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其他类别 > 神医嫡妃:邪王宠上瘾 > 神医嫡妃:邪王宠上瘾目录 > 章节目录 248 皇帝中毒了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神医嫡妃:邪王宠上瘾 章节目录 248 皇帝中毒了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见过二皇子妃。”暮云深行礼。

    二皇子妃并未抬首,“你是二殿下的红颜知己?”

    “不是……”暮云深慌忙否认,眼角浮现惊慌之色,“我跟二皇子之间清白,什么都没有。”

    二皇子妃斜睨她一眼,发间的白玉百合发簪温润干净,她皱起眉头,“可本皇子妃听闻,二殿下对你尤其不同。”

    她语气温柔,“你若是同他两情相悦,本皇子妃便去求陛下,将你迎娶为侧妃。”

    侧妃……

    暮云深震惊了片刻。

    她的心中竟然浮现了沈容熙的脸,他现在不知在何处,若是被他得知,定然又要取笑她……

    可她从未想过要做侧妃。

    她温言婉拒,“皇子妃,我与二殿下之间什么都没有,不过是他从前救了我一次,我对他从前只有感激之情,今后也只是感激之情。什么侧妃,我从没想过,宁做平民妻,不做高门妾。”

    “宁做平民妻,不做高门妾。”二皇子妃重复了一遍她的话,眼中忽而闪过了星光。

    她含笑,眼角浮现浅浅的惆怅,“若是如此,本皇子妃也不再强求你。”

    柳儿看出了主子的不悦,忙放下了珠帘。

    珠帘隔绝了二皇子妃的容貌,可南知微还是在珠帘闭合的一瞬间,看到了二皇子妃眸底暗藏的黯然。

    “对了,你就是兰成王妃?”

    南知微颔首,“二皇子妃,我是。”

    二皇子妃的身影在珠帘后模糊不清,只听闻她声音温柔,“听闻兰成王倒是极为宠爱你,真是对神仙眷侣,令人艳羡呢。”

    “二皇子妃与二皇子也珠联璧合,天作佳和。”

    二皇子妃轻笑了一声,不再说话。

    马车缓缓离去。

    暮云深舒了一口气。

    南知微盯着二皇子妃的背影,忽而舒展眉头,今日倒是颇有意思。

    刚到了公馆中,早有宦官等在此了,他看到了南知微,忙上前恭敬道:“兰成王妃,您怎么才回来啊!陛下身体有碍,您现在快去宫中为陛下诊脉吧!”

    南知微皱起眉头,皇帝生病了!

    “快带上药箱,跟杂家一块进宫吧!”宦官着急道。

    南知微虽然不想去,但此时也会是一个为江辞白报仇的机会……

    她眼角一闪,慌忙道:“好,公公等我片刻,我回去拿药箱!”

    她回到房中,随手拿了一个药箱,便跟着宦官一块进宫。

    宫中,所有的皇子得了消息早已聚集在此,乌压压坐了一片,南知微一眼便看到了江辞白神情哀愁地坐在人群之中。

    她来不及多看,忙跟宦官一块进了殿中。

    皇帝病恹恹地躺在床榻之上,他原来丰神俊朗的模样此时憔悴,抬首望向了南知微。

    “你来给朕把脉。”

    他伸出了手臂。

    南知微忙上前,伸出手为他诊脉。

    脉象虽然紊乱,但乱中带稳,再看皇帝的双眸,眼白清亮,她皱起眉头,皇帝并不像生病的模样。

    倒是像做出来的假脉象。

    她心中虽然搞不清楚状况,但还是跪下道:“妾身无能,诊断不出陛下的脉象,请您治罪!”

    皇帝好似说不出话的模样。

    殿外的三皇子江新辰却是听到了这话,他气恼道:“谁不知道王妃医术高明,怎会诊断不出脉象!”

    “三皇子,妾身的医术是跟着村野女医所学,自然无法与宫中御医相比,不知御医诊断是何病?”南知微试探。

    一旁站立的御医一副不敢言的神情,“微臣才疏学浅,觉得……觉得像是中了毒的痕迹,可微臣不敢断言,所以才找王妃来看。”

    “朕怎会中毒?”皇帝虚弱地咳了几声,脸色苍白,“今日是谁负责朕的膳食!”

    魏朝夕从殿外匆忙进入殿中,“陛下,今日负责您膳食的那人现在自戕了,刚刚在御花园的湖中发现了他的尸身!”

    “咳咳,好啊,朕看是你们这群人看朕活得太久,想要朕的命,好给你们年轻人腾位置是不是!”

    这话说得极重,是怀疑皇子们下毒的意思。

    门外的诸多皇子们大惊失色,忙跪下请罪,“父皇明鉴,儿臣不敢啊!”

    三皇子蹙眉,低声道:“父皇,儿臣们对您的敬仰如黄河之水,怎敢下毒?可,这里,却有一个人有下毒的动机。”

    几乎是同时,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的落在了江辞白的身上。

    他镇定地跪在人后面,一袭不染尘埃的白衣如同森芒大雪,白的晃眼,他俊美的容貌如同画卷般,徐徐展现在众人的眼前。

    “说的也是,兰成王妃的医术最是高明,今日怎么会诊断不出来父皇的毒?”

    年幼的九皇子跟着帮腔。

    他与三皇子关系极为好。

    江辞白弯腰,低声道:“陛下明鉴,臣绝对不敢做这种事。”

    三皇子却皱起眉头,道:“前些日子,太子侧妃滑胎,而此事也与你的王妃扯上了干系,众人都知道,她擅于用毒。可奇怪的是,魏千岁那时却为王妃解围,而南侧妃,是魏千岁的义女。”

    他啧啧几声,“看来,魏千岁与您定然也关系极好。”

    魏朝夕的眉头不动声色地微挑了一下,只有与他站的很近的南知微才能看到他眼底杀机一闪而过。

    “陛下,奴才对您的忠心请您相信!那个毒,是太子妃下的毒,跟南侧妃毫无关系!”

    南知微也道:“陛下,妾身的医术上不得台面,所以没有诊断出来您的病情,可魏千岁一向与妾身交恶,又怎么会帮妾身脱罪?”

    “那是你们联手演戏!”三皇子冷笑一声,“皇兄,你相信我的话,魏千岁素来野心勃勃,若是南侧妃产下您的孩子,以您对她的宠爱,那个孩子定然是您的心上宠。”

    “若是……将来您有什么意外,魏千岁和南侧妃就可以扶持他……”

    太子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他并不知道皇帝为何会中毒,可是他突然想到,此事前朝也有发生过,权臣扶持小皇帝,霍乱江山。

    他朝江辞白道:“此事真的与你和魏千岁无关吗?”
>>>点击查看《神医嫡妃:邪王宠上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