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其他类别 > 神医嫡妃:邪王宠上瘾 > 神医嫡妃:邪王宠上瘾目录 > 章节目录 008 她在试探他?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神医嫡妃:邪王宠上瘾 章节目录 008 她在试探他?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对啊,说什么你们就信,真是蠢。”南知微轻勾樱唇故意炫耀,她就是要急死南见月,“你的时归哥哥,连殿下一根手指都及不上呢!”

    她没有发觉,暗中的男人,听到这句话嘴角倏然上扬。

    这时,伙计将鹅蛋粉包起来拿过来,准备交给南知微,南见月眼红不已,她怎么可以输给从前被自己欺负的南知微!

    她心中满是怨气,脱口而出:“等一下!一百五十两,我要了!”

    南知微等的就是南见月这句话,她故作惋惜,“既然姐姐这么喜欢这个鹅蛋粉,愿以天价买下,做妹妹的,自然是要忍痛割爱了,伙计,这个我不要了。”

    说罢,她放下鹅蛋粉,翩翩离开了。

    宋时归脸色顿时白了,他虽不缺钱,但花一百五十两买个鹅蛋粉,若是传到父亲耳中,怕是父亲会狠狠惩罚他,他埋怨似的看了一眼南见月。

    南见月也反应过来,她是被南知微给戏耍了。

    面对目光殷勤的伙计,南见月红着脸道:“我今天没带那么多银两。”

    “没事,我跟您去南家取就好了!”伙计热情地说道。

    他对南家很熟稔,知道南家订购胭脂时出手素来大方。

    但那都是以寻常价格买的,若是南琛知道南见月这么败家,她的衣衫用度肯定会被克扣。

    可如果她现在不付钱的话,此事流传出去,她怕是要成为凤锦城的笑柄,她可是凤锦城第一才女,有无数的人等着看她笑话。

    她只能满脸恳求地看向一旁的宋时归,低声求情,“时归哥哥,你先我帮我垫付了吧。”

    宋时归哪里肯为了南见月多付这么多银两?

    他原是为了面子跟南知微置气,现在冷静下来,比起银两,他更心疼自己的荷包!

    南见月见他默不作声,知道他不愿意,她心中一急,心中突然有了个计谋。

    她神秘兮兮道:“时归哥哥,我告诉你,南知微那死丫头刚刚从我们家诓骗了三十万两,才能这样嚣张,她从前爱慕你,你现在去说几句软话,她肯定会将所有银票拱手相让!”

    “你说的是真的?”宋时归眼眸一亮,心中起了贪念。

    南见月见宋时归动摇了,急忙点头:“我不会骗你的!”

    宋时归听到这里,毫不犹豫就付了银票给伙计,毕竟一百五十两,在三十万两前不值一提。

    南知微款款出了胭脂铺,觉得阳光明媚,她今天让那对渣男贱女大出血,真是为原主出了口恶气。

    还未坐上马车,宋时归就跟了上来,柔声喊道:“知微妹妹!”

    南知微转过身,见宋时归对自己满眼深情,像是有难言之隐:“知微妹妹可否和我私下说几句话?”

    南知微倒想看他在玩什么把戏,就跟他到了一旁。

    小巷中,宋时归深情款款地望着南知微,那目光令南知微如芒在背,他上来就想拉扯她的手腕,“知微妹妹,你受苦了!”

    南知微迅速躲开,唇角笑意冷漠,“我已经嫁做人妇,宋公子一口一个知微妹妹,于理不合。”

    宋时归伸手就想握住南知微的手诉衷情,“知微妹妹是在怨恨我之前不闻不问吗?你误会了,我是被家人给关起来了,等到我到南府的时候,你已经出嫁了,是我对不起你!”

    暗处男人的双眸寒光乍现,周身流露出浓厚的杀机,若这人敢碰到她,他定要砍下他的双手!

    而此时的南知微也倏地皱起眉头,宋时归明明那样平凡,却又那样自信,刚刚还为了南见月嘲讽她,现在就自作风流想流连在姐妹之间,原主喜欢宋时归真是瞎了眼睛!

    她扬起金针,狠狠对着宋时归的穴位刺去。

    宋时归还没碰到南知微的衣袖,忽觉自己小腹一痛,还没来得及惨呼,英俊的脸上又挨了几巴掌。

    他彻底被打懵了,抱着肚子躺在地上直不起腰。

    “我刚刚用金针刺了你的穴位,你小腹也疼不了多久,也就十二个时辰吧。”南知微收起指尖银针,冷笑道,“今后再敢纠缠,我刺的穴位可没这么简单了!”

    宋时归痛得额头渗出冷汗,破口大骂:“南知微,你个毒妇,使了什么妖术!”

    但南知微却没有理会她,径直离开了。

    暗中的人看到她这行云流水的动作后,周身戾气悉数落下,眸中转而满是笑意。

    他原以为,她会同这个人私奔,结果她却态度这般决然,不愧是他的王妃啊。

    ……

    遇到这两个人,南知微也毫无心情去印证那个玉佩到底能不能在凤锦城赊账,直接回了兰成王府。

    兰成王府处处是禁地,她坐在房中发呆,突然想起来自己身上的伤口,前几日虽说南府为她请了大夫,但此时的医疗水平会让她留下疤痕。她素来爱美,要医治好才是。

    她闭上双眸,默念祛疤贴,下一瞬间,手中就多出一个祛疤贴,正准备给自己的伤口贴上,忽然听到门外传来木质轮椅滚动的声音。

    她慌忙止住动作,走出房门外,“殿下回来了。”

    “嗯。”江辞白懒懒应答,推了轮椅进来。

    他方才进来,南知微就神秘兮兮地关上房门。

    江辞白皱眉,“王妃白日为何关上房门?”

    “殿下,我要更衣。”他是瞎子又看不到她,南知微没什么可以顾虑,伸手就脱去外衣,露出雪白如玉的肩头。

    她背对着江辞白,没有看到江辞白那向来无情的脸上,一抹绯红一闪而过,轻纱后,他的目光迅速移开,英气的眉宇微微蹙起,她竟然当着他的面宽衣解带!

    难不成她在试探他?

    而南知微只褪去一半衣衫,却停下了动作,她看不见自己的后背啊!

    她抱着自己的衣衫跑到铜镜前,背对着铜镜,将祛疤贴贴在伤痕上,可只贴了一半,还剩一半,她还是够不着。

    她瞄了一眼江辞白,面上一红,“殿下,你帮我一个忙好不好?”

    “嗯?”江辞白喉头微动,尽量不使自己看她。

    南知微上前背着着他,“你帮我把膏药贴上。”
>>>点击查看《神医嫡妃:邪王宠上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