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美文小说 > 爱的博弈论 > 爱的博弈论目录 > 第一章 第 3 节 交换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爱的博弈论 第一章 第 3 节 交换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花姐常教导说:「记住,我们是公关精英,是名媛。我们只为富人服务,满足他们所有需求。」

    为的是拿到那份高额的「服务费」。

    1

    我叫郭子后。

    2011 年,19 岁的我考进上建。

    为了赚钱,我做了兼职。

    高端房产中介,不包吃不包住,每个月底薪 1000 块,提成……无上限。

    花姐是我的主管,手上拿捏了无数客户资源。

    她介绍给我的第一个客户,姓沈。

    他大我三十二岁,老婆孩子都在国外,我称呼他为沈总。

    见面后的第一个晚上,他搂着我说:「我女儿有你这么懂事就好了。」

    我窝在他怀里,俏皮讨好:「那以后,我改口叫您……爸爸?」

    他哈哈大笑,随手就签订了一套房屋售卖合同。

    这套房价值两千万,我可以拿到百分之一的服务费。

    二十万,这是名媛圈的价格。

    花姐说的话,一点儿没错,我们高端多了。

    很多人以为我们赚的钱只来自于房屋交易的手续费,但实际上那只是其中一部分。

    更多的钱,来源于我们提供的额外服务。

    那天,沈总再次找到我,他回京了,晚上九点到。

    我照常赶去了「金色年华」,包里装了一套性感睡衣,以及一份别墅装修设计图。

    「金色年华」是我为他置办的第一套房产,大平层,188 方,坐落于市中心。

    从购买到装修,我一手操办,没让沈总费半点儿心。

    也是有了这一次的「竭诚服务」,我接二连三帮沈总置办了多套房产。

    上个月,他刚在我这里签了一幢别墅,纯毛坯,正等着装修。

    不出意外,等他签下这份装修合同,我们又可以维持至少半年的合作。

    我们会商量采用哪个设计师的图纸,讨论着哪个品牌的家具,考虑着添置什么电器。

    但凡与钱相关的事,我一定会「参与」,并竭尽我专业所能为他服务。

    「咔哒」一声,门打开。

    沈总到了。

    我微笑上前迎接,熟稔的接过他的公文包,蹲下身跪在地上帮他换鞋,然后随着他的需求做相应的服务。

    他如果饿了,我就去厨房准备饭菜。

    他如果寂寞了,我等着他抱我去卧室。

    但今晚,他只是静静的坐在沙发上,没对我提出任何要求。

    这……让我有点慌。

    「沈总,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我问他时,但心里多少有了答案。

    终于,他说:「三年了吧。」

    嗯,三年了。

    我跟了沈总三年,从入行第一天开始到现在,每夜都宿在金色年华。

    「这段时间,你很懂事,辛苦你了。」

    他的声音很轻,分量却很重。

    「金色年华这套房,明天帮我出租了吧,价格你自己定。」

    我颔首,依旧面带微笑,不显露一丝情绪:「好的,我明白了。」

    房屋买卖之外的收入,除了装修提成,便是租赁。

    租赁往往是最后一步,那是客户厌倦了你的标志。

    我收拾起自己的包,准备离开,沈总又叫住了我。

    「上个月那幢别墅的装修合同,你应该带了吧。」

    我一愣。

    他看都没看我一眼,说:「娇娇等会儿到,小姑娘刚出社会,肯定没有准备。」

    我突然想起了三年前。

    那时的我,也刚出社会,不谙世事,惶恐不安,没有任何的准备。

    是沈总,给了我那份房屋合同,当时我还觉得他体贴。

    如今,他的这份体贴,用在了别人身上。

    他的新欢,是一个叫娇娇的女孩子。

    2

    我镇定的从包里拿出了那份装修合同,递给了他。

    期间,我一直面带微笑,保持了我最高的职业素养。

    直至我回家,打开浴室里的水,放声大哭。

    我预料过这一天,但没想到会这么猝不及防。

    明明上个月他还说,希望我能一直陪在他身边。

    我也以为,我能一直陪在他身边。

    就算是雇佣关系,但好歹稳定,好歹能有个「家」。

    我没有选择踏上这条路,为了安慰自己,一直将沈总看待成「恋人」,我想象着我们之间有「爱」。

    到头来,也只是我的一厢情愿。

    我已经 22 岁了。

    在沈总眼里,早就老了。

    他更喜欢鲜嫩的小姑娘为他提供服务。

    第二天,我将金色年华的房子挂了出去,低于市场价。

    很快有人联系我看房。

    租客对房子很满意,但也很疑惑。

    「这个房子,为什么会这么便宜啊?」

    我无法告诉他,自己只想眼不见为净。

    这套房子,承载了我三年的记忆,入户到卧室,每一块儿砖、每一个角落,都是我盯着工人做起来的。

    天知道,当初装修这套房子的时候,我跑了多少建材市场,去了多少家具店。

    我将屋子里每个角落都皆尽可能的利用起来,才造就了它的宽敞明亮。

    我曾以为,这就是我的「家」。

    租客带着几分不信任,终是交了钱。

    押一付三。

    具体来说,是押一年付三个月。

    这种高端房屋,但凡有损坏,都是一笔不小的费用。

    为了避免经济纠纷,我们会直接从押金里面扣除。

    中介费,一个月租金,房东租客各承担一半。

    我看着手机里到账的三万块,也看到了花姐的数十个未接电话。

    我深吸一口气,给她拨了过去。

    「你在哪?」

    还不等我回答,花姐又说:「鼎品一号小区,那套顶层江景房,有客户看上了,快过来。」

    这就是花姐,前脚将娇娇介绍给沈总,后脚又马不停蹄的给我找客户。

    在花姐心里,客户也是分三六九等的。

    像沈总这种,优先级最高。

    花姐会将最年轻最优秀的姑娘推给他。

    等沈总腻了,姑娘就降级招呼别的客人。

    现在的我,就是降过级的。

    跟过的客人越多,级别就会越低,最后不得已只能离开高档房产区,进入普通住宅区。

    买得起普通住宅的人,或小资、或父母帮助、或艰难贷款。

    对于他们来说,一分一毫都是利。

    我认识的一个姐妹,就是陪了买方,又去陪卖方,最后买卖双方居然瞒着她成交了,丝毫没有道义可言。

    我很担心,有一天我也会变成这样。

    鼎品一号,黄浦江边上的豪宅,就在金色年华的隔壁。

    我花了十五分钟过来。

    做梦也想不到,会见到郑学冬。

    「郑先生,这是子后,和您一个学校的,后面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找她。」花姐热情介绍完后,朝我挤了挤眼睛,随后就走了。

    我僵直在原地,竭尽全力挤出了一个微笑:「好久不见。」

    郑学冬,我的初恋男友。

    三年前,因为他,我才踏入了这行。

    「怎么突然回国了?」

    「嗯,回来结婚。」

    所以,他是想买婚房。

    「这套房,五千万能拿下吗?」

    「我帮你和卖家谈谈。」

    「谈好,联系我。」

    说完,他离开。

    我看着他的背影,挺拔瘦削,一如三年前离开我时的那样。

    三年前,我卖给沈总的那套金色年华,就是郑学冬的家。

    郑学冬父亲投资失败破产,外面欠了巨债,不得已只能卖房还债。

    我为了这套房能卖出高价,找到了花姐。

    3

    「上建 985 院校,大一学生,19 岁,身高 165cm,体重 49kg,室内设计专业,荣获国家级奖学金……」

    花姐念着我的信息,脸上毫无波澜。

    那天,和我一起站在花姐面前的女大学生有 20 个。

    每个人都长得像花儿一样,她们无一例外都是名牌大学的学生。

    在一群音乐舞蹈艺术专业的美女面前,我的简历……毫无亮点。

    直至花姐看到了我简历最后一栏写着的那句:围棋社优秀干部。

    她问我:「你会下围棋?」

    我点头,补了一句:「几个月前,代表校队参加过市内比赛,拿了冠军。」

    花姐满意的笑了,随即将沈总介绍给了我:「这套房你想卖多少都可以,关键看买家愿不愿意出钱。」

    金色年华这套房市场价一千万,我那晚卖出了两千万,补了郑学冬家里的窟窿。

    沈总喜欢围棋,和我棋逢对手。

    而我的围棋,是郑学冬教的。

    我是围棋社的干部,郑学冬是围棋社的社长。

    当初,我追的他。

    后来,我提的分手。

    他出国三年,回来要和别人结婚了。

    我拨通了卖家的电话,约了下午到鼎品一号的房子里谈。

    卖家是一对年轻夫妻,陈先生和陈小姐。

    来的是陈小姐,她趾高气昂的问我什么价。

    我如实回答。

    陈小姐语塞,准备好的谈价话术一时没了宣泄去处。

    这套房市场价四千万,如今高出了她的预期许多。

    她的眼上下打量着我,眼神毒辣,似要将我扒光。

    合同签完,她歪着嘴笑:「现在的年轻小姑娘,确实有本事。」

    这种鄙夷,我遇见不止一次。

    我很害怕,在郑学冬的身上也会见到这种神情。

    将合同收好,我联系了郑学冬。

    没敢打电话,只发了一条短信:谈好了。

    郑学冬没有回,陈先生却找到了我。

    我担心合同有什么变故,连忙去了,地址是一家酒店。

    我没上去,在电话里问他什么意思。

    「刚才我老婆应该签了字吧。」

    「嗯,签了。」

    陈先生言语暧昧:「但是我的服务还没做呢。」

    这就是我们这行的潜规则。

    不用明说,他们都知道。

    所以,郑学冬大概率也……是知道的吧。

    我顺手按下了录音键。

    「您还需要什么服务?」

    「当然是……那方面的啦,我看你年纪不大,但经验应该丰富吧,否则怎么能轻易谈到 5000 万呢。」

    「陈先生不怕陈小姐知道吗?」

    「怕,有什么好怕的,你伺候好哥,哥还有别的订单等着你呢。」

    「您还有别的房产吗?」

    「那当然,否则我能知道你们这行的行情吗?赶紧上来,我已经等不及你啦!」

    「哥,您稍等下,我去买点好玩的东西,再上去找你。」

    「嘿嘿,好好好,我等你哟。」

    电话挂断,我转手就给酒店房间号和刚才的录音发给了陈小姐。

    陈先生的下场,可想而知。

    当然,得罪客户的我也好不到哪里去。

    花姐骂我:「你脑子锈了,居然和客户过不去?还想不想干了?」

    离开沈总的那天,我就在思考这个问题。

    遇见了郑学冬,我二次思考了这个问题。

    将陈先生的语音转发给陈小姐的时候,我就已经考虑好了可能会出现的后果。

    我回答:「我不干了。」

    花姐一愣:「你说什么?」

    「我说,我不干了,这单子我不干了,花姐爱找谁干找谁干!」

    我极少有情绪失控的情况。

    花姐当即就明白了。

    「我说呢,当初姓郑的为什么指定要你,他就是你当初说的那个人吧。」

    第一次见花姐时,她就问我为什么要干这行,我说为了一个人,花姐笑我傻。

    现在这个人出现了,花姐说:「你现在就该给当初的傻劲儿拿出来。」

    「不管他怎么看你,既然能来找你,就证明他对你余情未了,我要是你就好好把握住机会,管他是回来结婚的,还是回来干嘛的,当不成情人,也能圆自己一个梦。」

    花姐给了我一串钥匙。

    钥匙上的挂件,我熟悉得不能再熟悉。

    这是金色年华的钥匙。

    「金色年华的房子是他租的,晚上十点,他要在房子里看到你。」

    花姐的举动无疑是在告诉我,郑学冬什么都知道了。

    他知道我这些年都干了什么。

    4

    那晚,我没去金色年华。

    我揣测不清郑学冬的用意。

    他租下金色年华,或许是巧合。

    他指定我办理鼎品一号的房子,只剩下别有用心。

    郑学冬不是沈总。

    我无法和郑学冬成为雇佣关系。

    那天之后,我一直没去过公司。

    花姐联系过我几次,说有新客户,人很好,回报很高,我拒绝了她。

    之后,她也不劝我接待客户了。

    反倒是和我聊起八卦。

    说哪个姑娘对客户有感情了,说要和客户结婚,结果客户吓得将妻子搬了出来才解决这件事。

    还说哪个姑娘手段高超,陪了买房卖方,又陪了装修公司的老总,一单下来赚了一百万。

    但最厉害的,还是娇娇。

    沈总直接送了娇娇一套房,就是那套金色年华。

    几千万的房,说有就有了,简直可以写进花姐的史册里。

    我问花姐,娇娇什么来头。

    花姐说:「不清楚,但觊觎沈总很久了,一口一个爸爸在喊,小丫头年纪不大,心思可深了。」

    可心思再深,也得有人吃这套呢。

    我已经记不清,当初沈总到底是看上了我会下围棋,还是因为我的那一声「爸爸」。

    总归都已经过去了。

    花姐还说:「娇娇时常向我打听你,好像还将你视为潜在的情敌,每次都咬牙切齿的。」

    「现在小姑娘的攻击力可真强。」

    「可不是呢,就你傻。」

    我本以为这辈子都不可能再和沈总有瓜葛了。

    但那天,他在电话里却说要和我见一面。

    地点:万达广场五楼鱼舎。

    他点了一桌的生鲜,很丰盛。

    他邀请我坐下,询问我最近怎么样。

    我讪笑,回答他一切都好,谢谢关心。

    他又问我是否遇到困难。

    我说自己能解决。

    全程十分客套敷衍。

    来之前,我曾想过该怎么面对他,甚至想问一问自己到底哪里做的不好,为什么给娇娇一套房,却不给我。

    但坐落之后,我看着面前五十多岁的男人,心态发生了改变。

    我对他,没了之前的崇拜。

    我才知道,这三年来的一厢情愿,还为这个男人加了一层光辉外衣。

    我一直在强迫自己「爱」他。

    如今光辉褪去,他也不过是个普普通通的老男人罢了……当然了,普普通通的有钱的老男人。

    他让我回到他身边。

    我反问:「为什么?」

    他顿了一会儿:「我发现还是你最适合我。」

    我才不信他这句话。

    我宁愿相信这个男人是受不了小娇妻的榨取,想换我抽身。

    然后他递给我一张无限额的信用卡。

    我没要。

    因为我不知道,那么多钱要怎么花。

    沈总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可我一点儿不在乎。

    「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满足你。」沈总还不死心,继续向我抛诱惑。

    我告诉他,我想要爱。

    他说,他可以爱我。

    可沈总不知道,他什么都有,唯独没有爱。

    「您爱吃生鲜,所以我每次都做,我刻意讨好您,想着在您身边留得更久一点,我尝试过爱您,但事实上,我不爱您,就如同我对生鲜过敏,爱不起来。」

    他气得脸上都青了,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他如此失态的模样。

    看呐,沈总真的就是一个普通人。

    经不得任何人的拒绝。

    我走在大街上,看着外面的天,蒙蒙的似要下雨。

    突然想起了三年前,郑学冬挽留我时的样子。

    他说:「别离开我,我真的好爱你……相信我,我一定能给你想要的生活。」

    他那么卑微的祈求我,将所有骄傲和自尊都践踏在了脚底。

    那时的他,多绝望啊。

    猛然一阵骚动,七八个妇女气势汹汹的冲到了我的面前来。

    她们一口一个「贱人」,一口一个「婊子」。

    抓着我的头发往地上死死的磕。

    我感受到了一阵天旋地转。

    眼前,好似出现了郑学冬的身影。

    5

    【郑学冬】

    沈娇娇追了我三年。

    我都拒绝了。

    最后一次,沈娇娇直接向我求婚。

    她穿着白纱,举着戒指,一张小脸哭的梨花带雨。

    她哽咽着声音,告诉所有人这辈子就认定我了。

    旁边人起哄,让我答应。

    可我不爱她。

    我心里有别人。

    她将我钱包里的照片抢了过去,指着郭子后的照片,嘶声力竭:「这个女人根本不值得你爱。你心心念念的女人,是我父亲的情人!」

    我不信,转身就走,沈娇娇拉着我。

    「她叫郭子后,上建毕业,三年前你家破产,她前脚甩了你,后脚就跟了我爸,至今跟了三年,一个贪慕虚荣的女人,有什么好喜欢的!」

    我没理会沈娇娇。

    却定了回国的飞机。

    沈娇娇也跟着我回国。

    回国后,沈娇娇给了我她所有信息。

    「她在一家高端房产中心当中介,为了钱什么都能干。」

    那天我去了沈娇娇口中的房产中心。

    接待我的人,叫花姐。

    我随便指了一套房子,表达想买的意愿。

    花姐喜笑颜开,随后给了我一沓照片。

    「这是我们的销售精英,您看上谁都行,后续有什么问题,她会为您服务。」

    「什么服务都可以吗?」

    花姐意味深长的笑了:「这还用说吗!」

    我手心微湿,目光开始寻找郭子后的照片。

    结果是,没找到。

    我问花姐这儿有没有一个叫郭子后的女孩儿。

    花姐狐疑的看了我一眼:「您和她……认识?」

    我摇头,没再回话。

    花姐说郭子后暂时没空,如果我非要她,就只能等。

    等她现在那个男的厌弃她为止。

    沈娇娇听说后,给他爸去了电话。

    她要沈总甩了郭子后给我报仇。

    隔天,我就接到了花姐的来电,她说郭子后手上有一套房要出租,问我有没有兴趣。

    我有兴趣,但我不敢见她。

    我拜托了朋友走这一趟。

    朋友办好回来说:「那姑娘,看起来有点可怜……不知道为什么,就有点可怜。」

    后来,我才知道那是金色年华的房子。

    花姐告诉我:「我当初问子后为什么要干这行,她说为了一个人,我想……这个人是你吧。」

    当年,那套房市值最高一千万。

    爸妈始终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出两千万来买。

    现在,我总算知道了。

    是郭子后从中做了周旋。

    我想去找她。

    沈娇娇气不过:「那个花姐骗你呢,天知道她有没有和郭子后联手。她们这种女人,为了钱不择手段,我会找到证据让你死心的。」

    沈娇娇发给了我那段录音。

    是陈先生和郭子后的对话。

    话语里的内容,轻佻的不像她。

    沈娇娇一脸得意:「看吧,她就是为了钱不择手段,如果你愿意,她肯定也会为你服务,不信,你试试。」

    我不信,试了。

    让花姐给了郭子后金色年华的钥匙。

    但她没来。

    就连那套鼎品一号的房,她也没继续跟了。

    沈娇娇又说:「那肯定是因为她跟过我爸,眼界提高了,小钱诱惑不了她,我让我爸出马,她一定不会拒绝。」

    沈总向来宠爱这个女儿。

    沈娇娇说什么,他就做什么。

    这一次,也没有例外。

    我和沈娇娇打赌:「如果她拒绝了,我不允许你再诋毁她一句话,再做一件伤害她的事。」

    沈娇娇信誓旦旦:「哼,她肯定会答应跟我爸,我爸的钱多的数都数不完。」

    最终的结果,你们都知道了。

    郭子后,没有让我失望。

    6

    但沈娇娇急了。

    甚至对子后动了手。

    我带着子后去了医院,全程照顾。

    涉及到医药费,她说不想欠我,给了我她的银行卡。

    她不知道,这是一家私人医院,用药和床位不进医保,费用较高。

    她的卡,刷一次后,余额就不够了。

    我没告诉她余额的事,但银行卡绑定了手机号,她又怎么会不知道呢。

    她不想欠我,独自离开了医院。

    我看着空落落的床单,心里不是滋味。

    她不应该很有钱吗?

    怎么会连两万块都很难拿出来。

    我联系了花姐,打听到了子后住的地方。

    紫金巷 32 号。

    有名的城中村。

    我很难想象,子后为什么会选择住在这种地方。

    阴暗的水沟遍地,一间间平房被周遭的高楼大厦遮盖掉了所有的阳光。

    花姐说:「子后这孩子,平时不买包,也不怎么去保养自己,若非必要,她连化妆品都不用,她怎么能对自己那么抠门,一双鞋都可以穿三年。」

    我站在 32 号门口,许久,没敢敲门。

    最后,她出来倒垃圾,碰上了。

    她邀请我进屋。

    一室一厅的小屋子,很简陋,但收拾的很干净。

    客厅的茶几上摆放着一个电饭煲,她煮了莲子粥,很香。

    她摸着头,尴尬的笑了笑:「一起吃点吧。」

    我点头,端着碗,尝了一口,很甜,甜得发腻。

    她一直喜欢吃这种齁甜的东西。

    因为她说,生活苦。

    我问:「怎么会住这里呢,花姐那应该有更好的房源。」

    「嗯……那些都太贵了,这里便宜,一个月才九百。」

    她低头说:「我爸前两年出了车祸,成了植物人,这些年赚的……都送医院了。」

    我一顿:「抱歉。」

    「没事,他现在很好,上个月刚去找我妈妈了。」

    子后的妈妈很早就去世了,是爸爸一手拉扯长大的。

    爸爸去找妈妈的意思是……爸爸也不在了。

    她眼泪掉了出来。

    一颗接着一颗。

    怎么擦都擦不完。

    她哽咽着声音说:「这事我谁也没说,但不知道为什么,想告诉你……对不起,我失态了……」

    我看着她小小的身体,在抖动,我好心疼。

    我好想,抱抱她。

    7

    【郭子后】

    花姐告诉我,郑学冬来找我了。

    我在屋子里,看到了门窗缝隙外的他。

    他笔挺的站在小道上,我家门前。

    来回有电瓶车经过,水沟里的脏水溅到了他的身上。

    他依旧伫立不动,想敲门的手,迟迟没敢落下。

    我不知道他来的用意,但花姐劝我再努力一下。

    「你现在不试试,又怎么能甘心呢。」

    「我担心他得到后会不珍惜,男人不都这样吗,唯一那点情分留着做想念不也挺好呢。」

    花姐叹了一口气:「好妹妹,郑学冬和别的男人不一样,我觉得他只是需要时间,这三年的事,只要你们不在乎,谁也不能替你们在乎。」

    在花姐的鼓励下,我推开了门,佯装丢垃圾。

    看见他,我假装慌张的整理衣着。

    我邀请他进屋,邀请他吃莲子粥。

    他问我为什么会住在这里。

    任谁都会奇怪吧。

    一个情妇,怎么会这么落魄。

    我讲述了我这些年的不容易。

    眼泪自然而然就来了。

    男人……最怕女人哭了。

    郑学冬这样的男人,格外怕。

    他抱住了我,一夜没有离开。

    第二天,我订了去拉萨的票,两张。

    飞机落地,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

    在这个陌生的地方,我好像获得了新生。

    我们在布达拉宫礼佛。

    我们去羊卓雍措游湖。

    我们相拥、接吻……感受着自然景观的绮丽。

    我们在飞机上,商讨起这次旅游要达到的 100 个小目标。

    看着清单上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字。

    我们逐一去完成。

    第 55 项:我们穿着当地民族服装参加了当地人的婚礼。

    新娘和新郎在众人的祝福声下,完成了仪式。

    我靠在他的肩头,表达着羡慕之情。

    我说:「我们结婚吧。」

    他说:「好。」

    甚至,直接草地上摘了两株狗尾巴草,做成了戒指。

    他向我求婚,承诺一辈子都对我好。

    我看到了他眼里的星星。

    我又一次哭了,不是感动,却是难过的。

    如果这一切都是他发自内心的,该多好啊。

    如果我没有看到了他和沈娇娇的聊天消息。

    我恐怕会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郑学冬确实要结婚了。

    但对象不是我。

    是沈娇娇。

    我怎么会想到沈娇娇其实是沈总的女儿呢。

    8

    还是那套鼎品一号的房子。

    沈娇娇委托我办理手续。

    我找到陈小姐,将之前没有签的合同继续完成。

    陈小姐看着我,态度发生了变化。

    「我和那个烂人在办离婚手续,这多亏了你。」

    我低头,沉默不语。

    「我看过你的简历,你是学室内设计的,有没有兴趣跟我干。」

    她给了我一张她的名片,还说:「这个圈子不适合你,做你本行吧。」

    陈小姐给我说这些话之前,已经联系过花姐了。

    花姐也同意我离开她。

    我来到了陈小姐的公司,成为了一名设计师助手。

    接手的第一个单子,就是鼎品一号的装修。

    沈娇娇直接越过了设计师,点名要我做。

    我知道她什么用意。

    她想让我眼睁睁的看着,郑学冬和她幸福的在一起。

    她想报复我,因为我和她抢过郑学冬。

    陈小姐让我拒单,我没同意。

    而沈娇娇,也确确实实在想办法刁难我。

    但我没有将这当做困难。

    作为一个新人,我日后一定会遇到比沈娇娇还麻烦的客户。

    这一次,算是对我的挑战。

    只要我克服了,后面的路只会越走越顺。

    陈小姐很欣赏我这种态度。

    她说,总有一天我会成功。

    第二十八次量尺,工人们已经不想再去鼎品一号了。

    他们让我将量好的尺寸通过网络发给他们。

    于是,我只身前往,和沈娇娇沟通到半夜,竭尽所能的完成她的需求。

    最后还是她不耐烦了:「你随便弄吧,我不管了,我也不挑你茬行了吧,以后别给我打电话了,烦死了,你怎么能这么烦啊。」

    这话也不止沈娇娇一个人说过。

    郑学冬也说过。

    他说我是个烦人精。

    我收好尺寸图,从鼎品一号出来,准备打车。

    这才注意到已经半夜两点了。

    实在太晚了,出租车也不见一辆。

    但此刻,一辆黑车却停在了我的面前。

    我后退让路。

    车门里却伸出了一只手,猛地将我拽了进去。

    一股恐惧袭来,我惊慌要喊叫。

    但那人动作更快,一把就捂住了我的嘴巴。

    「臭婊子,今天可让我逮到你了!」

    这声音,很熟悉。

    是,陈先生。

    「向我老婆告密,让我净身出户,臭丫头挺有本事呢!」

    「给你脸面你不要,非得让老子用强的。」

    「等会儿老子让你爽够。」

    我听着耳畔的污言秽语,全身颤栗。

    我尽可能的推拒他,想用手机打电话。

    但陈先生立即就将我的手机扔到了座椅下面……

    我根本无力抵抗。

    9

    【郑学冬】

    我得了癌症。

    在拉萨的时候,朋友发了我一份检查报告。

    报告上,写明了我只剩下两个月的时间。

    我看着床上躺着的子后,做出了一个决定。

    我要离开她。

    作为一个活着的状态,离开她。

    她这辈子送走了太多人。

    她的母亲,她的父亲。

    我不想自己也成为被她送走的那个。

    从拉萨回来,我给陈小姐去了电话,将子后的设计图拿给她看。

    我希望陈小姐能带一带子后。

    陈小姐担心子后之前的工作环境,会影响她公司的其他员工。

    我再三保证:「子后只是误入了歧途,她在设计方面很有天赋。」

    陈小姐看在我的面子上,终于答应了。

    她问我:「你很爱她?」

    我说:「我想她日后能够生活的很好。」

    陈小姐不明所以,也没追问。

    后来,子后成功进入了陈小姐的公司,作为一名设计师助理。

    我看着她每日忙碌而又充实的生活,倍感欣慰。

    但沈娇娇却不乐意了。

    她看不惯我推着轮椅还要去看望她。

    所以, 她干脆将鼎品一号房子的装修给了子后。

    她说:「要看就明目张胆的看,别畏畏缩缩的。」

    沈娇娇是好意。

    但当子后站在我面前时,我又不敢看她了。

    沈娇娇说,希望我最后的两个月能有子后的陪伴,不想这份设计图完成的太快,所以总是找茬。

    子后也是个死劲儿,一点儿也没想着拖时间,耽误下工期。

    她没日没夜的给沈娇娇打电话,聊房屋的装修细节。

    甚至半夜两三点,沈娇娇都会突然接到子后的电话。

    沈娇娇说:「我知道你为什么喜欢她了,她就是一神经病,和你一样,你们简直臭味相投。」

    我在国外做芯片研究的时候,也是这样。

    遇到一个问题没解决,一定废寝忘食,将教我的教授问到崩溃才罢休。

    这天,子后又是半夜两点来的电话。

    沈娇娇妥协了,让子后自己决定怎么装修,她让子后再也不要给自己打电话了。

    子后心满意足的挂了电话。

    回去的路上,却出了事。

    陈先生强奸了她。

    她流产了。

    孩子是我的。

    得知消息的我,看到床上戴着氧气面罩的子后,全身颤抖。

    沈娇娇哭得话都说不清了。

    「对不起,是我不好,我不该这样子对她。」

    沈娇娇又去陈小姐那哭嚎:「你们怎么回事,让一个女孩子大半夜的在外面,都不知道找个人陪陪她,现在出事了,出事了怎么办啊,学冬不会原谅我了,他不会原谅我了。」

    陈小姐气得发颤,她也没有想到陈先生会做出这种事。

    她向我承诺 ,一定会给我一个交代,给子后一个交代。

    她报了警,让警察抓陈先生。

    陈先生闻声跑了。

    跑出国的当天,沈总率先抓住了他。

    沈总将他关在了一个黑屋子里,亲自对他动的手。

    过程血腥暴力,总归是让陈先生废了。

    沈娇娇给我发来了照片。

    但我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那天晚上,陈先生怎么会知道子后就在鼎品一号呢。

    沈总将陈先生废了之后,也没有将陈先生送去警局……似乎像掩盖什么。

    子后还没有清醒,一切的真相,其实并没有揭开。

    沈娇娇依旧陪着我。

    但我发现了端倪。

    花姐给了我陈先生的手机。

    子后出事前,陈先生最后一通电话是沈娇娇打的。

    我将原本快要做好的芯片专利,从数据库删除了。

    这个专利,决定了沈氏集团未来二十年的发展方向。

    沈总找到我,质问我想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你应该很清楚,子后的事,沈娇娇参与了多少?」

    沈总一惊,面容微动。

    「我时间不多了,趁着我还清醒,那些数据说不定还能找回来,否则就什么都没了。」

    沈总咬牙:「为了一个女人,你至于?」

    「那是我最爱的女人!不能因为沈娇娇是你的女儿,你就纵容她!」

    「可娇娇爱你啊,你若对她好一点,至于发生今天的事吗?」

    「你可以包庇她,但你不可能什么都得到。」

    我手上的芯片数据,是沈氏集团接下来的发展的重中之重。

    沈总这种将利益放在第一位的人,怎么可能说不要就不要呢。

    就算是拿沈娇娇去换。

    他也舍得。

    沈娇娇进了监狱,判了三年。

    进去的时候,她说恨我。

    可又有什么关系呢,我一个将死的人了。

    10

    【郭子后】

    陈先生死了。

    沈娇娇进了监狱。

    郑学冬失踪了。

    没人告诉我他去了哪儿。

    我一直在找他。

    我再一次来到拉萨时,是当年我参加了婚礼的那对夫妻邀请我过去帮他们家重新装修。

    他们家里,存放了许多照片。

    我在帮忙一起收拾的时候,我发现了一张我和郑学冬的合照。

    照片是当年他们结婚的时候无意间拍的,因为觉得照片里的人太好看了,所以一直留到了现在。

    没想到,时隔多年,竟然能有幸再见面。

    我向他们询问过郑学冬。

    那对夫妻告诉我说郑学冬来过。

    他一个人来的。

    他说来拉萨,要继续完成之前许下的 100 个小目标。

    他手上还戴着一根干枯的狗尾巴草戒指。

    「咦,和你手上这枚好像。」
>>>点击查看《爱的博弈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