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其他类别 > 邪王嗜宠:无赖小公主 > 邪王嗜宠:无赖小公主目录 >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 见族长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邪王嗜宠:无赖小公主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 见族长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族长没有缓过神来,凤天教的圣女给夫人治病?凤天教什么时候变得菩萨心肠了?要知道在他小的时候,就曾听说过凤天教的事迹。凤天教的巫尊十分的可怕,神龙见首不见尾,只要出现的地方,都会有小孩子失踪。

    而且,那个老头子不是药王谷的谷主吗?他自己就是神医圣手,为何还需要圣女医治?

    “那个老头子不是药王谷的谷主吗?夫人的病连他都毫无进展,那个圣女可以可以医治好夫人吗?”族长疑惑的说道。

    族长有这样的想法并不奇怪,因为自己当初也有这样的想法。可事实上圣女虽然是师公的徒孙,医术却大不相同。不知道圣女是如何医治的,反正母亲的病症的确有所好转。

    “圣女是师公的徒孙,但师公说圣女的医术非常好,于是,就交给了她来医治,没有想到母亲的病症这么快就有所好转了。”阿岚笑着说道。

    “那个老头的徒孙?真的比他的医术还要好?”族长有些疑惑的问道。“师公自己说的,关于医术这些我也不太明白。”阿岚说道。

    “对了,之前有人把这枚玉佩放在我的书房,下面还有字条,难道也是巫尊?”族长问道。

    “没错,正是巫尊。他想要引那个女人去凤天教,于是找机会捣乱生意。就是上一次,那个女人抓了任叔和那个下人,任叔不是被她们活埋了。如果不是巫尊,任叔可能就……”阿岚激动的说道。

    “那个女人简直心狠手辣,不过巫尊为了要引那个女人去凤天教?这里距离凤天教有些远,就算那个女人想要去,也需要时间考虑吧?”族长问道。

    “那个女人是凤天教的人,当年从凤天教逃出来的,她只要施了巫术就会很快回到凤天教。而且,她现在已经被关在凤天教的暗室里了。”阿岚说道。

    “已经被抓了?难怪你父亲说到处找不到她。真没想到,那个女人居然是凤天教的人。”族长惊讶的说道。

    阿岚简单的把那个女人如何欺骗父亲的事情告诉了族长,最后说道:“一直以来,她以为下墓的人是父亲,所以,才会不顾一切的跟着他回来了。”

    族长听到阿岚从小受了这么多的委屈,顿时震惊不已,说道:“你这个臭小子,受了这么多的委屈,为何不早一点告诉我?”

    “族长,那个时候我并不知道发生什么,只以为母亲是因为父亲花心才如此难过。后来才得知,母亲是被那个女人下了毒。若不是师公,母亲恐怕现在早就不在人世了。”阿岚说道。

    “那个女人居然一门心思的接近冷家,就是为了下墓。那座古墓有很大的问题,你二叔就是折在里面了。既然她知道有人下墓的事情,那么就应该知道出了事。为何还这么执迷不悟?”族长十分的不解。

    “就连巫尊都不知道她到底为何这么执迷不悟,宁愿冒着被抓的风险,也要急着去古墓。”阿岚说道。

    阿岚知道古墓里的事情,但这件事还是不告诉族长的好。反正那个女人急着进古墓这件事,的确让人不太明白。

    “她是凤天教的人,居然能够看上你父亲。”族长不解的说道。

    族长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个女人看起来的确与众不同,就像是住在皇宫里的宠妃,怎么会看上阿岚的父亲呢?

    “族长,刚刚我说了半天,她不是真的看上了父亲跟着回来的,而是为了古墓。如果是为了父亲,她就不会进了冷府这么多年还要回到凤天教。”阿岚冷冷的说道。

    “那个成风真的是你的弟弟?”族长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开口问道。

    “这还是需要亲自问那个女人,不过看样子应该是我父亲的孩子。”阿岚说道。

    阿岚开始的时候,曾经怀疑过孩子究竟是不是冷家的,可随着那个孩子长大,他知道一定是父亲的孩子。因为,长得跟父亲很像。就连任叔也不得不承认那个小子像父亲小时候,而他却偏偏随了母亲。

    “好在那个孩子不像他的母亲,不然麻烦会更多。”族长说道。

    成风是冷家的孩子,肯定要留在冷家,而且这个孩子从小就十分的乖巧,跟他的母亲一点都不一样。只是,这个孩子也有些可怜,那个女人把孩子生下来之后,就没有关心过他。

    其实这些年来,阿岚一直很照顾这个孩子,虽然知道孩子是那个女人生的,却发现那个女人对孩子十分的冷漠,看到他哭的样子实在是有些不忍心,就经常带着他出去玩。

    而他理解族长所说的话,如果这小子跟他的母亲一样奸诈,留在府中的确是个问题。

    没有想到的是他的这个弟弟,看去来虽然有些叛逆,对人却十分的真诚。就算平日里话不多,他也知道这小子本性不坏。

    “他最近还好吧?”阿岚问道。

    “看起来还不错,只是依旧很叛逆。这些日子也经常询问你的事情,因为我也不确定,所以只能告诉他没有消息。但我知道,他很关心你。”族长说道。

    阿岚点了点头,开口说道:“我知道了,处理完正事之后,就去探望他。”

    “嗯,因为他听说你失踪了,床榻上还留下了血迹。每次见到我,都会问你的下落。”族长说道。

    “我知道了。对了,茶庄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阿岚问道。

    阿岚知道姬离陌冒充茶商坑了一笔银子,可是到底发生了什么,他还真是有些好奇。

    “前段时间有位姬老板到茶庄商议生意的事情,然后包下了剩下的茶。因为剩下的茶产量不少,当时还有些担心姬老板订了货之后会反悔,于是这位姬老板交了不少的订金。结果,等到第二天采茶之前,却发现茶园出事了,那些茶一夜之间都被采干净了。于是,他们商议赔了姬老板一笔银子这才算完。只是你父亲的确不是做生意的材料,怎么会有人第一次合作做生意,就给了那么多的订金?姬老板很明显,就是在算计冷家。冷家这点银子还是赔的起的,只是我特别想知道是谁算计冷家。第二天一早我便在书房内看到了一沓银票和一张字条,银票的数量跟赔给姬老板的一样,而字条上却只写了一个地址。地址看着有些眼熟,好像就在茶园附近。可茶园属于荒郊野外,上面的地址就是引他过去。到底有什么目的呢?看着字条上的自己跟留下玉佩字条上的字迹相同,于是我便亲自去了那个地方。这个地方真的是距离茶园非常的近,进去之后才发现这里是制茶的地方。只不过,这间屋子空无一人。他找到了几包茶叶,保存到非常好。想来,这些茶叶就是茶园的那些茶叶,看来这个人只是跟冷家开个玩笑,也或者说,是为了算计你父亲。后来我嘱咐不让掌柜的告诉那个女人,然后将茶叶运了茶园,加工好了之后,直接送到了茶庄。我这才知道,那位姬老板原来跟送玉佩的人是一起的。我知道那个人认识你,但并不知道他是不是在利用我。但茶园这件事,我明白了他不是敌人。”族长叹了口气,缓缓的说道。

    如果真的是为了威胁他,那么就不会送来茶叶和银子。所以,这个人应该是朋友。今日见到阿岚之后,他终于知道了帮阿岚的人,居然是凤天教的巫尊。

    “因为我担心母亲,就有了接母亲离开的打算,巫尊便答应我可以接到凤天教。他安排人调查那个女人的时候,才发现那个女人居然是凤天教的人。确认了这个女人的身份之后,巫尊就开始计划。”阿岚说道。

    “原来是这样,那后来你们是怎么发现任叔出事的?就在我有了消息之后,任叔就已经被抓了。”族长说道。

    族长也没一想到那个女人会这么嚣张,居然会直接从古董铺子带走了任叔和那个伙计。

    “他们拷问任叔,想要从任叔口中得到我和母亲的消息。可任叔是什么脾气,他怎么会妥协?于是,任叔被打了一顿之后,就直接扔进了土坑里打算活埋了他。他前脚被那个女人的人埋了,后脚就被巫尊的人救了回去。幸好巫尊一直盯着那个女人,否则任叔就真的没了。”阿岚气愤的说道。

    每次一想到这里,他就有些胆战心惊,就差一点任叔就不在了,那个女人的心还真是狠。如果不是因为巫尊,他根本不是那个女人的对手。他以为这个女人只不过是一个有野心的女人,怎么会想到她是从凤天教逃出来的人?如果没有巫尊,别说是任叔了,自己可能也会栽在这个女人的手中。他很庆幸老爷子让巫尊的人把他带到了凤天教,就连母亲也得到了医治。

    “既然已经抓了那个女人,你打算怎么处置?”族长说道。

    “她是凤天教的人,应该按照他们的教规来处置。但巫尊把她交给了我,只是我还没有想好该如何处置她。我是想,不如交给巫尊处置吧,毕竟他是成风的母亲。”阿岚犹犹豫豫的说道。

    族长看了看阿岚,说道:“嗯,你的决定是对的。看来,阿岚长大了。”

    阿岚头脑清醒,没有只想着要报仇,而且还善待那个女人的孩子,相信主子在天有灵一定会非常的欣慰。

    “族长,这段时间辛苦你了,我也没有想到巫尊会找到你。突然失踪,让你担心了。不过巫尊居然还把银票送了回来,还真是有趣。”阿岚笑了笑说道。
>>>点击查看《邪王嗜宠:无赖小公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