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其他类别 > 三界供应商 > 三界供应商目录 > 章节目录 第1513章 偶然相聚,最是人间堪乐处(大结局)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三界供应商 章节目录 第1513章 偶然相聚,最是人间堪乐处(大结局)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天色渐渐的晚了。

    张峰等人坐在悬空的阁楼上,满是期待的等待着故友的到来。

    十八年了,张峰无时无刻,不再盼望着这一天。

    脑海中,已经幻想着他们出现的场景。

    山风轻抚着,撩起一缕缕长发。

    时光如流水,在不经意间逝去。

    不觉间,就已经到了日落黄昏时分。

    漫天红霞,漂浮在天空中,映衬着夜幕降临时的最后一丝美好。

    只是他们要等的人,却还没有到来。

    桌上的饭菜,也已经凉了。

    小金显得有些落寞,眼巴巴的望着下方,喃喃自语道:“难道他们都忘记当初的约定了么,直到现在都还没有来。”

    张峰脸上也浮现着一丝惆怅,一言不发的看着远方。

    独孤天涯,韩飞等人,亦是显得有些沮丧。

    “今天都快过了,他们应该不会来了吧。”独孤天涯低着头道。

    张峰喃喃道:“在等等看吧。”

    黄昏渐去,明月高悬。

    点点繁星,铺满了星河。

    那一座悬空的阁楼,独立星空,此刻看起来却是显得有那么一丝落寞。

    坐在凳子上的每个人,都低着头没有说话。

    场中的气氛,显得有那么一丝压抑。

    小金的眼眶,有些红了。

    盼了十八年,期待着故人相聚,而今陪伴他们的,除了那星河月色,就只剩下了寂寞。

    “要不收了吧,都这个时候了,他们看来的确不会再来了。”小金喃喃道。

    独孤天涯也不禁轻叹了一声:“从来到仙界,我们其实就应该清楚的,每个人的命运都不同,也许他们直到现在,都还没有想起曾经的记忆。如果不是张峰,我现在还在那暗无天日的幽冥地府之中。”

    张峰遥望着远方,不置可否。

    凝望许久,张峰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回身望着满桌子的好酒好菜,轻轻一挥手,一股炙热的真元,如同温润的大火,将这些菜全部热了一遍。

    举起酒杯道:“也罢,就算他们不来,今日我们,也要不醉不归。”

    “好,就来他个一醉方休。”小金立即站了起来,豪气干云道。

    江流儿,帝释,韩飞,独孤天涯等人,也纷纷举起了酒杯,“喝他个千杯万盏,不醉不休!”

    就在这时,远方忽然传来了一声爽朗的笑声。

    “哈哈,此等盛况,又岂能没有我!”

    “诸君可不够意思。”

    “就是,居然不等我们,该罚!”

    众人抬头看去,只能在那星空远处,就看到三个青年背负着双手,大笑而来。

    一个身着一袭青色长袍,另外两人头戴紫冠,身披金色长袍。

    皆是剑眉星目,器宇轩昂。

    俊秀的容貌,依稀能够看到曾经的模样。

    正是当年的仙殿之主大禹,和金乌族始祖东皇太一,帝俊三人。

    举手抬足之间展露的气息,更是令人震撼。

    竟是都达到了玉仙的地步。

    话音刚落,北方的星河中,亦是传出清朗的笑声。

    “十八年不见,没想到你们的修炼天赋,依旧是一起绝尘啊。”

    又有三个青年,自那星空中走出。

    仿佛落下凡尘的谪仙。

    张峰定睛一看,只是一眼就认出了他们来。

    正是龙族始祖敖靖,葬仙岭先祖杨无敌,和那北溟尸渊之主南渊灵帝。

    三人在人界,就历经了无数岁月,而今转世重修,修炼速度,更为恐怖,让张峰都看不清他们的修为。

    “你们终于来了,我都以为我们白等了。”小金激动地挥着手,脸上充满了欢喜之色。

    “还有我们,可不能把我们也给忘了呀,哈哈。”

    南方星河中,帝阳,摩云和神族之主君千殇,从那迷雾中走出。

    看着一个个故人如约而至,让张峰忽然有种做梦的感觉一样,下意识的揉了揉眼睛,仔细的看着每一个人的面容。

    很真,无比的真切。

    虽然每个人都是年轻时候的模样,但那熟悉的气质和眼神,依旧是那样的霸道,高傲。

    几个呼吸的时间,一行九人,就落到了悬空的阁楼上,脸上浮现着欣慰的笑容。

    小金喜不胜收,满是欢喜的走到众人面前,“你们可总算是来了,咱们花儿都谢啦。”

    “之前路上出了点状况,不过还好,总算是赶来了。”大禹微笑着。

    张峰指着那一个个空位,“既然大家都已经来了,那就入座吧,今晚咱们可要好好叙叙旧。”

    杨无敌瞥了一眼张峰的修为,哈哈一笑:“你小子,永远都是这么的出人意料,进步神速,要不是咱们有着无尽岁月的修炼感悟,不然这十八年,都差点被你给超过了。”

    “杨前辈过奖了。”张峰微微一笑。

    杨无敌摆了摆手,“咱们现在都是转世重修,起点一样。以前的一切,已是过眼云烟。这一世,咱们平辈论交便是,不用讲那些繁缛礼节。”

    “杨兄说的不错,平辈论交,不分那些,不然喝个酒都不痛快。”敖靖哈哈大笑,性格豪迈。

    大禹,君千殇,东皇太一等人,亦是这种看法。

    不过面对帝俊和东皇太一,小金还是不敢这么喊,毕竟算是自己的老祖宗了,只能跟着讪笑了两声。

    待众人落座,十八个席位上,却空出了两个来。

    一个敖雨,还有一个,便是青帝之女,幽月公主!

    “看来咱们这次的约定,注定不是那么团员啊。”大禹轻叹了一声。

    张峰回头望着那片星空。

    眼中饱含期待。

    敖雨为了完成自身的使命,无法离开幽冥地府。

    那幽月公主,又是为何没有前来?

    难道已经被青帝带回了真阳仙域,不会再来这里了么。

    十八年前,通天古路之上的一吻离别,至今都还让他记忆犹新。

    脑海中思考着种种可能的时候,轻柔冰冷的声音,却如天籁一般,传入了张峰耳中。

    “我还未到,你们就想动筷子了,看来是不欢迎我?”

    星河之中,身着一袭黑色长裙,优美如画的幽月公主,就像是踏着点缀的繁星,从那九天银河之中款款落下。

    那张十八岁的脸颊,依旧是那样的绝代芳华,倾国倾城。

    比起在人界时的清冷,如今的幽月公主,更多了一丝青春洋溢的气息。

    张峰下意识的起身,站在围栏边上,伸出了手。

    当幽月公主落下来的那一刻,白皙的手掌,也自然而然的贴在了他的掌心,一个优雅的转身,落在了阁楼中。

    两人手牵着手,四目相对着。

    彼此的眸中,皆是浮现着久别的唏嘘和感慨。

    “你终于来了!”

    张峰轻声的说着,仿佛是在等待着远出的妻子,充满了欢喜和欣慰。

    幽月公主清丽的容颜挂着一抹少见的浅笑,温婉的靠在了张峰肩膀上,如水的眸子里,满是温柔。

    “十八年了,我以为我们的相聚会有很多坎坷,很多离别……”

    张峰轻轻抚摸着幽月公主的背脊,“十八年不能见面,已经是莫大的坎坷,老天又如何忍心再让我们天涯海角。”

    “哎呀呀,真是受不了你们俩了,一见面就谈情说爱,小心青帝过来揍你。”小金打趣道,“老大,幽月公主,你们俩快坐吧,大家可都等着你们这俩,好动筷子呢。”

    张峰尴尬一笑,牵着幽月公主的手,落座于席。

    当年通天古路上的十八人,除了敖雨没有到之外,其余十七人,皆是已经到齐了。

    还没能融合小萌记忆的韩飞,看到这一张张熟悉的面孔,脑海中的思绪,也在情不自禁的融合着,对于他们,都有一股无比亲切的感觉。

    张峰拿出子午未央樽,倒出一杯杯琼浆玉液。

    沁人的酒香,让大禹,南渊灵帝,君千殇等人,皆是眼前一亮,食指大动。

    “这仙酿,比起当年,似乎又更加的香醇了。”

    “有这子午未央樽,咱们今晚定要不醉不归,哈哈……”

    张峰举杯道:“十八年了,能与诸君再次相聚,真是令人唏嘘,令人高兴,咱们一起,先喝三杯!”

    “不错,一杯太浅,只有三杯,方能解咱们这些年的苦痛愁肠,哈哈。”

    “喝!”

    众人起身举杯,仰天畅饮!

    朦胧月光下,倒映着一道道伟岸,潇洒,芳华绝代的身影。

    独孤天涯看着这样的场景,又不禁想起了当年和白狸在一起的时光,饮尽杯中酒,望着那长空明月,忽然有感而发道:“或行或止,难得人间相聚喜。一日分风,千里如何信息通。华筵楚楚,终是不如草具。赏心乐事四时同,又管甚、落花飞絮。”

    张峰心知独孤天涯在想什么,对于白狸的结局,他也是感慨万千,举杯顺口接道:“偶然相聚,最是人间堪乐处。散步寻春,来作琴堂不速宾。缓歌一曲,野鹜纷纷都退缩。诸君勿念,准拟花时日日来。”

    独孤天涯看了张峰一眼,嘴角泛起一丝淡淡地微笑,回到了座位上。

    “你们怎么忽然文绉绉起来了,我是一个字都听不懂,来来喝酒,咱们今天谁要是没喝醉,谁就别想走,我来当见证人。”小金端着酒杯,壮着胆子走到了东皇太一了帝俊旁边,“小金从未和两位老祖宗一起喝酒,今日斗胆,先干为敬!”

    说着,一连喝下了两杯。

    东皇太一和帝俊相视一笑,举杯畅饮。

    “你一生气运不凡,又有张峰相伴,未来的成就,必定不弱于我等,好好努力吧。”东皇太一夸赞道。

    小金无比欢喜道:“谢谢老祖宗赠言,小金铭记于心。”

    张峰也举杯回敬:“太一兄谬赞,只要小金在我身边,我便不会让他吃亏的。”

    接下来的时间里,张峰起身一一敬酒。

    大禹,杨无敌,君千殇,还有鬼蜮之主摩云,张峰都轮了个遍。

    虽然分开十八年,但众人就像是昨天才见过面一样,没有丝毫的生疏。

    彼此的情谊,反而愈加的浓厚了。

    不知不觉间,天色渐渐明亮。

    点点星光,在银河中淡去。

    朦胧的晨光,扫去了最后一抹黑暗。

    破晓的阳光,从那薄薄的云层中,缓缓浮现。

    张峰等人,硬是喝了整整一个通宵,都仍旧是觉得不那么尽兴。

    桌上的菜肴,已经吃了个精光。

    大家畅谈着这些年经历的往事,坎坷。

    每个人所经历的,说上三天三夜都说不完。

    只是,临近清晨的时候,看着那缓缓浮现的阳光,大家却都沉默了。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一夜的欢愉,已经足以让他们怀念。

    只有小金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只是觉得场中的气氛,忽然变得有些凝固和凄凉。

    “你们怎么都不说话了。”

    大禹从站了起来,感慨道:“此番能与诸位在这里共度良宵,畅谈古今,也让我感慨颇多,不过,相聚总有离别,我们也该离开了。

    祝愿诸位,他日都有望登上那混沌金顶,一起驰骋天下!”

    君千殇也站了起来,“今天下午,有人约我在魔域幽都决战,此番关乎道心,不能不去,我也不能久留了。”

    “我还有两名仇家,正在路上追杀我,就不给你们添麻烦了。”杨无敌洒然道。

    “仇家?”小金眉毛一样,“让他过来,我们这么多人,让他知道什么叫社会险恶!”

    杨无敌哈哈一笑:“那倒不必,他们还耐我不何,此番正要拿他们磨砺道心,不用诸位插手。”

    “这一次我师尊只给了我三天时间,我也该回去了。”摩云道。

    在场众人,基本上都有着不得不离开的理由。

    东皇太一和帝俊也说道:“这次回归仙界,我们才知道,我们真正的归宿,是在那天空深处的太阳星上,我们也该回去了。”

    张峰忽然瞥了一眼幽月公主,脸上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一抹惆怅。

    生怕幽月公主,也会离开。

    “他不会管我,我想要做什么,也从来不需要去问他。”幽月公主淡淡道。

    张峰有些激动地握住了他的手,欣慰的笑了。

    大禹凌空虚度,走出阁楼,缓缓道:“莫道秋江离别难,舟船明日是长安。大世之争,已然开启,仙界纷争,风起云涌,我等若不想成为那大劫之下的棋子,便力争上游,踏上那混沌金顶吧。”

    杨无敌大步迈出;“大禹,本座人界不如你,而今仙界同一起点,本座定要先你一步,得到混沌金顶上的那个席位!诸位,告辞了!”

    说罢,化作一抹飞鸿,消失在了天际。

    紧接着,君千殇,南渊灵帝,摩云,敖靖等人,纷纷走出。

    “或许来日的战场上,你我可能会是争夺那一丝气运的棋子,若真有那天,我不会留手,希望你们,也不要手软。”

    东皇太一霸气侧漏,身上散发着耀眼的金光。

    “告辞了!”

    “我们也该回去了。”韩飞,江流儿,帝释等人,亦是起身。

    热闹的阁楼上,只是些许时间,便已经是人去楼空。

    只剩下张峰,小金,还有一直陪在他身边的幽月公主。

    看着最后离开的大禹,张峰忽然想起了心中的一个疑问,不由得大声喊道。

    “何为大世之争?”

    “是你,是我,亦是那天下芸芸众生!”

    “什么时候开始?”

    “从我们分别的那一刻,那已经开启了……”

    ……

    (全完文!)
>>>点击查看《三界供应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