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美文小说 > 临吾公子传 > 临吾公子传目录 > 第零章 第 23 节 无处知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临吾公子传 第零章 第 23 节 无处知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苏辞道候在门外,见到几只玄燕自朱墙外飞进来,落在檐边,互相梳理羽毛。

    宫闱深重,森然淤塞,方正齐整的玉白石阶铺开,便比殿外凉上许多,偶有灵禽啸空,也只在天际边落一道倏忽不清的斜影,远远得便看不分明。

    文侯不知已有几时未曾见到飞鸟鲜活,盎然有生气,竟看得入迷,直到太监轻轻唤过几遍,才回过神来。

    「进去吧。」声音尖细的阉人低声言语,「陛下在等着。」

    老人道一声谢,越过宫门,入得金殿,走过几步,见到书房中的天子。

    「陛下。」苏辞道颤巍巍跪下。

    「武侯前脚刚走。」人君素衣雪白,容貌年轻,于孤烛寒宫中更显疏离,「闹腾一番,要了萧炳章两万人。」

    文侯应是,俯首叩拜,长身不起。

    「你说,用陆犀虎换两万人,值不值当?」天子罢下批阅过一半的奏折,也未叫老人起来,就这般问。

    「值。」苏辞道自喉咙深处挤出个短促仓皇的答案,语调衰微。

    「顾家叛军收拢人手,把万顷财货装上舟船,又从商家手里抢了不少,算下来有四五十艘之多,尽数出海,入得大洋,倒是步妙棋。」人君敲打桌案,「谁去镇压好?」

    「武侯要了新军,便让武侯去。」

    「西边呢?」

    「陛下重新立过。」

    天子含笑,亲自起身把文侯自案下扶起,「苏爱卿,别累着了。」

    「劳烦陛下挂念,老臣还硬朗。」苏辞道回得慎重。

    「令居子还没消息。」天子话头一转,语若无意,「茶司却不能闲着。」

    「辛太生找到了?」

    「未曾,但我这里有一个,从前在令居子手下做事,叫鲜于损,是个胡人。」人君早有准备,「爱卿以为如何?」

    「既是令居子旧人,当然信得过。」苏辞道深以为然。

    「临吾之变里可少了不止一个人。」天子回身坐下,取一块墨锭于长砚上推磨,「我听闻苏怀韫私下去过临吾,至今未归。」

    「浮浪不经,东荡西游,私底下跑去和春居喝酒,遭了无妄之灾。」文侯咬牙恨恨,界限划得分明,「子不教,父之过,是我管教无方。」

    「爱卿老来丧子,虽面上不显,心中一定悲痛。」人君取笔,在宣纸上挥毫泼墨,写过两句,「老之将至,行龙钟而精气颓,便更禁不起连番变动,不如回家歇息段时间,养养精神,如何?」

    苏辞道喉头滚动几下,见天子神姿飞扬,从容不迫,看也未看他,当下明白陛下心意已决,不容辩驳,失魂落魄里,颓然应道:「敬遵陛下御旨。」

    「拿着。」等笔墨干透,人君卷起纸轴,递给文侯,「在书上读到首好诗,思来想去,最合适赠给爱卿。」

    文侯拉开,只见笔走龙蛇,丰筋多力,上书:雨中山果落,灯下草虫鸣。

    老人双膝跪地,涕泪俱下,「谢陛下赐墨宝。」

    人君扬手,示意苏辞道退殿。

    「对了。」天子似想起什么,叫住回身避走的文侯,「和春居一夕倒溃,焚毁殆尽,着实可惜,临吾景致秀丽,和风暖人,便打算在旧址上建一座行宫,冬天避寒行猎去。还差个名字,爱卿素有文才,可有什么建议?」

    「就叫万象宫好。」文侯脱口即出,「万象更新,寓意喜人,有新芽齐发,绿意葱茏之生气。」

    「万象宫。」人君轻笑,「真是个好名字。」

    (完)
>>>点击查看《临吾公子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