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其他类别 > 沉舟 > 沉舟目录 > 章节目录 162、第一六二章 杏花春日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沉舟 章节目录 162、第一六二章 杏花春日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这话一出,哪怕是顾沉舟也镇定不了,勉强装着脸回到自己房间自后,就直接给贺海楼打了电话告诉对方这个消息。

    结果才刚说完,电话那头就响起“砰”的一声巨响!

    “怎么了?”顾沉舟一怔。

    电话里半天才传来贺海楼的声音说:“翻身没翻好,从床上摔下来了。”

    “……哈哈哈哈哈。”顾沉舟难得笑得弯了腰。

    贺海楼:“你别这样,你笑得我也想笑了,太蠢了好吗!别说这个,我明天上午十点过去?”

    “再等两天吧?”顾沉舟问。

    贺海楼在那边说:“一秒钟也不想等了!”

    “不怕太显得上赶着丢人啊?”顾沉舟笑着调侃。交谈到了现在,最开头无法克制的激动也慢慢过去了,他走到椅子上坐下,也没有开桌子上的笔记本电脑,只随手脱下外套,准备待会早点休息。

    贺海楼镇定说:“要是丢人就能把你追到手搞定你家人,老子自己把脸撕下来,让踩几遍踩几遍!”

    顾沉舟又笑了一回,然后对着电话慢慢说:“真想现在看看你啊……”

    “等我五分钟!”贺海楼在电话里说。

    顾沉舟对贺海楼说:“等等吧,还差这一个晚上?”

    贺海楼在电话那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顾沉舟觉得自己放在胸膛里的心也跟着这一声叹息晃悠悠地飘起来,连带着四肢也被某种不知名的力量牵了起来。

    他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正常时候怎么也不可能做的决定。

    他一面跟着贺海楼说话,一面用耳机线连上手机,将手机放进口袋,耳机则塞入耳朵,又打开门到走廊外看一眼一楼客厅的情况,再回房关门,去窗户边去打开窗户,稍微估量一下这里距离地面的高度之后,就翻过窗子,抓住一旁的水管滑了一段距离后,直接跳到一楼的后花园,但没挑好落脚的地方,踢到了自家老爷子的一盆蝴蝶兰。

    瓷盆被撞响的声音在黑暗里有些明显,顾沉舟镇定地弯腰扶好花盆,沿着后花园悄悄离开顾家。

    就在这一刻,就在这栋房子的三楼,恰恰好站在凉台上聊天所以把事情从头看到了尾的顾新军和顾老爷子足足沉默了五分钟没有说话。

    最后,还是顾老爷子失笑道:“新军,你什么时候看过小舟像现在这样孩子气?”

    顾新军木着脸已经不会说话了。

    老爷子摆摆手:“儿孙自有儿孙福,你也别担心太多,让他们自己去吧。”

    顾新军继续木着脸还是不说话。

    老爷子看着花木郁郁的庭院,又笑了一声,摇摇头回房间了。

    五分钟的车程,十五分钟的路程,七分钟的奔跑时间,来回几句闲聊的功夫。

    当顾沉舟呼吸略微急促地说完又一句话后,电话里的贺海楼终于纳闷道:“你在干什么?怎么气喘得越来越急了?”

    “在跑步。”顾沉舟说,黑色的夜幕下,树叶因风而沙沙作响,姿态妖娆的花木丛中,房子的轮廓越来越清晰。

    贺海楼明显愣了一下,话里都有些犹疑:“跑什么步?”

    “海楼,”顾沉舟的脚步缓下来,他的目光看着前方,声音又轻又柔,“打开窗户,往下看看?”

    电话里头的人没有回答,但在顾沉舟的眼前,别墅的一扇窗户突然亮起来,黑影从后出现,然后窗户被拉开,有人探出身来——

    星星也从天空垂落了。

    第二天一早,贺海楼掐着十点钟,一秒不差地进了顾家的家门。一走进来,他还没有坐下,就端了一杯茶,恭恭敬敬弯腰九十度递给顾老爷子和顾老奶奶说:“爷爷奶奶,您是小舟的爷爷奶奶,就是我的爷爷奶奶,以后我一定跟小舟一起孝敬您们!”

    顾老爷子看了贺海楼左手上戴着的戒指一眼,微笑着接过了贺海楼的茶:“以后小舟就麻烦你照顾了,他从小到大,也就你和祥锦两个好兄弟。”

    一句话就定了以后的基调。

    贺海楼认真说:“一定。”又转向坐在旁边的顾新军,“叔叔,我——”

    “行了。”顾新军一摆手打断贺海楼的话。他的目光在贺海楼和顾沉舟身上停留了一会,才说,“你和小舟感情这么好,以后就相当于我的半个孩子,小舟如果有什么做得不好的地方……”他沉默了一下,“不要客气,尽管揍他。”

    贺海楼只愣了一瞬,非常快地反应过来:“叔叔放心,以后我一定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顾新军看上去勉强满意了。接着他看向顾沉舟,严厉地说:“你自己选择了路,就自己好好走下去!以后碰到了什么事情,也多想想你今天的心情!”

    “爸爸,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的选择不会错的。”顾沉舟的回答和四年前如出一辙,跟着他转头对贺海楼轻轻笑了一下。

    这抹笑容简直比以前的任何一次都更能挠到心底,贺海楼头一次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顾家饱含默契的见面之后,京城里的事情基本解决,卫祥锦还放着婚假能和新娘子亲亲我我,顾沉舟就得回三阳市继续自己的工作了,贺海楼当然也跟着顾沉舟一起回到地方去。

    三阳市的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着,顾沉舟以一条街道的交通规划为切入点,在所有人都以为是小小浪花的时候,掀起的却是滔天巨浪:贪污受贿过界的交由纪检,能力不足的进行调职处理,剩下的本地势力再分化打压,鸡蛋里挑出骨头——

    一项项政策改革,一个个经济规划,仿佛将多年来敛尽的锋芒与锐气尽数释放出来,仅仅半年时间,三阳市的经济增长就超过上三个年度的总和,与此相对的是一大批干部的落马和一大批新人的启用。

    挂着政府牌子的奥迪轿车在公路上平稳地行驶着。

    之前由政府安排给顾沉舟的杨秘书自从街道事件之后就对自己新上任的领导深具信心,经过小半年的努力,终于成功地把自己脑袋上的“临时”两个字给去掉了。但在去掉的过程中,让他有些不满的则是崔司机:这位崔书记的远房侄子因为有一个好亲戚,一点努力都不用就直接坐稳了市二把手专属司机的位置,而且他的领导居然没有针对向来把不住嘴巴门的司机发表意见,就仿佛根本不在意自己自己的行动是不是会被大嘴巴的司机泄露出去。

    但仅仅一个月后,杨秘书的这个疑问就得到了解答。

    顾沉舟确实不在意自己大嘴巴的司机是不是会把他的行踪或者某些交谈泄露出去。

    那些被泄露出去的动向和交谈,全是顾沉舟有意为之的。

    一个个细节和片段,等事情结束之后再倒回头看,全带有某种程度上的深意。

    当然,等三阳市半年来的大地震结束之后,崔书记的远房侄子也得到了一份比领导司机更有前途也更适合他的工作。

    据杨秘书听到的消息,崔书记在知道这件事的时候,也面露满意。

    新的驾驶车辆的司机是一个不怎么说话的中年男人。跟着顾沉舟的杨秘书发现自己的领导明显增加了在车辆上谈公事的频率,再接某些电话的时候,也不会只说两句就果断了。

    特殊的铃音在车厢内响起。

    杨秘书在副驾驶座上正经地坐着,稍微留神,果然听见熟悉的男音隐隐约约地传来:

    “小舟,有个好消息,你要不要听?”

    “什么好消息?”跟着响起的就是领导的声音了。

    “是关于你爸爸……和……的,你知道……”电话里的声音似乎变小了,断断续续地听不真切。

    杨秘书忍不住抬头瞟了一眼车子的后视镜,却立刻吓了一跳:倒映在镜子里的黑眸如同刀锋一样透过镜子直剜入他的眼睛里,就像眼睛的主人早早在那里等着他一样。

    杨秘书立刻转开目光,片刻后却又忍不住再移了一下视线。

    镜子里,坐在后车厢的人同往常任何时候一样从容平静。

    他同时听见对方的声音:

    “我有点预感,不过今天你打电话来了才确定。再等等吧,也就两三个月就到明年三月份了。”

    电话里的声音这回又大了起来,杨秘书非常清楚的听见,电话那头的人笑着调侃说:“你不想等也不行,那事情难道还是能提早的?”

    黑色轿车在车辆的洪流中,稳定地朝政府大楼开去。

    2017年的3月末,上午九点的人民代表选举大会已经结束了,选举结果并不出人意料。

    从三阳市临时回到京城的顾沉舟关掉电视,又把贺海楼手中被玩弄的倒霉猴子救出来,再把人从沙发上拉起来,一起离开山庄往山上走去。

    春分时节,种在天香山上的杏树纷纷打了花苞,又几乎仅在一个暖夜里,就或羞涩或甜美地绽放出属于自己的芬芳。

    这是一个晴朗的好天气,湛蓝的天空高高地挑起来,寥廓无际。带着些春的料峭的山风在林木间调皮地转来转去,一阵风过,就是一蓬花雨。

    走在左边的贺海楼拍着落到衣服和头发上的花瓣:“恭喜恭喜,顾书记升级成顾委员了。”

    顾沉舟笑了笑,慢慢地走在山间的小道上。褐色的泥土就在他的脚下,细细的小草和石头土块零星地分布在上面:“更该恭喜你,贺太子。以后就靠你提携了。”

    “还用等以后?”贺海楼轻佻地说。

    顾沉舟笑着却没有接话,只是伸手帮贺海楼抚掉了一片粘到他头发上的花瓣。

    贺海楼瞅了顾沉舟手上的花瓣一眼,问:“我头上还有花瓣吗?”

    “还有。”顾沉舟说。

    “剩下的用嘴帮我拿走怎么样?”英俊笑,英俊笑,还是英俊笑。

    顾沉舟直接转过了头。

    这可真是意料之中,贺海楼无限失望地抬起头:“唉,你说这风这么大,会不会吹个毛毛虫下来呢——”他的声音突然收住了。

    天空蔚蓝,风没有停,花瓣依旧在空中飞舞着,脸上传来一阵轻轻柔柔的感觉。

    他很熟悉的感觉。

    这一刻,贺海楼的动作似乎也变得小心而细致了。他转过头,看见走在自己身边的顾沉舟嘴唇夹着一片花瓣退开了,然后轻轻吐气,那片粉白色花瓣就飘飘扬扬地继续坠落。

    贺海楼伸手捞了一下,没捞着那片细小的花瓣,却被走在身旁的人抓住了手。

    掌心中的手干燥温热,和自己冰凉的皮肤相接处,有一丝细微的电流突然流窜出来。

    两个人的手臂都轻轻震了一下。

    可谁都没有松开。

    就像之前经历过的无数次那样,肌肤与肌肤轻轻摩擦,手指与手指微微的放松。

    掌心贴合,十指交错。

    笑容轻而易举地攀上贺海楼的唇角和眉梢,接着,又像传递一样,在顾沉舟的唇边无声绽放。

    “走吧。”

    “好,走吧。”

    作者有话要说:

    照例来个完结感言吧><

    这章的内容提要之所以用古词,是因为在写的时候就觉得这一句非常适合:

    “春日游,杏花吹满头。陌上谁家少年,逐风流?”

    这篇文写到这里,算是一个很满意的结尾了。这边就不再对文章内容进行赘述。

    从05还是06开始在绿晋江写文,之所以能一直写到现在,和所有留言的、买V的读者的支持是分不开的。

    作为一个作者,我唯一能为读者做的,就是写更好的文,并更勤奋地进行更新。

    这也是我新的一年的目标。

    另外,请允许我将明后天的两个番外作为新年礼物送给你们。

    谢谢大家!

    ——正文完——

    163、番外一:高富帅和神经病

    时间处于顾沉舟从京城去三阳市主持工作的时候,一个帖子在京城某个隐蔽的论坛中静悄悄发了出来。

    [灌水]【主题】好累,不会再爱了。

    拜托大家分析一下,Lz真是不明白,为什么以下两个人能幸福?

    其中一个,高富帅二代马上就要一代了,三十岁的正厅级,私下的资产保守估计至少上亿了,前途非常光明,再过个十年,一个封疆大吏肯定能捞住的。

    另一个,神经病。

    大家都分析一下啊!Lz真的不明白这两个人完全不搭调的人怎么能在一起还过得很幸福呢??

    No.1 天凉王破:无名说锤。Ps,关你什么事,太闲。

    No.2 公文要有高度:一哥+

    No.3 经济建设不好搞:一哥+

    No.4 秘书难当:一哥+,队形。Lz你怎么知道他们过得很幸福?

    No.5 领导也不好做:一哥继续+,Ls话里有恶意,Lx别忘队形,说起来没人觉得主楼信息量略大很好猜吗?

    No.6 0 0:确实信息量略大,说起来三十岁的正厅级和私下资产过亿……没有人感觉有悖论吗?

    No.7 你不懂我叫什么:六楼,呵呵。

    No.8 秘书难当:呵呵+1

    No.9 领导也不好做:呵呵+2

    No.10 0 0:呵呵什么,我说错了什么?

    No.11 Lz:大家别歪楼啊,分析主楼上面的情节诶!那个0 0是从哪里混进来的?

    No.12 天凉王破:LZ你到底要挂谁,直说!

    No.13 跟着党走有肉吃:上面全是新人吧?这么明显的东西还要Lz上锤子?Lz我理解你,那一对真的很不可思议,当初H倒追G的时候是,后来H被G家人接受了之后还是,每一次都跌碎一群人的眼珠子。

    No.14 三个现代化建设好:总算出来了个明白人,我也以为我进错论坛了。当初都闹得大家私底下开盘口赌了,结果H居然真被G家人接受,啧啧,无数个人输得脸色惨绿啊。

    No.15 红头文件怎么还不来:笑死人了,Ls两个以为自己是谁啊?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吧!还不可思议,明明两个人家世相当能力相当,天生一对好基友嘛!

    No.16 要走发展的路子:15哥话里有深意。

    No.17 天凉王破:等下……天生一对好基友?

    No.18 0 0:官员敛财了一个亿,还私下搞同性恋?呵呵。

    No.19 红头文件怎么还不来:上面的“0 0”到底是谁?管理员在哪里?怎么还不把人叉出去,都蠢出火星了。

    No.20 领导也不好当:那个0 0,告诉你,大家或多或少会拿一点没错,但这种呢是要藏富的,能被人直接估出来的全是来路正当的。三十岁的正厅级官员,还有钱,一看就知道是爹有势妈有钱的,人家的目标妥妥是一方要员封疆大吏,这种低收益的贪污是最不可能去做的,你懂?

    No.21 Lz:几位大哥我哭了,大家注意主楼的情节好吗!这种常识性问题可不可以不要科普了?Lz现在真的累不爱啊,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他们到底是怎么在一起的!

    No.22 跟着党走有肉吃:Lz你真是不干脆,我看着都替你捉急,我就直说了,主楼一个是GCZ,一个是HHL,倒推个五年,GCZ在太子党中是这个[拇指],到了现在,呵呵,他也是同辈人中的领头羊啊。还真是看不懂他怎么会和HHL搅在一起,看上去都不准备结婚了。

    No.23 秘书难当:原来是八那两尊大神的?这个帖子这么冷不科学!

    No.24 要走发展路线:还不科学呢,你以为这是什么论坛?总共就三五百个注册用户,这帖子的回帖数很差不多了!

    No.25 天凉王破:卧槽,说的是顾沉舟和贺海楼?三阳市市长顾沉舟?贺副总理的侄子贺海楼?

    No.26 Lz:大家既然都知道了……就分析吧[哭]。Ps名字还是尽量用缩写啊,上真名很容易被管理员过界和谐的!

    No.27 管理员:“0 0”已处理。25L已隐藏,帖子有意思暂时不锁,请注意不要过界。

    No.28 0 0:大家慢慢八卦,三阳市市长顾沉舟是吗?我准备好材料好去投诉。

    No.29 天凉王破:操……

    No.30 跟着党走有肉吃:操……

    No.31 秘书难当:操……

    No.32 管理员01:“0 0”楼层均已删除。经计算机技术反追踪,“0 0”系利用黑客技术入侵论坛,现在已经查明IP地址,通知当地警方将人逮捕,估计半小时后就能得到回馈。

    No.33 要走发展路线:正楼正楼。G和H这一对吧,老实说挺让人复杂的,Lz上的料根本不够啊!H现在的个人资产保守估计比G多多了,他们两个一个走政治路线一个走商业路线,G在政治里不算独占鳌头,但H脑子是真的聪明,在政治圈去混商业圈的人里头,还确实算得上是无冕帝王金融巨鳄了。这点感兴趣的人可以调查一下(对了,H确实有借着G的外家的风,这个我知道,底下知道的人也不要挑毛病了)。要说H本人吧,以前确实挺花的,但是自从跟G在一起之后,跟大家出来玩到八点不到九点就急匆匆地回家了,问干嘛就一句“想G”,你说这……啧啧,气管炎啊!

    No.34 秘书难当:世界观已被刷新。

    No.35 天凉王破:刷新+1

    No.36 管理员:刷新+2

    No.37 红头文件怎么还不来:管理员不要闹。另外……G是……?不像啊,倒是H长得太漂亮,看上去是那个。

    No.38 三个现代化:H明明长得太英俊!说起来G难道是看重了对方的外表?说起来Lz呢,失踪了?

    No.39 Lz:Lz还在!在消化上面的料,这里果然大神多,上面的料Lz还不知道呢!

    No.40 路人:Lz什么都不知道也来质疑?上面的料都弱爆了,全部不给力![掳袖子]大哥我来给你们科普一下这两个是怎么修成正果的。首先年纪大点的都知道五年前那场——吧?当时两家人完全是敌对关系!他们两个当初也掐得要死要活的,有个传言不知道可不可靠,反正就是G发小的车祸和H有关系,两个人也全被对方整进了局子里。再后来呢,那个——结束,两个人掐出感情了,开始相处,但你们以为童话那么美,王子王子就此幸福了吗?

    都·错·了!

    他们经历了荒山互殴,地震救灾,过年跳海,船上下药,医院闹事……等等一系列小说里的情节,保守估计两个人各自都经历了一次危及生命的事情,现在还好胳膊好腿的,确实不容易!最后又足足等了整整四年,才被对方的家人认可啊!简直就是一出传奇!拍成电影也不少情节了!

    Ps:最后来个大爆料,大家仔细一点回想,G和H手上已经戴着戒指了吧?他们的戒指就是在W的婚礼上的角落给彼此套上的,G那样的身份家世,给人套个戒指都要找阴暗的角落,看着就心疼啊。

    No.41 天凉王破:Ls驴人的吧,太假。

    No.42 管理员:太假+1

    No.43 要走发展路线:太假+10086,管理员又调皮了。

    No.44 陈涵:呵呵,赌一个亿的经济开发案,上面是贺海楼。

    No.45 红头文件怎么还不来:惊!真人?不Cos?等等,还真是真人,红马甲都有了!那么说Ls的爆料也全部是真的了?

    No.46 温龙春:陪你拍桌下注,赌一份红头文件。

    No.47 邱悦:哦?两个人真的经历过了这么多事情?我也加注。

    No.48 陈涵:邱姐!求加注内容,求不小气!

    No.49 沈德林:[淡定]算上邱悦的份,我压四个月后下一任总理人选的内幕消息。

    No.50 天凉王破:卧槽,上面一排红马甲什么的……传说中的真名管理员怎么全都出来了!

    No.51 秘书难当:这不科学,难道上面的事情都是真的?Lz呢?快出来回答!

    No.52 Lz:Lz哭了,Lz被说服了,Lz真的不知道,他们两个有这么多事情吗?突然觉得天生一对好基友……Lz决定把主楼的话吃下去!

    No.53 三个现代化:没人觉得Lz的气场也不对吗?天生一对好基友+

    No.54 领导也不好当:天生一对好基友必须+

    No.55 陈涵:[服气]大哥就是大哥!

    No.56 顾沉舟:帖子不是海楼发的,40L也不是海楼。上面的赌注记得兑现。

    No.57 陈涵:……不是吧?草,我们下了赌注你就出来?老子这个市的投资被你抢走多少了!妈的,还省重点城市呢,丢死人了!

    No.58 温龙春:……你在三阳市搞得那么好还看重我们这点东西?你那个位置我也不可能发个升迁的红头文件给你啊。

    No.59 邱悦:……愿赌服输,德林。

    No.60 沈德林:呵呵,顾小弟,私下告诉你,不过你应该心里也有底了。

    顾沉舟进行了锁帖操作。本帖过界,锁定代删。

    顾沉舟进行了删帖操作。本帖已删。

    鼠标两下键击,被顶得火热的帖子已经进行了不可恢复的操作。

    坐在一旁的贺海楼啧啧了两声,对顾沉舟说:“那层楼爆料爆得很详细啊,你说到底会是谁呢?”

    顾沉舟说:“谁知道呢?”他看了一眼贺海楼,颇有些意味深长地说,“反正不会是你,是不是?”

    贺海楼立刻无辜脸:“怎么能是我!你看,我就坐在你身边!”

    顾沉舟微微一笑:“所以回头我们找温龙春和陈涵要赌注去,刚好我的建筑图纸上还差一栋高楼。”

    贺海楼喜滋滋地说:“这个主意好。”

    顾沉舟从座位上站起来,活动一下坐累了的身子,走到窗户边向外眺望。他们现在就在顾沉舟的市长办公室里,办公室在五楼的位置,因为建得久了,周围早被一栋栋高楼环绕,站在这里向外看去,视野并不特别好。

    贺海楼也跟着走到顾沉舟身边:“看什么呢?”

    “看房子。”顾沉舟若有所指地说,“矮了点啊。”

    贺海楼低低笑了一声,将手插在口袋里,和顾沉舟并肩站着向外看去:“总会更高的,嗯?”

    顾沉舟唇角的笑容一转而逝:“嗯,总会更高的。”

    两个人安静了一会,贺海楼突然咕哝一声:“我得将你拴牢点。免得半途被人抢走了。”

    “要不要给你根绳子?”顾沉舟问。

    “这真是太好了!”贺海楼毫不含糊地接话,末了又惆怅道,“不过想也知道不可能……”

    顾沉舟瞥了贺海楼一眼,说声“等下”,就走回自己的办公桌前,从抽屉里拿出了个东西,回到贺海楼身边,照着人手腕上一扣。

    “咔嗒”一声,手铐闭合。

    贺海楼正疑惑地瞅着顾沉舟,就看见顾沉舟将另外半边打开的手铐也照着自己手腕上一扣,又是“咔嗒”的一声,手铐彻底闭合。

    贺海楼说不出话来。

    顾沉舟抬了抬自己的手臂,也拉动贺海楼的手臂:“异曲同工吧?”

    贺海楼一下子笑起来,猛地抬起手臂将身旁的人拉进怀里:“异曲同工!简直太异曲同工了!小舟,我爱你爱得真的不行了——”

    这一瞬间,城市也在静静微笑。

    164、番外二:老人们

    我得和顾家/贺家做亲家。

    我只有一个外甥/两个儿子。

    单独的任何一个条件不足以让位高权重的老人破功,但当以上两个条件合并,站在全国最高一个层级,年龄相加足有一百二十多的两位老人,也不由得觉得乌云罩顶。

    这几年实在是流年不利啊。

    顾新军和贺南山不止一次在私下里这样想道。

    但再怎么觉得乌云罩顶,两个小孩子依旧像脱缰的野马一样朝着远方狂奔而去,还相依相偎得亲密极了。

    好了,乌云罩顶终于添上了电闪雷鸣,也算完整了。

    顾新军其实一直不理解,自己的儿子为什么会看上一个男人。

    在他的印象中,自己家的小兔崽子虽然有狂傲,娇气,自视甚高等等大部分孩子都有的毛病,但同时也是有优点的,比如说聪明、学习上还算肯下苦工、对爷爷奶奶外公也很孝顺。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儿子会喜欢上一个男人。

    ——二十岁时候的周行不算,那摆明了就是小兔崽子向家里和他的不成熟的对抗。

    或者可以这么说,正是因为自己家的孩子自视甚高还有点傲气,所以他才不觉得,自己的孩子根本不会和贺家的贺海楼在一起——那不止是一个男人,还是一个精神有问题的男人。

    这种时候,顾新军就忍不住想起顾沉舟的小时候。

    当小柔身体还健康的时候,孩子还小,很活泼;当小柔身体不好的时候,小小的孩子也有了自己的烦恼;等到月琳进门,属于孩子的脾气也上来了,不管是把自己妈妈的东西用保险柜锁起来,还是当着郑君达的面推桌子摔东西,甚至直接自己跑去他爸爸那边呆着,顾新军都可以容忍。

    小孩子什么都不知道,小孩子要慢慢教,小孩子活泼调皮捣蛋恶劣都可以理解。

    那个时候,在恼怒之中,他其实还有一点淡淡的自得:我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哪怕还是个小萝卜头的时候,也懂得去挖掘隐藏在表象下的真相,这对于他们家尤为重要。当然,毕竟是小孩子,调查分辨得不够详细,株连面积太大……这都是可以原谅的。

    他的孩子怎么看,也就是一个普通的聪明人。

    他真觉得自己的孩子自从喜欢上了贺海楼,就变得越来越陌生了。就像是头脑已经被对方传染得不清楚了——可是除了贺海楼之外的事情,他的孩子并没有出现纰漏;就算是涉及贺海楼本身的事情,最终也并没有闹出什么需要别人来收拾的事情。

    那他为什么如此恼怒呢?

    是因为他的孩子真地告诉他准备跟一个男人在一起?当然是。但或许,也是因为,他觉得自己的孩子,已经离自己越来越远了。

    大概每个做父母的,看着自己孩子飞起来后,都会又骄傲又惆怅。而当每个做父母的,看着自己孩子飞起来不止,还专往歪路上飞,那么大概所有的骄傲和惆怅,都必然化为愤怒的次方了吧。

    贺南山其实也一直不理解,自己的外甥为什么会对顾家的孩子那么认真。

    他了解自己的外甥。正因为如此,在过去的近二十年里,他一直以为,这个孩子没有心。

    他觉得贺海楼并不拥有普通人身上所谓的真心。

    他是在贺海楼四岁的时候把这个孩子接到身边的,他以为小孩子并不懂得什么,他尽可以慢慢地教。但结果是,因为孩子有些自闭而请来的家庭教师一个一个地辞职,每个人离开时的说的话都大同小异。

    “孩子很聪明,但有点奇怪。”

    他很清楚这个孩子哪里奇怪:四五岁的小孩子有时候会对着空无一人的地方窃窃私语,有时候又会在半夜从床上走出来在房间里游荡,甚至还有些时候,会在白纸上涂出各种各样诡异的线条和刺目的颜色,然后指着这些东西说它们就在他身边。

    他开始给这个还没有到上小学年龄的孩子找来医生,为了不吓到孩子,甚至让医生穿着普通的衣服,以大人间拜访闲谈的方式过来,以不着痕迹的方式进行最初步的了解。

    他还记得那时候的情景:还没有柜子高的孩子坐在沙发上,双脚碰不到地面,慢吞吞地一下一下用脚跟踢着沙发。他们只说了三句话,第一句是他说的,他让贺海楼叫叔叔;第二句和第三句是那个医生说的,前一句是问贺海楼平常喜欢什么,后一句是问贺海楼能不能把他画的画拿出来看看。

    踢踏的双脚停下来,五岁的孩子抬起脸,漫不经心地说“不用装了叔叔,我知道你是来给我看病的医生,我知道我有病——每一个人,都这么看着我呢。”那个时候,孩子巴掌大的脸上还带着笑容,天真的笑容和成熟的话语结合起来,有一种说不出的怪诞。

    上门的医生曾经也给当局检查过身体。被贺海楼叫破之后,他很快换了一种方式,开始像跟大人沟通一样和沙发上的孩子沟通。这样一直到了最后,这个医生含蓄地跟他说:“孩子聪明是好事,聪明了判断力和自制力都可以锻炼。但是这么小的孩子就有这个毛病,以后你要有点心理准备……”

    这个病很可能一辈子也根治不了。

    贺南山有心理准备。随着一起生活时间的增加,他也更为了解这个孩子:

    因为聪明,所以轻蔑他人。

    因为幻觉,所以放纵自己。

    越长大,病得越严重;越长大,贺海楼越自我。

    可是对方的自我,只是一片荒得不能再荒的土地,上面什么都没有。

    作为中央的组织部长,顾新军知道自己没有花太多的时间在家庭上。但这并不意味他一点都不关注自己的家庭,并不意味他一点都不关注自己的大儿子。没有任何一个父亲、家长,会不关心自己的儿子、继承人。

    顾沉舟从国外回来后的变化,他都看在眼里。

    他有一段时间觉得自己的儿子太沉郁了,似乎一直在暗自琢磨着什么事情,但这应该是孩子长大的标志,他没有过多地去干涉,只是觉得对方再有一点年轻人的朝气会更好,比如在适当的时候谈一个女朋友——当然同样的,他照旧没有提醒。孩子长大了,有他们自己的空间,父母不需要进行太多无谓的干涉。

    后来贺海楼就突然出来了,从对抗到相处,他在得知自己儿子和贺家的孩子同居的时候,就觉得事情有点奇怪。但那个时候,他犹疑了几天,还是选择忽略这件事。他当时想的是,孩子长大了,既然大方向上拎得清,那么其他方面稍微放纵一下玩一玩,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说实话,如果能回到这个时候,他第一件事情绝对是跑到自己的办公室拎着自己的领子骂自己他|妈的什么没有什么大不了简直放屁这个兔崽子不止玩还玩出花样来了心心念念地准备跟一个神经病男人过一辈子呢!

    没错!【神经病】和【男人】。

    儿子养大了,结果被另一个男人拐跑了。人生里也没有多少事情能比这一件事还叫人说不出话来的吧。

    可是就算再回到那个时候,他会做的事情也一定和他之前做过的事情一样:先放一放,不着急动手,让他们自己冷下来。

    他并没有也不可能会在这种事情上做出错误的选择。

    那么不管重来几次,结果都一样。

    顾沉舟会和贺海楼在一起。

    他的儿子会和另一个男人在一起。

    并且非常满足。

    他和自己爸爸就这件事情谈论过两次,第一次的时候,他的爸爸和他的想法一样;但第二次的时候,他爸爸和他一起站在凉台上,看着怎么也不算是孩子的顾沉舟从二楼跳下去,往谁都知道的方向跑,去见谁都知道的人。

    从这一刻,他看见自己爸爸眼里最后的迟疑也消散了,老人笑着说:“行了,我们这个家也不再缺什么了,孩子喜欢就让孩子去吧。新军,你看小舟这几年来什么时候这么活泼过?”

    三十岁的人还能用活泼来形容吗?

    他一向沉得住的大儿子这一刻简直跟被外星人附体了一样!

    他说不出的恼火,却有更多的无可奈何。

    他其实跟自己的儿子很深入地交谈过一次:不是在对方告诉他,他在和贺海楼谈恋爱的时候,也不是对方告诉他,他为了贺海楼要改变自己政治路线的时候。是在这两次之后,在自己大儿子不依靠顾家势力的情况下,也走出了一片坦途的时候。

    那个时候,他早已经把贺海楼的病情都调查清楚了,也承认了自己儿子很可能会跟个男人过一辈子这件事。

    他找对方到了面前,跟对方说,只要不是贺海楼,其他任何男女都可以。贺海楼的病情,谁都不知道会发展到什么程度。

    “爸爸,”他记得自己儿子这样对他说,“我选择了贺海楼,所以我接受他的全部。所以我愿意和他一起面对贫穷,困苦,疾病,和其他一切灾难。”

    他没有被自己的儿子说服,却也没法再接着说其他的劝导语言。

    他发现自己的儿子确实非常满足,哪怕他已经游离家族之外近三年。

    作为国务院的副总理,贺南山和顾新军一样,并没有太多的时间能放在家庭上。事实上,他也没有需要他放下关注的家庭,除了暂时生活在一起的自己的外甥。

    他对顾沉舟的印象,一直都不错。

    这种不错的印象贯穿全局,从顾沉舟作为普通的小辈,到他和顾新军相互敌对,再到顾沉舟和他的外甥在一起,他对对方始终有着总体上的良好印象,只是细微的地方有在改变。

    一开始,他觉得顾沉舟算是一个有礼貌的孩子,然后,他发现对方还有一些能力,再后来,能让他外甥追逐个不停,还能容忍他外甥的,还能管得住他外甥的……他偶尔会觉得,如果这个孩子是自己家的孩子,那就好了。

    他觉得自己是第一次在贺海楼眼里看见那样的光芒:明亮的、跳跃的、像火光一样,可以为其冠名为野心。

    他的外甥想要得到顾家的大儿子,为此用尽手段,为此百般焦躁。

    追逐、得到,毁灭,又再一次地追逐、祈望得到。

    黎山的疗养院里,他看见过两个孩子跪在地上,相互拥抱。

    只有这个孩子真正爱的人,还能带给这个孩子一直追逐的心灵上的平静。

    这么多年来,他一直看见的苍白如纸片的人,终于真正像个人一样,立体起来了。

    又一届的换届结果出来,数次交流,已经有所默契的顾新军和贺南山互相同对方说了一声恭喜。

    但实际上并没有太多的惊喜,一切都是意料之中。

    选举之前,两个人就知道对方必然能够得到目标里的位置。

    后来他们都抽出了一天时间,在秘书与警卫员的陪伴下去扫了一次墓。

    顾新军给沈柔扫墓,贺南山给自己的妹妹扫墓。

    他们选择在同一次告诉已经在自己生命中安详沉睡的女人:

    你的儿子已经找到了自己喜欢的媳妇。

    一切都很好。

    就有一个小问题,这个媳妇是男的,没法生孩子……

    两个老人同时沉着脸,注视被火舌慢慢舔舐干净的信件,上面还留着最后一行硬朗的黑色钢笔字迹:

    不过,孩子幸福就好了吧。

    最后的最后,来一发新春小剧场作为给大家的完结感言吧:

    顾贺已经一起生活多年,某一日,贺突发兴致,找来画板和水彩,开始作画。

    顾:[刚下班][一进门][纳闷]墙上怎么被水彩泼到了?

    贺:[站在玄关旁][把画贴在墙上][准备炫耀的]……刚打翻了颜料盘觉得它翻的颇具艺术性所以就挂起来了。

    顾:[Orz][听懂了][自己瞬间蠢了][补救]确实颇具艺术性!

    贺:[不是滋味]……哈哈哈。

    三天后。

    顾:[刚下班][一进门][咦]墙上怎么多了一幅画?

    贺:[炫耀]好看吗?

    顾:[理解深意地][果断夸赞]当然,很具有艺术性!

    贺:[摇尾巴]来,写一行字上去!

    顾:[呃][这个]……写什么?

    贺:[欢快摇尾巴]什么都行,配合我的画就好了~

    顾:[问题是这幅画要表达的到底是?][十五分钟后]写好了!

    贺:[尾巴停下][盯了字三分钟][草书?一个字都不看懂怎么破……][问?][不问?]

    顾:[淡定脸][其实画和字还是挺搭的][看大家都看不懂对方的作品嘛]感觉怎么样?

    贺:[想了想][尾巴又欢快地摇起来][不就是一副画一行字嘛][谁管它呢]我觉得挺好!

    顾:[233][]宝贝,吃饭去吧!新年快乐!

    贺:[英俊笑][英俊笑][英俊笑不停]新年快乐!
>>>点击查看《沉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