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其他类别 > 貔貅饭馆,只进不出 > 貔貅饭馆,只进不出目录 > 章节目录 第109章 番外.剩下的一些故事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貔貅饭馆,只进不出 章节目录 第109章 番外.剩下的一些故事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1.

    哪吒向皮修评价皮聚宝的作业是常看常新,宛如逛海澜之家,每次看都能发现不认识的字。

    皮修听了一摆手:“没办法,扫把枝叶就这样,跟鸡挠的一样。”

    2.

    中秋节饭馆推出特别月饼,貔貅亲手制作,月老帮忙包装,只要吃了的人保证发财脱单,中秋团圆甜蜜,悲伤不再。

    经过陶题吃播的推销之后,灌灌接订货电话接到嗓子冒烟,磕了两粒金嗓子喉片还能再战。全线员工撸起袖子加油干,齐心协力做月饼。

    做到最后文熙闻到月饼味就想吐,撑着墙干呕的时候被人撞见。

    不可说一年三胎的传言又开始传播。

    这一次,孕吐实锤了!

    3.

    一天晚上文熙噩梦惊醒,皮修听见动静也醒来,看小东西一脸惊魂未定,连忙伸手把人抱进怀里。

    皮修:“怎么了?是不是又梦到从前的事做噩梦了。”

    文熙点头,喃喃道:“我梦到我怀孕了。”

    皮修:?

    文熙看他:“然后生了个孩子。”

    皮修:“……挺好,我第三个孩子得想个好名。”

    文熙摇头:“不,这不是重点。你看他屁股蛋,发现跟你一样,该有的东西没有,然后就说还要继续生,直到生个有的为止。”

    皮修:……

    文熙:“然后我就不停地生,又生了九个,终于有了。”

    皮修:“你这母猪下崽呢?加前面两个大的咱们家十二生肖都凑齐了。行了睡吧,只要你能生,别说没有,就算有两个我都喜欢好吧。”

    文熙:“……你快别说了,我觉得我待会又会做噩梦。”

    4.

    任骄在陶题的直播间出镜之后,强势成为论坛热度第一的帅哥男妖,许多人把任骄当做青丘狐狸仇伏,一时往青丘去问老狐狸夫妇仇伏结婚的妖怪络绎不绝。

    老两口惊得不知所措,连忙偷偷打电话问仇伏:“你是不是瞒着我们偷偷整容了?”

    仇伏:……

    仇伏:都是新社会了,大家还不能改变对狐狸精的刻板印象吗?

    5.

    重阳节的时候监督办举办爱老敬老文艺晚会,皮修作为妖界老祖理所应当收到了邀请,并且被四舍五入划到了万岁老人的行列。

    他看着送来的黑底红福字唐装,又看着配套的龙头拐杖保健球,黑了脸不说话。

    文熙在旁边忍不住笑:“听说晚会那天万岁老人还能收红包,你要去吗?”

    皮修:“去个屁!”

    虽然这么说,皮老祖还是穿着唐装拿着红包坐在了上首的第一个。

    面前的标牌写着:貔貅爷爷。

    6.

    那天二郎神来店里给皮修送东西,正好遇见同客人插科打诨的猴二。他没忍住站着多看了一会,直到皮修来才回神。

    皮修问:“看什么呢?天庭知道老对头的事又要翻旧账了?”

    “没有,他们不知道大圣的事。对了,这个是你要的不周山地皮合同。”杨戬把文件递给他:“要开养鸡场养蜂场还有民宿,准备安排不周山后勤一条龙?”

    皮修挑眉:“这叫靠山吃山,你个三眼娃懂什么。”

    “行吧,到时候给我一个会员卡就行了。”杨戬抱着手臂:“当作封口费。”

    皮修脚步一顿,随即继续往前走:“行了,直接送你,谁稀罕你那两个钱。”

    杨戬挑眉:“那先多谢皮老祖了,对了哪吒在哪里,李靖托我给他带句话。”

    “后院呢,跟我来吧。”皮修道。

    两个人进了后院,哪吒正坐在石墩子上吃冰棍,三个头三张嘴都不停下,是一般人体验不到的三倍冰爽。

    杨戬:……

    杨戬:“李靖托我给你带句话。”、

    哪吒:“是遗言吗?是遗言我听听。”

    “他说你妈叫你回家吃饭。”杨戬说着一顿:“总觉得我这句话有点奇怪。”

    皮修在一边点头:“我还以为梦回2009。”

    哪吒听了半晌没说话,然后应了一声说:“我知道了,过两天会回去的。”

    杨戬见状点头,他送完东西传完话应当走了,但是自己心里的疑惑好奇还没有解决,便也在石头墩子上坐下来,看着皮修问:“就我们仨了,不说说你怎么跟大圣搭上线的?”

    皮修啧了一声:“什么搭不搭上线的,就是认识了呗。当时那会我有钱,满山遍野旅游乱跑,正好路过花果山看见他在那里打猴拳呢。”

    他说着也在石头墩子上坐了下来,点了根烟吸了一口淡淡道:“从前我也去过花果山水帘洞,漫山遍野的猴,叽叽喳喳吵死人。但是那次去的时候,除了他,连别的一根猴毛都没看见。”

    杨戬点了点头:“自他出世以后,开灵智的猴精越来越少,直到后面便不再有猴精出现了。”

    “他一个人守着花果山水帘洞,平日里也没人往这边来。那天我路过跟他聊了两句,又喝了两杯,觉得这里的景色不错又安静,索 Xi_ng 留下来住了几日。”

    皮修说着一掸手里的烟灰:“就这么熟起来的。”

    哪吒想了想从前的日子,忍不住笑了一声:“我那时候还有事没事去看看他,叫他出门多走走,他说他守着花果山不想动。原本上天入地的齐天大圣,想不到这么恋家。”

    杨戬淡淡道:“猴子本来就是群居动物,他一个人住在那里应该很无聊。”

    皮修点头。

    上闹过天宫下闯过地府的齐天大圣坐在石头上,他的头顶是月光,背后是只有水声溅鸣的花果山水帘洞。

    明明皮修就坐在旁边,仍旧叫人觉得天地寂寥只剩他一人。

    大圣仰头看天,低头看地,突然笑了一声。

    他是与天齐的妖怪,却也是这个世上最寂寞的妖怪。

    大圣看向皮修:“这么多年,外面还有猴精吗?”

    皮修仔细想了想,摇头说:“好像没有,反正我没见过。”

    大圣微微点头:“没有啊……”

    他看向无边无际的夜空,淡淡道:“外面没有,这里也没有,可能以后也不会有了吧。”

    “你要是觉得无聊,可以让一些小妖怪住过来,它们会愿意陪你说话的。”皮修道。

    大圣摇摇头:“不一样的,我不是差陪我说话的人,我只是……”

    他说着一顿突然摆了摆手:“算了,跟你说这些又有什么用,俺老孙解决不了的问题,旁人也解决不了。”

    皮修挑眉也没多问,在花果山住了两天便向大圣告辞,临走时候大圣说:“如果走了一圈也觉得无聊就回来吧,我有点事情请你帮忙。”

    皮修点头答应,等他又回到花果山找大圣的时候,却发现他正在水帘洞门前的石头上打坐。

    金冠红袍都扔在一边落了厚厚一层灰。

    皮修打了个招呼问:“你在干什么呢?”

    大圣未睁眼未张嘴,声音却传进了皮修的耳朵——

    这位顶天立地的大妖怪说我在坐化。

    皮修一下愣在原地,掏了掏自己的耳朵:“什么玩意,你再说一遍。”

    大圣:“我说我在坐化。”

    皮修:“……活着不好吗?坐化干什么。”

    “太无聊了,这个世界上太无聊了。”大圣喃喃说着:“猴子猴孙们都不在了,我的家人都不在了……”

    齐天大圣不缺少追随者,不缺少聊天的对象,但却没有能够早晚生活在一起的家人。他说话的声音逐渐变小,皮修很快就听不清了他的呢喃。

    皮修皱眉却不知道怎么劝解,他沉默半晌坐在了地上问:“那你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

    大圣的声音又响起:“花果山水帘洞……留给你了……如果还能有别的猴精出现,请你帮我照顾好它。”

    皮修一愣,还没来得及说自己很有钱不要别人的房,就看见一点点的金光开始从大圣的身上逸散,星星点点同风缠在了一起。

    他心下一急,连忙说:“如果没有人陪你,你就自己陪自己啊,你拔根毫毛变十万八千个出来,还愁没有家人吗?”

    大圣沉默着,身上的金光还在飘散,皮修黑着脸继续说:“要是觉得没内味你就把自己的记忆封了不就完事了,自欺欺人不是中华妖怪的传统美德吗?”

    皮修难得话多,他站在一边冲着还在散金光粒子的大圣来了一句狠话:“你跟天斗跟天庭斗这么多年,要是突然因为空巢老人寂寞坐化了,岂不是便宜了他们?”

    突然,空中飘散的金粒变慢了,又安静了许久,大圣再次开口:“的确是便宜他们了。”

    坐化的大圣改变了主意,一口气分出三尸,天雷阵阵劈在周围,金光阵阵又引来了好奇的两只山野猴子。

    皮修吸了口烟,吐出一口气说:“后面的事你们就都知道了。我原以为这辈子没机会再见到他,没想到他还是留了一手。”

    哪吒听得挑眉:“这猴子精明得很,怎么可能不给自己留张底牌。”

    “能摆上面一道也就只有他了。”杨戬站起身整了整衣服:“不过也算是得偿所愿,是好造化。”

    皮修挑眉:“谁说不是呢?”

    8.

    有一天陶题吃播吃到一半,匆匆下播,找到皮修握住他的手,情真意切地同他的老兄弟说:“好兄弟!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今天!梦了好久终于把梦实现!”

    皮修一脸嫌弃甩开他的手:“投胎就投胎,不要给爷唧.唧歪歪”

    陶题轻咳一声:“行吧,我打个招呼现在走了。”

    皮修挑眉:“不去给文熙打个招呼?”

    “不说了,省得他难过。”陶题一摆手什么也拿就往店门口走:“我得快点去了,要不然茜娘要等急了。”

    轮回井边的人不是愁眉苦脸就是一脸麻木,只有陶题一个人兴高采烈,面带微笑去赴一场他迟到已久的约会。

    井边的小仙一笑:“饕餮老祖往那里去啊?”

    陶题一笑:“往心爱之人处去。”

    时辰一到陶题便进了井,前尘往事恩怨纠缠都被束之高阁,红尘中的普通从现在开始,从牙牙学语到蹒跚学步,最后到了成年之日。

    节假日的商业区总是人 Ch_ao 人海,陶题戴着耳机避让着行人,突然不小心撞了一下,他扭头看去,道歉还在嘴里没说完,眼睛却已经红了。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两个人站在原地对望一阵,陶题咳了一声,擦掉脸上的眼泪问:“我现在可以抱你一下吗?”

    文茜没有说话而且先上前一步将他抱住。

    又是一个午后,文熙把瘫在桌子上睡觉的皮招财叫醒,捏捏他的耳朵说:“作业做完了吗?又变成这样在这里睡觉,快点变回人形上楼做作业去,高中延毕多少年了,想过两年一百岁了再毕业啊?”

    白色胖猫喵了一声,赖着不想动。

    文熙还要教育几句,却听见门口传来一声呼唤。

    “怀玉。”

    他扭头一看,顿时愣了原地。

    皮修正在后院给文熙重新扎秋千,突然听见他高喊:“皮修,姐姐和姐夫回来了!”

    “知道了!别叫!”皮修喊了一声,用力扎紧了手上的绳子,心想屁大点事有什么好叫的,但他的脸却不由自主笑了起来。

    白云苍狗,人生弹指一瞬,但他们的故事还有很长很长。
>>>点击查看《貔貅饭馆,只进不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