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美文小说 > 假面舞会之死 > 假面舞会之死目录 > 第一章 第 27 节 尾声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假面舞会之死 第一章 第 27 节 尾声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你怎么这么有把握?」

    听完了全部的过程,我还是觉得难以置信。

    「装的。」

    「装的?」

    「我们其实也不是很确定」,赵行云说,「毕竟要试试,大不了就是在医院白蹲几天。」

    「方贯后来怎么样了?」

    「的确出院了,还成了我们的直接证人。」

    「能走不?」

    赵行云摇摇头,一口闷了杯里的酒:「能说话,走不了路了。」

    「赵勇和王夏真是你们的线人?」

    「是」,赵行云说,「只有我们大队长知道。他们用的密语,就是一个清川河上的传说。深夜的时候龙船会开出迎接河上的灵魂。船沉,是不动,船走,是行动。他们当时发生了争吵,王夏觉得那是一个一网打尽的机会,赵勇想再等等。」

    「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阿虎会心甘情愿地让但芳注射麻醉剂。」

    「他以为那是毒品」,赵行云说,「会让高潮更强烈。」

    「如果没有那场雪,一切都会不一样吧。」

    「的确。」

    「如果」,我忍不住要问,「但芳知道阿虎是卧底呢?」

    「其实那时候阿虎应该收集了很多证据」,我说,「如果但芳能再等等,单志良会落网,张东也会被揪出来。甚至,她和阿虎能在一起,过上正常人的生活。都是那一场雪,成全了她,又毁了她。」

    「你怎么知道阿虎是真的爱她,而不是想接近她,套取情报?」 赵行云说。

    「他」,我一时语塞,「王夏的日记里不是说了,他钱包里放了但芳的照片,还有,还有一瓶陈皮丹。」

    「马队告诉我,他的确从但芳那里得到了很多情报。」

    我暗叹一口气,不可能得到答案了。那张面具已经随着死亡永恒地凝固在阿虎的脸上,它隔绝了一切我们对深处爱和恨的追问。

    ……

    我就此事写了一份四平八稳,不带感情的新闻报道,发表在《清川日报》上。来信问讯的信件羽毛一般飞来,想要知道更多的细节。我后来带着那份报纸去见了被关押的但芳,她很快将被执行死刑。

    我一边看着她的眼神从左到右,从上到下地滑动,一边猜测她看到哪里了,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她拿着报纸的手颤抖起来:「阿虎他真的是……」

    我知道她要问什么,我点了点头。

    她低下头,慢慢把头埋进报纸里。水迹从灰色报纸上扩散开来。

    她遗憾、后悔、抱歉的东西是什么,我最终也没有得到答案。

    五天后,她被执行死刑。那些没有被说出的话全都埋进了时间深处。

    案件告破后,王夏的父母见到了女儿的遗体。马小友给赵勇举行了葬礼。

    单志良的犯罪集团被一网打尽,清川官场大地震。

    五姑婆不久后去世。紧接着非典在全国爆发。

    但芳的美容院树倒猢狲散,女孩子们重新开始自己的流浪。

    方贯家的雁居酒楼一蹶不振。老夫妇把酒楼卖给了另一个老板,做出来的饭菜不仅量少,也没以前的味道了。我在商场见过方母一次,她推着轮椅,上面坐着笑呵呵的方贯。

    金刚山上的别墅被疯长的青草淹没了。

    赵刚的墓旁多了赵勇的墓。

    ……

    十年后,我收到了署名程辛的一本书。扉页是:献给我的爱人文秀。中间夹了一封信:

    「文越,你好!

    我是辛城。也许你还记得我,记得十年前发生的那件事。这是我在狱中写的一本书,敬请惠存。前几天我们刑满释放,听说你想写写十年前的事,我们很乐意提供资料。十年前,我曾在那座别墅里写了一篇小故事,当时没有写出结尾。现在,我补充了结尾,它也成了我这本书的开头。你有兴趣可以读读看。如果你想联系我,请打 180XXXXXX67。

    顺颂时祺!」

    我翻到书的第一页,上面写道:

    「过了一会,山寺顶上惊飞起十几只灰色的野鸟。那些挂在屋檐上的铃铛在风中丁零作响。门开了。十二个人走了出来,欢天喜地地往山下走去。山下一片焦黑。他们像第一次来到这个世界一样指指点点,欢欣异常。他们走过炮火中凋零的村庄,走过拖家带口流离失所的人群,他们走过河流和茂盛的青草,失散在浩浩荡荡的人流中,从此不知所踪。」

    于是,我把故事写了出来。

    (全书完)
>>>点击查看《假面舞会之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