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美文小说 > 巫魔密室:7位失忆者的烧脑之旅 > 巫魔密室:7位失忆者的烧脑之旅目录 > 第零章 第 56 节 大结局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巫魔密室:7位失忆者的烧脑之旅 第零章 第 56 节 大结局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我使劲甩了甩头,打消了脑海中不切实际的想法。

    无奈把 Nana 打晕,不然她真能把自己撞死。

    「看来……最后的路程,还是只能我一个人来。」

    我苦笑,继续前进着。

    绳套有了能量棒的加重,一个人就能勾住拉杆。

    度过通道里的陷阱,我轻松地来到了悬尸房。

    地灯旁,出现了新的东西——一块干架神器,工地上常见的红色砖头。

    太明显了,我脑海中瞬间知道了密码门的答案:BRICK。

    下面的,就是要在小洞里,去找齐手电筒和锤子了。

    就从离我最近的小洞掏过去,但第一掏似乎是走空了,里面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摸到。

    就在我准备把手抽出来的时候,突然,感觉指间触碰到了什么。

    或者说,是有什么东西,主动触碰到了我的手。

    那个东西继续在我手上摸索着,我感知到了那东西的形状——也是一只手!

    难道……又是之前 Nana 碰到的那只手?

    说不定能从对面那人嘴里,找到离开的办法!

    我反手抓住了对方,手感还很柔嫩,应该是个女人的手。

    对方似乎没想到我会反击,慌乱地挣扎着,但我死死拉住,不让对方挣脱。

    这时,感觉对面的力道似乎变大了,估计是有人在一起帮着拉,但我现在孤身一人,也没有人帮忙,指甲扣在对方手腕处,似乎有什么东西,我使劲一拉,竟然直接把那东西拉了出来,还在对方手上留下了刮痕!

    那深入皮肉的刮擦,让我发泄了被困在此地的绝望情绪,但当我将东西拿出来后,我呆住了。

    那是一串红绳,红绳上没有用到任何金银饰物,就是由简单的细线编织的,还有不少线头……我见过这个绳子……这是 Nana 手上的红绳……

    没错,Nana 的红绳似乎就是在这里掉的,但这不值钱的绳子,为什么对方不小心抢了去,还会戴着?

    不对!

    那个刮痕……

    我记得,当时 Nana 的腕部,也出现了两道血印……

    我,不寒而栗……

    ·

    庄德全走出房间,去了对门。

    他背起殷若妍,像个复原的老兵,昂起胸膛,朝着休息厅走去:

    「放心,失败也好,成功也罢,无论如何,这最后一天,爷爷都要带你去到关卡的尽头!」

    庄德全知道殷若妍听不见,这更像是在说服他自己的话,他要独自去闯荡关卡,为他们爷俩找到一线生机。

    但是拉开休息厅的门,庄德全却发现,钟卫国和程帅已经穿好了紧身衣,就要爬进洞中。

    「等等!」庄德全大喊。

    两人转回头,看着老人和背上的女孩,不约而同地笑了,只是程帅的声音还是那么欠揍:「快点啊,老东西,赶不上二路汽车了都!」

    庄德全快行几步,与两人并肩。

    终于,所有人都进入了关卡之中。

    最后一天,即便徒劳无功,也绝不能放弃!

    ·

    悬尸房中。

    我突然灵光一闪,把自己写了字的【悬尸卡】放进了小洞里。

    「应该,不会那么邪门吧。」我在心里安慰着自己,「我究竟在想什么?那怎么可能?」

    叹了口气,都说不当人类学实验的小白鼠了,但事实上,自己也被这个地方折磨的神经兮兮了,就要去拿回【悬尸卡】,但一低头,洞里的卡片已经不见了。

    呵。

    我嘴角尴尬地扯了扯,收起红绳,决定不再呆这里耽搁时间了。

    这里的一切,都让我背后发凉。

    仿佛每天的闯关,都变成了镜像的组合,或者首尾相连的轮回。

    低语声袭来,Nana 一下下撞着内壁,钟卫国听见了咚咚声。

    悬尸房里,我和 Nana 都摸到了人手,一个拉出了红绳、留下来刮痕,一个被扯走了红绳、得到了刮痕。

    乃至于我写下八个字的卡片……

    我不再多想,去输入金属门的密码。

    五位数字母密码输入正确,我顺利进入了巫师坟场。

    一回生二回熟,我现在其实都不用开手电,就能凭着方向感,找到前往魔镜的路。

    但心中的不安,让我还是打开了电筒,没想到,刚一打开,幽蓝色的火焰,就在我面前燃烧了起来!

    邪神?

    明明还没有倒计时啊!

    我用手电筒的光,追着幽蓝色的火焰,拼命朝着魔镜跑着。

    余光照出了四面墙壁的痕迹,我发现上面的图案果然变化了,已经出现了各种阵法图,明明应该是倒计时开始后才会有变化的。

    而且也没有低语声。

    这种情况,难道是倒计时已经结束了?

    怎么会,今天的闯关,我是第一个进来的啊?

    一股寒意袭来,我不得不改变了路线,没办法直接跑到魔镜那,这邪神比毒蛇要更磨人,在黑暗中飘荡,随时准备对我致命一击。

    ·

    通道中,钟卫国发现了昏迷的 Nana。

    程帅怒道:「靠!钟离那小子做了什么?!」

    钟卫国试了下 Nana 的鼻息:「还有气……应该是遭遇了什么危险,为了节约时间,钟离就先走了。」

    「危险?」

    众人对着这熟悉的通道,突然紧张了起来。

    ·

    巫师坟场。

    我跌落在地,手电筒闪着光,电量已经不足。

    邪神身上的幽火已经不剩多少,似乎享受着猎物最后的绝望,缓缓地朝我飘来,然后举起了手中的镰刀。

    我本能的闭上眼睛,完蛋了!

    就在这时,

    叮叮铃铃……

    再一次的,我听到了一阵清脆的风铃声。

    就像我在通道中听到的一样。

    但这次要更加清脆,不再模糊。

    然后,落入耳中的,是邪神充满不甘的嘶鸣。

    我睁开了眼,邪神举起镰刀的身形似乎卡顿了。

    随机,伴随着风铃声大作,墙壁上的那些封印阵图被激活了般,放射着血色的光华!

    光华照射下,邪神痛苦哀嚎,浑身冒着蓝色的火焰,不再是隐形的了,肉眼就可以看见。

    叮叮铃铃,风铃声的音量再次上一个台阶。

    骷髅头逐渐裂开,里面冒出的火焰蹿入高空,骷髅和镰刀都化为了黑烟飘散,只有那团火焰飞往了魔镜中,魔镜表面散播着层层涟漪,吸收着这邪神的本源鬼火。

    最终,所有鬼火都被吸干。

    风铃声消失,阵法图和血迹都从墙上消散了,不是恢复为了血污,而是直接消散,就像受到了净化一般。

    一切……尘埃落定。

    我虽然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但下意识地明白了:邪神被彻底封印了!

    ·

    我卸下魔镜,这次没有再去砸碎它。

    打开密码柜,拿走钥匙,里面的倒计时果然是 00:00。

    刚才的追逐战,邪神一开始像玩捉迷藏一样,在戏耍我,弄得我现在筋疲力尽、浑身都是汗,脚步虚浮地走到栅栏口,进入了书塔神迹。

    好不容易卡在平台上,我看了眼手表:只剩半个多小时了……

    在巫师坟场里的追击战,耽误了太多时间。

    现在,就是往上爬也没有意义了,我只得把希望,放在了真言之镜上。

    希望真言之镜上,能有逃脱的答案!

    我爬上黄金竖梯,然后跳到另一边的平台上,真言之镜就悬挂在这里。

    整个镜子大小,大概只有盥洗室那面的三分之一不到,但逼格高多了。

    圆润的造型,四周繁复的花纹,是天堂与地狱的雕花,比魔镜上的还要精美。

    镜面金光闪烁,自然也只能照出我模糊的面庞。

    在真言之镜四周,有着五个扣住的索环,上面分别雕刻着五中模样诡异的兽头。

    我尝试着说了声:「视死而生。」

    半狼半骷髅的兽头直接裂开,索环掉落。

    果然如程帅所言,但即便五个索环都打开了,这么小的镜面,似乎也不够我们通行的。

    我依次说出了「种果得因、众生往复」和「返璞归真」,另外三个兽头应声碎裂。

    只剩一个锁了,我试着抱住镜子去往外拉,一点都拉不动。

    又用锤子去锤,但看似脆弱的索环,却毫发无损!

    这……

    答案似乎都是四个字,瞎猜肯定猜不到的。

    看来,只能去想想之前四个答案,能不能推出来第五个答案了。

    天道之书,天道会是什么?

    我绞尽脑汁的思索着,却始终无法得出答案。

    就在这时,突然想起了 Nana 说的,关于这个真言之镜的设定:

    【在这个藏书楼中,有一面真言之镜,掌握了世间所有的知识,会解答巫师的所有询问,如今随着藏书楼一起镇压在此处。】

    而我的身份就是调查小队成员,就是——一名巫师!

    「真言之镜,请问天道之书的答案是什么?」

    真言之镜的表面果然浮现了一串莹白色的字迹:

    【太上无情】

    我……

    哈哈哈,我瘫倒在地,无声惨笑……

    就和【悬尸房】里的苹果一样,废了这么大的功夫,答案就在起点啊!

    只要说出太上无情,这最后一关就算过了吧……

    但是,只有自己离开了……看看时间,还有最后一刻钟,想要回去把所有人喊过来是不可能的了……

    ·

    我不知道的是,其他人现在正站在巫师坟场的门口。

    钟卫国背着殷若妍,程帅背着 Nana,庄德全拿着板砖跟在后面。

    钟卫国道:「大家小心,钟离过去了,倒计时很可能已经结束了,我们手里没有手电筒,但是栅栏应该也是开的,你们跟紧我,我直接抄近道去栅栏口。」

    众人还不知道邪神已经被封印,依然胆战心惊地踏入坟场,不敢发出一点多余的声音。

    ·

    我站了起来,正准备离开。

    但想起来之前发生的种种,以及大家丢失的记忆,总是心有不甘。

    既然真言之镜能解答所有的询问,那……

    「真言之镜,杀手究竟是什么人?」

    真言之镜中浮现白字:

    【鲜血如酒 喝多了也上头】

    这是什么意思?

    打字谜?

    酒,喝多了……没错,杀手确实是个酒鬼……

    虽然不太明白这句话具体的意思,但至少确定了,是能从真言之镜上问出信息的,而且这些关乎个人身份的信息,也并非凭空捏造,而是确实和本人相关的。

    那,再试试!

    「真言之镜,殷若妍是什么人?」

    依然是白色的字迹:

    【怕别人抛弃 所以自己抛弃自己】

    嗯?这就有点文不对题了,殷若妍可是一个很乐观的孩子,虽然有些隐藏的神经质。

    算了,还是问问我自己吧,我对自己最熟悉,总能检验出真假。

    「真言之镜,钟离是什么人?」

    没想到,这一次,镜面没有再显示东西。

    「坏了?」

    我摇头,可别最后没法通关了啊!

    咔嚓!

    镜面竟然直接碎裂了!

    破碎的镜面上,闪现出一行鲜红色的字迹,这次,却是一个字一个字蹦出来的:

    【你是死神的助手 把世界推向毁灭?】

    死神的助手?

    毁灭世界?

    还 TM 留了个问号?

    我脑袋里才是一堆问号吧。

    时而想起那道毁灭一切的白光,以及黑卡后的那些小字:

    【你们当中 有人毁灭了世界】

    时而想起杀手在夜里对我说过的话:

    【老爷子当年把一切资源都交给了你,你最后能做的,也不过是为世界续命十几年。】

    我究竟是什么人,是葬送世界的「魔鬼」,还是维系世界存续的「天使」?

    「我怎么可能是死神的助手?要是死神是冒火的那鬼玩意,才刚被封印呢!」我用打趣,缓解心中的不安:「好了,真言之镜,最后一个锁,答案是太上无情。」

    有着四只眼睛的猫头鹰兽头应声碎裂,整个真言之镜竟然陷入了墙壁中,然后一阵波纹闪过,书架往两边移开,一个巨大的黄金门出现在我眼前。

    而真言之镜正是这道门的巨锁,如今已经解开。

    我就要推门离开,右侧却传来了声音——

    「等等!」

    有人叫住了我。

    那声音,有点陌生,但却是听过的……

    并非入口处的声音,那就不是后赶来的人。

    但自己明明是唯一一个来到这书塔神迹的人啊?

    「谁?!」

    我转过头,发现一个漆黑的身影正坐在电话亭上。

    那身影披着一层层粗布麻衣绕成的脏衣服,黑乎乎的布条伴随着风旋不断飘荡,猎猎作响,倒是显得潇洒飘逸了起来。

    是杀手!

    他依然拿着酒瓶,坐在电话亭上,仰头就「吨吨吨」灌起了酒。

    我眼神中带着惊疑,但连续承受了太多诡异之处,心脏倒是强大多了:「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

    「俺想在哪就在哪咯。」杀手的声音有些嚼舌,似乎是有些喝多了。

    「7 号房里有和【关卡】相连的通道吗?」

    「呵呵,是有『通道』,不过不是你所以为的那种。」

    「那是什么?」

    「以这个时间点的你,解释了也听不懂,何必庸人自扰。」他伸了个懒腰,「有人托俺给你带个东西,顺便让俺在低端局度个假。」

    说着,他对着我一弹手指,一个闪着金光的小东西飞来。

    我连忙接住,发现是一枚金色硬币,但上面没有代表价格的数字,只有一个 ∞ 的符号。

    我想起了,最开始时,盥洗室的解锁,也是这样的符号:无限……逃脱?

    「好了,那个疯家伙交代的事情,俺已经办完了。」杀手起身,拍拍屁股,把空酒瓶随手一丢,落入悬崖下。

    令人惊讶的事情发生了,没过多久,那酒瓶竟然从上方又落了下来!

    看着我惊讶的眼神,杀手嗤笑道:「哦?这次,连这个机制都没有找到啊,钟离,你退步了。」

    机制?

    这个书塔神迹,原来真的是神迹,怪不得上下都看不到尽头,因为整个建筑,其实是一个克莱因瓶,空间首尾相连,在无限重复。

    我恍然大悟,那个【生机卡】其实已经提示的很明显了!

    跳入悬崖,就能寻求一线生机。

    所以除了直接问真言之镜这种取巧方法外,还有一种解密方式,可以通过书塔的空间特点,去节省时间!

    其实一、三、五的坐标点,在竖向上,几乎连成一条直线,二、四、初始点亦然。

    所以只需要直接跳下去,就能快速得到所有的答案,那怎么刹车呢?如果光是往下跳,只会向那个酒瓶一样,加速度越来越快,没法止住的啊!

    杀手仿佛能看穿我的想法,他跺了跺脚下的电话亭:「你们的紧身服,和这个亭子的上表面,都有吸收冲击力的功能,所以……直接在这个电话亭里,敲碎底层的玻璃,就能直接掉到第四个坐标点,找到答案后,再重复同样的操作,去二号坐标点找答案。」

    「所以说,我们其实只需要横渡一次 AB 两个区,再到对面的 B 区,找到一号坐标点的电话亭,就能依次获得第五第三坐标点的答案。」

    「没错,你看,很简单的,没想到你这次退步得这么严重,连这都没发现。」

    这次?

    退步?

    我不明白他的意思。

    如果……当时钟卫国直接掉下去的话,早就能发现这个机制了。

    所以平台才设计得如此短吗,就是为了让我们好更快的去发现这里的空间机制?

    「电话厅的底层玻璃很硬的!这个锤子恐怕都砸不开吧!」

    「哈哈哈!那你以为,那个魔镜为什么可以被锤子砸开?魔镜可不是你以为的那么好碎裂的。」杀手眼带揶揄,「这就是一把专门炼制的破镜锤,但凡有反光的镜面,都能砸开。魔镜砸得,这玻璃面当然也能砸开!」

    所以这个锤子,其实是这一【环节】使用的道具!

    「我还有一个问题,你为什么没有这套紧身服,我们之前也找过你房间,但也没看到你的箱子?」

    杀手打开了黑臭的乞丐服,里面闪现的,是如同星空般梦幻变化的衣服,看不清材质,但绝对是不可多得的宝物:「呵,你们新手局,才会发那破衣服,新手大礼包的福利懂吗?」

    我举起无限硬币:「那这个也是新手礼包的福利吗?」

    「屁!瞎眼的小鬼,这可以换你一条命!」杀手又掏出了一瓶酒,边喝边说着,「之后的世界,可不像这个新手村,有保护机制,会无限复活。后面的命,就要自己挣了!」

    「什么意思?这个硬币,就像游戏里的复活 BUFF?」我逐渐接受了这里的一系列超现实设定,「那……可以让殷若妍恢复吗?」

    其实说出这句话,我自己都不信一个游戏币,能让她恢复过来。

    「这不是解药……只能换命。」沉吟片刻,杀手又道,「其实不用这么纠结别人的生死,因为在这里,每个人都会死,每个人也都不会死,你……早晚会明白这句话的。」

    好吧,完全不明白。

    倒计时就快结束了,我没法一一询问清楚,只能找重点问道:「这个硬币是谁给我的?」

    「一个疯女人。」

    「你有什么双线任务,或者 X-man 之类的……」

    被杀手不耐烦地打断:「什么鬼,净想些没有的事,俺就是来送个快递。这新手局有俺没俺都一样,倒是……那些黑卡背后的小字,其实是对你们几个真实身份的注解。这就是为你专门打造的新手局,所有细节都是为你精心准备的,是通过不违背游戏规则的方式,在告诉你一个【真相】,可惜你只解出了一半。」

    真相?

    一半?

    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唉,俺的度假也要结束了。」杀手最后看了一眼嵌入强中的真言之镜,「这个层次的道具,还无法撑得起你身上的因果,所以裂开了……」

    这不是他第一次聊到【因果】了!

    【不要太拼了,你终究赢不了因果】

    【等你玩好后,记得去尽头找到俺啊】

    我问道:「因果……究竟是什么?」

    「是命运的无数条平行线。」

    「你说让我找到你……我现在算是找到你了吗?」

    杀手呵呵笑道:「你还没开始找,谈何找到?记住,俺在圣贤殿的尽头,如果你想掌控自己的因果,就要找到俺,不然只会成为那个疯女人的陪葬。」

    我心想,疯女人送我东西,又让我陪葬?逻辑上怎么都不通啊!

    但没等我发问,杀手却突然消失了!

    「钟离!」

    我闻声看去,原来是钟卫国等人出现在了滑道口!

    「大家……」我喃喃道,长舒了一口气。

    钟卫国看到了那扇门,眼中喜悦神色不加掩饰:「你解开机关了?!!」

    我点头,看了眼手表:「还有最后三分钟,大家快过来!」

    时间紧张,我没再纠结杀手的凭空消失,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那就是从这里逃出去!

    我们现在还不在一个平台上。

    钟卫国先上了黄金竖梯,把殷若妍和 Nana 依次荡到我怀里,剩下的人这才移动过来。

    只剩下十秒了!

    我和钟卫国背起两个昏迷的队员。

    五秒钟!

    全员一起用力:「使劲推啊!」

    一秒钟!

    我们终于推开了沉甸甸的黄金大门,步入到了门后的光芒之中。

    「我们出来了!」

    我听见了程帅兴奋的大叫声,这是我最后听到的声音……

    尾声

    不知何年何月的时间之隙。

    似乎还是那个带着科幻感的房间。

    蓝色的灯光下,殷若妍依然在沉睡。

    冰霜覆盖于房间四处,透露着森凉的寒意。

    但一个高挑的人影却步入了房间。

    那人影,正是杀手。

    他似乎对这彻骨的寒意毫无察觉。

    甚至掰下了床头的一些冰,直接扔进嘴里,就着一口酒就吞咽了下去。

    杀手黑漆漆的外袍里,闪现出梦幻般的甲衣,寒意似乎都不敢触碰到那层甲衣,以他为中心在退却。

    此时,杀手不再是酒鬼,反而像是一个王者,威风鼎鼎,仿佛能主宰此间的一切。

    在他的衬托下,床上昏迷的少女,显得是那么的柔弱而无助。

    突然。

    他伸出了手。

    杀人。

    是一个杀手的本能。

    但他并没有用多么高深的杀人技巧。

    就是想掐死少女,用最原始的方式。

    某种荒诞、恨意和畏惧,这些毫不相关的情绪,交杂在杀手浑浊的眼眸中。

    他的手就要按在殷若妍的脖子上,就要将少女掐死。

    即便在这片空间中,对于「死亡」的定义并不明确,但杀手有办法让死亡的支线坍缩为恒定。

    那干枯的双手已经化为了钩状,就要附上少女纤细的天鹅颈。

    就在这时。

    叮叮铃铃……

    清脆的风铃鸣起短音。

    一个慵懒的声音自杀手背后响起:「你就,这么想我死吗?」

    杀手回头望去,那是一个目露鄙夷之色的女人,却有着和床上的少女一模一样的面容。

    他咧嘴一笑,表情夸张,似是又恢复了酒鬼的醉态:「怎么会呢,该死的疯女王,俺们不是……早就死了吗。」

    女人收起了风铃,身形逐渐变淡:「钟离的第二关,你还跟着去吗?」

    「恶灵旅店又不是新手关卡,我才不去遭那罪呢!」杀手又灌了口酒,说,「倒是记得你说过,那个人是在旅店里吧。」

    「那个人?呵,你还真是擅长惹恼我啊,本来……我都快要忘了的。」

    女人的身影逐渐散去,她当然还记得那个人,玫瑰丛里的慕容小姐。

    杀手打了个饱嗝,也离开了房间,却在心中嘲笑着女人的谎言。

    快要忘了的,便是没忘。

    就他们存在的时间而言,还没有忘却的,便是刻骨铭心。
>>>点击查看《巫魔密室:7位失忆者的烧脑之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