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其他类别 > 倾世魔妃 > 倾世魔妃目录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四十一章 花落谁家(3)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倾世魔妃 章节目录 第二百四十一章 花落谁家(3)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白雾终年缭绕的山中。

    新盖了一间竹屋。

    竹屋青翠鲜绿,屋边开满星星点点白色粉色的野花。

    晏飞雪还蜷时,南宫月含笑对着她的耳朵轻唤:“飞雪,醒来了!”

    晏飞雪睁眼,看着面前那金灿灿的面具,不知怎的火气就上来了,抬手便抄了个枕头扔过去:“南宫月,你他丫的先给我把这该死的面具给摘了!”

    出来已经三个月了,如今已是入夏之时。

    两人在这山中盖了一间竹屋。

    没有旁人的打扰,只有两人清净的生活。

    只是,南宫月一直还是未曾摘下过面具。

    晏飞雪也一直忍着,等他自己摘。

    但是时间越长,她却已经再也忍不下了!

    他也已经知道她什么都已清楚,为什么还放不下?!

    南宫月笑嘻嘻地躲过枕头攻击,凑着脸贴上去:“飞雪……我饿了。”

    晏飞雪伸手推开他的脸,秀眉一挑:“先摘了面具。”

    “我想吃烧烤,还有匹萨……”某人完全无视她的话,只一心嚷着吃。

    “丫的,再无视老娘,今天别想吃饭!”晏飞雪脸色一沉,目光凶狠。

    南宫月苦笑一声,终于还是乖乖摘下了面具。

    不是他一直不愿摘,只是,怕自己太过苍白被看到,便会又想起已经不久矣的时日。

    面具下,那张俊美若仙人的面容缓缓显露了出来。

    只不过,比上一回见时,显然又更苍白了几分。

    心,不由微微一阵纠痛。

    晏飞雪缓缓伸出手去,轻轻抚上那张脸。

    “飞雪……”看着她黯然神伤,南宫月也同样为之心疼。

    只是,安慰的话还未说出,晏飞雪眸光却忽而一亮,伸手拉着他的脸又扯又揉。

    半刻后,她才满意地拍拍手:“这样气色才好看嘛!”

    南宫月怔了怔,随即笑了。

    “这个玩意可以扔了。”晏飞雪拿着面具朝屋外走去,顺手便扔了出去。

    没多久,竹屋升起袅袅炊烟。

    有轻轻的笑语从里面传出来。

    “烧烤好了……喂!那个烤肉窜是我的,不许抢!”

    “南宫月!你敢再抢我的那份,别想我再做匹萨给你吃!”

    “啊啊啊——!!你还吃!再吃再吃,我就把你吃掉!”

    “……”

    一天,很快便又过去。

    每日,过的都很平淡,却很充实也很愉快。

    夜晚,靠在一起坐在屋顶看着星星。

    原来,幸福就是这么简单。

    只是,这样的幸福又还能维持多久?

    “飞雪……”南宫月轻轻唤着怀中的女子,目光温柔却又带着几许怅然。

    “嗯?”晏飞雪抬眸看他一眼,又换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他怀里。

    有些犹豫,又有些迟疑的,他开了口:“如果……我不在了,你……”

    “那就一起走吧。”没有任何思考,脱口而出。

    南宫月目光复杂地看着她,还想说什么,却被她打断:“你不会又想丢下我一个人走吧?”

    南宫月怔了怔,随即笑了起来:“当然不会。”

    良久。

    “飞雪,再喝一次酒吧。”

    “不要。”

    “为何?”

    “每次喝醉,第二天醒来,你就不在了。”

    “……这次不会了。”

    “真的?”

    “真的。”

    “……那好,就再信你一次。”

    于是,没有任何疑问的,她又醉了。

    喝酒,她到底是拼不过某人的。

    搂着怀中熟睡的女子,南宫月紧紧抱住了她。

    他没有告诉她,他其实在酒中掺了药。

    这个药,足以让她睡上三日。

    而三日,也足够他将她送到皇城。

    他知道,他的身体已经快到极限了。

    对不起飞雪……我还是骗了你……

    只不过,我还是舍不得让你陪我一起走……

    …………

    再次醒来时,映入眼帘的是重重纱缦。

    不是她住的地方!

    心中一丝不安闪过,晏飞雪立时从床上坐起,翻身便下了床:“月!月!给我滚出来!”

    “他已经走了,你再叫他也不会出来的。”淡淡的声音响起,走进屋的,是许久不见的凤郁尘。

    攻下皇城后,这里便作为了他的都城。

    三个月,他已拿下了天祈国。

    如当初答应她的,他没有伤害玉无瑕兄弟。

    而玉无瑕,为了免去战事给百姓带来的苦难,也是主动交出了政权。

    知道莫离就是凤郁尘时,玉无瑕亦没有多大惊讶,甚至在玉无痕告知晏飞雪的欺骗时,他亦没有责怪什么。

    其实,玉无瑕心里也是很清楚的。

    这天下总有统一的时候,而凤郁尘也确实适合做这天下霸主。

    他相信,她也是这么想的。

    而之后,那些小国也在慢慢地清扫中。

    三个多月,忙于战事的凤郁尘,可以让自己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想她。

    直到昨日,南宫月带着晏飞雪出现在他面前。

    “走了?!”晏飞雪敛眉看着他,神色间竟带着几分激动:“他去哪了?!为什么要把我带到这来?!”

    骗子!明明答应她不会再一个人走,明明答应她不会偷偷消失……

    他还是骗了她!

    “他说,要给你一个家。”凤郁尘看着她,眸光微闪。

    “家?这里不是我的家!”她的家不在这里,没有他的地方不叫家!

    看着她要离开,凤郁尘伸手拉住了她:“你要去哪?”

    “我去找他!”找到他后,就要先狠狠痛扁他一顿!

    “你找不到他的。”他紧紧蹙起了眉。

    “找不到也要找!”她的声音却十分坚决。

    凤郁尘皱了皱眉,终于叹了口气:“他说,他会回来,要你在这等他。”

    “回来?少骗我!要回来,我又为什么一定要在这等他?!”以为她还会相信?

    “他说,他有法子可以续命,但是,只能他一个人去,而他不在的时间里,希望能有人替他照顾你。”

    晏飞雪定定看了他许久,忽而有些凉凉地笑了起来:“我还可以相信么?”

    凤郁尘微敛起眸,沉声道:“你可以试着再相信,有希望总比没希望好。而且,这是他的愿望……一直都是他替你满足愿望,这一次,你为什么不能满足他一回?”

    沉寂。

    终于,她紧握的手缓缓松了开来,轻轻笑了:“好,我就留在这等他,如果这是他的愿望的话……”

    只是,她不希望这一等,就是永远……

    凤郁尘却似终于松了口气般,南宫月到底是了解她的,所以,让他如此对她说。

    但是,这样的谎言又能瞒多久?

    …………

    又是一个寒冷的冬夜,“泠雪居”中,晏飞雪独倚窗前。

    已经五个春秋过去,为什么,她要等的人还没出现?

    其实,心中早已知道结果,可是,却还是抱着那仅存的一丝希望。

    五年里,她派“破军”四处寻找过,一直没有结果。

    因为见不到他人,所以,她不想放弃最后的希望。

    可是,月,你究竟还要让我等多久?!

    “夜深了,为何还不睡?”淡淡的声音在窗边响起。

    转首,看一眼站在窗外只穿着一身单衣的凤郁尘,晏飞雪皱了皱眉,顺手拿了件裘衣递过去:“怎么穿了件单衣就来了?”

    五年,她与他相处很和睦。

    但,仅仅是和睦而已。

    偶尔也会下棋,偶尔也会出游,偶尔也会谈天论地……

    只不过,也只是这样而已。

    “我在梦里见到你在哭……所以,过来看看。”他知道的,虽然平日她总是一副笑脸,愉悦的模样,但是,她并不开心。

    晏飞雪怔了怔,忍不住嗤笑一声:“我怎么可能会哭?”

    “是啊……你不会哭……”至少不会在他面前哭。

    虽然如此,晏飞雪心中还是有一丝暖意的。

    她不是不明白他的用心,只是,她已无法接受。

    凤郁尘看着她,目光微微闪烁:“你真的就打算这样一直等下去?”

    “这个问题,你好像已经问过六十七次了。”晏飞雪笑容中透出一抹戏谑之色。

    “是么?”凤郁尘也笑了,只是笑容有些黯淡。

    她的答案想来也一样不会变了。

    “很晚了,你还是早点休息吧,明日不还要早朝么?当了皇帝可不能偷懒!”晏飞雪笑着拍拍他的肩。

    凤郁尘看她一眼,笑容中却透出几分怅然:“早知这么辛苦,这皇帝还不如不做的好。”

    “但既然做了,就要做好!”

    “这是自然。”毕竟,这也是她的愿望。

    不再说什么,转身,他缓步离开。

    看着他渐渐消失于暗夜的身影,晏飞雪叹口气,也准备回房睡了。

    然而,就在转身的一刹那,眼角余光却忽而瞥见院门边缘露出的一袭雪白衣角。

    “飞雪……”温柔而熟悉的声音在静夜中响起。

    晏飞雪身子徒然一震,看着缓缓走出的那一道身影,不知觉中,已经泪流满面。
>>>点击查看《倾世魔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