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其他类别 > 将军福妻不好惹 > 将军福妻不好惹目录 > 章节目录 第453章 不能背弃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将军福妻不好惹 章节目录 第453章 不能背弃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陈公子听着白玉的声音,眸子在他的身上反复打量一圈,随后竟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可却也没有离开。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何德何能,又好像一瞬间什么都知道了,知道了自己当初是多么的无知,知道自己应该有更好的选择却没有选择,觉得自己可能会保全家里,可是他却跟着那群人一起背叛了沈战,也许也不是别人是背叛了沈战,而他只是背叛了白玉。

    而他双腿没有了,却似乎好像什么都没有消失一样,还是可以平静的很自己说,他可以走了,会放着他走,他怎么可以那么简单呢?

    陈公子有点不想看到这样的白玉,她希望白玉看到他的那一刻就将他打倒在地,或者应该告诉众人将自己杀了,或者直接质问沈战为什么自己还活着。

    难道这样不是正常的想法吗?

    难道这一切不是应该的吗?

    陈公子看着白玉,从一开始不敢看,到后来的想要探究。

    总之眼神里有很多奇怪。

    白玉看陈公子的样子,忽而不知道怎么办,自嘲一笑:“怎么?你觉得我做的还不够吗?”

    难道就是这样放过她都不行吗?

    白玉开始有点怀疑自己,很多事情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可陈公子却摇头,开口的时候音色有点嘶哑。

    “我以为你巴不得我早点死了、”

    听到这话,白玉微微一愣,有点好奇的看向陈公子,又自言自语道:“我图什么?看你不舒服我就高兴?我又图什么?”

    听到白玉这话,陈公子也是一瞬间愣住,他并没有想过白玉到了今日在图什么。

    在他看来,他想要的东西,都没有了。

    他并不知道他到底图什么。

    陈公子认了半晌:“你就没有恨过我吗?”

    白玉被这句话问住了,他到底有没有很过眼前的男子?

    白玉仔细想了想,的到的答案连自己都觉得自己下贱。

    他居然从来没有憎恨过他,反而真的很怕沈战因为自己杀了他,当他知道他真的死了的时候,好像还怪过沈战。

    他可真是个奇葩。

    白玉自嘲一笑,也让陈公子明白了他的要死,瞬间脸色苍白。

    原来……

    他真的没有恨过他,就算是被自己害成这样,背叛到双腿都断了,他还是没有怨怪过。

    想到这一切,陈公子忽然脚下一软跪在白玉面前。

    白玉见状瞳孔震动,他是什么人、

    高傲的不可一世,曾经觉得自己未来光明的人,竟然会跪在自己面前。

    看着陈公子这般,白玉浑身的血液都在导流,感觉头皮都开始发麻。

    那么一瞬间竟然有点心烦气闷,他低吼道:“你起来。”

    陈公子不动地方,就那样跪在白玉面前。

    白玉愤怒挣扎,若是腿脚方便,他一定大步过去将人从地上拎起来,顺手在给一拳。

    可是现在他走不过去,着急的手扣动车轮,可是搓了几下轮椅还是没有动。

    他急了,一巴掌拍在轮椅上,只听嘎查一声,木头轮子竟然就这样碎裂了。

    白玉来不及反应,身子一歪,整个人失去平衡,迎面朝着大理石地面重重摔过去。

    就在他感觉自己需要用脸接下这致命一击的时候,前面瞬间响起一串凌乱的铁器的声响,紧接着自己腰间一紧,稳稳被人抱在怀里

    若是从前,被心爱的人包个满怀,他一定会拉着那人很劲撕膜一会儿,可是此刻那股熟悉的气息将他四周裹挟的密不通风,他只觉得瞬间的窒息,就像是被人骤然按在棉被,柔软却致命。

    想到此处,他毫不犹豫的一把将人从面前推开。

    随后双手并用,爬到自认为日安全的地方才敢大口喘息。

    见白玉如此抗拒跟他的相处,陈公子的脸色比先前更加苍白,虽然不很可以也回不去了。那种不信任和错过,在两人之间已经形成了一道通墙铁壁,他就算是头皮血流也装不进去了吧。

    想到这些,陈公子的心里忽然感觉就像是被针砸个密不透风。

    他们之间就这样我再也没有以后了吗?

    陈公子不想接受,倒是似乎也没有办法,这一切难道不是他自己造孽吗?

    她没有再去强迫白玉起来,只是远远的看着他大口大口的呼吸一新鲜空气,狼狈又让人心疼。

    可不管是那种都是拜他所赐,他真的很想弄死自己。

    要说她爱不爱白玉,大概只有成亲后的自我折磨才能诉说吧。

    当时,他被父亲安排娶了不爱的女子,逼着他们进入洞房。

    可是就连新娘子都不知道圆房的不是自己,后来她的每一碗汤,每一件礼物,每一个亲昵对他来说都是颤栗。

    他以为父亲是成就大业,没有想到是自寻死路,带着他的新婚妻子,带着全府的人

    当时他知道白玉没了双腿,万年聚会,想随着家里人去了。

    可是沈战却执意不让她死,他恶狠狠的拎着自己的领子,一边边的告诉他还欠着白玉一双腿,还欺骗着他一片赤诚。

    那一切他都是知道的,白玉做了很多,他一点也没有错过。

    沈战将他关在里白玉不远的地方,时不时带来他的消息,可是没人说他不好,他仿佛一直很忙,都在经商。

    那是他最喜欢的事情,他是知道的。

    他以为没有双腿还能完成抱负的人大概只有白玉了。

    可是他没有想到,原来那一切的一切不过是他的止痛药罢了。

    陈公子远远的看着白玉,恢复跪着的姿势。

    白玉看到却没有一点点被道歉的欣喜,反而是无边无尽的怒意和恨不得他原地消失的怨恨。

    他不用道歉,不用管他。

    白玉冷冷看着陈公子开口道:“你滚……”

    闻言陈公子没有丝毫动作。

    白玉简直感觉自己都要气炸了,于是手边又什么就丢过去什么。

    恨不得让陈公子知难而退,可是直到一块玉佩把他的额头都打坏了,他还是没有想走。

    白玉看着他手上也不想再打了,他呆呆的瘫坐在地上,不知道该做点什么。

    两人就这样一直僵持到太阳落山。

    白玉不知道该怎么办,想叫人来可是周围的人都被叫走了。

    白玉就凭着自己往屋里怕。

    可是到台阶面前就犯难,可又不想让那个狗男人看清了,白玉咬咬牙,继续往上面爬。

    却忽然感觉身子一轻,他回头看到男人的脸,瞬间又像是吃了苍蝇一样,挣扎道:“你放开老子。”

    “我送你进去,就放开你。”陈公子不管白玉怎么说,还是坚持将人送到了屋里而后打水想要给白玉洗漱。

    白玉将他的盆子打落,可是他就像是丝毫没有脾气一般,再次打了水,不过这一次学乖了,直接弄湿了面巾给擦干净,随后就走到门口等着。

    因为他身上又锁链,所以白玉知道他没有走远,就在自己门口。

    白玉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心里十分难受,就像是塞着一团棉花,没有头绪也没有用处。

    他就这样睁着眼想到天亮,外面的人也没有走

    接连两日,他都是伺候自己做这个做那个,然后送自己回去睡觉。

    破旧的轮椅没有人的修好,他就给自己坐轮椅,就像是什么恩爱的人一样。

    可是他们之间明明就是毁了对方的仇人呀。

    他让陈公子滚,可是他也不说话。

    他想让他知难而退,可是他却就是不说话。

    白玉简直都要气炸了,不知道谁回来拯救自己。

    直到沈战来,可是还没有等他开口让那人滚出去,那人就自己跪在沈战面前。

    “皇上,我知错了,余生愿意带着手铐脚镣守在白公子身边。”

    他称呼自己白公子?还要守在自己身边?还带着手铐脚镣?

    这到底什么意思?

    白玉摇头,看向沈战:“哥……你让他……”

    “我同意,是他让你行动不便,总是要还债吧?难不成我的弟弟是给别人白欺负的吗?”

    沈战能同意,白玉简直如遭雷击,在他印象里,沈战就不是这样的。

    他有很多情绪,唯独不会婆婆妈妈的。

    可是如今他竟然会愿意让那狗男人照顾自己?

    他简直不敢相信,他瞪着沈战,冷声道:“哥,不要,我不想需要……”

    “你闭嘴。”沈战没好气的吼了他一嗓子,随后看向陈公子。

    “这府里没有你主人的地位,你就是他的奴隶,明白吗?”

    “多谢皇上成全。”陈公子心甘情愿的道。

    可即便这样白玉还是不敢相信,之前的陈公子什么样子?

    沉稳却不失狠厉,一切都透着金桂,今日竟然要当着他的奴隶了?

    白玉真的十分难以相信。

    而沈战似乎除了对程晓玉,对什么事情都没有耐心,吩咐完了便不管他们死活,到底要怎么相处,就那样走了。

    白玉看着陈公子一脸诧异:“你到底想干什么?你不想自由吗?你开口我让你走。“

    “我不走。”陈公子确实开口,可是说的跟白玉想听到的南辕北辙。

    白玉一脸不明所以,他瞪着陈公子不知道说什么,可偏偏自己有做不了什么,只能将头转向别出。

    两人就那样在屋里互不搭理许久,差不多过来两个时辰。

    陈公子率先打破沉默,上前一脸平静道:“你想不想……”

    说到此处,他忍不住顿了顿,似乎有点不好开口,噎了好几下才横下心道:“你……起来到现在……还没有放水……要不要……”

    “陈琛!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要是想做这种太监才做的事情,不如你先把自己阉了?你再来伺候老子?”

    白玉没好气的吼,可是耳根子却红了,他真是不知道这男人是怎么说出那些话的。

    最可气的是,他不说还好,自己窜着一口气,根本没有什么感觉。

    可是现在突然想到那一处,他还真的……

    最该死的,陈琛太了解他了,他只是稍稍往那方面想了一下,陈琛就已经知道了,已经将他抱起来。

    白玉连忙拒绝,可是陈琛却不放开他。

    白玉极了:“你干什么?你这么积极看着我放什么水?你不会想帮我拿着吧?”

    说完,白玉突然身子一僵,十分不再在的闭了嘴,可是没有想到陈琛也在听完他的话时,有那么片刻的迟缓。

    这……算什么……

    白玉简直要被折磨死了。

    他忍不住扯过陈琛的衣领:“你不用这样,你放开我。”

    “我帮你看着,不把着……”

    白玉:“……”

    他他妈是给这狗男人好脸了是吧?

    他竟然可以不要脸到这个程度,他也是醉了。

    看着白玉吃瘪,不再说话,耳根子却红的不像话。

    陈琛淡漠的唇角忍不住勾了勾。

    白玉躲避陈琛的目光时,刚好瞥见了那一抹刺眼的笑意。

    他的脸色骤然没了温度,“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可笑?”

    陈琛闻言,迅速敛起神色,平和的看着白玉,“自然没有。”

    “那你……”

    “觉得你可爱。”陈琛不等白玉质问出口,就乖乖回答。

    乖到白玉感觉就像是从来没有认识过他一般。

    白玉心里乱乱的。

    他和陈琛这是什么孽缘。

    他不去看陈琛,看着四周想稳定心里的想法,可是却还是忍不住闹心,

    到了……

    陈琛将他放在一边,随后给他衣服收拾好,白玉就连骂带怒的将人轰走了。

    陈琛虽然知道白玉不会儿真的跟他动气,但是他却真的不会放过自己,若是他觉得自己是个连出恭都不能自己做好的时候,他心里的伤就再也治不好了。

    所以陈琛适时出去,又适时进来。

    全程白玉没有感受到什么不适,也没有感受到陈琛故意帮他维持自尊。

    总体算是好,白玉自然也没有那么暴躁。

    两人的相处还算是可以,期间白玉想要让沈战将他的手铐去掉,却被陈琛拒绝了。

    “习惯了,不要取。”他这样平淡的跟白玉说,可是心里想的确实:“不用取下来,这东西在身上,就能时时刻刻提醒他自己是个罪人,他一辈子都是白玉的奴隶,不能奢求他的原谅,也不能再一次背弃主子。”
>>>点击查看《将军福妻不好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