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美文小说 > 麦田 > 麦田目录 > 第零章 第 63 节 无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麦田 第零章 第 63 节 无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光柱的闪耀下,已经没有了人群的欢呼声。

    人们握手拥抱、拥抱彼此、彼此安慰…每一次光柱的闪耀,都仿佛是在给人类倒计时。

    随着保护罩不断的收缩,起初人们疯狂的拥挤进中心地区,期望着能够多活一会儿。但是这种倒计时的生存,对于活着的人来说就是一种折磨。

    死亡有时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告诉人一分钟后会死。如何度过这一分钟,而活在最后 3 秒钟的人,又要承受怎样的恐惧,难以想象...

    妮可瘫坐在了地上,太阳伞计划失败了。

    妮可一直以为可以不选择,自己也许会成为那幸存的 1000 个人中的一个,他一直以为那 1000 个最后幸存的人应该出现在保护罩内。

    他的大脑一直在给他讲一个故事,保护罩是有用的,当保护罩内的人类剩下 1000 个的时候,一切就会过去。努力生存到最后,噩梦就会结束!可是,现实揭穿了谎言,故事始终只是故事。

    一名意志力超强的中控人员,用有气无力的话语转述着信息:「第十次阻挡成功,保护罩能量剩余 0%,完整度收缩 10%…」

    其实已经不需要再进行报告了,透过控制中心的玻璃窗,外面的一切都已经可以用肉眼观察了。

    以能源核心为半径的 3 公里范围内,已经挤满了残存的人类,向外的 3 公里范围则站满了各国的军人。他们不愿意在生命是最后选择等死,他们选择攻击,或者他们选择在攻击中死去。

    「没有退路了,我不允许你提取 ma 的能量。」杨二再次举起了右手,手中的枪被握的吱吱作响。

    木子一直没有放下手中的枪,枪口始终瞄准着杨二。除了相随进入房间后的那一眼,她的目光再也没有看过任何地方。

    张三杀气腾腾的面向所有人,他环视一周后,冷冷地说:「所有安保人员押送中控人员撤出房间,封锁控制中心大门及整个 16 层,不允许任何人进出。」安保人员互相对视了一眼,虽然心中略有疑问,但是与张三目光接触后,还是迅速地执行了命令。

    所有安保人员和中控人员离开控制中心后,张三转身面向窗外,抬手按下了木子持枪的手臂,木子惊讶地看着他。

    张三没有做出任何的解释,只是对着妮可和杨二说:「将能源核心供能系统与 KND 实验室对接,除控制中心操作台和保护罩以外,断开其余所有供电设施。」

    杨二扔掉手中的枪,和妮可一起快步跑向了中央控制平台。

    经过一阵急速的操作之后,一阵「嗡嗡」声响起,整个「门」都陷入了一片漆黑。由于中断了供能,所有的电动门全部都被锁死,控制中心的大门也发出一声「咯达」

    张三面向木子微微一笑:「服从杨二的下一个命令,这是命令。」

    「...是。」木子略微犹豫的回答了声。

    张三没有理会大家的诧异,左手掏出了一只手枪抵住了自己的太阳穴,双眼直视着中央草地前的那一片国旗,右手抬起打了一个敬礼。一声怒吼的「敬礼!」同时手枪的扳机被扣动了...

    「砰...」

    张三的整个身体迅速瘫软了下去,而死亡的姿态却让人难以相信这是巧合。

    只见他双腿交叉盘起,双臂自然下垂于胸前,手肘贴合在膝盖位置,上身稍稍弯曲,看上去他好像只是盘腿坐在了地上。只是那副刀刻斧凿的面容此时已经与地面平行…

    相随的脑袋不自觉的抽动了几下,他不能相信眼前发生的这一切都是真的。

    这个男人就这样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一瞬间,无数回忆的片段通入了大脑,是这个男人让自己坚强,是这个男人让自己成长,甚至是这个男人在第一时间代替了自己尽孝…

    从最初的畏惧,到最后的尊敬,相随早已将这个冷酷的男人,当成了自己心中的兄长。然而,现在这位兄长…消逝在了自己的眼前…

    杨二连滚带爬地跑到张三身前,紧紧握住的拳头剧烈地颤抖着。他背对着妮可大喊:「送相随和木子走,从消防通道去 KND 实验室。」

    妮可眨了眨眼睛恢复了理智,马上跑到相随的身边,拉着他跑向了 KND 实验室。

    可是,木子的表情非常麻木,整个人依然呆立在张三的尸体旁边没有任何的动作。

    杨二站起身,用力地晃动着木子的肩膀:「木子,安木子!执行命令!」

    木子呆滞的眼神中出现了一丝理智,她缓缓地抬头看向杨二。

    杨二咬着牙,一字一顿地说:「保证你和相随活下来,你们是人类最后的希望,延续人类文明,这是命令!」

    木子眨了眨眼睛,看了看张三的遗体,然后对着杨二用力地点了点头,转身迅速地奔跑向消防通道...

    妮可拖拉着相随跑到了「KND1402」的门前,将相随妈妈的银镯子递给了他。相随看到手镯后,终于恢复了一些大脑活动。妮可没有说话递给了相随一个折叠电脑板,相随拉开电脑板,画面中出现了凌雪的样子。

    凌雪:今天是 12 月 25 日,其实是我的生日。哈…不知道为什么要和你说这个,对不起。但是,有些事情的发生就是那么的不知所以,我认为这就是命运。

    分离也许不是我们的愿望,也许我们并不会懂得这种分离的意义,那么让我们永远不要去探究这件事情,就让它自然地发生。遇见你是一种缘分,离开你是一种命运,我庆幸自己获得了缘分,也同样接受自己应承担的命运。

    花自飘零水自流,枯木成舟运难求,星河分隔两成愁,缘无尽处是心头。你要,好好的…

    一时间,相随呆立在了原地。凌雪的存在好像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当画面消失的一刹那,心里突然缺失了一块,没有疼痛,没有悲伤,只有空的感觉。

    这个空洞吸走了一切,却没有被填满。

    相随不安的到处乱走,并对着妮可大喊:「凌雪在哪?我要找她,凌雪在哪!…」

    妮可叹了一口气:「这是录像,凌雪已经不存在了。ma 所说的奉献,就是凌雪和神意会的 1 万名囚犯。在凌雪的劝解下,他们已经…」

    无数的思绪涌上了大脑,瞬间天旋地转了起来,相随痛苦的用双手挤压着太阳穴。

    为什么大家都愿意牺牲自己来选择我?

    有没有人问过我是不是愿意这样?

    相随不停地问着自己,所有的人类换来的仅仅是一个机会,那么多的牺牲换来的只是一个机会。

    这个机会是去到一个未知的地方,肩上是 100 亿人类的梦想与未来。这是整个文明的重量,这一切都太沉重了,压得他无法呼吸,压得他无法思考。

    相随的双腿开始弯曲打颤,最终「咕咚」一声跪在了地上,额头豆大的汗珠一滴接着一滴地落下。

    相随处于崩溃的边缘,他睁大双眼不停地重复着:「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不敢…」

    妮可并不擅长交谈,看到相随这个样子,他也慌了起来。但是现在已经没有开导的时间了,他焦急地对相随说:「快走,没有时间了。」

    相随突然大吼一声抓住妮可的衣领,将妮可按在墙上大喊:「有没有人问过我?有没有人问过我?」

    疯狂的相随将妮可的衣领紧紧勒住,但是妮可硬生生地挤出了一个微笑:「有人…问过我…一起去死…怎么样?」

    一起去死?这样的问题,该如何回答?相随瞬间的呆住了。双手也失去了力量松开了妮可,他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妮可剧烈地咳嗽了起来,相随再次恢复了理智,他看着妮可的样子,心中充满了愧疚。

    这时,一只手轻轻地按在相随的肩上,木子温柔的声音传入了耳中:「不知道,那就去寻找一个谁都不知道的答案。不敢,那就去做一件谁都不敢的事情。」木子眼中含泪,但依然乖巧的微笑着:「小哥哥,如果你想让时间停留在此时,那么我也愿意陪着你!」

    可以说,相随一生最辜负的就是两个女孩,相随都欠她们一条命。然而现在,旧账未还又起新债。一个女孩依然尘封了过去,另一个女孩竟然付出了未来。依然还是那个道理,人只要活着,总要向前…

    相随转身握住了木子的手,眼神中再也没有了迷茫。他坚定地打开了「KND1402」的大门,两人快速的奔跑进了通道。妮可看着走廊尽头中渐渐闪起了白色的光芒,坏坏地笑着点了点头转身快步走了回去。

    当妮可返回控制中心后,杨二此时正盘腿坐在张三的遗体旁边,玻璃窗外耀眼的白光已经出现在大约 6 公里的地方。

    只是这一次出现的并不是「光啸」,而是一个巨大的光球。

    光球的出现让天空一分为二,一半闪烁着幽幽的白光,另一半弥漫着淡淡的蓝光。巨大的光球开始移动,球体附近 100 米范围内的军人,瞬间燃烧了一下,就坍塌成了一滩滩的尘土。

    军人一大片一大片的倒下,没有哀嚎、没有慌乱、没有逃跑、更没有反抗。

    黑压压的人群仿佛静止了一般,就好像是一艘船航行在平静的水面上,更像极了农民在麦田里收割着麦子,所过之处「寸草不生」。

    很快光球漂移到了保护罩的边缘,经过短暂的停顿,它开始了撞击…没错,就好像是它考虑了一下,最后选择了这种最直接、最原始、最简单的攻击。

    控制中心中的警报声响起:「保护罩剩余能量 0%,完整度收缩以至极限,即将破裂。」

    妮可坐在了杨二的身边,点燃了两支烟分给他一支。

    「准备好了吗?」杨二深吸了一口烟。

    「刚才吃了好大一口的狗粮。」妮可歪着嘴,表示恶心。

    杨二拍了拍妮可的肩膀:「挺好的,至少你不是饿死鬼。」杨二看向张三的遗体:「衍栋,我们上路了...」话音刚落,保护罩在无声中碎裂成无数光点,像极了宇宙中的星辰大海,一阵耀眼的白光吞没了所有…

    一阵白光闪烁后,相随缓缓地睁开了双眼,柔和的光从天空中照下。

    前方不远处有一片陆地,大片颜色各异、从未见过的植物,狂野的在地面上生长。这种陌生的环境,让相随下意识地握紧了双手。

    这时他惊讶地发现左手中有触感,他连忙看去,发现自己的左手正握着一只右手。这只右手的主人,是一个正在侧身看着自己的「女人」。

    女人裸露着上半身,一只左手正挡在胸前。背后一道类似突刺鱼鳍的东西,从颈椎延伸至水下。一头碧蓝色柔顺到难以想象的长发披散在脑后,一对小小的尖角出现在头顶。

    相随猛的放开了女人的手,他大喊着想问女人是谁,却发现自己发出的声音嘈杂而尖利。

    在诧异中,相随举起双手摸向自己的头顶,手中传来了坚硬的触觉。他慌张的转身看向自己的后背,一道突刺鱼鳍从自己的腰部延伸了下去,顺着鱼鳍看去,自己的下半身双腿已经消失,从腰部向下居然变成了蛇一样的身体,而且正在有节奏地摇摆着。

    相随彻底的惊恐了起来,所有的喊声都变成了一种类似野兽的嚎叫,身体也在水中一起一伏。女人猛地扑了过来,双手抱住了他,双眼的目光却散发着温柔。

    这时,相随才回想起来,左手一直握着的是木子的右手。他冷静下来,努力控制自己发出了粗糙的两声:「木…子…」女人看着他,高兴地点了点头并发出了一阵尖叫声。

    两人或者两鱼又或者两蛇…

    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学会了控制自己的身体。他们发现这具身体可以快速地在水下游动,而且能够直接在水下呼吸。水底的生物都是自己从没见过的,各式各样千奇百怪。震惊之余,他们决定去陆地上看一看。

    当他们非常接近岸边的时候,相随和木子的表情仿佛看见了,一道非常复杂的数学题。那一瞬间,时间太短而他们迫切地想知道答案。

    相随的脑中突然出现了一句话:竉生海人,海人生若菌,若菌生圣人,圣人生庶人,凡竉者生于庶人…

    亿万年的时光消逝而去,数不清的生命来了又去,种族的未来交在手上,尸山血海换来的却是...相随抬头望去,陆地上一颗曾经非常熟悉的植物,微风正在轻轻晃动着它,一颗殷红的苹果此时正在枝头「跳动」…

    (全书完)
>>>点击查看《麦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