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美文小说 > 简单生活简单爱:舞蹈培训室的女孩们 > 简单生活简单爱:舞蹈培训室的女孩们目录 > 第零章 第 74 节 太简单了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简单生活简单爱:舞蹈培训室的女孩们 第零章 第 74 节 太简单了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原本以为丢了「铁饭碗」的工作会把父母气翻了天,可结果并非预想的那样,岳小洁并没有等到暴风骤雨般的斥责和苦口婆心的劝解,亲朋好友表示理解她的选择,几个亲友对她的选择甚至表示支持,即便是她爸妈也只是叹息了两声再也没有过多干预。

    全世界都默认了她的这次选择,一切都是云淡风轻。

    岳小洁重新恢复了自由和生机,将更多精力投入到了「五彩年华」培训中,也有时间到「老菜馆」中帮忙,就连开办连锁餐馆的事也被提上了议事日程。

    当然,最主要的事还是和文海谈恋爱。

    两个人的关系更加和谐默契,岳小洁尝到了恋爱的滋味,文海的每一天都是身心愉快,可两个妈妈的堵点却一直没有打通。

    他们两个都做过努力,可两个妈妈似乎铁了心一般,都在等待着对方先低头。

    一来二去,文海和岳小洁决定抛开两个妈妈,让她们自己去玩,反正还有两个爸爸,有什么大事小情直接找他们商议就是了,什么事都不耽误。

    一节课结束,岳小洁来到休息室。

    常萱靠了过来盯着岳小洁上下来回打量,甚至还拿鼻子在岳小洁身上嗅了嗅。

    「属狗的,你要干什么?」岳小洁一把把常萱推开,拿起水杯喝了一口。

    常萱笑嘻嘻地说:「嗯,有点味道,男人的味道,小洁姐,你看看你,你的皮肤更好了,就连眼神都透着精芒,看来被滋润得不错啊!」

    「那是,这就是有男人的好处。」岳小洁很是张狂地捏了捏自己的脸,眼神中透着幸福之色,转而说:「听说你找到男朋友了,什么时候让我们见见面,姐给你把把关,一准看个清楚明白。」

    「别别,小洁姐,你别打岔,听说你和文海正在找装饰公司设计装修房子,而且还准备订婚?」

    「是啊!」

    「真是羡慕死了,真不知道你们的房子得装修成什么样?装修好了我一定要好好参观参观。」

    「没问题,你去住两天都没问题。」

    「姐,你是我亲姐。」

    常萱两眼冒光,满心欢喜,在她看来,想文海这样有钱的人家,房子不装修成皇宫都对不起岳小洁,可她却不知道岳小洁走的是简约风,怎么简单怎么来,怎么舒服怎么来,这是她一贯的作风也是最希望得到的生活。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突然间,正在刷着手机的常萱惊呼起来:「喔喔……我靠,疯了,疯了。」

    「什么事?至于吗?」岳小洁不以为然,常萱就是这样,经常被手机上的视频弄得大惊小怪。

    「小洁姐,小洁姐,宋春雨,你快来看,宋春雨疯了。」常萱拿着手机靠近岳小洁,岳小洁连忙转头望向常萱的手机。

    手机画面中,只见宋春雨坐在窗台上,正在一句句的高呼「文海」的名字,再看看画面,正是文海工作的「佳友」集团总部大楼。

    「宋春雨这是想干什么?」

    「下边都说了,不想和男朋友分手,要男朋友给她个说法,不然就从楼上跳下来。」

    「还有这样不要脸的。」岳小洁猛然站起,换上鞋,拿着包就走了出去。

    「小洁姐,你干什么去?」常萱急了。

    「我的课你先带着,我得去看看。」岳小洁摆摆手快速跑走了

    看看视频画面再看看离去的岳小洁,常萱眉头大皱心中暗暗祈祷:「千万不要出事,千万不要出事。」

    ……

    「佳友」集团大楼,宋春雨坐在三楼的窗台上,对着下边围观的人不停地呼喊着「文海」名字,而楼下的人群是越聚越多,几乎所有的人都拿起手机对着上方拍照。

    岳小洁挤过人群,在最前方找到「佳友」集团的一个员工问:「什么情况?」

    「小文总前女友,非要小文总给个说法,不然就跳楼。」

    「她想要什么说法?」

    「说是怀孕了。」

    「怀孕了!」

    岳小洁大惊,猛然提高声音问:「文海呢?」

    那个员工吓了一跳,转头看了一眼岳小洁,抬起手指了指上方说:「在办公室呢?」

    看了看宋春雨所在的位置,岳小洁骂了一句,扒开人群直接冲入了大楼内部。

    「哥们,刚才女的谁呀!怎么看着那么着急?」

    「好像是,好像是小文总的现任女友。」

    「什么?你怎么不早说?害的我错过了拍照,哈哈,现任女友,前女友,这下可有话题了。」

    「滚。」

    佳友集团的员工到底还有责任心,斥责了询问的人,连忙摸起电话打给自己领导。

    岳小洁一口气窜到了文海办公室。

    此时文海后面跟随着不少人,正在七嘴八舌的规劝着坐在窗台上的宋春雨,而宋春雨双手紧紧地攥着窗台前沿,大有随时跳下去的态势。

    「该死。」岳小洁怒骂一句,快步冲向了文海。

    在另外一间办公室中,文海妈妈和文玲玲母女两人站在玻璃窗前注视着文海办公室中发生的一切,当岳小洁气呼呼的出现时,文玲玲说:「妈妈,岳小洁来了。」

    文海妈妈点了点头没说话。

    文玲玲则有些担心地说:「妈妈,这样做是不是有些不太合适,对我们的影响不好。」

    「有什么不好,文海闹个焦点不是什么大事。」

    「万一出现意外,事情很难办。」

    「难办也得办,要是岳小洁连这样的场景都应对不了,我看不当我儿媳妇也罢。」想想和徐珍的关系,文海妈妈脸色不怎么好看。

    文玲玲想规劝一些话,可该说的都说过了,只能硬着头皮陪着妈妈等待着最后的结果。

    文海正在劝说宋春雨不要冲动,万事想开,可宋春雨根本听不进去,除了呼喊文海的名字就是让文海负责,而且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每隔十几秒就会转头对着窗外大声呼喊两句。

    岳小洁冲到文海面前拉了一把文海怒气冲冲地问:「文海,宋春雨说的是不是真的?」

    不等文海回应,宋春雨脸上带着愤怒吼了起来:「岳小洁,你个不要脸的就是你抢走文海的,我现在有了文海的孩子,我一定要把文海抢回来。」

    「闭上你的臭嘴。」岳小洁骂了一句宋春雨转头盯着文海,只要文海点头她立马就走,自此之后文家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没有,绝对没有,这点我还是能确定的。」文海连连摇头,做出了十分肯定地回答。

    「文海,你不能那么无情无义,孩子是你的,你不能不管。」宋春雨带着哭腔大声怒斥文海。

    「既然她是胡搅蛮缠,你还搭理她做什么?」眼见文海满是憋闷,宋春雨只打雷不下雨,岳小洁选择相信文海的交代。

    「她要是从这里跳下去,影响不好,我也有责任。」文海满是无奈。

    「笨蛋。」

    岳小洁白了一眼文海,转而向宋春雨走去。

    「岳小洁,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就跳下去,一尸两命,我要让文家担上罪孽。」

    岳小洁停下脚步,突然笑了起来。

    「岳小洁,你笑什么?」

    「宋春雨,这样的套路你玩不转,跳啊!有本事你跳啊!」

    「岳小洁,你别逼我。」

    「我就逼你怎么了?有本事你就跳,没本事就不要瞎闹腾。宋春雨,我告诉你,威胁人没有你这样的,要是换了我,我就直接上这座大楼的楼顶,那才是跳楼的样子,可这里是三楼,就算你跳下去,最多也就是断胳膊短腿,当然还有可能摔成残废,可就是死不了,没意思。」

    「岳小洁,我怀了文海的孩子。」

    「哈哈……真是笑话,要是你有文海的孩子,你觉得我还有机会?要是你有文海的孩子,能是一辆车和几十万就打发了的?宋春雨,别作妖了,除了增加你的臭名之外,没用。」

    「岳小洁,你不要欺人太甚。」

    宋春雨真是怒了,恶狠狠地瞪着岳小洁,恨不能撕了她,可岳小洁根本不在乎,带着轻蔑地笑意继续向前走去。

    「岳小洁,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就真的跳了。」

    「跳啊!有本事你就跳,就你这种惜命的人会把命当儿戏?」岳小洁不管不顾迈步前行,跟在后面的文海等人都是捏了一把汗。

    走到距离窗台两尺之距,岳小洁停了下来,笑嘻嘻地说:「宋春雨,没有赴死的决心就不要弄这些幺蛾子,你想跳,我帮帮你。」

    说话之间,岳小洁伸出手就要去推宋春雨。

    「岳小洁,你干什么?」宋春雨一惊,身子一转跳进了房中,双脚一落地,先是一惊接着满是羞愤之色,随即怒吼着向岳小洁抓来,却被跟在文海后面的几个人按到角落中。

    「没意思,一点也没意思。」看着角落中正在大叫大骂的宋春雨,岳小洁摇摇头意犹未尽的样子,转而拍了拍文海的肩头,拉着他向外走去。

    「你看,她就是来闹腾的,你紧张什么?」

    「我……小洁,谢谢你。」

    「你还是谢你自己吧!」

    「……」文海有些发愣。

    「要是你留了种,那可就没救了。」

    岳小洁的话让文海脸色涨红,看看被人拖走的宋春雨,不由得摇摇头,刚才他还真怕宋春雨跳下去,等到岳小洁和宋春雨言语交锋之时也捏了把汗,可没想到最终会是这样的结果。

    文海还在发愣,岳小洁却招呼了一句说:「发什么愣,我饿了,带我去吃饭。」

    「好,好。」文海一声应答,连忙跟上了岳小洁的脚步,两人并肩离去。

    另外一间办公室中文玲玲摇摇头说:「没意思,很没意思。」

    「怎么?你失望了?」文海妈妈问了一句女儿。

    「过程太快了,总觉得不应该这样结束,也不知道宋春雨太蠢还是岳小洁太精明。」文玲玲摇摇头。

    「是岳小洁太简单了。」文海妈妈摇摇头,摸出了电话。

    「妈妈,你……」

    「怎么说咱们是男方,主动一点也不丢人。」文海妈妈咬牙说了一句话,拨通了岳小洁妈妈的电话:「喂,珍珍,那么多年不见了……」

    (完本)
>>>点击查看《简单生活简单爱:舞蹈培训室的女孩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