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美文小说 > 罪爱无声:一场凶手自首的谋杀 > 罪爱无声:一场凶手自首的谋杀目录 > 第零章 第 16 节 真凶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罪爱无声:一场凶手自首的谋杀 第零章 第 16 节 真凶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众人认真地查看了汤安柏带回的监控录像,也是发现了可疑的地方。

    「当时我们在楼顶,并没有发现其他人啊?」小王警官疑惑地问道。

    「因为当时咱们普遍认为楼顶没有其他人,所以先入为主的在意识中认定了楼顶并没有其他的人。整个检查的过程,只不过是去验证自己心中的这个结论罢了。这样一来就必定导致搜查过程中,可能会忽略一些十分难以察觉的线索。」汤安柏分析道。

    「那这个人藏在哪里了呢?」小王警官依然有些疑惑。

    「你仔细想想,有没有哪里是可以藏人,但你们并没有去调查过的?就不难得出答案!」汤安柏似乎是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但还是想引导小王警官自己得出结论。

    小王警官,眉头紧锁的思索了片刻。便试探性地问道:「难道是水箱?难怪那人下楼的时候显得有些虚弱。」

    汤安柏点了点头。

    「那还有一个疑点,就是案发当天视频中显示只有一个人上到了楼顶。如果按你所说的那个人在楼顶隐藏了三天才下来。那么另外一个人又是什么时候上去的呢?」杜宇也是有些疑惑。

    「这个就要看案发之前的视频录像了。」汤安柏说着。

    就在这个时候,另外一边的一位警官说道:「汤队,这里有新地发现。」

    于是众人又聚在了另外一边的电脑旁,只见电脑上一个人正提着一个很大的箱子十分费力的向楼顶的方向走去。那箱子的大小足可以装下一个人。虽然依然看不到那人的样子,但是从身材上来看和那个下楼的人几乎无二。

    「对了!就是这样。」汤安柏看到了这个画面,似乎是自己的想法得到了验证一般。

    而后那位警官又将视频快进了一会,不多时,刚刚那个人又提着那个大箱子下来了。只不过这个时候,那人拿着那个箱子已经不再那么费力。似乎是箱子中的东西已经被拿掉了。

    看到这里,不用汤安柏解释,众人也是已经明白了整个经过。

    「这视频已经是最后的视频了,要是再晚一天,就要被新的视频覆盖了!」那警官有些心有余悸地说着。

    「哦!原来这个人提前把被害人通过箱子带到了楼顶。并且用什么手段将被害人困在了楼顶三天。然后案发当天那人又打扮成被害人的样子上楼。到楼顶后,再将被害人推下楼。同时伪装成跳楼的样子。而后马上隐藏在楼顶的水箱之中。躲开了我们的搜查。」小王警官分析道。

    「那么被害人是怎么被困在楼顶的呢?」小王警官也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防盗窗和棉被!」汤安柏简单给出了提示。

    「嗯?这么说凶手将防盗窗一起丢下楼,就是为了不让人看出了,那个防盗窗曾经被改造用来将人困住。丢下去后改造过的防盗窗便破碎成很多块,如果不知道前因后果。是很难想象得到那防盗窗原本的样子的。对了,还有那些破旧的棉被,怪不得那里还有一些排泄物。一定是被害人被困在楼顶的三天的结果。」小王警官在汤安柏的提示下,又做出了一番分析。

    「那被害人就是何广青吧!凶手是谁呢?」杜宇依然有些疑惑。

    「我已经有了大概的目标了,只是目前还不能完全确定。」汤安柏淡定地说着。

    众人依然比较疑惑,见汤安柏没有把话说明白。更是有些纳闷了。但汤安柏这么说便也都没有再追问。

    「汤队,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小王警官想要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

    接着汤安柏便对接下来的工作做出了部署……

    某陵园

    这天天气晴朗,又不是什么节假日。所以整个陵园格外的寂静。放眼望去除了几个陵园的工作人员,便看不到其他的人了。

    一个男人拿着一束白色菊花,默默地走到一个新建不久的墓碑旁,那墓碑之上只是写着『何修玉』三个字,便没有其他的文字了。而后那个男人将那束白色菊花放在了墓碑前面。而后便是久久伫立凝视。

    这期间,两个身影也是默默地出现在那个男人的身后。

    那个男人显然是感受到了身后出现的两个人,但他并没有显示出半点的惊慌。片刻之后,也是慢慢转过身来,望向对面的两人。

    「汤队长、杜记者,你们好!」那个男人率先开口道。

    「你好!李文程!」汤安柏也是悠悠说道,语气中听不出什么波澜。

    双方既然亮明了身份,那个男人便默默伸出了双手,做出了一个让对方把自己拷起来的姿势。

    汤安柏也没有多余的废话,便将李文程用手铐铐了起来。

    双方似乎是始终保持着默契一般,一路上十分的顺利,便返回了警队。

    经过简单的验明正身的流程,消失多时的李文程也是被证实批捕。

    没多久,汤安柏便亲自参与了对李文程的审讯。

    「李文程,请你说说整个犯罪经过吧?」汤安柏依然还是那种淡定的语气,就好像是和李文程在聊天一样。

    李文程面色也是依然平静,便开始讲述整个事情的经过。

    何修玉死后,李文程万分悲痛。原本他是要对付魏浪的,但是由于何修玉的遗书。李文程还是按捺住复仇的怒火。

    李文程虽然没有对付魏浪,但是对于何修玉的死,还是有些耿耿于怀。便开始调查整个事情的经过。

    经过一番调查,李文程也是知道了何修玉借高利贷的事情以及郑克师的阴谋。同时也知道了何修玉没有做出出卖自己的事情。虽然最终 H 公司还是因为李文程和何修玉的事情没能上市成功。

    在调查期间,李文程还得知,何修玉走投无路的时候,曾经去求过何广青,希望能暂时借给她一笔钱用于还债。但是被何广青毫不留情地拒绝了。

    李文程也是十分懊恼,自己为什么没有早点发现何修玉的这些事情,如果他知道这些事。可能一切的悲剧都可以避免。但说什么都已经于事无补。

    李文程甚至还曾经找到何广青质问他为什么能够对自己的女儿如此置之不理。

    何广青则是十分不屑地说,何修玉不知道是谁的野种。自己怎么可能会借给这种人钱。

    这也是彻底激怒了李文程,于是,李文程也是将何广青加到了自己的复仇名单之中。李文程也是精心谋划了整个复仇活动。可以说所有直接间接害死何修玉的人全部包括在内。只是由于何修玉的遗愿,李文程才放过了魏浪,只是让他遭受了同何修玉一样的毁容之苦。

    至于何广青家中的碎尸现场,也是李文程用自己抽出的血液和一截小手指伪造的。而后李文程又将何广青囚禁,再伪造了何广青跳楼的现场。这之前,李文程用何广青的电话给杜宇拨打了一通电话,也是将杜宇拉进了整个事件。

    李文程说的心平气和,似乎是今天这个局面也是在他的计划之中的。

    至于汤安柏此前所有的疑惑也都得到了解释,这个时候也只是做了一个认真的倾听者。

    等到李文程说完,汤安柏看着李文程说着:「你现在满意了吗?」

    「没有什么满意不满意的,我们都有罪,我们只是受到了应有的惩罚。」此时李文程似乎是有些累了,表情冷淡的有些似睡非睡的感觉。

    汤安柏似乎也是因为多日来紧绷的神经得到了释放,也是一副没有什么精神的样子。看了看李文程,没再说一句话。

    事后,汤安柏又安排了杜宇和李文程见了一面。

    「为什么是我?」杜宇没有多余的寒暄,直接问道。

    「杜记者,您的几个重量级的报道,我都看过。我觉得您是一个好人,更是一个好记者。」李文程说得很诚恳。

    「那你对我还有什么要求吗?」杜宇接着问道。

    「杜记者,我相信你会如实报道这个案子的。所以我没有任何要求。」李文程依然平静地说着。

    「最后再问两个问题。」

    「请说」

    「你还爱姜春梅吗?之前她以为你死了,哭得非常伤心。」

    「爱!」

    「那你为什么要抛下姜春梅,和何修玉在一起。」

    「我一直把何修玉当女儿一样看待,我也一直想找个机会和春梅说清楚我和修玉的关系,但现在一切都不重要了。」

    「那你和何修玉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说了,现在一切都不重要了!杜记者,这已经是你的第三个问题了!」李文程似乎不再想进行这场对话,微闭着双眸,不再作声。

    尾声

    这天杜宇正在写这个案子的大案纪实,其中他想描写一下何修玉母女的情节。便打电话给汤安柏。

    「喂?!杜记者!」

    「汤队,我有个事,问你一下,那个何修玉的母亲叫什么?」

    「哦?你问这个干吗?」

    「我正写到何修玉母女的情节,才发现现在也不知道何修玉母亲的名字。我记得之前你让小王警官调查过何广青一家三口的信息。」

    「对,稍等一下,我看看。」汤安柏拿出之前的案宗,查看了一下。

    「嗯…叫…叫张明丽。」

    「哦,张明丽。」杜宇将这个名字记在了笔记本上。

    「还有别的事吗?」

    「唉!等等,你说何修玉的母亲叫张明丽?」

    「是啊!怎么了?」

    「你还记不记得,你曾经给过我一些李文程写的东西。」

    「记得。」

    「那里面记录了李文程的第一个女朋友,就是李文程的初恋,她的名字就叫明丽。」

    「嗯?你的意思是郑克师调查到的李文程的初恋就是何修玉的母亲?」

    「是的!」

    「难怪,郑克师竟然能找到和李文程初恋那么相像的女孩,原来就是李文程初恋的女儿啊?!」

    「还有一个事!」

    「什么事?」

    「何修玉是不是 23 岁?」

    「是啊!怎么了?」

    「李文程今年 40 岁,而李文程和张明丽在一起的时候是 17 岁。」

    「你说李文程知道这些吗?」

    「我觉得应该知道吧!」

    「……」

    完!
>>>点击查看《罪爱无声:一场凶手自首的谋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