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美文小说 > 作家 > 作家目录 > 第九章 第九章 第 1 节 困在迷城中的人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作家 第九章 第九章 第 1 节 困在迷城中的人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应该是氯仿或者乙醚之类的东西!

    这是意识恢复时出现在我脑子里的第一个想法。

    眼前画面逐渐变得清晰,看清楚之后,我吓得几乎从椅子上跳起来。

    怎么又回到了那个厂子里?难道之前的都是梦境?

    我挣扎着想要站起,然而手脚都被白色的塑料扎带固定在椅子上。转动脖颈看向四周,但昏暗中几乎什么都看不清。这时头顶忽然亮了一盏灯,我看到一个人坐在不远处的,穿着黑色的套头衫,戴着兜帽。

    「唐老师,没想到吧!」

    那人忽然将椅子滑到灯下,整个人都暴露在光线中,接着他把头上的帽子褪下,我看到他的面容,整面左脸遍布着可怖的疤痕。我瞪大眼睛,看着他,心里涌出匪夷所思的荒谬感觉。

    「袁俊?不可能,你死了!」

    「如你所见,我还活着。」袁俊右半边脸颊浮现笑容,极其诡异。

    「你真没死?」我能听到心在胸腔中擂鼓一般跳动。

    「不信,你可以摸摸。」他走到我面前,触碰我的手,我能感觉到那是温暖的人体。

    但谁又能确定鬼的身体就真的是冰凉的呢!

    「可是,我分明勒死了你。」我无法置信地看着他。

    「那根跳绳有弹性,」他淡然地说,「当时我只是短暂窒息陷入昏迷。」

    「只能说你命不该绝,」我抬头望着他,「你是来报仇的?」

    「算是吧!」

    「你杀了我吧!」我长长叹息,心里一点抵抗的想法都生不出。

    「杀了你之前,我需要告诉你一些真相。」他说。

    「什么真相?」

    「关于你的一些事情。」

    「我的事情?」

    「没错,你还记得你刚刚叫我什么吗?」

    「袁俊?」

    「嗯」他点头,「但你知道吗?其实我是陈奇!」

    「怎么可能?陈奇已经死了,我亲手——」

    说到这里我一下顿住,看着他的眼睛,「这就没意思了吧,你想套我的话,如果我没猜错,你身上一定带着录音设备吧!或者窃听器,我猜猜,警察就在外面,一个车里,面包车,对不对,我俩现在说的话,他们都能听得一清二楚,所以,你不是来报仇的,你的目的是同警察配合掏出我杀人的口供,是吧,别痴心妄想了,喂喂,警察同志,我告诉你们,我是受害者,陈奇才是那个绑架我的人。」

    我笑着看他,但他一点也没有被揭穿之后的慌乱,反而目光沉静地望着我。

    莫名其妙,我从他的眼神中读出同情和悲伤的意味。

    「你杀了陈奇。」他说。

    「没有,」我否认,「他的死是咎由自取,我算是正当防卫。」

    「你没听明白,你杀的是你脑海中的陈奇。」

    「什么意思?」

    他掏出一张照片拿到我眼前,问:「这里面的人你认识吗」

    那是一张合影,三个人坐在某处房间的某个地方,面对镜头开心地大笑,桌上摆着点着蜡烛的生日蛋糕,胖胖的陈奇带着生日帽,两只胳膊搭在旁边人的肩膀上。

    「中间的是陈奇。」我说。

    「你还没想起来吗?」袁俊以失望的语气说,「中间的那个人是你啊,那是你年轻时候的照片。」

    我下意识否认,「怎么可能,那分明是陈奇」,这句话还未等说出口,我忽然如同被闪电击中,四肢麻木僵硬,脑海中某处的记忆忽然被点亮。

    对啊,中间那个胖子确实是我,那是我大学时候过生日,两个好朋友来找我玩。

    他们叫什么来着,我想起来了,左边比较瘦的叫郭逍,右边高高壮壮的叫戴军。

    「不可能,我不信!」我大叫一声,脑子一下乱了。

    「唐老师,你病了,半年多以前你就开始神经错乱,你管我叫袁俊,常常自言自语,对着空白的稿纸大声赞叹,那个《迷城》的作品其实是你写的,我只是你的助手,你也没从什么袁俊那里剽窃作品,哦,对了,也没有什么许怡云,那是你之前一个小说中的人物。

    几个月前,你找我喝酒,说压力很大,写不出来,我劝你休息休息,最好去医院看看医生。你忽然大怒,骂我想要害你,还说我想要夺走你的作品,我见你状态不对,就赶紧安抚,却没想到随后你忽然趁我不注意用跳绳想要勒死我。

    那个时候我真的以为自己死了,结果后来被烟呛醒,屋子四处冒烟,火苗乱窜,我付出半张脸被烧毁的代价才从火海里逃出来。起初并没有意识到火是你放的,毕竟我住的地方,线路老化导致过不少小事故,直到警方出具调查结果,着火点源自我家厨房,这时我才怀疑纵火的人是你,因为你想毁尸灭迹。

    等我从医院出来,你已经失踪了,我猜想你可能畏罪潜逃。却没想到你的病情已经严重到这样的程度。警方在这里没有发现任何尸体,到处都是你的痕迹,没有陈奇没有什么拾荒者,一切都是你的幻想。

    你自己可能不清楚,你一直陷在《迷城》那个故事中没出来,还记得吧,那个罗之陶,建造了迷宫,把自己困在其中,唐老师,你其实就是那个罗之陶。」

    我是罗之陶?

    不,怎么可能,我嘴里低声念叨着,不敢去看袁俊,或者陈奇的眼睛,但他的话一直在脑海里回荡。

    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我并没有一个叫袁俊的学生,也没有偷窃他创作的作品,等等,《迷城》就是我的作品!

    狂喜的感觉从心底升起,我没有偷别人的东西,转瞬又悬起心,我真的病了吗?

    我想要拍打一下自己的脑袋,却被手腕上的扎带束缚住,等我缓过神来,那个姓付的警官出现在面前,随后我手上的扎带被剪断,代替它的是一双手铐。

    「为什么,我没有杀人啊!为什么要逮捕我?」我抬头问那个警官,「既然陈奇是我幻想出来的人物,就算我杀了他又有什么罪?」

    警官朝我摇头,说:「你谋杀陈奇未遂,且涉嫌纵火,造成人民财产和生命损失。我们依法将你逮捕。」

    我无话可说,只好闭上了嘴。

    「走吧,大作家!」他扯着我的胳膊,把我从椅子上拉起来。

    我脚步踉跄着被从废旧厂房中带出去,外面天光正盛,分不清上午还是下午,远处停着五六辆闪烁着警灯的警车,天空中的云被狂风撕扯成一缕缕的棉絮状。

    我忽然感觉脚下震动,轰隆隆的声音从地底传来,厂房忽然在我眼前坍塌,巨大的尘雾浪潮一般涌起,随后一道道巨大城墙自地下生长而出,如巨蛇一样四下蔓延,转眼间我就被一座巨大的迷宫困在其中。

    【全文完】
>>>点击查看《作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