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美文小说 > 浙三爷极恶都市:游走边缘 > 浙三爷极恶都市:游走边缘目录 > 第零章 第 4 节 人死债清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浙三爷极恶都市:游走边缘 第零章 第 4 节 人死债清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我和女邻居无冤无仇,她却烧了我家,害死我妈妈,为了撇清责任,她甚至把酒精泼在我身上,朝我丢来了打火机……

    ……

    我家当初为了给爸爸治病欠了很多债,但还是没能留住他。

    妈妈从来舍不得吃好的穿好的,却都把最好的给了我。我还记得过年的时候别人家都是喜气洋洋,只有我家心惊胆战,因为怕别人来讨债,每当别人讨债,我都要躲在房间里,听我最爱的妈妈低声下气求别人晚点还钱。

    从小到大,我妈妈连一件漂亮的裙子都没买过,全心全意养育着我。直到我大学毕业了,家里才终于还清了欠债,而且还存钱买了套二室一厅给我结婚,贷款我自己来还,妈妈当时好开心,说日子好起来了,这辈子再也不想欠人钱了。

    但是为了给女方二十万彩礼,她又去借了钱。不过没关系,我女朋友一家人很厚道,说好了彩礼只是走个过场,一定会当嫁妆全额还回来。

    我们家终于住进新房,妈妈也借来了二十万现金,放在红色行李箱里,喜气洋洋地想第二天去提亲。她嫌自己没衣服穿,还拉着我去买了一身新旗袍。

    那是我第一次见她穿新衣服,我一直夸她好看,妈妈好像个大姑娘一样,害羞地用手抓着衣角。回去的路上,她说以后日子要好过了,再也不会辛苦了。

    我觉得有点羞,但还是和她说我现在挣钱了,以后我好好孝敬你,你吃了那么多苦,我再也不让你吃苦了。

    妈妈就忍不住哭,哭完又笑,笑得特别幸福,牵着我的胳膊走在路上。

    可当我们回家的时候,却什么都没了。

    人群和消防车在我家门外,别人见到我们,都说我家烧着大火了。

    妈妈当时就傻了,站在原地动也不动,我跑过去看,只看见好大好大的火,消防员让我别靠太近,说很危险。

    我的新房烧成了灰烬,房子烧没了,却背上了银行贷款,还有那借来的二十万彩礼也被烧成了灰。

    后来火灾查明白了,是我家楼下的女邻居违反规定,趁没人时偷偷把电瓶车推进电梯,停在家里充电起火,刚起火的时候她太害怕了,就赶紧跑掉了,没能第一时间灭火。

    当我家去要赔偿的时候,她说她家也烧没了,反正她没钱赔,就算法院判了她也不会掏钱的。最后说得急了,她大吼大叫着让我们滚,说她已经很惨了,怪我们不懂心疼,要活生生逼死她。

    那天晚上,妈妈坐在废墟里,她一直算着账,算着欠银行六十万,烧过的房子重新装修要三十万,还欠别人二十万。

    妈妈抹着眼泪和我说,她真的干不动了,她好想好想休息一次,她想退休。

    我说出了这辈子让自己后悔的话,我说……妈妈,你再帮忙扛扛吧,我一个人真的扛不住这么多。

    那天妈妈一直在哭,最后她让我先去酒店住着,她想再看看这个家。

    我去了酒店,也忍不住抹眼泪。

    可第二天一早,别的邻居们却来酒店砸门,说我妈妈出事了,让我快去看看。

    我的妈妈……她辛苦了大半辈子,在她即将要享福的时候,穿着等了二十年才买的新裙子,在烧成灰烬的房子里上吊自尽,永远埋葬在了 51 岁。

    她只给我留下了一封遗书:「如果老天要让我绝望,为什么又要让我在绝望前看到希望?妈妈真的扛不住了,你一定要好好活着。」

    我呆呆地看着妈妈的尸体,那女邻居很匆匆忙忙地推开人群和我说,你妈她是自己上吊的啊,你可不能怪我头上啊。

    在我人生本该最幸福的时候,我失去了最爱的妈妈,背上了巨额欠债,女友家也取消了婚礼。我不怪我女友,本来我有房有未来,现在我什么都没了,还背上巨额债务。婚姻是两个人长久的未来,她的做法让我很痛苦,但我理解她。

    人的悲欢并不相通,所有的邻居都憎恨我妈妈,明里暗里骂我家自私,因为妈妈是上吊自尽,害整个小区楼盘降价了。

    我放在楼底下祭奠妈妈的花圈,甚至都被邻居偷偷损坏,用记号笔在上面写下了「贱人」。

    我给妈妈办了葬礼,也去法院起诉了那个女邻居。

    法院判得很快,这件事情没什么争议,那就是要她赔偿重新装修的钱,至于家里放的二十万现金,因为现金全被烧毁的关系,银行只能认出五万元,我从银行拿了五万,法院判决女邻居多赔偿两万块,剩余的十三万因为证据不足,不能证明有这么多的现金,不予主张赔账。

    她欠了我三十二万,却一分钱都不愿意掏给我。

    当我去她家要钱的时候,她说自己要钱没有要命一条,反正她已经是一穷二白。我跟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却也只能规定还款计划,因为她是唯一住房,法官告诉我,如果要强行拍卖她的唯一住宅,我要么承担她未来五到八年的租金,要么为她提供合规的住处,怎么算都划不来。

    可她连分期还款的意愿都没有!

    她根本不把钱存在卡里,每次都使用现金,我去找她要钱,她就说自己没钱。

    女邻居不止是对我这样,还对我楼上的邻居也是如此,因为当初火太大了,不止烧了我家的房子。

    但我楼上的邻居不会惯着她。

    他跟我一样是孤家寡人,他是属于爱混日子的那种人,整天打牌喝酒不去上班,后来老婆孩子对他失望透顶离开了。因为爱混没什么素质,大家都觉得他是个无赖。

    我在跟女邻居要钱的时候,那无赖邻居来了。

    他直接让女邻居还钱,女邻居肯定不愿意啊,拿对我同样的态度,和那无赖邻居说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那无赖邻居直接啪的一耳光扇她脸上了!

    女邻居当场就被打懵,尖叫着说你怎么打女人啊,结果无赖邻居直接扯着她的头发,把她的脑袋往门板上砸了两下,又把她的衣服直接扒了,扯着她的头发要拉她出去游街示众,让所有人都看看她的身子,让她嫁不出去。

    女邻居当场就吓哭了,她直接说还钱,刚才还跟我讲自己没钱的她,穿上衣服哭着跑回自己屋里,拿出了一叠现金给那无赖邻居。

    无赖邻居拿了钱,又扇了她俩耳光,说以后每个月他都来拿钱,有种就报警,反正他孤家寡人一个,要敢报警的话,从派出所出来立马捅死她。

    女邻居吓得连连点头,说一定按时还钱。

    我看着他拿了应得的钱离开,却怎么也办不到像他那样。

    我也多么想动手。

    可我还记得妈妈的遗言,她的遗愿是想我好好活着!

    从那时候起,我和女邻居的生活都变得劳苦了。

    为了偿还贷款和欠债,我拼死拼活工作,回到家也只能住在被烧成毛坯的屋里,一个人呆呆地看着黑夜直到睡去。

    她也是使劲工作,因为她不敢招惹那无赖邻居。

    为了赚钱,她托关系承包了一个快递点,而为了省钱,她没有搞店面,直接把快递点放在了家里。

    每天她都霸占着一个电梯,把货物挡在电梯口不让门关上,使劲地装货送上去。电梯一直在滴滴提醒,她非要拿东西卡着电梯,等装满了货才肯上去。

    楼里就两个电梯,她独自占有一个,邻居们特别难受,因为这样很容易把电梯弄坏。

    每当有邻居责备她,她就会撒泼耍赖,哭着说自己都那么困难了,欠了那么多债,邻居们还不给她留一条活路,不懂得将心比心。

    久而久之,邻居们也不敢和她闹了。物业更是不存在的,我们小区物业很不作为,否则当初她怎么能把电动车推进电梯?我们甚至连个电梯监控都没有,物业见到她也是能躲就躲,不想惹麻烦。

    就是这样坏的一位女邻居,最后却得到了人们的尊重。

    疫情来的时候,人们都不能出门,正好她承包点接了许多货,于是她每天都出去送口罩、消毒酒精,其实她归根结底就是想趁着疫情赚一波,可在那之后,社区却给她提名了最美抗疫者。

    那天我站在还是毛坯房的楼上,冷冷地看着楼下。

    戴着红领巾的小学生们来给最美抗疫者送花,她和住在我们小区里的护士、医生站在一起,接受孩子们的鲜花,接受孩子们的敬礼。

    楼下告示处上还贴了赞扬她的文章,标题就是《一场大火让她失去所有,她却选择把爱洒满人间》。

    贴了文章以后,她名字里有个红,人们都开始叫她红姐,邻居们对她越来越和睦,那电梯彻底成了她的专属电梯。

    可我却扛不住了。

    我欠得太多了,债主们开始上门,一定要我把钱给还了。银行也给我打来电话,说我还款不及时,再不及时还款,就考虑抵押拍卖我的房子。

    我实在没了办法,就又想去她家里要钱。这次我算准了,她作为承包商,每个月 10 号结货款,那时候她手上绝对有钱,我要在她把钱给无赖邻居之前还给我!

    十号下午,我就在门口等着她了,可谁知道她今天很忙,一直到深夜才回来。

    我立马就上去要钱。

    她进屋又推了一车货物,说自己没钱,我不会相信她的鬼话,直接说那我进去搜。

    红姐急了,狠狠推在了我身上,恼怒地说没钱就是没钱,还叫我滚蛋!

    我说你他妈欠我钱那么久了,你还过一毛吗!今天你给也都得给,不给也得给!

    她说不还咋的?

    我喘着气,从口袋里掏出准备好的小刀,说不给我就捅死你!

    她轻蔑地看了我一眼,直接推着东西从我身边路过,仿佛根本看不见我手上的刀。

    我呆呆地看着她经过,跟着她走到电梯口,却下不了手!

    我始终办不到去做一个恶人!我知道我要是拿了钱,警察就会抓我,我就会被判抢劫罪,最少也要蹲三年牢!

    为什么!

    为什么老实人要回属于自己的钱就那么难!

    为什么我非要付出偿命或者坐牢的代价,才能把属于我的钱拿回来!

    我就想平平安安地活着,想对得起死去的妈妈,想每年都能去给妈妈扫墓!

    哪怕我是个孤家寡人,我也不想坐牢!我真他妈是个废物!

    愤怒的我忍不住拿起刀扑近了她,她吓得脸色苍白,浑身都打了个哆嗦!

    她怕我了?

    不对……

    我转头一看,才发现是那无赖邻居从另一个电梯来了,她是怕那无赖邻居!

    红姐见到他,二话不说就掏出了早已经准备好的钱,那无赖邻居拿了钱,满意地点点头。

    我死死地看着钱,吞了口唾沫说大哥,她也欠我钱,我快被逼死了,我才 25 岁就欠了一百多万,债主们天天逼我,我快活不下去了……这次把钱给我好不好?

    电梯门正好开了,里面是一个大妈。

    那大妈听见我们说话,先是热情地和红姐打了个招呼,然后很厌恶地看了我一眼,她说你妈死在这儿害大家房子跌价,是个害人精。小红就不一样,她做错了事,但她现在还坚持每天给大家运口罩运酒精,你却有脸来找她要钱。

    我呆呆地看着她,我说你是什么人?

    她挺直腰杆,说她是群众!

    我让那大妈闭上嘴,说烧的又不是你家房子,你在这当什么群众,站着说话不腰疼,还有你别提我妈!

    大妈这时候才看见我手上拿着刀,连忙就闭了嘴。

    我气得浑身发抖,和他们一起进了电梯,那无赖邻居没搭理过我,点了根烟走进电梯,任由气味熏人。

    我实在忍不住,又问了一遍能不能把钱给我。

    他瞥了我一眼,说小逼崽子拿把刀吓唬谁啊,借你胆子你敢捅人吗?

    我说我要被逼死了!

    他说关老子屁事,你他妈可怜是你的事,凭什么要牺牲老子的利益?钱这东西,谁有本事拿到就是谁的!

    对……

    谁有本事拿到……钱就是谁的!

    我鼓足勇气抬起了刀,可无赖邻居根本不怕我,反而还狠狠推了我一把!

    我没站稳,撞在了电梯上,电梯砰的一声,突然就开始急速下降!

    这电梯长期被红姐占用,本来就出了很多问题,现在被这么一撞,问题又来了!

    我们都是吓了一跳,有点不知所措,大妈和红姐吓得尖叫,电梯的防护也随之启动,最后电梯在半道停住了,但是门没打开。

    无赖邻居这才松了口气,然后去按电梯上的警报铃,但是警报铃却没有反应!

    我看过新闻,新闻上批评某些电梯的警报铃毫无作用,却没想过这种新闻上才能看到的东西,竟然会发生在自己的小区里!

    他骂了句脏话,然后用手去扒拉电梯门,还真让他把电梯门给扒开了。

    但那电梯门可以钻过的位置很小,我们难以逃出去。

    他就让红姐先出去,让她出去叫人,红姐就使劲地往外爬,她说外头太黑了,啥也看不见,递一下手机。

    无赖邻居没递手机,直接给她递去了自己刚抽烟的打火机,她拿过去点火查看情况,仗着身子娇小,还真钻出去了。

    她让我们等等,说她马上去叫人。

    大妈可能跟她关系好,还和她笑嘻嘻的,说你快点回来啊,可别因为欠这俩人的钱就跑了。

    在她说完这话,气氛当时就寂静了。

    我呆呆地看着红姐,她也是愣住了。

    电梯里没有监控。

    我和无赖邻居都是无亲无故的,我们要是死在电梯里,那她近乎六七十万的债务就没人继承了!

    人死债清!

    突然!

    无赖邻居猛地一跳,伸手就去扯红姐,似乎想把她给扯回来,但是红姐赶紧躲开了!

    她哆哆嗦嗦地说自己现在就去叫人,不要紧张,她做不出那种事。

    可我心里却变得很沉闷,那无赖邻居也是满脸冰冷。

    我们在电梯里等着,大妈叽叽歪歪说我们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小红不是那么坏的人。

    可过了一会儿,我却忽然听见门被关上的声音。

    那声音过后,红姐的脑袋出现在我们眼前。

    不知为何,我脑子里想到的是这层的楼道门被关了。

    她突然拿起一个大瓶子,使尽全力往电梯里砸!

    那东西砸破在了地上,壳子立即破了,大量透明液体流淌在电梯里,刺鼻的味道让我的神经一下紧绷起来!

    是酒精!

    我立即转头看向身旁的这一车货物。

    箱子上,清清楚楚地写着医用口罩、医用酒精、明胶消毒液、乙醇洗手液……

    全都是防护疫情的东西,但也全都是易燃品!

    红姐哆哆嗦嗦地拿出了无赖邻居的打火机,而我的眼睛死死看着地上无赖邻居抽过的烟头。

    我仿佛已经看到了明天的警方通告。

    某小区电梯故障困住业主,电梯内有大量易燃品,在等待救援时,一名业主憋不住瘾吸烟,导致惨案发生……

    大妈直接吓坏了,连忙尖叫着说你干什么!

    可我很清楚,刚才那关门声,绝对是这层的楼道门被关了!

    也就是说,这层的住户根本就听不见我们的叫声!

    「我日你妈!」

    我急得纵身一跃,伸手去抓红姐,她来不及躲开,我猛地抓住了她的头发,使劲地往电梯里拖!

    红姐当然不肯下来,她立即把打火机丢进了电梯,仅仅只是短暂的一瞬间,电梯里就燃起了熊熊大火!

    我扯着她,怒吼着说:「老子死也拉着你陪葬!」

    好烫!

    那火焰只是一瞬间起来,温度就提升了好高,我死死拉着红姐不肯松手,而她也是尖叫着打我的手!

    我把双腿压在电梯门上,用尽全力一扯,红姐终于跟着摔了下来!

    「砰!」

    我的后背狠狠撞在了地板上,随着我们落地,本就不稳固的电梯,竟是又往下滑动了一些!

    偏偏我给红姐当了肉垫,我疼得要命,她却惊慌失措地爬了起来。

    电梯里全都是火!

    刚才酒精瓶子是在大妈身边被砸开的,她身上的酒精最多,随着一点火,那火根本就是往她身上使劲地窜,大妈痛得哭叫,竟是倒在了地上爬动打滚,妄图把火扑灭!

    可地上本来就都是酒精啊!

    电梯里唯一的助燃物只有那满地酒精,随着大妈爬动,这些火焰仿佛会移动一样,直接移动到了她的身上。

    无赖邻居也不好过,他的腿上也都是火焰,因为刚才沾染了不少酒精。

    可当注意到这一幕,他立即狠狠一脚踹在了大妈的身上!

    他就仿佛把大妈当成了抹布,妄图让她把所有的酒精都吸走,这一招还真的有效,火焰明显变小了,只有大妈身上的火焰在增多。

    每当她痛得朝我们这边跑,无赖邻居就一脚踹在她肚子上,狠狠地把她踹回角落,根本就不让她靠近自己!

    我也不好过!

    火焰在我四周窜动,我想站起来动,可不知道为什么,我明明只是摔了一跤,后背却疼得要死,每当我想动的时候,后背的力量仿佛一下子消失,却而代之的是强烈的疼痛,让我冷汗直冒,根本使不上力气!

    再看那红姐,明明刚才丢酒精放火的就是她,结果现在自己也在电梯里了,她开始保护那一车的用品,根本不敢让火苗靠近!

    这个贱人!

    好痛……我后背好痛,我感觉到头发都被烧到了一些,可我根本动不了!

    最让我不能接受的,是眼睁睁看着那大妈彻底变成了一个火人。

    她刚开始还惨叫着逃跑,被踹回几次之后,慢慢就没了力气,连喊叫都喊不出来了。

    她跪在角落的位置,身体越来越低,最后直接趴在了地上,刚开始还能抽搐几下,后来却连一点动静都没了。

    我亲眼看着一个人被活生生烧死……

    无赖邻居见那大妈终于没了动静,再加上电梯里火焰变小,他终于开始脱自己烧火的裤子。

    那裤子的布料黏在他的身上,当他要扯开裤子的时候,差点没让我吐出来!

    一块皮肉竟然随着他的扯动,跟裤子的废料一同被扯了下来!

    不止是我,无赖邻居自己也被吓到了,哪怕他平时是个横行霸道的无赖,此时却也吓得直抽冷气,眼泪也不停地掉。

    他仿佛是想保护好身体的完整一样,仿佛是希望那些肉不会离开自己的身体一样,裤子也不敢脱了,惊慌失措地拍灭了火焰。

    他摇摇晃晃地扑向了电梯门,因为刚才的滑落,我们下面也有了电梯门。

    他用肩膀和脑袋使劲撞了两下,那电梯门也不够稳固,我本以为会被撞开,门也确实开了,但开门的方式跟我们想的都不一样!

    电梯门是直接朝着里边开的,从开门变成了凹进来!

    钢筋铁块直接压在了无赖邻居的肩膀上,我亲眼看着他肩膀被划破了好大好大的一块,他痛得大声惨叫,回头看了红姐一眼,又哆嗦地往外走。

    可是他的腿只是动了两下,就再也动弹不得,他摔倒在地,使尽全力往外爬动,爬得却极其缓慢!

    我吞了口唾沫,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

    那大妈已经被活活烧死了!

    事到如今,红姐怎么可能会放过我们!只要我们活着出去,所有人都会知道是她恶意放火烧死了大妈!

    她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红姐很快就反应过来,作为我们之中唯一没受伤的人,她扯开了那些被她保护的货物,提出了一瓶酒精,朝着无赖邻居走了过去。

    「不要……不要……」无赖邻居完全没了平时的气势,他哆哆嗦嗦地说,「我不要你还钱了,我也不会报警,求求你不要……」

    红姐却仿佛没听见他的话,她把酒精泼在了无赖邻居的身上,又顺着线路泼在了电梯里。

    她恶狠狠地说:「你之前不是打我吗?你不是扒我衣服吗?我现在就让你知道,我不是好惹的!」

    任凭那无赖邻居怎么恳求,她还是拿起了打火机。

    我平生第一次这么憎恨 ZIPPO 类型的打火机,如果那是普通商店里的打火机,她一开始又如何放火!

    红姐瞥了我一眼,然后走到了无赖邻居的身边。

    好痛……

    可我知道,自己哪怕是再痛,也一定要爬起来!

    我伸出手抓住了电梯里的扶手,经过刚才的燃烧,这扶手摸着好烫,我也只能忍着痛爬起来。

    电梯被折腾了那么多次,变得很不稳固,发出吱呀吱呀的声响。

    随着我的起身,我感觉背后的骨头仿佛错位了一样,尤其是起身的那段时间,简直疼得要死!

    可当我完全站起来,身体又不疼了。

    只要我的腰部是弯的,后背里就好像有什么东西被牵动,只有保持身体笔直才能避免疼痛。

    我紧咬牙关,知道想正面逃出去是不可能了,而这个时候,红姐已经把打火机凑向了无赖邻居!

    任凭他怎么惨叫恳求,今天也是难逃一死!

    没时间了!

    我用尽全力跳了起来,随着我跳动牵动了伤势,忍不住惨叫了一声。

    「砰!」

    我狠狠落在电梯上,眼看着那火苗窜起,经不起折腾的电梯竟然真的再次掉落!

    火苗顺着酒精朝我而来,就好像是魔法一样在空中断开,电梯已经垂直往下,帮我避开了火苗,来不及燃烧到电梯内的酒精!

    我躺在地上,只能在心里默默祈祷。

    电梯忽然停住了。

    停在了四楼的位置,那电梯屏幕上还不断闪烁着电梯紧急保护。

    我松了口气,至少我人还在电梯里,我活下来了,红姐除非是敲开电梯门,否则她别想找到我。

    我忍痛哆嗦,又转头看了一眼大妈。

    酒精烧完,她的身体没有再烧了,全身漆黑无比,衣服一坨坨黏在身上,根本无法让人认出生前的模样。

    为什么……为什么事情忽然会变成这样!

    就在我心里极其难受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电梯的门……竟然缓缓打开了!

    我他妈!

    本来就是个被折腾得不中用的烂电梯,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变得好使了!

    急促的脚步声,从电梯外面传来,那是红姐在下楼!

    我哪里还顾得上疼,再次抓住扶手,好不容易才爬了起来,跌跌撞撞地往外逃跑。

    好痛……

    我知道自己肯定是来不及往下跑了,我还在四楼,肯定跑得没有红姐快!

    到楼道里寻求帮助也不可能,这个时间大多数人都睡了,只怕我还没来得及叫醒他们,就被红姐给弄死了!而且……万一他们就算听见了呼救,也没有过来查看怎么办?不是每个人都能热心到义无反顾的!

    脚步声越来越近……近到仿佛是从我耳边传来的……

    我咬了咬牙,只能爬向了窗户!

    窗户外,是一户人家的空调外机,这里正好有个突出的水泥板,专门用来放空调外机。

    我抓住了空调外机,小心翼翼忍痛蹲下来,滚烫的热风吹在我的脸上,别提有多么难受。

    我想把背挺直减少疼痛,但我不能这么做,因为这样我的高度就会高于空调外机,会让红姐看到我!

    该死……要是我没摔伤,我非要活活打死这个女人不可!

    脚步声终于来到了我这一层。

    我赶紧小心翼翼躲着,听着脚步声的位置。

    她到了四楼……

    离我那么近那么近……

    她到了四楼的走道,在那边仔细地搜查。

    过了一会儿,也许是因为没找到我,我听见她又进了楼道往下走,总算是让我长吁一口气。

    安全了……

    我哆哆嗦嗦地拿出手机想要报警,空调外机的风吹得我手指好烫脑袋好晕,可我一定要坚持住。

    我要听妈妈的话,我要好好地活下去!

    在这种环境下,我小心翼翼地拿出手机,可人脸解锁偏偏在这时候不管用了,我只能一手抓着不让自己掉下去,一手缓慢困难地去解锁。

    偏偏我的手机是大屏幕,那是妈妈离开前给我买的,她那时说我现在好好上班挣钱了,日子好过了,也要有一部好手机才行。

    大屏幕单手解锁极其困难,我按了好几次都难以输入密码,急得我直冒冷汗!

    突然!

    三楼的走廊窗户上探出了一个脑袋,死死地盯着我看!

    是红姐!

    她一副「找到你了」的冰冷表情,把脑袋收了回去。

    她是要来四楼找我了!

    我赶紧努力往里面爬,可刚才累积的疼痛仿佛在这一刻爆发了,我的腰背好像失去了力气一样,它仿佛不是我身体的一部分了,无论我怎么想使劲去动,都动弹不得!

    情急之下,我只能把手卡进了保护空调外机的铁栏杆,然后解开了皮带,把皮带绑在了铁栏杆上!

    我使尽全力大吼着:「杀人了……」

    红姐来的速度比我想的快很多,我话还没说完,她就已经来到了四楼,手上拿着一个大拖把,不知道是不是从三楼捡来的,使劲地往我的脑袋上砸!

    我被砸懵了,拖把怼在我的脸上,让我根本就喊不出话来!

    她使劲地把我往下推,咬牙切齿地说:「下去!下去!」

    我本来就受了伤,被她怼得双手也抓不住铁栏杆,幸好皮带救了我一名,死死地固定着我!

    我决不能掉下去!

    我不想人们以为我是被火烧了以后,慌不择路坠楼而死!

    红姐不敢让我喊出声音,她一直用拖把怼我的脸,而我终于抓住机会,伸手抓住了拖把,往外一扯!

    我没有往里面推,而是往外面扯!

    红姐本来就是往外使力,又紧紧抓着拖把,随着我这一扯,她的半个身子直接冲出了窗户,差点摔了出来!

    我又怎么可能是让她差点!

    我索性抓住了她,用力把她往外拉,果真把她给扯了出来!

    红姐吓得抱紧了我的脑袋,将身体挂在我这儿,怎么都不肯摔下去!

    而我还是用力把她往外推,这把红姐给吓哭了,她连忙说:「你不能杀人啊!你要对得起你妈妈啊!」

    我咬牙切齿地说:「我这是正当防卫,都是因为你想杀我!」

    她着急地说:「法院不会判你正当防卫的啊!」

    我心里一惊。

    是这样没错……

    现在她已经没法继续加害于我,她死死地抱紧了我,是为了不让自己摔下去。

    在这个时候,从法律的角度来讲,我就已经没有危险了,我必须放下对她全部的恨意,不再对她有任何加害的心,才是法律允许的防卫范围。

    在她已经无法加害我的情况下,要是我继续故意把她推下去,我就犯了罪,我要去坐牢的!

    等等……

    在我的内心,忽然有了个邪恶的想法。

    我把她推下去,然后说不是我故意推的呢?

    这儿一没人看到,二没监控拍下,我凭什么不能说是她自己摔下去的?

    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楼道那边却突然传出了声音:「谁这么吵啊?」

    一个邻居来到了窗户旁,睡眼朦胧的他看见我和红姐,当场就被吓到了。

    红姐连忙和他呼救,而我的心里满是憎恨!

    我错过了弄死这个女人的机会!

    邻居赶紧把红姐给扯了上去,当她一上去之后,立即开始用力地推我!

    经过刚才我们俩人一起挂在这儿,铁栏杆根本承受不住我们的重量,已经弯曲得厉害,甚至有要断掉的意思。

    红姐推着我,着急地说:「这是杀人凶手!他杀了好多人!杀人凶手!」

    邻居傻眼了,连忙问怎么回事,红姐看出我后背受伤了,她用力地砸着我的后背说:「他在电梯里跟我讨债,我说我没钱,他说不给钱就放火!他烧死了好多人!」

    好痛……

    我才知道,人在痛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连解释的话都说不出口。

    忽然,邻居一把抓住了红姐的手。

    他皱着眉说:「你这话说得明显有毛病啊……别人眼睁睁看着他放火烧死自己?别人都是傻逼?你让开!」

    他推开了红姐,但出于怀疑也没有救我,只是拿出了手机报警,然后他又叫别的邻居们也过来。

    我这才松了口气……

    警察很快就来了,事情也很快就被调查清楚。

    红姐被刑拘了,我则是被送去医院治疗。

    医生给我拍了片,我很害怕,我说医生,我是不是把脊髓摔坏了。

    他说是脊椎骨是有点摔伤,不过没到那程度。

    我说可我当时痛得好厉害。

    他说那是肌肉拉伤,而且痛就对了,痛是好事,就怕你不痛。

    医院鉴定结果很快就出来了,我摔伤脊椎九级伤残,但不是不能恢复,每天站起来超过三小时就很困难,要经过长时间的理疗才能恢复。

    因为我这么个情况,债主和银行暂时先缓解了还贷,红姐因为故意放火杀人,被判处死刑。

    她的房子也被拍卖了。

    死过这么多人的房子值不了几个钱,却足以赔偿我的三十二万,还有我近期的误工费、医疗费。

    但还是发生了点意外,那无赖邻居的老婆孩子不是早就跑了吗?这个时候回来分赔偿了,红姐的财产清理干净后,大约有五十万,我们双方都拿了一半。

    我觉得很委屈。

    我本来损失的就不只是三十二万,现在人死债清,还有那么多钱拿不回来,却再也不会有人偿还我了。

    为什么……

    明明犯错的是别人,却让我来承担这么大的后果。

    我总是躺在病床上,问自己做错了什么,凭什么遭那么大的报应。

    可我得不到答案。

    有的时候,世界就是不公平的,有的人犯了错,无辜的人却要为此承担后果。

    在我终于可以恢复到正常人状态的时候,已经是半年过去了。

    我去给妈妈扫墓,来到她的坟前,看着她的墓碑,忍不住地掉眼泪。

    我哭着说妈妈,坏人已经得到了惩罚,可我得到了什么?

    我不是坏人,你也不是坏人。

    但我却失去了你,还过上了这么痛苦的人生。

    从那以后,我看见不守规矩的人,我特别难受。

    我看到别人把电动车推到小区楼房里充电……

    看到无良商家用货物挡住消防出口……

    看到有人高空抛物……

    别人都是看了一眼当没看见,只有我一定会报警,一定要把那些不文明的人都揪出来。

    很多人都觉得我是个傻逼,觉得我特别喜欢小题大做。

    可他们并不知道。

    有的时候,坏人觉得自己只是不守规矩一下而已。

    可对于无辜的人来说,失去的有可能是整个人生也说不定。

    我不是要求文明社会,我就是希望尽我所能,想让人们知道,勿以恶小而为之,小恶或许会铸成大错。

    说累了。

    就这样吧。
>>>点击查看《浙三爷极恶都市:游走边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