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美文小说 > 情难比金坚:谈钱伤感情的虐心故事 > 情难比金坚:谈钱伤感情的虐心故事目录 > 第零章 第 27 节 审判终将到来:海后的反噬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情难比金坚:谈钱伤感情的虐心故事 第零章 第 27 节 审判终将到来:海后的反噬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去年 G 大校友会 party 一周前。

    校友会微信群,将近 500 人。

    仅一个晚上,我就让群里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校友都认识了我。

    实际上,几乎所有校友都认识了我——好吧,我还是谦虚一点,几乎所有师兄都认识了我。

    并且,不到半年,我就把其中的大多数变成了我池塘里的鱼。

    重点是,我并没有拥有倾国倾城之貌,以及闭月羞花之容。

    此话绝非夸张。

    这一切都是我精心经营来的。

    当然了,我也并不丑。

    太丑的女人,恕我直言,再努力也不可能稳坐钓鱼台的。我的颜值,客观评价,还是能够被人喊一声「小美女」的。

    去年,我法学院毕业,在一家律所找到了工作,来到了这座省会城市。为了保护隐私,姑且称之为南城吧。

    每年秋季,各个地区的校友会都会迎来一波刚毕业的新校友。为了搭建人脉,拓展业务,我也趁此,跟大家混在一起,加入了 G 大校友会。一进去,马上按照群规,在名字后加上了入学年份。

    一开始,我并没有在群里说话。

    我只是在,默默观察群里的人。

    虽然校友会人多,其实活跃的,也就那么几个。

    没过几天,我就弄明白了,每天早晨给大家发中老年早安表情的一号师兄,50+,是校友会的会长,某高校的教授。

    每天早晨以自己真正吃的早餐给大家问好的二号师兄,35+,自己开了一家养老院,同时兼做各种买卖。

    时不时发发商业广告还不被踢出群的三号师兄,25+,在校友会联名企业工作。

    经常通过网页链接给大家普及法律常识的四号师兄,40+,是本市最大一家律所的合伙人之一。

    在我真正认识他们以后,或者说,在我当面见过这几位师兄以后,他们或多或少地都给过我一些照拂。

    限于篇幅,五六七八九十十一十二师兄……就不介绍了。简而言之,他们都多多少少帮过我,且都帮得心甘情愿。

    不不,你们别误会。

    还记得我之前说的话吗,我进校友会,纯粹是为了搭建人脉,拓展业务。我绝对没有,像某些不谙世事的小姑娘一样,打算通过出卖自己的身体来获得点什么。

    所以,本文绝对不是一个充满欲望的咸湿故事。

    也绝对不是一个爱情故事——也就是说,一二三四号师兄并不意味着他们就是我故事里的男一二三四。

    知友们:如果上述几位师兄的特征你们没有记住,完全不用担心,更不用费力去记。

    因为,鱼罢了。

    大言不惭地说,作为海后,别说四条鱼了,就算四百条鱼,我都不会搞混。

    所以,请注意:这是一个没有男主的故事——因为海后,从来都不相信爱情。

    1

    妄自猜测一下:尽管这不是一个爱情故事,应该还是有人好奇,我是怎么垂钓的吧?

    要捋清楚我是怎么做到的,具体还得从去年校友会 party 一周前说起。

    是的,我看准了时机,正是在那一天,开口在群里说话。

    想起来,我真要感谢二号师兄顾立,某养老院的院长,他所在的养老院,出了一件大事。

    正是这件事,让我一个晚上,就在校友群爆红了。

    这件事情是,他的养老院里,一个老人徒手打死了另一个老人。现在两边的家属都来闹事,指责他的养老院没尽到看护的职责。

    这事让顾立焦头烂额,在群里向校友们求助。

    我第一时间刷到了这条信息。

    按道理轮不到我说话。

    我们群里,法律专业毕业的人不少。G 大法学院,也算全国高校中一块响当当的牌子了。我才毕业,实属菜鸟中的菜鸟。但是,如果我不趁此说话,下一个机会还会在什么时候出现?

    趁着还没有人发表专业意见,我赶紧叭叭叭地在群里出起了主意。

    没错,这是一着险棋。

    我也担心,这步棋万一走不好,我会在群里给校友们留下浮夸冒失、业务不精的印象。但转念一想,业务不精又如何?反正我才毕业,带点冒失感也挺正常。

    果然,虽然不是所有人都认可我的建议,但校友们在指出我建议的不足之处时,言辞都比较柔和。

    现在回想起来,当天晚上,我具体给出了什么建议,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通过积极的发言,我开始给校友们竖立起了勤奋好学、热情开朗、乐于助人的律师小师妹形象。

    果然,在我侃侃而谈了之后,顾立马上跳出来问我:「小师妹才毕业呀?」

    不过,一个叫吴静静的女生同时也跳了出来:「你也是法学院的呀,我们同级,以前怎么没见过你?」

    她的话让我高涨的情绪瞬间低沉了。

    我大一刚入学没多久,我妈因为车祸意外去世了。回家跟着我爸处理完丧事之后,我仍然难以接受,打击太大了。很长一段时间,我一蹶不振,食不下咽寝不安席,后面去医院检查,确诊为抑郁症,整整休学了一年才缓过劲来。

    但是,这件事情,我不想在群里说。

    我不想,让群里的校友们一想起我来,就是那个才上大学就没了妈得了抑郁症的可怜小师妹。

    于是,我敷衍道:「可能因为我们法学院的学生太多了吧。」

    吴静静质疑:「法学院再大,我们同省的考生没几个,应该互相都认识呀。」

    我没接话。

    她又问:「那你以前在哪儿读的中学?」

    这个问题我不仅不怕,还非常乐于回答。

    我在群里告诉她,其实我不是本省人,是另一个省的考生,所以她不认识我很正常。顾立又问:「不是本省人,怎么想到来南城工作的?」

    我终于等到了这个问题。

    「因为我前男友,准确来说,因为我初恋。」外加一个委屈巴巴的表情。

    我接下来发了好几段话。在此之前,这番话在我头脑里演练过上百遍,但是说出来时,一定要显得是随意的语气,一定要显得特别不经意:

    「不是他,我还真不会来南城。

    「他家庭条件比较好,他爸妈不同意我们在一起,然后他也没有很坚定,我干脆提了分手,不想让他为难。

    「现在想起这事,我还是难过得睡不好觉。不过,只要天一亮,我就跟打了鸡血一样起床上班。」

    总之,我的话透露出:我是一个只谈过一次恋爱,因为爱情来到这里工作,但因对方家庭的反对,为了对方未来的幸福而选择主动分手,现在仍然相信爱情但是却不敢也不想投入爱情,在感情中黯然神伤,对工作充满干劲,对生活充满热情的小女生。

    「只谈过一次恋爱」这个信息,是我故意设计的。一个大学刚刚毕业的女生,如果一次恋爱都没有谈过,会给人感觉比较呆;谈过多次,又给人感觉比较浪。一次恋爱,是一个完美的数字,展示了一定程度的可得性,又同时营造出并不是特别容易可得。

    可得与不可得在同一个人身上的矛盾,最让男人动心。

    最后两句话是,「所以,我真的不想谈恋爱了。

    「我现在,只想搞钱,在此拜托各位师兄师姐们多给我介绍业务。」

    群里的校友们纷纷以过来人的身份安慰开导起我来,有的还说,要帮我介绍对象。

    如我所料,当天晚上,就有十来个人加了我的微信,他们的理由是,「小师妹,以后有法律问题咨询你。」

    我一律半开玩笑地回复:「那可要付我咨询费哦。」

    顾立虽然最终没有采纳我的建议,但是在当天晚上,他也加了我的微信。

    当晚,我们交流了很多,一开始我们谈的是他养老院的棘手问题,后来,我们聊到中国式养老的种种困境,再后来,我开始跟他诉说自己作为刚毕业的社会新鲜人的迷茫,再再后来,他自己告诉我,他离婚了,有一个十三岁的女儿,刚上初一。

    他说:「我们都是感情上受过伤的人。」

    聊到这里,我觉得今天的进展差不多了,再聊就越界了,于是我发送了一个打哈欠的打工人.jpg,告诉顾立我要睡觉了,因为明天一早还要替当事人去法院立案。

    我跟顾立的聊天以互道晚安结束。

    就在这时,开律所的四号师兄严明给我发了好友申请。

    我点了同意,收到一句话:「小师妹在哪个律所?」

    一看就是要聊天的架势。

    已过十二点,我不打算跟任何男人多纠缠,于是回答了问题,又拿明天一大早要立案的借口出来用了一遍。

    谁料到,他说:「我明天一早也要去那儿办事。你住哪儿,需不需要我顺路带你过去?」

    想了几秒我便说好,顺便把定位发了过去。

    2

    异性之间,要熟稔起来,说难也难,说容易也容易。

    就比方说,我与律所老板严明吧。

    我给他带了个早餐就蹭到了他的车,谈笑风生一路。

    到了下车的时候,他竟然半真半假地问我要不要去他们律所工作。

    我半开玩笑地,略带嫌弃地皱了皱眉:「才不要,老板对我很好的。」

    他大笑。

    很多女孩误以为,拉近异性间的距离要热情,要顺着男人说话。但殊不知,有时候,适当嫌弃反而事半功倍。

    就像,女孩说「讨厌」,难道真的代表她讨厌你吗?

    严明说,难得见到像我这么大方的女孩,他的下属都不敢坐他的车。我估计,在他的律所,像我这样才毕业的姑娘,在他面前多半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而我在他面前,是有放松感的。

    这一份来自年轻异性的放松感,在他的日常工作生活中,是稀缺的。

    坦白说,我根本没兴趣跟他发生任何故事。我只想给他留个大方机灵的好印象,在他有做不完的业务时,会想到分一点儿给我做。

    就是这么朴素的动机。

    一大早到法院,也没能拿到第一号,可见初级律师活得有多狗。在休息区等候的时候,我通过了来自校友群的二十多个好友申请。

    顺便提一嘴,也有女校友加我。我都点了同意,潜在的客户不分性别嘛。不过,一般我与女校友,会以自己在忙为由迅速结束聊天。

    毕竟,作为一名海后,我真的很忙。比如现在,在等候叫号的间歇,我十指翻飞地在微信上跟新加上的各位师兄打招呼,互相介绍工作单位,问问近况什么的。

    你们试过,同时跟十个以上的男人聊微信么?

    我连二十个都试过。

    最大的感触是:老天爷为什么不多给我几只手?

    所幸,手速还算给力,一顿噼里啪啦,半个钟头内,我与多位师兄良好友谊的开端建立好了。

    很多人可能对我的操作不屑一顾。他们觉得,不就是加个微信么,有什么好拿出来说道的?

    是的,在现在这个社会,加个微信,真的不算什么。可是,要看你加的是谁的微信。

    校友会里的人,尤其像 G 大这样的大学毕业,在社会上打拼多年的人,大多是人中龙凤。

    拿到这些人的微信,并且建立关系,与拿到 Tony 老师,或微商大姐的微信,含金量能一样么?

    大家不要小看微信里的你来我往。

    这个世界上真正的通用货币是什么?

    不是美元,而是一个人的时间。

    每个人的时间都是有限的。

    一个人,尤其一个忙碌的成功人士,肯放下手里的事情来跟你讲两句,至少表示:他不讨厌你,还愿意跟你交往。

    校友会,对于一个才毕业的人来说,算是在社会上最容易够得着的资源池了。

    而一个人,除非特别高尚的那类人,会无缘无故地帮助另一个人么?

    我觉得不会。就算在最为单纯的学生群体,男生也都倾向于帮助自己有好感的女生吧?

    无可厚非,人性罢了。

    只不过,进入社会以后,这方面需要做得巧妙一点。

    与其说,我把这些师兄们变成我池塘里的鱼;不如说,让他们误以为我是游入他们池塘里的鱼。

    女人,要记住,男人永远喜欢当猎手。

    这是刻在他们基因里的。

    有人总以为海后的男朋友很多,其实这是误解。

    有人还以为海后到处跟人谈恋爱随随便便上床,这……简直是更大的误解。

    一个高明的海后,绝对不用身先士卒。

    海后更多的是精神力量。

    如果一定要定义海后。我的理解是,海后,即潜在男友很多的女性;这类女性,通常能给异性营造出一种「to-be boyfriend」的暧昧。

    而实际上,她们更有可能处于单身状态。

    3

    等候大厅里又在报号了。

    我抬头看了一眼公告牌上显示的数字,下一个号就是我。我正准备收好手机,可它又在震动,三号师兄冯小军发来微信,接连两条,约我练毛笔字。

    好吧,确实该他登场了。

    我看了一眼手机,暂时没有回复。终于轮到我的号了,我赶紧朝窗口走去。

    女人,不管当不当海后,都要谨记:工作,永远比男人更重要。

    今天立案很顺利。

    我心情大好。先给老板发了微信汇报工作,接着翻开随身携带的笔记本,小心地拿出夹在里面的一张纸。

    纸上是一张打印好的 Excel 表格。

    话说这表格还是冯小军给我的。冯小军在校友会联名企业工作,主业是卖校友会企业的各种产品,打着学校名头的烟酒茶干果,东西死贵,靠卖情怀定价。生意似乎不错,可是不当老板,他也分不到几杯羹。由于他工作的关系,认识的校友很多。我进群没多久,主动挨个加了一批人,其中就有他。

    也许是鉴于平日里我发的自拍都比较美?有一天,他忽然跟我联系,以照顾师妹为由头,请我吃饭。

    我去了。

    相谈甚欢是一定的,至少要让他感觉相谈甚欢。

    他三天两头要请我吃饭。

    我当然觉出点儿什么来了,婉拒了很多次。

    在此期间,他经常给我发大段大段的微信。

    很多集美们觉得,自己不中意的异性经常发来大段信息,是一种骚扰。

    不要这么看问题。

    难道你们心里就没有一点暗搓搓的爽吗?

    反正我有。

    所以我会偶尔回复一下,看心情。

    说回那张打印着 Excel 表格的纸。那是一份校友会名录。

    我一直想要一份。当时加入校友会时,按规定必须找一个叫刘梦的师姐登记个人信息。过了一段时间,我借口因职业需求,想知道哪些校友在法院检察院等单位工作,谁知刘梦答复我:「这是校友的隐私,不方便告诉你。」

    我想了想,冯小军没准儿有这份名单。一问,果然有。当我向他求助时,他毫不犹豫地发给我了。

    秒发的那种。

    可能确实涉及隐私吧,我收到的是一个设置了密码的 Excel 文档。不过,对比刘梦,他简直好说话一万倍。

    我不知道其他人养鱼的目的。也许有人是想证明自己的女性魅力,也许有人是出于无聊,也许有人是因为缺爱,但是对于我却是,养鱼千日,用鱼一时。

    今天中午,倒是可以抽空跟他吃个饭。

    一看时间,离饭点还有近两个小时,这段时间不能浪费,于是我赶往市图书馆。

    在地铁上,我又争分夺秒地看完一个关于婚姻法解读的视频。到市图书馆后找到在那儿工作的一个师兄,在他的帮助下,我很快找到了打算借阅的专业书。

    其实,我也完全可以不麻烦人,难道一本书我都找不到么?但是我为什么要麻烦人呢?

    理由是:通过小小地麻烦异性,来增进感情。

    要不,校友会里那么多人,人家凭什么就记得我呢?

    很多人怕麻烦人。殊不知,朋友,是互相麻烦出来的。

    何况,这位师兄花名在外,他非常喜欢被小师妹麻烦。

    拿到了书,我又马不停蹄地去找冯小军。一片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中,我找到了他的办公室。

    茶几上,茶盘已经摆好,茶道器具应有尽有。

    书桌上,墨已研好。毛笔搁在笔架上,旁边一个小香炉,青烟袅袅。

    冯小军,其实算个雅人。一手毛笔字,写得龙飞凤舞,极有风格。据他说,他小时候没干别的,就对着一本字帖,天天练。

    他作为一条鱼,当然是没问题的。

    可是,如果作为交往对象……好吧,即使我不是海后,应该也不会考虑他。他曾经在校友群里跟大家诉苦没钱买房。之前我跟他吃饭那一次,就了解清楚了他的家庭背景,农村孩子,家里负担重。

    当时我跟他提议,要不试试开个公众号抖音号或者小红书,学学那些网红博主,拍拍自己挥毫的各种视频,万一火了呢?

    他说他没兴趣,不想嘴短。

    我……

    如果我是他,绝对不会止于目前这种混日子的状态。

    如果我是他,怎么着都会想尽办法把自己的才华转换为钞票。

    毕竟,这年代,只会吟诗作画风花雪月的男人,没有用。

    冯小军手把手地教了我二十分钟的字。

    我用崇拜的眼神看着他,语气软糯:「师兄,能不能请你再帮一个忙啊?」

    冯小军看着我,满眼都是笑:「什么忙?」

    我说:「今年我家过年贴的春联,能不能请你写一副?」

    他自然是答应的。

    去餐厅的路上,冯小军冷不丁地问我:「你玩微博的么?」

    我有点吃惊,玩微博的事,我从没跟人说过,他怎么知道?

    冯小军笑了,「你登记校友信息时自己填的啊。」

    「怎么,师兄是我的粉?」饭店的地砖刚拖过,我滑了一下。

    冯小军扶了一下我的腰,略微停留了几秒,我没有挣扎——因为没必要。

    中午吃饭,我嚷嚷着拜师,非要请他。他当然没同意。但我趁他没留神,转身就把单买了。

    如我所料,他又发感慨:「你和别的师妹真的不太一样。」

    他问我下午有什么安排没有。其实,我今天工作上的安排相当少。老板对我不错,不强制我坐班,他的原话是:「活儿干完了就行。」今天,不用出差,不用见当事人,就吃饭上洗手间的时候,接到老板让我草拟两份合同之外,没别的事。

    但我怎么可能,把宝贵的时间全留给一条鱼呢?

    我说我要练车。

    他有点吃惊:「太阳那么大,你练车?」

    我指了指自己胳膊上的皮肤,「我白,不怕晒。」

    我确实计划练车。

    任何事情都可以作假,开车的事情,绝对不可以作假。

    人命关天。

    教练对我很不错,练科三时一直坐我旁边,全程指导。得知我是律师,教练还跟我咨询过几个法律问题。我都痛快解释了,至少在驾照拿到前,不能开口要咨询费。

    我早已轻车熟路,打开美图软件,一分钟之内,一张戴着防晒帽的自拍就出现在我的朋友圈里。

    认真练完车,坐上地铁,开始集中回复信息。果不其然,收到顾立发来的好几条私信。他意欲跟我交流学车的事。最近,他也报了驾校。

    我微微一笑。

    顾立这人很有意思。有能力,挣钱多,但是竟然不会开车。

    这年代,不会开车的男人,真不多。其实不会开车也没有什么,关键是,顾立认为,男人不会开车,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之前他在朋友圈里说自己走着去了哪儿哪儿,刘梦调侃:「师兄走着去,是因为还没拿到驾照?」这话在我看来明显是打趣,可是对于心里觉得不会开车是痛处的男人来说,是挑衅。没有男人不想驰骋道路,除非,他不行。

    而男人最怕不行。

    顾立立马翻脸:「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觉得好笑,刘梦大我起码六岁,也算是混社会多年的人了,怎么情商还那么低。打趣什么,也别打趣别人的痛处。招恨。

    所以,今天顾立告诉我他科二第四次没过时,我一方面忍不住想笑,一方面很想劝他,咱能不能不考了?不擅长的事,咱不做,行吗?

    他说:「如果下次我还没过,我不打算再学了。」

    我想了一下回复他:「我如果拿到了驾照,就去给师兄当助理去。兼职司机,只用师兄开一份工资。」

    顾立发了几个大笑的表情过来,「只怕请不起师妹。」

    我也大言不惭:「我是有点贵。」又顺便问了问他之前打死老人的事处理得怎么样了。他跟我说了不少,好几个 60 秒的语音发过来。

    原来顾立昨晚就雇了严明当他的律师,这事基本就委托给严明了。

    地铁到站,我告诉他我到家了,该做饭了。

    他很惊讶,「你还会做饭?」

    我没有再回复他。

    我确实是准备做饭了。

    每天准备饭菜的那段时间,是我一天中最惬意的时刻。我妈曾经告诉我,看一个人是否真正热爱生活,就看他一个人的时候,会不会认真做饭。

    除非与人约饭社交,我极少点外卖。

    外卖的饭,通常都是一个味道,也就是没味道。好吧,其实真正的原因是:穷。

    虽然穷,但在买米上,我从来不省钱。

    某个牌子的五常香米,不用菜我都能吃一碗。今天为了配这碗米饭,我做了一条红烧鳊鱼,炒了一个腐乳空心菜,还把昨天包饺子剩的饺子皮和韭菜,做了一个山寨版的韭菜盒子。

    做韭菜盒子时忽然想起了我妈,头天食材的边角废料她都能做出花来。我忽然悲从中来,如果我这一辈子都不结婚生子的话,这个传统,是不是没法传下去了?

    我擦干眼泪摇摇头,把饭菜拍照发朋友圈。

    吃饭散步回来,我开始拟老板要求的文件。很快我就做完了,放两天改改再发给他,老板也是需要管理的。自从我经常在朋友圈放狠话「咨询请先交费,别想白嫖」之后,现在来找我的人,多半会先付咨询费,再开始咨询。

    看来自觉的人还是多。

    一晚上接到三个咨询电话,讲解一通口干舌燥,好在 1800 块钱瞬时到账。感谢爸妈给了我一副好身体,大多数时候我都精力旺盛,可以持续搞钱。我在网上又看了一个半小时的民法典学习视频,笔记做了整三页。

    很有成就感。

    当一天的工作和学习结束以后,夜已深。我一边敷面膜一边集中投喂池塘里的各色鱼,又顺便在群里捞几条放到池塘里,简单了解一下新鱼的基本情况。

    有人说,一个女生,经常在朋友圈里晒自拍,因为微信里有她喜欢的人。

    有可能。

    更有可能,一个女生,经常在朋友圈里晒自拍,因为她是海后。我在哪儿读到过,男人是视觉动物,时不时在他们面前露个脸,可以增加好感度。

    比如我,睡前顺手发一张戴着兔子洗脸发箍的自拍照,传达出素颜也好看的信息。

    鱼们有没有点赞,不要介意。

    一个内心强大的人,才不会介意她的朋友圈里有多少个赞。

    忙完了所有,已经 12 点了。

    是的,平凡的海后的普通的一天,非常的忙。

    忙到超乎你们的想象。

    4

    我准备了许久的校友会 party 终于开了。

    就今天。

    昨晚上,刘梦还在群里@我,让我早点过去会场帮忙。

    帮忙我是非常乐意的,也是一个认识人的机会。可刘梦的理由是:她觉得我成天发朋友圈,太闲了。

    Excuse me?

    算了,大姐头不敢得罪。

    对着镜子,我最后一次扫视自己。上衣浅粉色卫衣,配一条浅灰色束脚运动卫裤。平时扎着的马尾放了下来,略微卷曲的过肩长发随意披着。

    今天的我,很不律师。

    很不职业化。

    但,青春扑鼻。

    对了,口红我选的正红。集体场合,口红一定要正,拍照才能秒别人。

    临出门前,我顺手把校友名录拿出来又看了一眼,快速复习了一下谁谁哪一级的,在哪儿工作。还没认识的校友,先记住表格上已有的信息,已经认识了的,快速回忆一下这个人的家庭情况等已经了解的信息,以免见面时聊天冷场。

    人情练达即文章。

    我记得小时候,我爸刚换工作单位,他的搭档看不上他的学历,一度,俩人关系有点紧张。事情的转折点出现在他的搭档老婆突发阑尾炎这件事情上。

    说起来,也多亏了我爸搭档那天忘了带手机。

    那位阿姨打电话一直没人接,抱着试试看的心理打电话给我爸。我爸马上告诉他的搭档,然后陪着一起去了医院。在那位阿姨住院期间,每天傍晚,我爸都非拉着我妈去看望。除了第一次,后面几次,也没有买什么礼物。但是,自从那以后,俩人好得形影不离。

    我爸经常说:「所有关系都可以经营,所有关系也都需要经营。」

    终于大规模地见到了校友们。

    我们戏称,校友会就是大型网友见面会。

    师兄师姐们比我想象得还要热情和亲切。

    今天穿这一套绝对正确。很多人见到我要么问:「新校友吧?」

    要么盯着我看几秒,说:「我知道你是谁,网红小师妹嘛!」

    刘梦上下打量我,鼻子哼哼,「第一次见穿那么休闲的律师。」

    我心里不太舒服,但脸上保持微笑:「就是因为平时穿得太正式了,今天才想休闲一下。」

    她指挥我整理纪念品。

    我干着活儿,身边窜出一个阴悄悄的身影,「你哪一级的来着?」

    我吓了一跳。

    抬眼一看,原来是吴静静。我随口道:「梦姐也让你来整理纪念品?」

    吴静静:「我怎么记得你是 13 级,还是 14 级?没记清。」

    我说:「我是 14 级。」

    吴静静的口气很狐疑:「你是本科就 G 大的么?」

    我有点不高兴了:「对呀。」

    吴静静继续审问:「硕士呢?没在 G 大了吧?」

    我口气也不太好:「我没读硕士。」

    吴静静停下了手里的整理,脸上涌现出很迷惑的神色,咂吧一下嘴:「不对呀,你在群里不是说才毕业么?这……」

    她嘴里的话没说完,我就知道她想说什么。

    她想说,你一个大学读了六年啊?

    我正准备说什么,严明走了过来。

    严明笑道:「你们梦姐真会指使人干活儿!她让我过来看看你们俩忙得过来不。」

    吴静静竟然还没有放过我,她冲严明娇声道:「师兄,咱们法学院的学制是:本科阶段专业是法学的,法律硕士学制为 2 年;本科阶段专业非法学的,法律硕士学制为 3 年。我没记错吧?」

    严明点上一根烟,点头:「没错。怎么的?」

    吴静静指着我,一副装傻充愣的模样:「我们的网红小同学,14 级的,今年毕业,不是硕士。」

    严明愣了一下,明显在消化信息。但他随即说道:「师妹呀,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顺利,也许你的小同学做过交换生,也许休学,也许……」

    他忽然看向我,「你是不是偷偷工作了两年呀?」

    说完,他调皮地冲我眨了一下眼睛,找地儿抽烟去了。

    严明解围,我实在太感激了。

    但是此刻,我必须解释一下:「还真是师兄说的那样。我读大学时家里出了点事儿,然后休学了两年,所以——之前你在群里纳闷为什么不认识我,是因为我跟你同年入学,但是晚两年毕业。」

    吴静静眼里的疑惑消散了一些,她似乎恍然大悟:「怪不得我们校友会名字备注都是 14 级。」

    我知道她的潜台词是什么。她想说,六年过去了,她是硕士,而我是本科。

    作为回敬,我送给她一个白眼,免费的那种。

    下午四点以后,校友们陆陆续续开始来会场了。多半因为我之前在群里的曝光起作用了,不少人主动走过来说要加我的微信。

    我,意料之中的,很受欢迎。

    我跟严明、顾立、冯小军都喝了一杯。我主动跟他们敬酒,就用的桌上的饮料。

    「师兄我干了,您随意。」

    冯小军还想拉着我多说两句,我找了个借口跑了。

    顾立把我介绍给了校友会的会长师兄。

    我和会长师兄第一次见,没想到他竟然提出要带着我给各桌敬酒。我告诉他:「我真不会喝酒,如果要敬酒,我只能拿饮料敬酒。」

    会长师兄乐呵呵的,非常和善,「小师妹不会喝酒很正常,饮料就饮料。」

    可把我感动坏了。

    到了每一桌,会长师兄半调侃半认真地向大家介绍我:「这是我们的大律师。」

    自从会长师兄亲自带着我拜了码头以后,每天早晨他跟大家道早安时,我会发一个打工人造型的早安表情。

    顾立发米粉照片道早安,我会打趣他富有,竟然天天加蛋。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在我的带动下,我发现群里活跃的人比以前多了不少。

    一忙起来,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快过年了。

    这天,我去外地出差,顺手拍了照发朋友圈。

    等我见完当事人谈完事情以后,打开微信,发现顾立给我发了一串的信息。他说,他也出差到了这里,如果有空的话,带我吃好吃的。

    我想说,如果不是顾立,而是其他任何一个师兄,我都会欣然赴约。

    可是,偏偏是顾立。

    自从他在校友会 party 上见到我的真人以后,就三天两头地私信我。

    他问我大学为什么读了六年,我告诉他因为我妈去世我得抑郁症耽误了。我让他帮我保密,他很是同情我的遭遇,经常对我嘘寒问暖。

    以及,主动跟我分享他的生活。

    今天见了谁,告诉我。

    每顿吃了什么,告诉我。

    今天又达成了什么业务目标,告诉我。

    如果他什么意思我都不懂,那我也太枉为海后了。他的私信,我会回复,但不会太频繁地回复。但是,一旦回复,我的语气又是热情的。我告诉他,我有时候回复不了是因为太忙,请他见谅。

    顾立表示理解,他说:「我也只是对重要的人才回复那么多。」

    顾立让我烦的地方,其实不是发私信。坦白说,但凡是鱼,就算给我发一千条私信,我也不为所动。

    说白了,我从来不在意鱼对我的态度。

    也不是没有不待见我的师兄。个别,但确实有。

    毕竟,垂钓术再高明,也有不咬饵的鱼。

    我不在意。

    我在意什么呢?

    我的公众形象。

    前段时间,我接了一个活儿。我一个男性朋友计划结婚,打算在婚前把房子赠予他的老婆。虽然他的行为我很不赞成,但是对于他的老婆,我却有点羡慕。

    然后我就发了一个圈。

    然后顾立就在我发的圈状态下秒留言:「不就房子吗?我有五套,就差一个女主人了。」

    这也就罢了,马上刘梦回复顾立:「师兄真是财大气粗。」

    紧接着,吴静静给我留言:「我不羡慕你朋友老婆,我羡慕你。」

    虽然只是文字,但其背后的不怀好意是能够读出来的。关键是,虽然顾立是条大鱼,可我的池塘,不能只有他一条鱼。

    我立马把这条圈删掉了。

    谁知顾立给我接连发了好几张图片,毛坯房的图片。

    还有各种装修图纸。

    他说:「我是真的缺一个女主人。

    「你喜欢什么装修风格?」

    我很为难,想了想决定还是实话实说:「房子,还是自己买住得安心。」

    「我也可以赠予给你。」顾立说。

    这就很尴尬了。

    我也只有更直接一点:「我真的不想谈恋爱。」

    顾立居然摆出了过来人的姿态:「谈恋爱这事,不要抗拒,顺其自然比较好。我就是感情方面不好,挣再多的钱也没有意思。」

    我冷笑,就你这追女孩的段位,我一点都不惊讶。

    其实校友群里明里暗里对顾立表示好感的女生不少,大多三十多岁的大龄未婚师姐,比如刘梦。但是顾立,对她们却有一种刻意的冷淡。

    就我有限的人生经验,顾立对我那么上赶着,多半是看中了我的年龄。他经常在群里吹嘘早婚早育的好处,发表南城适合生养孩子的理论。有一次,他在他朋友圈贴出一张几个女明星的合影,合影上本身有一行文字:「小姐姐很漂亮」,他自己添了一行:「还可以生几个小的」 。

    坦白说,虽说他是 G 大土著校友,从这事以后,我是真的看不上。

    太油腻了。

    据他自己广播,他跟他的初恋,大学毕业没多久结婚了,孩子很小又离婚了,他还不到 40,女儿就已经念初中了。

    然后他自离婚后,一直单身至今……关键是,他并没有不想找……

    难道,单身久了的中年男人,在处理两性关系上,很容易退化成青春懵懂的中二少年?

    顾立真的不明白,不是所有女人都不想奋斗,不是所有女人都想当移动的子宫。至少我就不想,好么?

    那我为什么要当海后呢?

    因为这个世界,毕竟主要还是由男人掌握资源。我只不过是,通过当海后,把男大佬当作我在复杂社会里施展抱负的工具人而已。

    在男大佬们的照拂下,我确实得了不少好处。

    这半年来,拟合同拟到手软。

    每天业务咨询,给客户打电话到凌晨一两点。

    我的工作,在我不断给大家强调是按小时计费后,大家都先付钱,再咨询。

    哎,收钱也收到手软啊。

    一个远在北京做媒体的师兄,还牵线让人采访我,解答法律问题。

    我甚至还给我们律所老板接到了案子,因为是刑事案件,我不打刑事,只会民事案件。

    更不用说,很多师兄给我介绍男朋友。微信推给我,我一律,发展成客户,告诉对方,自己目前对恋爱没兴趣,只想搞钱。

    我的生活也便利了不少。

    我没在南城念大学,除同事外,没什么朋友,周末除了啃书没去处。但现在,一到周末,校友们约饭约玩是家常便饭,我还要选择性地参加。就连校友会企业董事会的人,凑头开个股东会,都叫我去做会务。当然,这种场合,几乎每次都能见到刘梦。可是,刘梦本身南城人,而且,她可是混了好多年的!

    我真是混得太好了。

    冯小军酸我,说我现在太红了,跟我约饭,还要排队。

    嗯,这话也不算太夸张吧。毕竟,但凡校友聚会照相,我都站 C 位。

    除了顾立,我跟 99% 的鱼还是相处融洽的。

    比如严明。他们律所给年轻律师买书,他竟然问我要了地址,给我寄了一套。严明有次晒他跟他孩子的阅读会,我跟他开玩笑,说自己也想去参加,他说欢迎。吴静静竟然也跟在我后面说想参加,真是刻意。

    后面冯小军没怎么提出单独请我吃饭了,我暗想,也许我拒绝得太多了?但当我有所怀疑跟他是不是有点僵了的时候,他开始约饭了,召集校友会单身的年轻校友来进行小聚会。

    虽然是刘梦通知的我,但他毕竟还是想到我了,不是么?

    一切的一切,都很顺利。

    直到,我参加了一个电子信息大会。

    我从校友会大红人,变成了人人唾弃的过街老鼠。

    一年一度的电子信息大会又在南城召开了。

    冯小军通知大家在群里报名。

    原本这个会我没打算去的,因为跟我的专业并不相关。但是,本着见见世面的想法,我报名了。

    冯小军把报名的人拉了一个小群,里面竟然又有刘梦和吴静静。

    小群里,冯小军甩了一个填报链接。

    「连什么学校毕业的也要填啊?」我有点吃惊。

    冯小军:「现在疫情期间,再加上会议规格比较高,安保上会严一点。」

    刘梦和冯静静这次也没有讽刺挖苦我,反而跟我站在了同一条战线上。她们说,他们被冯小军坑了,参加个会议,表格要填半小时。

    我马上见机缓和关系:「我说我怎么没看到你俩在群里报名呢!」

    刘梦给我发了个苦瓜脸表情:「硬被拉来的,冯小军太坑。」

    吴静静说:「我是被梦姐坑的。」

    除了参会,我们作为 G 大校友会代表团,在分会场要由两名代表发言。

    鉴于我日常太活跃了,参会校友们一致推荐我和刘梦代表发言。

    会场上,我从法律的角度解释问题,受到了大家一致好评。

    还没离开会场,冯小军就单甩给我一个链接,让我填信息。

    「干嘛?」

    「你被大家推选为优秀校友代表了。」

    「呐尼?!」

    「别推了,不准推。」

    「梦姐呢?她比我优秀啊。」适当的时候,还是要谦虚的。

    「她说你年轻,又是做律师的,需要打开人脉。你更需要。」

    不是吧?!我是不是误解刘梦了,立马微信小窗表达感谢之情。

    刘梦答复:「你可是我们大家都疼爱的小师妹啊。」

    我没有多想,把链接里要求的东西都填了上去。

    几天后,当 G 大法学院的老师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脑子完全是懵的。

    她自报了姓名和工作单位后,我条件反射般地挂了电话。

    刘梦给我发了好几条微信,让我把毕业证书的编号发过来,她要在学信网查询我的学历真伪。

    「这是校友会的要求。根据电子信息大会上你填报的信息,大会的背景调查员跟我们反馈,你的毕业学校信息存在造假。」

    「刚才我们跟 G 大法学院的老师也联系了,说查不到你在 G 大的任何信息。她给你打电话,据说电话通了,但你没说话。」

    「如果你真的是 G 大校友,请自证一下清白吧。」

    我全身的血直往脑袋上涌。想都没想,转身就把她删除了。

    5

    她没冤枉我,我并不是 G 大法学院毕业的。

    高中时我成绩不错,如果发挥正常,是可以上 G 大的。可高考前一天,我妈去菜市场的路上,出了车祸。当时她生死未卜,进了 ICU,我在忐忑不安中进的考场。

    我考得一塌糊涂。

    就在我考最后一科大综合的时候,我妈去世了。

    我没能见我妈最后一面。

    成绩出来,我跟我爸说我要复读,他同意。他还说,如果复读后还是没考好,他打算让我出国念书。

    他让我不要有后顾之忧。

    但我没想到,就在我复读的第一个学期,我爸再婚了。

    我真的,不能接受。

    曾经,他们感情那么好,我一直理所当然地以为,他们会白头到老。

    可……我妈尸骨未寒,他怎么可以做到,那么快就走出来了呢?

    我对爱情,幻灭了。

    婚姻,也没什么意思。

    在我第二年参加高考时,我爸的儿子出生了。

    考试前,我爸单独请我吃了一餐饭。天晓得,自他婚后,我们父女俩从来没有机会单独说话。

    我难得开心地去了。

    我爸告诉我,对高考,我必须全力以赴。因为他,不准备让我出国了。

    「我压力也很大。」他的原话。

    我恨透了他。

    但当我大四那年,他被查出胰腺癌,半年不到就去世时,我在女生寝室公共厕所的隔间里,还是哭得不能自已。

    我哭他走得太快,连彼此和解的机会都没有。

    我哭他怎么可以做到,把家里的房车都留给后妈和她儿子?

    我哭自从我妈去世后,这世上便再也没有人打心眼里为我考虑了。

    我爸只留给我二十万的现金。

    可能在他心里,二十万,对于一个孤儿,已经够多了。

    说回复读。第二年,虽然没有一塌糊涂,我只考取了一个普通 211。

    虽然不满意,我也只能上路。

    当年,我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大学期间,我非常的消沉。

    休学这事我没有撒谎,抑郁症这事我也没有撒谎。

    我承认自己差劲,一个普通 211,我竟然读了五年才毕业。加上复读的一年,所以,六年过去,当吴静静这样的 G 大学生已经拿到了硕士学位,而我,只拿到了一个普通 211 的本科学位。

    G 大,只能作为一个梦。

    大学毕业来到南城后,为了拓展业务,我混进了多个校友会。

    只不过,G 大的校友对我最为热情。

    我混得太好了。

    也许……过于好了。

    对着窗外,我怔怔地发了会儿呆。

    师兄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号都来质问我:「为什么要骗我?」

    尤其顾立,发了几十条 60 秒语音。

    我点都懒得点开。

    一时间,手机震动不停。

    几欲抽搐。

    好笑。

    我骗你们什么了?

    我是骗你们财了,还是骗你们色了?

    你们只不过不能接受「其实你并不是我特别的师兄」的失落;或许还有,被我一个普通 211 毕业的小丫头骗到了的沮丧吧?

    只是你们口中不愿意承认罢了。

    我连解释都懒得解释。

    我开始批量删除加上的 G 大校友。

    删着删着,冯小军给我发了微信,他说,如果我学历造假的情况属实,校友会打算向律协举报我。

    什么?我还要负法律责任?再也端不起律师这碗饭了?

    老板给我打来了电话,他问我是不是冒充 G 大校友。

    我说是。

    老板撂下一句:「解决好,否则吃不了兜着走!」

    我回复冯小军:「举报?至于么?」

    消息发不过去,原来他早一步删除了我。

    再给严明发微信求情。

    等了一个小时,没有回复。

    我有点慌,冷静下来后,点开了顾立的头像。

    他发的 60 秒语音我全部听完了,他很失望。

    非常的,恨铁不成钢。

    我带着哭腔给他打电话,求他帮我跟校友会求情,不要向律协举报我。

    顾立长叹一口气,「好,我跟严明他们说说。」

    我问他:「你们什么时候怀疑我的?真的是这次电子信息大会填资料?」

    他那边一时没声音,只听到他沉重的呼吸声。

    他的语气痛心疾首:「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你。

    「你为什么要骗人?自毁前程啊!」

    我忽然想起了擅长经营关系的爸爸。

    如果是他,多半会说:「你为什么不去 G 大拿个真正的学位,哪怕是去读个 MBA,MPA,M 什么 A,或者哪怕是函授?进修?短期培训?随便什么,你不就是真正的校友了么?」

    对啊,我为什么偏偏不凭实力混校友会呢?

    我凭实力,是不是可以去做做 PR 呀?

    尽管他们答应不向律协起诉我,我还是打算转行了。不过,顾立说的话,我还是听进去了。

    做人,最重要的是诚实。

    否则,终将付出代价。

    番外

    「所以,她真的是律师?」

    「律师倒是真的,律所也是真的。」

    「名字呢?」

    「名字也是真的。」

    「你觉得她会做饭是真的吗?」

    「肯定不是真的呀,她不就想展现自己贤惠吗?」

    「搞那么一出,她图什么呢?」

    「想不到。骗子的脑回路,我们怎么能懂呢?」

    「没想到那么活跃的校友竟然是冒牌货。既然如此,她干嘛那么活跃?」

    「她不活跃也拿不到那么多资源呀!」

    「也是,梦姐你才是校友会真正的女神,谁不认识你呀?不像我,到现在,统共也没认识几个师兄师姐。」

    「这有什么,以后有机会,我给静静介绍就是。」

    瓜太大,假校友的事情在群里讨论了三天三夜,热度才逐渐降下去。

    很多人晒出了假校友的「撩天」记录,大家才惊觉,敢情,她是一个海后?

    刘梦心想,网红小师妹一定没想到,是她的一条微博暴露了她吧?有次她无意中看到冯小军在刷小网红的微博,心里止不住泛酸。

    她刘梦,可是 G 大校友会里最受欢迎的女神——在小网红来之前,冯小军及多位师兄弟,全都是她的粉丝呀。

    作为一名 G 大 top 专业毕业的土著,当小网红第一次在群里吐露自己的情感经历时,她就开始怀疑了。

    G 大毕业的女生,要么老谋深算,要么单纯到傻。

    最重要的一点,G 大女,多少还是有点端着的,怎么可能,在群里大谈特谈自己的感情经历?

    以及,不就咨询一下么,追着问人要咨询费,还「白嫖」。

    多 low 的用词。

    实在没有 G 大女的气质。

    太明显了。

    那帮男人真是搞笑,年轻妹子拍着捧着两句,就真以为她对他们有意思了。殊不知,林妹妹只有一个,宝哥哥可一大群。

    不过,对于小网红的身份,她也只是怀疑,并没有实锤证据。再者,她在校友会太受欢迎了,如果贸然指出,会不会有人以为她嫉妒?

    好在,踏破铁鞋无觅处。

    当她有天无聊翻看小网红的微博,看到她晒的一张学士服照片时,隐约觉得有点问题。

    那张照片,说起来也挺普通的,夕阳西下,一个身穿学士服的女生,手上拿着学士帽,背靠一棵大树,配文:终于毕业了!

    很普通的学士服照。

    很多学校都有这样的大树。

    但是,她总觉得这张照片哪里有问题。

    有天,她忽然反应过来了,问题出在学士服上。大多数偏重文科类的学校,学士服的衣领都是粉色的。

    可是 G 大,学士服的衣领是大红色的。

    小网红那张照片,光线再昏暗,也能看出,是一件粉色的学士服。

    她笑了。

    后面的事情就很简单了。电子信息大会一向安保都很严格,赶上疫情,比以前更严了。她再顺水推舟,推举小网红当优秀校友代表。填的东西越多,暴露得也就越多。再装作不经意地,在冯小军面前表示了怀疑。

    冯小军追求受挫,立马表示自己亲自打电话去 G 大法学院查询。

    果然查无此人。

    群里关于小网红的讨论,刘梦偶尔参与了几句。倒是冯小军,在群里自曝小网红上赶着非请他吃饭。大家打趣他说,小网红对他感情最特殊了。吴静静说了不少小网红的坏话,严明笑她是,吴尔摩斯。

    吴静静不好意思了,好几天在群里没说话。

    但是后来,会长师兄在群里道早安,吴静静倒是每次都回应「师兄早」。

    看来,她是学到了。

    虽然,略微显得刻意了一点。

    只有顾立,平日群里最活跃的一个人,活跃到校友会里有校友私下里打电话投诉「能不能让他在群里少发点无聊的照片,少说点无聊的话」的人,在大家七嘴八舌讨论的时候,各种晒出跟小网红聊天记录的时候,各种显示自己早有先见之明的时候,他一句话都没有说。

    自始至终,一句都没有。

    (完)

    *本文根据真实素材改编。

    □ 毛小豆
>>>点击查看《情难比金坚:谈钱伤感情的虐心故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