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其他类别 > 怀了队友的崽怎么破 > 怀了队友的崽怎么破目录 > 章节目录 第63章 番外 腻歪的日常2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怀了队友的崽怎么破 章节目录 第63章 番外 腻歪的日常2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转眼间就到了小怪物要出生的那一周。

    海因茨这段时间格外的忙,忙着布置小怪物的房间,准备小怪物的东西。

    就连伯伦特和贺清都往这里跑了很多次,给两位新手爸爸从来了不少东西。

    夏熠也是想帮忙的。

    但是当夏熠兴致勃勃的那一把开刃的匕首放进小怪物的房间之后。

    贺清夫人和海因茨如临大敌的将夏熠和他的匕首请出了小怪物的房间。

    只留下匕首颇感兴趣的伯伦特,伯伦特颠了颠匕首,手中重量颇重。

    一脸无辜的夏熠看着插在刀鞘里的匕首,匕首插在刀鞘里,又有那么重,小怪物怎么可能拿的动呢?

    他们太紧张了。

    反倒是最后几天,海因茨清闲下来了。

    某天晚上,夏熠揉着眼睛从睡梦中坐起来。

    他旁边的一边已经空了,只剩下余温,彷佛告诉夏熠,海因茨还没有走远。

    夏熠疑惑眨了眨眼睛,他从床榻边上捡起自己散落在地毯上的衣服,随意的披上,赤着脚,走了出去。

    客厅里出来叮咚哐当拆家一般的动静。

    作者有话要说:

    夏熠朝客厅走去。

    客厅里,月光静静的流淌下。

    落地窗边的猫窝里,一大一小两只橘猫亲密的挤在一起相互舔毛,和谐友爱,见夏熠走过来,无辜的歪头的:“喵——”

    在夜色的掩护下。

    夏熠看不见地方,小橘猫歪着脸,强忍着大坏蛋扯着自己的毛。

    嘤嘤嘤,它就知道,这个老秃子就是嫉妒自己蓬松茂密的毛发。

    当然它也没有输——

    小橘猫强忍着痛将自己挠在老秃子身上的爪子用力按下去几分。它也知道,它的爪子根本透不过老秃子身上的毛,挠伤老秃子,但是能让它难过一点,自己再辛苦也愿意!

    迪迪尖声喵的叫了一声。

    夏熠疑惑的上前几步——

    迪迪仰头打了个哈欠,就好像刚刚是打哈欠的前奏一样啊。

    当然它拽住小妖精的爪子也用力了几分。

    夏熠无奈的摇头离开,继续去找海因茨去了。

    推开为小怪物准备的房间。

    夏熠看见海因茨坐在小怪物的床上,没有说话,月光将他的影子拉得很长。

    夏熠松了口一气,走了过去,走到海因茨身边,双手扶住他的肩。

    海因茨没有回头,他知道是夏熠来了,伸出手按在夏熠的手上。

    夏熠打着哈欠,一只手绕过海因茨的脖子,没骨头似的懒洋洋的靠在他的背上,挑眉道:“怎么了?”海因茨难得会这样,半夜睡不着觉。

    海因茨靠在夏熠的身上,眼神中流露几分复杂的情绪,向来镇定自若的维恩将军也难得露出几分忐忑道:“小熠,明天我们就是爸爸了。”

    他的一生有过许多角色,唯独没有父亲。

    他也不确信自己是否是一个好父亲。

    夏熠忍不住轻笑了一声,声音中透着藏不住的点幸灾乐祸。

    之前他担心的要死,海因茨还笑他。

    真可谓是风水轮流转。

    海因茨转头看向夏熠,一双眼睛看透了夏熠眼中的狡黠,他反搂住夏熠的腰,压低声音说:“小坏蛋。”

    夏熠眼神深沉拍了拍海因茨的肩膀,肯定说:“别担心。”

    海因茨抬起头似笑非笑的看着小熠,小熠难得这样肯定。

    然而夏熠像是想起什么,心有余悸的拍拍自己的胸口说:“你连我都教得好,小怪物肯定没有问题。”平心而论,海因茨算是他的老师。

    当初的自己多难办他比任何人都知道。

    海因茨啼笑皆非。

    这是什么理由。

    但被这么一打岔,他心中的那点说不清到不明的担忧反倒消失了。

    夏熠见海因茨没有反应,歪着头笑着说:“难道我说的不对吗?海因茨老师——”夏熠声音压低,将后面两个字拉得长长的。

    带着点说不清的意味。

    他的手顺着海因茨的脖颈滑落在他的胸膛上。

    肌肤的热度传递到他的指尖,带着点晦暗不明的味道。

    海因茨一把按住夏熠的手,眼色微暗低声道:“叫我什么?”

    夏熠漫不经心的抬头,浅棕色的眼睛看着海因茨,忽而凑近海因茨的耳朵,声音带着一股热气传到海因茨耳朵里:“海因茨——老师啊。”

    声音酥酥软软的像一把小小的钩子。

    “怎么——我说的不对——啊——”夏熠还没有说完,忍不住一声轻呼,被海因茨抱在怀里朝他们的房间里走去。

    他还想什么,但是声音已经被炽热的吻封住。

    ……

    第二天早上。

    夏熠睁开眼睛,眼角还带着微红。

    他第一个念头就是海因茨老师这几个字,他这辈子都不想再说了!

    一大清早的,海因茨已经起来了。

    地毯上散落的自己的衣服。

    夏熠揉着眼睛,将衣服捡起来穿好。

    客厅里,海因茨已经将两人的行李准备好。

    这两天——小怪物出生的前几天,海因茨定下来一次星际旅行,只有他们两个人。

    这本来应该是他们的蜜月旅行的,但是因为晨曦计划的扫尾工作,一直往后拖,眼见再拖下去就要变成一家三口旅行,海因茨当机立断,定下机票,趁着小怪物还没有出身,带着夏熠出去玩一玩。

    两人将迪迪和小橘猫交给贺医生,就出发前往他们的目的地——首都星。

    二十三被伯伦特看中,加上他自己也愿意投身军部,这段时间跟着放假在军校里当教官的乔彦在军校里接受系统的训练,不亦乐乎,等到训练结束之后才会回来。

    首都星被誉为联邦版图上熠熠生辉的一颗宝石。

    哪怕曾经岁月给予过磨难,但是却丝毫不折损它的美丽。

    而此时,夏熠和海因茨站在首都星最大的广场上。

    夏熠看着广场上几十米高的雕像,又看看海因茨。

    如此来回几次,十分失望的跳上行李说:“啊,一点都不像你啊。”

    海因茨好脾气的推着两人的行李箱和坐在行李箱上的黑发少年。

    怎么可能会像呢?

    他当初下定决心之后要去找小熠之后,就做好准备,毁掉了所有的和他们相关的影像资料,当然这些他从来没有和小熠说过。

    走到广场的边缘,海因茨去找车,夏熠守着行李,无聊的四处看着。

    周围人来人往,比夏熠记忆里繁华许多。

    广场上,四五岁的孩子开心的玩耍着,他们的笑容纯粹而天真,没有掺杂任何东西。

    夏熠不由得看的出神。

    扑通——一声。

    黑发的五六岁小朋友踉踉跄跄的朝这边跑过来。

    歪着头认真注视着夏熠。

    夏熠低头看着小男孩。

    小男孩手里攥着一个没有开封的棒棒糖,另一只手牵着一只气球,一动不动的打量着夏熠。

    夏熠面无表情的朝小男孩咧着嘴。

    小男孩一愣,往后退一步,转身朝另一边走,但是不小心脚一歪,手中的气球朝天空飞,然后被旁边的一棵大树挡住。

    小男孩瞅着气球,又看着夏熠,嘴一瘪,眼泪开始在眼眶里打转。

    夏熠连忙往后退一步。

    这是什么碰瓷的新手段。

    他碰都没有碰到这个小崽子!

    眼尖着小男孩的眼泪就要掉下来,夏熠看着小男孩的糖,不耐烦的说道:“这样吧,你把你的糖给我,我给你把气球弄回来。”他可不是烂好心,只是那个糖看起来好像还挺好吃的。

    小男孩的眼泪终于止住,含着泪点点头。

    夏熠叉着腰,仰起头看着头顶上的气球,认命爬上了树。

    谁叫他碰到了一个小麻烦精了。

    将气球还给小男孩了。

    夏熠喘着气,将小男孩手中的棒棒糖抢过来,拆开糖果塞到嘴巴里。

    谁知道夏熠刚把糖果塞到嘴巴里。

    小男孩看着被树枝划伤瘪了的气球,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夏熠一愣,手忙脚乱的将自己铁盒的糖果还给小男孩说:“你别哭啊!”

    海因茨回来时就看着到眼前苦笑不得的一幕。

    海因茨解决完小男孩瘪了气球,带着夏熠上了车。

    夏熠躺在座椅上,心有余悸的摇头。

    小孩子什么的太恐怖了!

    海因茨在首都星是有别墅的。

    他的别墅是在偏僻的山上,人迹罕至。

    夏熠一路看着越来越偏僻的风景,忍不住抱着怀里的薯片,往口里塞了一大口,嘟嘟囔囔问道:“还没有到吗?”

    海因茨一边开车一边指着山顶上说:“看在那里。”

    夏熠这才注意上山顶有着一间别墅紧靠着山壁。

    等到他们到的时候,天色已经快要黑了。

    两人收拾好之后,夏熠忽然发觉海因茨不见了。

    他走了出去,走到别墅上外,扭头看着山壁上的平台,别墅后面的山壁很平坦,很适合观星,而今夜,天空中星光点点,如同天鹅绒上缀着无数闪烁耀眼的宝石。

    夏熠心有所动,走了上去。

    平台上,海因茨似乎早就料到他会来,坐在平台上拍了拍身边示意夏熠坐下。

    一看海因茨就经常回来这里的。

    夏熠坐在他的身边靠着他的肩说:“真漂亮。”

    海因茨却笑笑握住他的手,看着天空说:“这是首都星最好的观星点。”他以来首都星,就毫不犹豫的买下了这个地方。

    夏熠一愣——

    看着天空——

    天空中星星点点,不乏他熟悉的星系。

    终于他在星空中找的一个方位。

    他默默的算了算时间——

    三百多年过去了。

    而那个地方也距离首都星三百多光年,算算应该差不多了。

    他扭头看着星空。

    彷佛就像证实他的猜想一般,天空漆黑的地方忽然闪耀出灼目的白光。

    这是星爆的痕迹。

    他闭了闭眼,然后睁开侧头看着海因茨。

    从蓝星——到首都星。

    还有多少他不知道的地方呢。

    海因茨低头笑笑说:“这是我最轻松的一次。”

    夜色中,相拥而坐的两人抵着额头,彼此的双手十指紧握。

    不知过了过久,海因茨低声说:“生日快乐,小熠。”

    夏熠抬起头惊讶的看着海因茨。

    今天是他的生日吗?

    他一愣,才放映过来确实是今天。

    他忽然想到前段时间,医生让他们选择小怪物的出生日期的时候,海因茨避开了今天。

    彷佛察觉夏熠的想法,海因茨笑了笑说:“我只是想让今天只属于你。”

    他舍不得小熠受任何委屈。

    哪怕小熠自己都不觉得也不行。

    他像是一个贪婪霸道的巨龙,守着所有属于小熠的东西。

    任何人都不能够拿走,他不行,小怪物也不行。

    --番外完--
>>>点击查看《怀了队友的崽怎么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