    可能我看向渣男的眼神太过热烈。

    就是想把他千刀万剐那种热烈!

    渣男误以为老娘对他余情未了。

    牵着前闺蜜就来到我们面前坐着。

    「愿愿,这么巧你也在呀!没位置了,我们可以坐这儿吗?」陆可一边问,一边把头靠在了渣男肩头。

    我正想回绝,陆允捏了捏我的手。

    只见他微微抬眼,冲陆可和煦一笑:「当然可以。」

    陈杰轻蔑地笑了笑:「没想到你那么快就找好下家了啊?」

    我内心翻了个白眼,还没等我开战,陆允先开口了:「不应该吗?」他语气还有些懵懂,「凡事不都是择优录取吗?」

    陈杰被噎住。

    我想跟陆允鼓个巴巴掌。

    一时间对面的人都没怎么多说话,两人都低头玩手机,张可倒时不时的观察他男朋友的情绪。

    啧,妙啊。

    我和陆允继续学习,完全当他们是空气。

    不久后服务员过来放下他们点的奶茶和点心。

    张可欣喜地看了一眼点心。

    我寻思着她以前也不是吃货啊。

    很快,在他们腻死人的秀恩爱中明白是我格局小了。

    两人开始了你侬我侬地互相投喂。

    我厌恶地看了一眼,旁边的陆允倒是神色不变,只是我依稀能从他淡漠的眉眼中辨出一丝轻蔑。

    他始终紧握着我的手,见我看着他出神,抬手捏了一下我的脸。

    「别再看我了,想什么时候看都行,先把这些词学会吧。」

    我突然有了撒娇的冲动。

    「可是我不会~」

    身旁传来一声轻笑,对面却是一阵猛烈的咳嗽。

    陈杰眼睛都咳红了,不可置信地看着我。

    我不耐烦:「干什么?」

    早就看你们不爽了。

    「呵,没想到你也会撒娇。」说完又咳了两声,张可连忙给他顺气。

    「不然呢?分人的好吗?人家有车有房,跟我一样成天拿奖学金,你呢,还得跟我借钱,你跟他能比?」我呛他。

    张可看向我,红着脸:「愿愿你说话能不能不要那么难听?」

    我正想说话,陆允拉住我,眼神略带责怪地看我一眼。

    我一惊,他不会要拆穿我吧。

    「宝贝,不是说了要低调吗?」边说边跟我顺毛。

    欸?

    陈杰抢先一步对陆允说:「她也就只是看上你的钱而已。」

    陆允轻笑一声,声音又恢复了往日的清冷。

    「不,还有我的颜值。」

    陈杰脸红一阵白一阵的。

    此刻我愿称陆允为,永远的神!

    陈杰迫于现女友还在,不好意思在这儿多吃瘪,匆匆就想要离开。

    走了没多久,张可倒是先回来了,小脸可怜兮兮地对我说:「不好意思啊唐愿,你知道的陈杰就是脾气不太好。」

    我毫不客气:「我不知道!」

    她眼眶里就有水光了,你在这儿等着我呢??

    淦!

    什么小白花,而且你跟我说话,你看陆允干什么。

    陆允倒是十分淡定,只是轻轻地说:「别哭了。」然后给她递了张纸巾。

    同时他的指尖还在张可手背上打了个转。

    张可略带娇羞地看了他一眼。

    然后悄悄给他递了张纸条。

    你当我瞎?

    我嘴角抽了抽,她以前就是这样勾引陈杰的吗?

    张可走后,陆允悠悠然地把纸条揉成团扔进垃圾桶,然后在桌上抽出一张纸巾擦拭自己的手指。

    我狗腿地握住他的手,帮他擦拭手指。

    眼睛发亮地问了一句:「你刚刚那样的能不能教我两招?」

    还有一句没能问出口:你是不是当过鸭子?

    陆允任由我擦拭他的手指。

    并且老神在在地告诉我:「唐小姐,有些事情需要天赋的。」

    随即凑近我,黑眸里尽是戏谑,他慢悠悠道:「这种事情啊,」他抿唇微笑着摇头,「你没有天赋。」

    突如其来的靠近让他身上清爽的气息包裹住我,凸起的喉结一上一下。

    我咽了下口水。

    忙别开头转移话题:「快……快帮我复习,拿钱做事,一会儿结账。」

    陆允又挂起了他的职业微笑:「好的,我已经想好了复习计划,先从元音开始,但——」

    「但——」

    「这里太吵了,去我家吧。」

    我……嗯???

    去你家干什么???

    「我家在市里,离这儿有点远,不过这两天反正周末,星期一考韩语,你正好清净的补课,怎么样?」他耐心地解释。

    我有些纠结:「那你爸妈呢?」

    「哦,那是我爸妈帮我买的房子,他们不住那里。」

    霍,牛批,当我没问。

    「去吗?」

    我扭捏着点点头。

    很奇怪,我点头时似乎瞟到了他勾起的唇角,但是我再抬头时他却是正色地看着我。

    我看错了?

    5.

    说实话,我觉得有点迷。

    陆允有房有车,怎么还做这种给你补课还有气死前男友的勾当。

    这是有钱人来体验生活?

    而且现在我们坐的是公交车,有钱人也坐公交车?

    我鼓着嘴一脸不解,耳朵突然塞了什么异物。

    我偏头,一根白色的线连在我和陆允中间,原来是耳机。

    陆允嘴角勾起,滟潋的桃花眼里盈着些许笑意

    耳机里正放着霉霉的歌,是 love story。

    不知道为什么,我脸上多了些热意,不敢再多看陆允的眼睛,忙正视前方的秃头大叔以缓解我的小鹿乱撞。

    明明耳机里的歌放了一首又一首,但我怎么就只记得「It』s a love story, baby just say yes」

    yes,yes。

    淦啊!

    唐愿你是什么品种的老色批。

    直到进了陆允家我才正经起来。

    陆允家还蛮整洁。我感叹:「你会打扫房间?」

    他漫不经心地把我的书包拿来放在沙发上「不是我,家政阿姨打扫的。」

    我挑眉,你都请得起家政阿姨,你还来跟我补什么课。

    用我的钱请家政阿姨?

    「你先坐,冰箱里好像还有西瓜,先吃点解暑。」

    我朝他点点头。

    然后稳重地把韩语拿出来认真的看了一眼,点点头。

    不愧是我,一个音都不认识。

    陆允将西瓜一分为二,放在我和他面前。

    然后继续教我元音。

    「默写韩语不能记形状,里面有些音是相似的,所以首先学发音。」

    「来,先学元音,然后哑音,最后辅音,学完差不多就能自己读了。」

    跟着我念,「这个,啊。」

    陆允修长白皙的手指在发音表上,殷红的嘴唇微张着,近得我都能看清楚他的唇纹。

    我被那一抹红色晃得有点恍惚。只能愣愣地跟他读。

    触碰到我的视线时他躲闪了一下,伸出舌尖舔了一下嘴唇,轻咳了一声。

    等我把所有课文里的词全部看一遍之后,夜幕已经降临老久了。

    九点半。

    我皱眉,想让他把我送到公交站一下,我不认识路。

    他不好意思道:「没注意看时间,这儿到学校要一个半小时,到的时候可能寝室已经关门了。」

    我抿唇,丧丧地说:「那怎么办?」

    「先住这儿吧。」

    「可是……」

    「没事,我姐之前来这儿住过,有新睡衣。」他绅士地把他的房间让给我,「主卧有独立卫浴,你可以在里面洗澡,里面也有烘干机,你要是洗衣服可以在那里洗,烘干很快的。」

    「那好吧,麻烦你了。」

    他笑起来:「没事。」

    「我去给你拿衣服。」他起身去次卧。

    6.

    我周围都是陆允的味道。

    清冷中带些凌冽,空调让房间有点冷,但是我却那么热。

    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打破了寂静,陆允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不真实:「唐愿?」

    我下床走到门口:「怎么了?」

    「空调遥控放在外面,我过来拿给你。」

    「哦,好。」我拉开房门,但我没穿内衣,就只探了一个头出去。

    他穿着黑白条纹睡衣,拖鞋是棉质的,灰色。鼻梁上架了一副圆框眼镜,头发是刚刚洗过的还是半干的状态,有些卷曲,看起来十分慵懒。

    「那个…我那里没有被子,我要过来拿一下。」

    我了然的点头:「你等一下。」

    我打开衣柜,被子放在最上面,踮起脚尖发现拿不到,我低头看向对 A 的胸,即便没穿内衣也看不出来,就朝门口喊:「陆允,你进来吧,我够不着。」

    他打开门,我还在执着地够上面的被子。

    陆允站在我身后,修长的手指搭上柜子,将我整个人笼罩在他的气息里。

    手一伸就拿到了被子。

    我俩挨得很近,他没有离开的意思,转身将被子扔到床上,然后重新按住柜子,将我圈在了他和柜子之间,我呼吸一滞,手指紧张地蜷在一起。

    这样的陆允,给了我一种侵略感。

    「忘了问你一个问题,今天那个人是你前男友?看起来你们结束得不愉快。」

    「啊?」我回过神来,「啊……对,但他、他劈腿了我闺蜜。」

    「那你喜欢过他吗?」

    「嗯。」

    但现在不喜欢了。

    「眼光真差。」陆允嘀咕了一声。

    我没听太清:「你说什么?」

    他又扬起了他的标准微笑。

    「我问你一会儿就要睡了吗?」

    我摇摇头。

    他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那就好。」

    我疑惑地看向他,他忽然俯下身,嘴唇靠近我耳边,温热的气息传来,我紧张地闭上了眼。

    一只手拉住了我的衣襟。

    他低沉缱绻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衣服穿好,到客厅复习。」

    ……

    啊?

    就这?

    「陆允,我不行了,休息一下吧。」我虚弱地说。

    「不可以说自己不行。」他残忍地回绝我。

    「不要啊,雅蠛蝶,嘴巴痛。」我抗拒着他伸过来的手。

    昨天折腾到晚上十二点,今天一大早又把我拽起来复习,谁受得了!

    他叹了一口气,摸着我的头帮我顺毛:「乖啊,马上就好了,再默写几个句子明天就能考试了。」

    我终于打起一点精神:「哪几个?」我转过头,他正摸着我毛的手蓦然放在了我的脸颊上。

    他愣了一下,随即灿烂一笑,嘴巴努了一个方向:「那个本子上。」

    ……

    终于,陆允把我送回了寝室,然而到门口的时候,他还没有跟我道别的意思。

    我恍然大悟:「等一下,今天的账还没结。」

    陆允看到我拿手机开二维码的行云流水的操作挑了一下眉:「不用了。」

    我懵了:「啊?」

    「友情价啊,还请唐小姐以后再来哦。」

    原来是想要回头客。

    真会做人。

    「下次一定!」

    「手机给我。」他朝我伸出手,「以后如果微信不回可以打我手机。」

    「喔!」

    我飞快退出微信界面,不能让他看到我给他的备注,毕竟四处打工的他估计保时捷都卖了。

    我默默替他难过了一会儿,决定以后要给他拉客。

    他把手机还给我后我便注意到我旁边两对情侣亲亲的声音已经开始比较忘情了。

    我尴尬的跟陆允道别:「谢谢你啊,我先走了哦。」

    「拜拜。」

    「拜拜。」

    8.

    我以为那天的拜拜就真的是拜拜的意思,但万万没想到,过了几天,我又回到了陆允家。

    作为他的第一个冤大头客户,他又向暑期电视台实习的我提供了住宿服务。

    物美价廉有帅哥,我死死地咬住被单努力不笑出声来。

    房间依旧干净整洁,这次我主动去住了次卧。

    把房间收拾好后,我累倒床上,陆允坐在我身边,双手撑在身后,静静地看着我,嘴角噙着笑。

    我被他看得有些脸红,忙闭上眼睛。

    但这样躺在床上闭着眼的姿势有些不对,怎么有种任他宰割的感觉。

    连忙睁开眼,却看见陆允正坐在床上出神地看着我的行李箱。

    里面只有一件黑色夹克。

    我爬到他跟前:「你看什么?」

    他转头与我对视,手臂抬起指着那件衣服,眸光里似乎闪着若有若无的……兴奋?

    「那件衣服是男生的?」

    「嗯。」我点头。

    「是谁的?你认识?」

    「不认识,我都不知道他长什么样。」我叹了口气。

    陆允沉默了半晌,最终憋出来一个哦。

    所以你刚刚兴奋个什么劲儿?

    陆允不理我就走出去了。

    出去不久,我就听到厨房锅碗瓢盆碰撞的声音。

    我蹑手蹑脚地走出去,他在做饭。

    「陆允?你在做饭吗?」

    「对。」他声音有些闷。

    「我帮你打下手吧。」我走到他身边,挽起袖子把水槽里的土豆洗了。

    旁边的人切肉的动作停下,胸腔里发出一声深深的叹息,整个人肩膀颓丧地一松,哀怨地看着我。

    「好。」

    我抬起头,疑惑地皱眉,我怎么听出了委屈的滋味。

    吃饭的时候我问陆允:「你假期不出去玩儿吗?」

    陆允摇头:「不。」随即抬头看我一眼,舌尖顶了顶右颊,慢吞吞地说,「唐愿,你喜欢猫吗?」

    「喜欢!」我开心地说。

    然后又泄了气,「但是宿舍不能养。」

    「我也喜欢,我们家就有一个,我经常送它去宠物医院体检。」

    宠物医院这四个字他特地着重强调了一番。

    他想表达什么?

    他难道是想让我夸他??

    我思考了一下怎么才能夸得清新脱俗一些,对他露出标准八颗大白牙,然后竖起大拇指,夸他:「保护措施做得真好!真的是个好主人呢!」

    可我好像没有蒙对答案,他抿着唇深深呼吸几口气,仿佛有些呼吸困难。

    然后他淡淡地说:「吃饭吧。」

    我抬头望天,这男人怎么那么不好哄。

    9.

    陆允家我住得可谓是十分舒适,愣生生胖了五斤。

    看着肚子上的肥肉一点点增多,我开始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严重到我现在拉着陆允的手可怜兮兮地坐在地上。

    「我要嘛。」我托着他撒娇。

    陆允笑了,「你确定?」

    我坚定地看着他,重重点头。

    「前天,你说你要跟我一起去跑步,跑了两步就喘,然后哭着说要回家。大前天,你跟我跑了两步,跑到小区门口你就在烧烤摊前死活挪不动腿,第二天又哭唧唧地绝食。」

    我打断他:「这次,我是真心的。」

    为了表决心,我拿出四根手指头:「我发四。」

    最终还是带我出了门,我这次坚持得格外久,久到我跑过了烧烤摊来到螺蛳粉店。

    「走,我请你。」我拉着他的手就要冲进去。

    「不减肥了?」陆允阻止我前进的脚步。

    我迟疑了 0.001 秒,「明天减。」

    他恶狠狠地揽过我肩膀,把我往反方向带。

    「你现在吃了明天又不吃饭,给老子跑。」

    「我饿。」

    「你今天下午吃的那两碗饭当我没看见?」

    陆允力气真大,我愣是没挣脱开,眼睁睁看着螺蛳粉离我越来越远。

    等我真跑不动的时候,陆允让我在长椅上休息一会儿。

    夜晚的江风吹起来柔柔的,陆允的皮肤在路灯下似乎泛着光。

    我盯着正出神,他清朗的声音自耳边响起:「今天表现不错,明天带你出去玩儿。」

    我激动地拍手:「好欸。」

    陆允轻轻摸我的头,有些宠溺地说:「傻子。」

    兴奋过后就是运动带来的无力感,我十分自然地拉过他的肩膀:「借我靠一下。」

    「好。」

    洗漱完去睡觉的时候,跟我上同一节韩语选修课的女孩突然发来消息。

    露露:我要补考了,你补课老师谁?给我推荐推荐呗。

    陆允给我补的课,但是我心底却不想把他推给她。

    甚至心里萌生出要不我来给她补的想法。

    我甩了甩头,我之前还说要帮陆允拉客来着,怎么能有这么阴暗的想法。

    我咬咬牙还是把他推了出去。

    可是心里涌现出来的一点点烦躁我忽略不了。

    不一会儿,露露又给我发了消息来。

    露露:暗中观察(表情动画)

    我:?

    露露:我似乎发现了不得了的事情。

    我正欲问清楚,她就给我发来了好几张聊天截图。

    头像是陆允的,看来加上了。

    我一张张看过去,怎么有点不对劲。

    露露:你好,我是唐愿的朋友。

    陆:你好。

    露露:露露在你这里补课补得好像很好,你能帮我也补一补吗?

    陆:不好意思,不行。

    露露:为什么?

    陆:我只给她一个人补。

    我看到这句话是脸涨得通红,心跳有一瞬间的停滞,又猛烈的跳动起来。

    我只给她一个人补!!!!!!

    露露:他是不是喜欢你?

    我在床上激动地滚了几圈,虽然之前就有所感觉,但现在似乎变得更加清晰。

    真是有亿点点开心。

    10.

    第二天陆允很早就走了。

    我失眠了,所以他轻声离开的声音我听得十分清晰。

    情绪渐渐冷却下来,我觉得人不能轻举妄动,要是他不喜欢我那不完犊子了吗?

    人的三大错觉之一就是觉得他也喜欢我。

    从电视台回来的时候陆允显然还没回来,沙发都是冰凉的。

    我本来想要今天回来跟他一起去楼下的夜市吃小龙虾。发微信也不回。

    突然想到他说如果微信没回就给他打电话来着。

    我拨通电话过去,嘟了三声就通了。

    我的喂字只发了半声,就被他打断了。

    「喂?」

    「您好,这里是寂寞小野猫,给您一个么么哒,请问您需要什么业务呢?」

    陆允的声音从耳边传来,透过机器设备他的声音变得有些低沉,但还是掩饰不了他语气中的轻快。

    寂寞小野猫?这是个什么不正当会所吗?

    「陆允,你开这个不怕被抓吗?」我忐忑地问出声。

    「唐愿?」他似乎重新看了下号,「啊~不好意思,给了你工作号。」

    所以你是在做什么不正经的工作?

    我被噎住。

    他却温声问我:「怎么了?」

    「没……没什么,就……你要回来了吗?」

    「还不,可能要晚点才回。」

    「哦……好吧。」

    「有事吗?」

    「没有,你好好上班。」虽然我不知道你上的什么班。

    挂了电话之后,带我实习的卢姐打电话给我,问我要不要跟他们一行人唱 k,她请客。

    反正他也不回来,我就答应了。

    11.

    他们点了个大包厢,里面大多是同事,还有几个像我这样的实习生。

    我跟他们划拳喝了挺多酒,但我没想到这酒后劲有点大。

    酒过三巡,大家都打算各回各家。

    我在这时候接到了陆允的电话。

    「唐愿?你还没回来吗?」

    我乍一听到他的声音,憨憨地笑着,声音亦有些飘飘然:「陆允~」

    对面停顿了一下,声音有些冰冷:「你喝酒了?你在哪里?」

    我脑子抽了般一直叫着他的名字:「陆允~陆允~我在……这里好像天堂。」

    旁边的跟我还算熟络的实习生看不下去我胡言乱语的样子,拿过我的手机跟陆允通话。

    「你是她男朋友吧,我们在钻石 k 歌,她有些醉,你快来接她吧。」

    ……

    「好。」

    12.

    我蹲在门口乖乖的等着陆允。

    看到他朝我跑过来我猛地站起身笑着朝他招手。

    他跟我同伴点头示意了一下,拉过我的手靠在他肩上:「上来。」

    我乖乖地爬上去。

    「陆允~陆允~」我歪着头一遍又一遍的叫着他名字。

    「我在~」他不厌其烦的回我。

    但是还是不停的数落我:「以后在外面不要喝醉知道吗?」

    我反驳他:「我没醉!」

    然后无力地趴在他肩膀上,眼睛弯弯地看着他上翘的嘴角。

    这人长得真好看。

    夜已经深了,路上只有寥寥的行人,只有昏黄的路灯能让我看清这座城市,灯光拉长了我俩的影子,我在他背上不安分地动着。

    我凑近到他耳朵,悄声跟他说:「陆允,我其实很开心。」

    他的声音里有些宠溺:「嗯,看得出来。」

    「真的,我现在看什么都很可爱」

    「对~唐愿也很可爱」陆允学我说悄悄话。

    我指着一个方向:「你看,那个风扇也转得好可爱。」

    他疑惑的抬头看向我指的地方:「风扇?」

    随即大笑出声,我在他背上都能感受到他胸腔的颤动。

    「那不是风扇,那是蚊子在围着路灯转。」他跟我解释。

    可是我什么都听不见了,只想问他一件事。

    我急忙凑近他的耳朵,由于太慌我的唇瓣不小心碰到了他的耳朵,然后他的耳朵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

    但我只专注于我想问的事:「陆允,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他十分淡定:「我还以为要等我老死了你才能看出来。」

    听到这个回答,我憨憨地笑:「我就知道」

    「那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我乘胜追击。

    他的声音低沉性感,带了一丝蛊惑,轻飘飘地落到我的耳朵里。

    「我对你啊~一见钟情。」

    「可是刚开学那天我没洗头~」颜值一点都不高,真是失策。

    「不,我跟你第一次见面。」

    「在宠物医院。」

    13.

    好的朋友们,回忆到此结束,剩下的我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了。

    俗称断片儿。

    昨天的觉我睡得十分的好,好到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打呼噜。

    虽然我一个人是不会在意自己的形象的。

    但现在地板上睡着的那一团东西提醒我不止我一个人。

    所以说陆允怎么在这儿,怎么在我房间的地板上打了个地铺啊!

    而且什么宠物医院,我着实没有见过陆允啊。

    在我正皱着眉思考的时候,地上那一团似乎有了动静,陆允掀开身上的夏被,一下子就坐了起来,双手撑在身后,宽阔的肩膀耸起,丝绸睡衣更好地勾勒出来他精壮的身躯。

    惺忪的双眼微微眯起,微卷的头发有些凌乱,他前后转了下脖子,说不出来的慵懒。

    看到呆滞的我,他微微笑了一下,那双桃花眼弯弯的。

    「什么时候醒的?」他的声音因为刚起床还有些迷蒙。

    「才醒。」我声音有些沙哑,又试着说了几句话,发现嗓子还有些疼。

    嗯?

    昨天晚上我们做了什么?怎么我声音如此沙哑。

    心术不正的我仿佛想象到了酱酱靓靓的场面。

    地板上,书桌上,沙发上,床上,各种姿势各种风格…

    我咬着唇羞涩的捂住脸。

    陆允看着我羞红的耳朵凉凉地开口:「想什么呢?」

    「你嗓子是昨天唱青藏高原的时候唱哑的。」

    啊耶?

    被他这么一点我仿佛想起了地板上,书桌上,沙发上,床上,甚至马桶边,我声嘶力竭地要把青藏高原再唱上去一个 key 的模样。

    淦!

    「那你为什么在这儿?」

    「怕你半夜呕吐呛到。」他理所当然地说。

    ……

    好有道理,我都无法反驳。

    「你先去洗漱,我去给你泡杯蜂蜜水。」他边搓着眼睛边出去。

    在我小口小口的喝着蜂蜜水的时候,他在我身旁坐下。

    「声音好点儿了吗?」

    我微微点头:「嗯。」

    声音的沙哑已经消失大半。

    「既然如此,」陆允又挂起了他的招牌微笑,「来说正事吧。」

    14.

    「先说说你给我的备注。」

    我惊恐地起身,我昨天把这个给他看了?

    我顿时间说不出话来,我能说什么?我只能说这是对他的第一印象?

    他自顾自的说着:「保时捷 182?」清啧一声,「这不是渣女钓鱼的备注吗?」

    随即拉着呆滞得我坐下,欺身而来。

    「怎么?唐老板想钓我?」他的眉轻挑,嘴角扬起一抹戏谑的弧度,眼眸漆黑而亮,有星星点点的笑意。

    逆反心理上了头,我挺起胸膛:「不……不行吗?你不也对我一见钟情吗?」

    「行啊,那你打算怎么钓我?」

    好的,你是在挑衅我。

    我也学他一般,欺身上前,压住他,让他动弹不得,让他哭着叫我的名字!

    但是怎奈何,我们体量相差太大,我猛地上前倒像是投怀送抱一般,直接抱住了陆允的腰。

    陆允开怀地笑,宠溺的摸了摸我的头:「嗯~唐老板好手段,一下子就钓到了。」

    我羞红了脸,想挣脱出来,陆允却不给我这个机会:「钓到了要负责的。」

    「好~」尾音微微上翘,其实我还是很愉悦的。

    15.

    当所有事情明了之后,我也终于想起了我以前见过陆允,可他当时带着口罩。

    我并没有认出他。

    那时候还是大一下半学期,九月份依旧很热,但是经常下雨。

    我去学校外面的超市买零食,在路上碰到了几个小孩在对着花坛指指点点。

    顺着他们的视线就看到花坛边的小猫。

    它受伤很严重,身体的一部分毛已经脱落,能清楚地看到里面粉色的皮肉,有些地方似乎还起了泡,走近之后便发现身上还冒着热气,尾巴也少了一截,还在流着血。。

    我不忍地蹲下,一时间有些无措。

    天空阴沉沉的,看来又要下雨。

    如果下雨这猫就真的活不成了。

    不敢直接伸手触碰它,当时我只穿了一件淡蓝色格纹衬衫,里面有白色吊带。

    我把衬衫脱下包住小猫,打车去宠物医院。

    可能就是在那时候遇见的陆允,据他当时说,他姐怀孕了,就陪着她送猫去检查。

    可当时小猫孱弱的呼吸和略有些惊惧的身躯让我红了眼睛,无暇顾及其他,当时医生也被吓了一跳,检查了一番还发现它怀孕了。

    离开的时候雨已经停了,衣服还是湿的贴在身上,正准备就这样回去的时候。

    有个男生叫住了我,给了我一件黑色夹克,他带着黑色的口罩,只余下一双漆黑的桃花眼。

    我本想拒绝,可他给了我便走了。

    没想到那个人是陆允。

    16.

    所以在交往很久后的某一天。

    我揪住他的耳朵:「那你为什么转来我们班的时候不直接告诉我?」

    他傲娇地说:「我要你自己想起来!」

    我撇了撇嘴,突然想起:「那个寂寞小野猫是什么?」

    我又升起了一个疑问:你应该不是做鸭子的……吧。

    他神情有一丝不自然:「我姐的猫咖。」

    说话间有些咬牙切齿。

    我正还想问,他一把捏住我的脸,我的唇嘟起来,他快速地亲了我一口。

    「不许再问了!不然我就办了你!」他恶狠狠地说。

    可是在一起那么久,我早已经和他一样没皮没脸了,我登时便躺倒在沙发上摆出了一个妖娆的姿势,并向他抛了个媚眼。

    「来啊~」

    陆允番外:

    咳咳,我是陆允。

    针对为什么是寂寞小野猫这件事,我是永远不可能跟唐愿提起的。

    当时刚转过去才知道唐愿也在新闻系,还在同一个班。

    我姐知道了之后就对我泼了凉水:「人家都不一定记得你。」

    「怎么可能。」我下意识否认。

    我姐狡黠地对我说:「打个赌,我赌她不记得你,如果你输了,暑假就来我猫咖帮我揽客,而且态度要好。」

    我嗤之以鼻:「可以,不过我赢了怎么办?」

    「随你。」我姐假笑道。

    然后我输了。

    她不记得我。

    我颓丧地在我姐的压迫下练了好几遍怎么才能把「寂寞小野猫,给您一个么么哒」练地轻快又舒适。

    后来,我直接气笑了。

    她问我笑什么?

    我能笑什么?

    笑自己普通又自信。
>>>点击查看《心动试剂:你是命运予我的偏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