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超级黄金瞳 > 超级黄金瞳目录 > 章节目录 第二百零六章 呜呼哀哉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超级黄金瞳 章节目录 第二百零六章 呜呼哀哉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怎么样?到哥哥这一桌,来坐一会儿。”

    “给个联系方式,咱们聊聊?”

    这光头青年,撩着衣衫露出肚子,一块块的肌肉扎在一起,一条“大带鱼”绕了半身。

    那歪歪扭扭的龙纹,简直不要太滑稽。

    张文炳瞟了一眼之后,站起身来开口道:“哥们儿,几个意思?”

    “我和这美女聊天呢,你管我几个意思?”那青年一米九几的个子,比张文炳高了半个头,瞟了一眼张文炳,不屑的开口道。

    “这是我女朋友,你说话注意点。”张文炳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缓慢的摘下了手中的珠串,以防等会儿动手的时候,把串儿整散了。

    “注意点?你是在跟我说话?”

    那青年听到这话,哈哈哈的笑出了声儿,指着张文炳的鼻子,开口道。

    “是啊,我是在叫你注意点。”张文炳上前了两步,声音冰冷的开口说道。

    “好啊,胆子够大的。”那青年听到这话,手掌伸了出来,就要去拽张文炳的脖领子。

    他的手掌刚抓在张文炳的衣领上,便感觉身子一晃,手腕上一阵剧痛。

    张文炳一手直接抓着他的小指,往后用力一掰。

    力道不大,不至于让他的手指断掉,但是却让他疼的双膝弯了下来,扑通一下跪在地上。

    “松手,你他妈给我松手。”他大声嚎叫着,与此同时和他同桌的几个人,也站了起来。

    “叫你松手没听到吗?”

    “可以呀,先道歉吧,至少收回你之前说的那些话。”张文炳低头看着跪在地上的青年,开口道。

    张文炳本身是个温和的人,向来不喜欢和人动手,有什么麻烦也是选择避开。

    甚至大多数时候,他都选择不要面子。

    但是男人嘛,自己不要面子可以,但是总不可能让自己的对象受欺负。

    “我叫你放手,你他妈没听见吗?”青年大声的吼叫着,身子因为疼痛都有些颤抖起来,开口道:“放手,你们还看着干嘛?还不动手?”

    眼前的这一幕,让那些学生们都有些呆了。

    说到底他们都是些好学生,整个中学阶段,全都扑在学习上,哪见过这种事。

    就那人其中最跳脱的钱守仁,见着这一幕都退后了两步。

    不过张文炳也并不指望他们,转头看向了周乐雅,开口道:“帮我报警吧。”

    周乐雅这边拿起手机,张文炳再一次看向了那个出言不逊的青年,再一次问道:“我问你,你道歉吗?”

    “给我放开,你特么!”

    张文炳呵呵一笑,目光瞟向不远处的一个监控,身子侧了侧,挡住了监控,一脚踹在了他膝盖内侧一个穴位上,力道不重,但是那青年瞬间便感受到了一股剧痛袭来。

    自古医道不分家,张文炳所得到的传承里,自然有一些和这方面有关的东西。

    他踹在了这个穴位上,这个穴位是血海,那是储藏脾血的地方,用在医上可以治疗心慌耳鸣之类的。

    但是同样,这里也是脾经的枢纽,手法对可以让这里经络疏通,手法不对便可以让这里拥堵。

    张文炳所用的自然就是让这里拥堵起来。

    虽说过一段时间他就会自然消解,但是现在血脉不畅会让他剧痛不已,同时也会让他的这条腿短时间内没办法顺畅使用。

    而且这一段时间,他身体营养吸收也会格外困难,整个人都会虚弱下来。

    这不过是小惩而已。

    可是那青年并不觉得张文炳这是什么小惩大诫,只觉得张文炳这是在羞辱他,他让他跪在了地上。

    他忍着剧烈的疼痛,咬着牙,一把抄起板凳,就朝着张文炳砸了过来。

    张文炳虽说并不是练家子,但是这段时间跟着马成道,也学过一点八极拳的门道。

    再加上本身气力足,精神充盈,反应迅速。

    自然是轻松的躲过了他这飞来的一板凳,最后一脚直接踹在了他的小腿腿骨上。

    与其说踹,倒不如说是戳。

    小腿腿骨本就是人体上最为坚硬的几块骨骼之一,泰拳的腿功,就是练这一块的,一腿下去甚至能踢断一颗碗口粗的树,可见其坚硬。

    所以说硬碰硬肯定是吃不消的,张文炳便选择了戳。

    而这一下,也不是针对他的骨头,而是骨头外附着的那一层皮。

    一脚戳上去,直接从膝盖下,压着那一层皮往下,整个小腿外侧覆盖的那一层皮,便受到了重压。

    这种疼痛,只要寻常人试试拿一根筷子,压着小腿上那一层皮,从上往下用力一刮便能够感受到。

    这青年在这疼痛之下,满头的冒起了白毛汗,倒在地上呜呼哀哉的叫了起来。

    “你们就他妈这么看着吗?”青年对着身后的人大声的嚎叫着。

    “还当我是兄弟吗?”

    身后那些人,相互对视了一眼,本来就喝了点小酒,被这么一刺激,一个个的都冲了上来。

    这些人不过都是一些和张文炳年纪相当的大学生而已,平日里吃喝玩乐也就算了,想要打起架来根本不顶事儿。

    张文炳虽然只是学习过一点,但是平日里都有和马成道对练,他自然是比不过马成道的,但是比这些年轻人,却轻松。

    他们挥舞着拳头,中门大开,张文炳便一脚踹在他们肚子上。

    他们踢腿,软绵绵的一脚踹过来,张文炳便直接抱住,整个身子带着,把他们摔在地上。

    下半身靠得近的直接踢裆,上半身靠得近的,直接插喉。

    年轻人看多了竞技武术,总以为那些花里胡哨的,正面对正面,你打我一拳我给你一脚,你挡住我的拳我挡住你的脚,那才是武术,那才是武德。

    其实武德压根不是那些,武德就是先一脚把你踹在地上,等你死了我再说你多不正义,多么邪恶,那才是武德。

    所以踢裆插眼戳喉,这些都是再正常不过的招数,几乎所有的拳脚功夫,都是为了这几招所准备的。

    张文炳对付这六个年轻人,不过仅仅只花了三十秒的功夫,这一群人就倒在了地上呜呼哀哉的叫了起来。
>>>点击查看《超级黄金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