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其他类别 > 退休判官进入逃生游戏后 > 退休判官进入逃生游戏后目录 > 章节目录 第219章 番外二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退休判官进入逃生游戏后 章节目录 第219章 番外二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段家是个传奇。

    天师界在现在还能维持相对稳定的地位,段家功不可没。

    段家的段戾,更加是个传奇人物。

    所有过了明路,有执业资格的天师几乎都知道这个名字。

    如果真要把所有天师实力排个序,段戾恐怕是当仁不让的第一。

    前段时间,周家倒了。

    虽说周家风评一直不太好,但毕竟是和段家差不多同样拥有悠久历史的天师家族。周家居然在短短一段时间之内,就完全崩塌。

    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这件事的真实性。

    据说,这事情和段戾有关。

    众人都感叹,真的是一个传奇人物。

    这事情带来的惊叹还没过去,段家又放出了消息。

    段戾要结婚了。

    这很正常,天师并不是出家人,成家立业之事上和普通人也没有什么区别,即使大多数人都从来没有想过段戾会结婚。

    差点让所有天师眼珠子掉一地的事情在于段戾结婚的对象,是个男性。

    男性也就算了,虽说国内尚未合法化,但段家的地位在那里,加上周家倒了,出于各方面的考虑,也没人敢对这事情多说什么恶言。

    再说了,人家自己关起门来过日子,段成春都不介意了,他们这些外人也没有什么置喙的余地。

    总体来说,还是段戾在众人心中的形象太过于深入人心,冷漠得不像是个正常人,捉鬼时又凶残得很。

    但凡是见过段戾在十五岁那年,一人一剑斩杀了整整一个阴穴的厉鬼之后,他在旁人的眼中就已经是超然于普通天师之外的另一个层面了。

    长辈们考虑的是各种因素,小辈们热烈讨论的则是另外一个方面了。

    以段戾的各种传闻来说,他一辈子单身才是常态。

    结婚这件事情一公布出来,所有人的关注点都集中在段戾的结婚对象身上。

    听说,那还是个普通人,也不知是什么祸国殃民的长相,能让那个冷冰冰得像个机器人的段戾的动心。

    就在这种暗潮涌动中,段家宴请四方的时候到了。

    宴席的时间点很奇怪,晚上十点开始入席,午夜十二点开席。

    对于众天师来说,夜里工作是常态,他们只以为这是段家某种奇怪的传统。

    段家大宅,难得热闹起来。

    各家的小辈们,都止不住心里八卦之心,都借故躲到外面院子里,找了自己熟悉的朋友开始讨论起来。

    毕竟里面都是长辈,不好肆意说话。

    “长得是挺好看的,就是有些……”

    “没精打采?”

    “更准确来说,是厌世脸。”

    “还挺时髦的长相,哈哈,不过怎么样也不像是会勾人的样子。”

    “你们注意到没有,最前面一桌主桌空着,一个人都没来。”

    “啊?”

    “你傻啊,两个主桌,一张坐的是段家的人,空着的那桌,当然是另一方的亲友。”

    “这是,一个都没来?”

    段戾这神秘配偶,看起来人缘不太好的样子,居然只准备了这么一桌的空位。

    而且就这么一桌,居然还空在那里没人来。

    几个小辈越说越八卦,其中一人提议道:“我们到签到处那边去看看吧,刚好负责迎宾的那个段家人我认识。”

    说干就干。

    他们直接走到签到处,以帮忙的名义留了下来。

    其中提议的那人是钟家的,名叫钟亚平,旁边的是他弟弟钟亚安。

    他们来自一个同样很有历史底蕴的天师世家,钟家。

    钟家是那位传说中的捉鬼天师的后代,只是子孙不太争气,如今是一代不如一代了。

    两个钟家小辈已经算是年轻人中的佼佼者,这才被长辈带过来见见世面。

    钟亚平悄悄翻开礼单,低声说道:“果然一片空白。”

    钟亚安跳了跳眉毛,略带讽刺的笑道:“不愧是段戾,挑伴侣这事情也是随心所欲的,居然找了个普通人。”

    讨论之间,门外又走来一人。

    这人很是奇怪。

    段家大宅在群山之间,来参加宴席的自然都是开车前来。

    这人却似乎是走来的,没人看到他怎么出现的,就是这么从一片黑暗中走出来,然后停在了签到处。

    这奇怪的人肤色黝黑,几乎要和夜色融为一体。他穿着简单的黑衬衣黑裤子。长相倒是十分英俊,虽说留着短短的络腮胡,倒让他凭空增加了不少魅力。

    他开口说道:“我是祁无过的家人。”

    啊?

    段家小辈本来是下意识地把段家客人签到的礼单本子递过去,听到这句话才反应过来,他手忙脚乱地开始找另一本礼单。

    毕竟,宴席入场开始将近一个小时了,另一本礼单都没有派上过用场。

    钟亚平赶紧把手中礼单递了过去,带着自己都有些不明白的惶恐。

    那人签完名之后,递上礼盒,这才走了进去。

    段家小辈看了钟亚平一眼,说道:“你俩热闹看够了没,就算另一方只有一个亲戚过来又怎么样,人是小叔公认定的配偶。”

    钟亚平却是完全没把这句话听进去,他脸色惨白,脖子僵硬地转向了钟亚安的方向。

    “你,你有没有觉得他的长相很像一个人。”

    “你是说……”

    两人对视一眼,脸色更加惨白了。

    他们家里有一副画像,传家宝。

    画像上是传说中的天师钟馗,后来去地府当了罚恶司判官的那个。

    大名鼎鼎的钟馗钟判,实际上长相并不像民间传说中那样丑和凶神恶煞。相反的,钟馗可以称得上很英俊,英俊得和刚才那个奇怪的人一样。

    一模一样。

    钟亚平鼓起勇气,翻开了礼单。礼单上面唯一的那个签名是狂草,虽说有些难以辨认,但是他们作为钟家的传人,还是认出了这熟悉的字迹。

    他们对视一眼,又看了里面一眼,总觉得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

    再之后,又有两人结伴前来,一人穿黑一人穿白,一人温和一人冷漠。

    两人抬手在礼单上签下名字,那群小辈又凑过去看。

    谢必安。

    范无咎。

    这……

    直到后面,礼单上又出现崔珏、魏征、陆之道众人姓名的时候,围在签到处的几人已经完全丧失了思考能力。

    所以,那一位的娘家是整个地府?不,也不能说娘家,按照这来头,谁嫁谁娶还不一定。

    果然,这次真的是来见世面。

    待在签到处的所有人,都大开眼界,世界观完全被重塑。

    段戾果然是个传奇,连结婚对象,似乎都是一个传奇人物。

    ——

    祁无过躺在床上,等着段戾洗完澡出来。

    他觉得自己莫名有些紧张,虽说已经不知活了多少岁月,这床笫间的事情还是头一回经历。

    这段时间以来,两人也常有情难自禁的时候。只是每到关键时刻,段戾居然能忍下来起身去洗冷水澡。

    祁无过倒也好奇问过原因,在他看来两人心意相通发展到最为亲密的关系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然而段戾却说,想把这具有某种仪式感的事情放在洞房花烛夜。

    当时祁无过打趣说,没想到你还是这么传统的角色。

    段戾却是一本正经地说了一句,先生的教诲,我不曾有片刻忘记。

    祁无过这才记起来,在段戾还是二宝的时候,他似乎教导过对方礼义廉耻之类的课程,其中也有涉及到夫妻相处之道。

    当初他只是想着既然是要教养孩子,当然得好好把该教的都认真教好。

    他坐起来,叹了口气,心想段戾骨子里还是挺保守的,不知道怎么过这洞房花烛夜也说不行。

    毕竟,男男之间还是需要些技巧研究的。

    祁无过心中越想越担心,便从一旁摸出了手机,开始搜索相关理论知识。

    反正两人之间的关系,也不急在今夜这一时半会的,还是共同研究一下理论之后再说。

    祁无过此前对于这方面并没有太多兴趣,虽说有些模糊的概念,在看见真刀实枪的时候,还很是开了一番眼界。

    他看得认真,身后坐过来一人也没有发现。

    “你在看什么?”

    祁无过转身,见到段戾头发微湿,只穿着一条长裤坐在床上。

    他很是坦然,把手塞了过去:“教学视频,一起学习观摩一下?”

    “……”

    段戾脸色有些僵硬,问道:“你看这个?”

    祁无过点头:“你平时都一本正经的,肯定是什么都不知道,我也没接触过,大家一起学习,不用害羞。”

    段戾额角微微抽动一下,终于忍不住抽走了祁无过的手机,扔到一旁。

    “诶……”

    祁无过正准备说些什么,却被一把推倒,尚未说完的话也被直接堵了回去。

    用唇。

    他被段戾突如其来的热情搅得脑中一片空白,过了片刻才勉强找回些理智。

    所以,他刚才那些话似乎是微妙地伤害到了一个男人的自尊心?

    这个念头才一冒出来,祁无过就感觉锁骨一痛,似乎被咬了一口。

    “专心点……”

    屋内的灯,被悄然关上。

    一片黑暗之中,视觉受限,触觉反而变得无比敏锐起来。

    祁无过浑身一抖,猛地压住段戾的手。

    他剧烈地喘了几口气,声音有些低哑。

    “为什么是我在下面?”

    过了片刻,段戾才开口:“你想在上面?”

    “恩,自然。”

    段戾似乎很轻地笑了一声,说道:“你想怎样,我自然都听你的,不过……”

    接下来的声音,越来越轻。

    祁无过只能感觉到段戾凑到了他的耳边,几乎是咬着他的耳廓说完了后面的话。

    一听之下,祁无过就有些犹豫起来:“真的有这么累?”

    “自然……”

    祁无过想了想,觉得这事本就是为了享受,如果单纯因为上下问题而付出太多的体力劳动,似乎不太合算。

    骨子里的懒散最终还是占据了上风,祁无过松开了手,低声说道:“继续。”

    段戾还是没有异议,他的先生,自然是不管说什么,他都不会反对。

    一室缱绻,永世情深。

    作者有话要说:

    正式完结啦,谢谢大家一路以来的支持,爱你们哦

    十一月份,我在《买下地球去种田》等你们,不见不散。听我的,好吗?么么哒~
>>>点击查看《退休判官进入逃生游戏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