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乔家的儿女 > 乔家的儿女目录 > 章节目录 尾声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乔家的儿女 章节目录 尾声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乔一成五月初的时候又入院了。急性肾衰竭。

    情况不大好。这个,便是不懂医的人也可以看得出来。

    开始时一成不愿意再住院,兄妹几个急得了不得,二强结结巴巴地问一成是不是考虑到了经济上的问题,一成干脆说是,不想把自己一辈子的钱往水里扔,连个响动也听不见便灰飞烟灭。

    四美跺脚说:那钱我们几个出好了。大哥你不用舍不得,你养我们一场,我们也该报答你,真是的,你从来不是把钱看得这样重的人,治病要紧,身体不好,要钱有什么用?没有你这个大哥,我们要钱又有什么用?

    一成面目浮肿着,看上去变了一个人似的,坚持不肯住院:治是五八,不治是四十。

    有病就治病,又不算绝症,我就不相信治不好。二强咬牙说,有一种孩子气的恶狠狠,象跟一个看不见的盘拨着他们兄弟几个命运的人较着劲儿。

    一成盯了二强上气接不了下气地说:你敢不听我的话?

    一样地恶狠狠,那一层病气笼罩着他周身,一种绝望的气色,灰灰地涂抹在他脸上。

    七七被两个人的神气吓呆了。

    最终是南方送了一成进医院的。三丽说,如今大哥只听南方姐的话。

    南方私底下找了兄妹几个,拿了一个信封交给三丽。

    这里面有一把钥匙。你们的大哥把所有的都留给你们了,你们,别丢下他。

    三丽热泪滚滚,把那信封攥得稀皱,钥匙硬硬地硌着她的手心。四美抱住她的头,两个人哭在一处。二强说,我不信,我就不信治不好。不是科学发达么?我是信科学的。我没有学问,可是我信科学。我信科学。二强呜咽起来:哭什么呢?有科学怕什么呢?会治得好的。

    专家又一次会诊。

    以现在病者的情况,换肾是最好的。虽说换过的肾也有一定的存活期,换肾过后病也有可能复发,但是,以病者的年纪,换肾是最佳治疗方法。换作是年老体弱的,便不支持换肾了。如果肾源也同样的是年青健壮者的,手术成功率会更高,术后的生存率也很大,生活的质量也是可以的。

    兄妹几个听了说,好在我们姊妹多,也都算得上年青,都健康,跟医生提出尽早安排检查,看哪个人换肾给大哥最合适。连着一丁智勇都过来要求接受检查。

    在一个五月闷而将雨的午后,乔一成从一场长长的昏睡中突然醒来。

    真怪,一成想,今天身子轻快很多。

    姊妹们都不在。一成隐约地听得他们说过要接受检查的事儿。

    一成从床上坐起来,慢慢地走出病房的门。

    他觉得步子很轻很飘,仿佛他沉颠颠的肉身不复存在,只得一个空灵的魂魄。这样地不能承受的轻。乔一成想,他一生,似乎总忙于挣扎,流光难挨,去日苦多,可也不是没有快活的。如今得这样一个结果,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好。

    只是,疼痛疲惫的灵魂有权选择对生命放手,放手后给别人减一付担子,多留一份念想。

    医院的顶楼平台上有风,闷气一下子被扫光。乔一成的耳畔呼呼的全是风声,脚下是这个城市繁茂的绿荫,楼房,长长的道路,奔驰着的车,细小如蚁的人,乔一成微笑起来。

    他爱的人们,兄弟姊妹们,南方,还有朋友,他把他们装在心里,带着一起走。

    乔一成的耳朵里突然听见有人在叫他:乔一成,乔一成。

    一成回头,见一年青男人,文雅清秀,姿态悠闲舒畅,穿旧棉布白衬衫与旧灰毛背心,蓝布裤子,戴着旧式宽边眼镜,容颜依稀熟悉却想不起来哪里见过,连声音也是熟悉的。那样地年青,比自己年少许多,几乎还是个孩子,怎么会认得他的呢?一成仍在奇怪中,那年青的男人说:乔一成,乔一成,你在那儿做什么?打了铃了,上课了!

    说着微笑转身而去。

    一成被蛊惑一般哦了一声,尾随着他走过去,走下平台,那人回头望望他,又微笑一下,推一扇门走出去,一下子便不见了。

    一成回到病房,四美早扑上来叫:大哥你你去了哪,急死我们了。

    一成拍拍她肩,安抚她一下,坐回床上。

    这一刻突地有阳光破云而出,直照到病房里来,一瞬间那光便又被云遮住,屋里又是一暗。四美说:这天哪,要下也不痛快地下,要晴也不痛快地晴。

    一成在那光亮起时的一刹间想起来那人是谁了。

    文清华,一个久远的名字,曾经乔一成生命里的一束光亮。

    很久以后的一个偶然机会,乔一成才知道,文清华老师就在这一年的这一天去世。他住在一成所在的同一所医院心脏外科,做心脏搭桥手术,手术顺利恢复良好,本已要出院,却突然心血管破裂,不治。

    兄妹几个检查结果出来了。

    竟无一个配型成功。

    除了七七。

    七七完全同意捐肾,可是乔一成坚决地拒绝。

    一成说,不予,不取。

    乔七七于乔一成拒绝手术的第二天来到一成的病床前,站在那里淡淡地问:你不要我的肾是不是?你不要就算了,我给别人,卖给别人,得了钱存起来,以后送我女儿出国念书去。七七突地微笑起来,笑得挺调皮的:去美利坚合众国!说完微斜了眼看着乔一成。

    一成恍然间好像看到,那个坐在太阳窝里,吃着廉价糖果的小东西,哗地一下就长了这么大。

    这中间好象没有过程,只现出个结局。

    可是乔一成明白,那过程藏在他所不知道的岁月里,藏在他不曾参与的,乔七七的,一天一天的日子里。

    一成的换肾手术安排在半个月之后。

    七七很快地也被安排住进了医院,就在乔一成楼下的一个单人病房里。

    齐唯民跟常征送他过来,常征跟七七说,芝芝我给你管着你放心,我镇得住她。等手术做完了,你出院了,也住过来。

    乔七七说:谢谢阿姐。

    常征只觉喉咙里紧了一紧,快步走出去,说:老齐你陪七七一会儿吧。

    齐唯民问七七:小七,你,你可想好了?

    乔七七说:想好了。阿哥,你从小把我抱大,我从来也没有对你说一声谢谢。现在补说吧。

    齐唯民说:说什么谢呢,你还记得小时候得了腿病的时候,咱们遇到过一位卫医生吧,后来我还带你去找过他,想谢谢他,可是医院的人说,他过世了。你怕是不记得了,那会儿你太小,他说过,能做兄弟姐妹是几世修来的。

    乔七七说:所以这辈子要好好地修,下辈子,还跟你做兄弟。

    齐唯民站起来,拍拍七七的头,转身拉门要出去,却在门边上愣住了,背对着七七,好长好长时间没有动弹。

    七七也不上前,只在站在那里看着齐唯民宽厚的背。想着躲在这肩背后的,他生命里的无数的去了的日子。

    乔一成的手术进行了整整八个小时。

    乔家一大家子在门外足等了八个小时,二强三丽四美他们说,随时准备输血,别用血库里的血。他们排排坐在椅子上,四美的女儿也被从学校里接了回来,小姑娘低低地唱着一首歌,走廊里回响着小姑娘细微单薄的声音。

    手术很顺利。

    之后是漫长而艰难的恢复期。

    乔一成每一次朦胧醒来,便看见弟弟或是妹妹坐在床边,再一睁开眼,却又换了一个人。

    他听得他们低低的说话的声音。

    通气了没有?医生说,通气之后可以进一点流食。

    要不要做好送来?不用,都是医院配好的,弄点好汤来吧。

    要天天漱口,轻轻地帮他翻翻身。

    一成想问,七七呢,七七怎么样?

    声音低得如蚊子哼,三丽把耳朵直凑到他脸上来,轻快温柔地问:大哥你说什么?

    七七在你楼下的一间病房里,也已经醒了。四美在那边,表哥表嫂也在。

    三丽在水盆里搓洗着毛巾,替乔一成擦脸和手,再坐下来,用一把银色的小剪刀替他剪指甲。

    她垂着头,有流海披散下来遮了半个面孔。

    一成想:所谓亲兄弟热姊妹啊,就是说,生命中有些痛苦,他们相互给予,却又相互治愈。

    一成又低声地说:你也去。看看小七去。

    三丽说好的。

    忽地笑了,回身从小袋子里捏出来点什么塞进乔一成嘴里:给你含着,去去嘴里的苦味儿,别咽下去。

    甜甜的一块。

    猜是什么?三丽问,又笑着自己说:是玫瑰,糖腌的玫瑰,现在的人,可真会吃。

    你还记得吗哥,小时候,我们那里街心小花圃里,种了好多的玫瑰,那个时候那样饿,也没想到过偷来吃。

    一成慢慢地吮那甜酸东西,微微笑起来:去吧,去看小七。回来跟我说。

    七七到底年青,恢复得比一成快些。他的一个肾如今在乔一成的身体里。

    一成听得七七的情况,说,我想看看他去。二强说,你现在最好不要乱动,医生说,一个星期之后再下床吧。咦,二强突地说,要不跟医生说说,把你们俩干脆放在同一个病房里,闷了还可以做个伴,谁也不要挂着谁。七七也说想来看你呢。

    南方听了说这可真是一个好主意,医生来查房也方便啊,我们来护理也方便。

    当天下午,乔七七便被转到了乔一成的病房里。

    七七临手术前特特地去剪短了头发,短得贴着头皮,更显得岁数小,一成之前并不晓得,所以歪了头盯着他看了半天,忽地撞上七七的目光,七七咧开嘴笑。

    兄弟两个在一间病房里,果然热闹了起来。

    一周过后,一个中午,一成跟七七都没有睡中觉。睡得太多,虽然身体还是有点无力,可精神上有一种温淡的兴奋。

    一成叫:七七。

    七七转过头:啊?

    一成却又觉得不知从何说起。

    七七叫:大哥?

    一成答:啊?

    七七却也无话了。

    一成终于说:七七,多谢你。

    七七说:你是我亲大哥嘛。对了,七七的声音快活起来:说个事给你听大哥。上回你说的那四个字,我没有听懂。

    一成细细一想,才明白他说的是哪四个字。

    七七接着说:还是后来阿哥解释给我听的。七七叹一声,你们读书人,真会说话,四个字四个字,工工整整的,比唱歌还好听。

    一成的声音也轻快了:七七,说的比唱的还好听是句骂人话。

    这个我知道啊,可是我不是那个意思。哟,不能笑。七七低而快地笑了一声。

    七七对一成说:我是真的佩服你们呀,像我阿哥说,老天爷关了一扇门,必定会给你打开扇窗。大哥,七七转过头来看着乔一成,年青而俊秀,面色略有些苍白,但是真是英俊。

    大哥,打开窗,兴许幸福就进来了。

    一成哦了一声,然后问:七七,你躺得累了吧?背痛不痛,我们一块儿起来活动活动吧。

    七七说:好啊,我们起来吧。

    起来开窗。
>>>点击查看《乔家的儿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