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其他类别 > 我在名侦探世界打酱油 > 我在名侦探世界打酱油目录 > 章节目录 番外(八) 人生的新篇章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我在名侦探世界打酱油 章节目录 番外(八) 人生的新篇章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没想到这么快这小子也要结婚了。”

    面对着镜子整理着衣装,毛利大叔那张明显多了些岁月痕迹的脸上有些许感慨。

    想起几年前参加小兰婚礼的时候,他忍不住感叹道:

    “小兰嫁给那个侦探小鬼时候的画面还在眼前呢,一眨眼,就连那个小子也要结婚了。”

    在他身旁有一个穿着正装的美妇人,是妃英理。

    经过时间的冲刷,即便妃英理保养有术,眼角这些地方偶尔还是能看到冲刷后留下的痕迹。

    “说是快,但也已经几年了。”

    “是啊。”毛利大叔感慨万千。

    “行了,别对着镜子臭美了。”妃英理没继续感叹时间流逝之快,催促道,“快点,该出发了。”

    理了下衣领,毛利大叔看着镜子里着装整齐的自己,满意的点点头,对妃英理说:

    “好了好了。”

    “走吧。”

    ...

    受邀参加婚礼的人不算多,光佑另外只邀请了平时与他关系不错的人,例如园子京极真夫妇,快斗青子夫妇、成实、部分同学、老师...

    但算下来,也有几十位宾客。

    此时大部分宾客都已到齐。

    婚礼是在室外的一块草坪上举行。

    会场的不远处有一栋气派、富丽的建筑,那是东京数一数二的婚礼会馆。

    此时,今天的女主角就在会馆的房间中梳妆打扮。

    她此时坐在梳妆镜前,身旁有技艺精湛,拥有丰富化婚礼妆容经验的女化妆师为她上妆。

    在她身后,明美满脸笑意的看着,眼中有着难以掩饰的激动和欣喜。

    除此之外还有几位与她关系不错的朋友,例如看到求婚的城之内,以及步美。

    上妆时,明美在和小哀说话,以此缓解她的紧张感。

    婚礼这种大事,化妆绝不能马虎,每个细节都需要注意到。

    即便是偏淡的妆容,时间也比寻常化妆长不少。

    花了一个多小时画好妆容,化妆师让小哀自己,和其余几人最后再看看效果。

    若是几人都满意,妆容才算完成。

    “真的好好看啊!”

    “好美啊!”

    “平时没怎么化妆就那么漂亮,现在还精心化了妆,光佑那家伙看到怕不是走不动路。”

    “...”

    身边人的赞美让小哀一直紧着的心稍微放松了些。

    作为新娘,她自然希望今天的她是漂亮,是美的。

    临近婚礼的这几日,她问光佑光佑很多次,试妆的时候,拍结婚照的时候...

    每次她问的都是同一个问题:

    “好看么?”

    毫不意外的,光佑每次都是变着方,换着法来回答她,但核心都是同一个意思,就是:

    “好看!”

    她心中固然欣喜,然而到了这时,她内心仍然有些紧张。

    给许多新娘化过妆的化妆师一眼就看出她的心思,便出声安慰:

    “等你进入会场,看到光先生时,你就不会紧张的。”

    “而且你放心吧,你真的很美。”

    “嗯。”小哀看着镜子中穿上婚纱,眼中透着欣喜、期待的自己,点点头,轻声回应。

    往日偶尔出现在梦中的场景、闲暇时少女的幻想,今日就要实现了。

    ...

    很快,时间到了。

    台上的大屏幕开始播放一段开场的视频,是一段定格动画。

    在座的宾客都觉得挺有意思的,看到后面还发现,这段定格动画全都是新郎自己制作的。

    像小兰、成实这些了解光佑的人是感叹光佑在对小哀时的用心程度。

    这十来年她们是看着光佑和小哀“长大”的,清楚光佑在对待小哀方面,一直是如此。

    一天简单,一月不难,一年也不难....

    可光佑已经如此十来年,她们不得不感叹光佑的用心。

    而像与小哀交好的那些女同学之类的,更是在说光佑很浪漫,很有心意,视频创意也好。

    那些男生么,在听见女生的讨论后则是默默把这招记下来,单身的准备拿来追妹子,不单身的准备拿来让女朋友开心。

    视频不长,结束后,一位身着礼裙,面容姣好的司仪走上台,照例念了一段开场白。

    司仪经验丰富,寥寥几句话就调动起现场的氛围。

    她简单的讲述光佑和小哀这对新人的相识相遇,又看似不经意的谈起时间,侧面夸赞两人感情之深厚和美好。

    简单的开场白过后,司仪很快就进入正题。

    她面带微笑,说道:

    “话我就不再多说了,毕竟今天的主角可不是我。”

    “接下来,让我们有请新娘的朋友们,以及今天当仁不让的女主角灰原小姐入场!”

    在座不少宾客听见这话就是一愣。

    本来入场的话,一般是新郎先,或者是新人同时入场,让新娘先入场的情况比较少见。

    这是他们愣了下的原因。

    不过,他们很快就回过神,把这件事抛到脑后。

    毕竟谁先入场都一样,人家举办的婚礼,那就按照人家的来,说不定有什么用意呢?

    这点小事并不影响全局。

    悠扬的音乐声响起,是瓦格纳版本的《婚礼进行曲》。

    身着婚纱的小哀,一只手挽着明美,一只手拿着一小捧铃兰花。

    两人在步美等伴娘入场后从花拱门走进,出现在众人面前,缓步前走着。

    她本身就好看,今天又精心花了妆,即便是认识她的人,在她登场的一刹那也不免失神。

    她身着一身白色缎面材质的齐地婚纱,腰身被花纹绣片包裹装饰,绣片的花瓣上更是有着钻石作为点缀。

    再往上看,便是同样用缎面绣片制作而成,拥有镂空花边装饰的可拆卸V领。

    衣领上的绣片,则是用绣珠来装点,以此添加质感。

    最引人瞩目的便是那领口中央,在阳光下发出璀璨光芒的宝石胸针。

    她头上的头纱也是有着花朵的纹路,若是仔细观察,就能看出,这些花朵和她手上捧的是同一种,都是铃兰花。

    而她的双手上则是穿着一副花边装饰的镂空蕾丝手套。

    整套婚纱给人的感觉就是简洁、典雅、而且缎面本身就具有一种调性,说白了就是高级感。

    更别说穿这套婚纱的是小哀。

    她本身气质清冷,和这套婚纱简直绝配。

    就连小兰、园子、和叶、青子、有希子等女性看到后都是如此,更别提那些男生。

    那些受光佑邀请而来的男生更是在回神后一边鼓掌,一边忍不住的说出柠檬味的话语:

    “这怎么看都像鲜花插在牛粪上!”

    “癞蛤蟆吃到了天鹅肉。”

    “...”

    他们倒没有恶意,就是单纯的羡慕。

    毕竟,在学校里,小哀的人气一直高居不下。

    在悦耳的音乐中,小哀和明美来到台上。

    站在台上,小哀唇角含着一抹笑意,眼中有着欣喜,有着期待,但却没有了之前的紧张。

    化妆师说的没错,虽然还没见到光佑,但她在听到音乐声,走过花拱门时,内心的紧张便烟消云散。

    她的内心此时只有喜悦,以及期待见到光佑的心情。

    而她身旁的明美却是突然有种不妙的感觉。

    在她听见司仪让小哀入场时,她就觉得有些不妙。

    因为这并不是她们之前商议好的环节之一。

    彩排时,还是正常的流程,新郎入场,然后说几句话,再新娘入场,交换戒指并宣誓...

    结果正式婚礼时,却并不是如此。

    但她自然不可能表露出异样,只能挤出一丝微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下去。

    此时她心里念着:

    “也不知道光佑到底在想什么。”

    “回头得好好说他一下。”

    新娘入场,司仪笑着对明美说:

    “看得出,姐姐的心情应该是蛮复杂的,毕竟自己的妹妹今天就要交给一个男人照顾了。”

    “不知道姐姐此时此刻有什么想说的么?”

    事已至此也不可能重新来过,明美只好接过麦克风,笑着说:

    “其实我也没什么想说的。”

    “这两个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她们两人的感情,从开始到现在步入婚姻殿堂,我可以说我见证了全程。”

    “要是别人,我此刻应该放点狠话,例如‘要是以后欺负我妹妹,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之类的。”

    话音刚落,宾客大多都会心一笑。

    紧接着,明美又说:

    “其实我很感激他。”

    “我和我妹妹的家庭情况有些特殊,曾经经历过一段比较昏暗的时光...”

    受邀而来的宾客都不是陌生人,多少知道些。

    像毛利夫妇,青子,园子京极真夫妇,或是平次和叶夫妇,高木涉和佐藤美和子夫妇、目暮警官,亦或是步美、光彦元太,以及那些同学、老师...

    这些人知道小哀父母早逝,姐姐二十出头,还是上学的年龄,除了自己的学业还要担负起照顾妹妹的责任。

    关于小哀的家庭,光佑都是对外说:

    因为工作的原因,明美需要到国外去一段时间,本想带上小哀,但小哀想要留下来,只好通过老师广田正巳的关系,拜托阿笠博士照顾。

    像工藤新一、平次、快斗、成实这些知道内情的人就更不必说。

    就听明美继续说道:

    “不过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那段时间,光佑帮了我们很多。”

    “他的品格我心里有数,而且这么多年来,他对我妹妹怎么样,我也很清楚。”

    “我妹妹嫁给他,我很放心。”

    “祝福他们永结同心,幸福美满。”

    “...”

    她这边还在说,眼角的余光不经意看到站在台边上的司仪在和一个工作人员聊着什么。

    从司仪脸色来看,似乎还不是什么好事。

    她心中不妙的感觉愈发强烈。

    等她说完那段话,司仪便微笑着上台,对众人说:

    “是啊,感情从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今天这对新人的感情,在时间的历练下仍然能绽放出璀璨、浪漫的光芒,不得不说是一段佳话。”

    “接下来呢,不急着让新郎出场,我们有一个特别的环节。”

    趁着众人注意力都在司仪身上,明美轻声问身旁的小哀:

    “志保,你说光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明明彩排的时候不是这样的。”

    “也不知道光佑怎么想的。”

    “他肯定是有计划的。”小哀毫不担心的说,“我相信他。”

    “也是。”明美想起以前光佑做的那些事,稍微心安了些,“那就相信他吧。”

    此时,司仪已经说完话,准备进行所谓的“特别的环节”。

    大屏幕一闪,一个通话界面出现在众人眼中。

    紧接着,一道慵懒,一听就知道没睡醒的声音传出。

    在座的各位一下就认出,这是光佑的声音。

    什么意思?

    这是刚睡醒?

    不仅是宾客,此时明美心中也在想这件事。

    临近婚礼,光佑连夜忙这些事,不会是因为这个,所以睡过头,导致只能让新娘提前入场吧?

    一旦念头浮现,就扎根在脑海并且肆意疯长。

    她越想越觉得不是没这个可能。

    在她思考时,司仪已经和光佑简单沟通了几句,光佑也同意打开视频通话。

    刚切换到视频,众人就听见光佑的哈欠声,接着是解释:

    “这几天没睡好,本来想眯一下,结果睡到现在。”

    “不好意思啊,各位。”

    “小哀,抱歉。”

    “光佑这家伙...”明美看了眼身旁的小哀,却发现小哀还是那么平静。

    “这臭小子。”毛利大叔皱起眉,有些生气,“结婚这种大事还能睡过头?等这小鬼过来,我一定要好好教训他。”

    相比于毛利大叔,妃英理心态稳不少,她说道:

    “不用急着生气,那孩子对小哀很用心,我可不觉得他会在婚礼这种大事上出这种差错。”

    “肯定是有什么计划。”

    “说的也对。”毛利大叔一听自家夫人这么说,想想也是,心中的气稍微少了些。

    不过他仍然有些生气,就说:

    “要是有计划那也应该提前和我们打声招呼啊。”

    “招呼都不打一个。”

    “这个是得说说他。”

    在这个问题上,妃英理和毛利大叔达成一致。

    与毛利大叔之前想法一致的人不是没有,例如那工藤新一。

    他今年也要快三十,但本性还是没改,并不像他父亲那般稳重。

    看到镜头中那刚起床,面容还有些懒散的光佑,他忍不住摇摇头,故意摆出一副长辈的样子,说道:

    “光佑这小子连结婚这种大事都能出差错,真是不靠谱。”

    在他身旁,小兰瞥了他一眼,只说了一句话,她说:

    “你还敢说光佑不靠谱?”

    “人家睡过头是因为这段时间太过劳累,我可是亲眼看见的,婚礼的大事小事他都有参与负责。”

    “也不知道是哪个自称是‘平成福尔摩斯’的人在筹备婚礼的时候,用‘没我就破不了案’的理由离开。”

    “咳咳...”工藤新一有些尴尬,便不吱声了。

    “我马上到。”

    说话的同时,屏幕中的光佑用手抵着额头,轻轻晃了晃,似乎是在赶走残存的睡意。

    大概是急着赶来会场,加上刚睡醒没缓过来,众人看光佑连视频都没关,手机往床头柜一放就起身去收拾了。

    不过,众人并没有注意到,司仪并没有关闭通话,而是任由其在那儿播放。

    宾客都是熟人,知道光佑这段时间筹备婚礼费心费力,每件事都亲力亲为,所以都表示理解。

    坐在前头的妃英理起身去拿了个板凳,准备搬到台上,给自己“儿媳妇”坐着休息下。

    下来重新上场是肯定不行了的,幸好今天天不热,温度正好,就坐在上面休息下。

    看到她的动作,小哀轻轻摇摇头示意不需要。

    她相信光佑肯定会以一种特别的方式登场的。

    那家伙向来都是这样,十几年前是,现在也是。

    想到这,小哀唇角又往上扬起了些。

    正当她这么想着,一道男声忽然响起。

    “过去的这些年里,我被问过很多问题。”

    声音很熟悉,小哀绝对不会认错,那是光佑的。

    她转过头,看向一旁的屏幕。

    在场的其余人也和她一样。

    就看见那屏幕中视频通话里床头柜的画面陡然一变,变成光佑洗漱的画面。

    屏幕中的光佑嘴巴没动,但声音还是透过音响传出。

    “这么多问题里,我记忆最深的问题之一是‘为什么喜欢她?’。”

    “我每次都会回答‘喜欢是没有理由的。感情就是这么一种莫名其妙的东西。’。”

    这时,在场的宾客都反应过来了。

    这并不是视频通话,而是伪装成视频通话的视频!

    “果然是这样。”妃英理对此早有预料,并不意外,“也不知道他准备了什么惊喜给小哀。”

    既然没和她们任何人说,那肯定是想准备惊喜给小哀,很简单的逻辑。

    “这小鬼也不和我们提前打声招呼,我还以为他真睡过头了。”毛利大叔还有些怨念。

    “行了,继续看吧。”妃英理对毛利大叔说,“看看光佑准备了什么。”

    其余人也像妃英理和毛利大叔一样,稍微讲了几句,或是自言自语,或是和身边人,紧接着就把注意力挪回屏幕上。

    屏幕上画面一闪,又变成光佑在整理衣装的画面。

    特别的是光佑照的镜子恰好就是镜头。

    屏幕里,穿着正装,光佑对着镜子,也是对着镜头,稍微整理了下,随后露出满意的笑容。

    “不过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我决定给出不一样的回答。”

    画面又是一闪,光佑正行走在楼道里,往出口走去。

    一段音乐声随之响起,同时光佑也张开嘴轻声的哼唱着:

    “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

    “啊~啊~啊~”

    人声渐弱。

    画面里,光佑走出大门。

    鼓点声从第二段哼唱开始响起,由弱至强,从音响中传出。

    紧接着,节奏在短时间内加快了一瞬。

    此时,光佑坐进了车。

    “啪~”

    音乐戛然而止。

    同时,光佑发动车辆驶出镜头。

    下一秒,光佑再次出现,不过这次他是出现在室内。

    他坐在桌前,镜头推进,众人看见他手上拿着笔,在纸上涂涂画画,人声和音乐也再度响起。

    “Ohhereyes'hereyes~”

    (她的眼睛)

    “Makethestarslooklikethey'renotshining”

    (让璀璨的星辰都黯然失色)

    “Herhair'herhair”

    (她的头发)

    “Fallsperfectlywithouthertrying”

    (无需整理也能完美的垂落)

    这一段和之前的开场视频一样,从音乐响起开始就是定格动画。

    而且光佑很贴心的配上了日英双语的字幕,就算是目暮警官这种英语拉胯的人也可以看懂。

    视频速度把握的很精准,每唱完一句,纸上面的人物素描就会完成一部分。

    这段唱完之后,小哀的素描形象便跃然纸上。

    不仅如此,纸上素描的小哀还会眨眼。

    画面里,光佑一只手托着脸颊,目光柔和,面带笑容的看着那张素描,继续唱着:

    “She'ssobeautiful”

    (她是如此美丽)

    “AndItellhereveryday”

    (而我每天都告诉她)

    看到这里,身着婚纱的小哀眼中已满是笑意。

    这几天,她问过很多次,而光佑每次都是用同一个回答,换着方式来回答她。

    今天又是这样。

    虽然每次的回答都是同一种意思,但她仍然会因为不同的方式,而感到新鲜感,以及被中意的人夸奖的欣喜。

    回到视频中,此时的场景已经变回开车前往婚礼会场的路上。

    “Iknow'Iknow”

    (我知道)

    “WhenIplimentherShewontbelieveme”

    (当我赞美她时,她并不相信我)

    唱到这里,画面中光佑无奈的笑笑,可这点无奈下一秒就消散。

    他有些可惜的唱着:

    “Anditsso'itsso”

    (即便如此)

    “Sadtothinkshedon'tseewhatIsee”

    (她会为无法看到我所看到的美丽而感到遗憾)

    “ButeverytimesheasksmedoIlookokay”

    (每一次她问我,她看上去漂亮么)

    “Isay”

    (我都会说)

    “....“

    人声消失,开车的画面逐渐变得透明。

    另一幅画面浮现,是一张照片。

    准确的说,是小哀十几年前的一张对着镜头微笑着的照片。

    照片也开始动了起来。

    一张张照片浮现,替代了前一张。

    每一张照片的角度都差不多,都是对着镜头微笑,只不过背景不同,装扮不同,小哀的面容也有着细微的不同。

    上百张照片记录着小哀这十几年来的变化。

    看到这里,小哀眼中多了层薄薄的水雾,内心被一种名叫“感动”的情感填充的满满当当。

    画面最终定格,那是前段时间去拍婚纱照时的样子,小哀认得出。

    紧接着,一小段视频浮现。

    画面中的她身着另一种款式的婚纱,

    她看着镜头,有些期待,又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感觉怎么样?”

    “嗯....”光佑的声音在视频范围外响起。

    他没有立刻做出回应,仿佛在思考如何来形容。

    此时,音乐声,人声响起。

    歌曲达到高潮部分,比之前更加有节奏的旋律与光佑的声音传出。

    若是把之前的部分比作谈话,较为随意,那这次光佑就像是在说明什么,言语中充满肯定。

    “WhenIseeyourface”

    (当我看到你的脸)

    “There'snotathingthatIwouldge”

    (没有任何是我想改变的)

    “Causeyou'reamazing”

    “Justthewayyouare”

    (因为你是如此的美丽,皆因是你)

    与这句歌词同时传到众人耳中的还有光佑的回应。

    稍微斟酌一段时间后,他回答道:

    “就不多形容了,简单来说,完美。”

    得到光佑的回复,小哀脸上浮现一丝微笑。

    音乐声仍在继续。

    “Andwhenyousmile'”

    (当你微笑时)

    “Thewholeworldstopsandstaresforawhile”

    (我的整个世界都因为你停了下来)

    “Causeyou'reamazing”

    (因为你是如此的美丽)

    “Justthewayyouare”

    (皆因是你)

    “...”

    视频中,光佑边开车边唱歌,时不时为了配合歌曲,还会出现些视频画面或者照片。

    这些元素都被光佑很好的融入进视频当中。

    例如车上的中控屏幕就一直在不停滚动两人的合照。

    从十几年前,一直到现在。

    甚至细心的小哀还发现,第一张照片是她们两人在电玩厅拍的那张大头贴,而最后一张则是前段时间模仿那张大头贴动作拍的婚纱照。

    她认真的看着视频,听着音乐。

    歌词没有一句是包含“喜欢”这个词的,但她却从这些歌词中,听出了光佑的意思。

    “Herlipsherlips”

    (她的嘴唇)

    “Icouldkissthemalldayifshe'dletme”

    (我会亲吻她一整天,如果她愿意)

    “...”

    听到这里,小哀那隐藏在头纱后面的脸颊泛起了微微红晕。

    这家伙...

    歌曲仍然在继续着。

    此时画面中,身着西装,领口别着花,精心打扮、过的光佑已经下车,往会场走来。

    他边走边唱:

    “Ohyouknowyouknowyouknow”

    (你明白)

    “I'dneveraskyoutoge”

    (我从不要你做出什么改变)

    “Ifperfectiswhatyou'researgfor”

    (如果完美是你所追求的)

    “Thenjuststaythesame”

    (那你只需保持你原本的样子就已足够)

    “Sodon'tevenbotheraskingifyoulookokay”

    (所以别在被'我看起来如何'的问题困扰)

    “YouknowI'llsay”

    (你知道我永远会说)

    ....

    这段结束时,光佑已经走出通道,出口的亮光在他踏出那一步时充满整个画面,让人什么都看不见。

    紧接着,台上那所有人以为是装饰的翅膀幕墙缓缓展开,而光佑就站在最中央的位置。

    他的旁边有几个人正在认真的演奏着。

    或许是因为设备和场地的原因,竟没有人注意到,那段音乐并非是视频的配乐,而是现场演奏。

    仿佛已经提前排练过无数遍,在光佑出现在众人眼前时,音乐节奏再次加快,他再次用肯定的语气唱着:

    “WhenIseeyourface”

    (当我看到你的脸)

    “There'snotathingthatIwouldge”

    (没有任何是我想改变的)

    “Causeyou'reamazing”

    (因为你是如此的美丽)

    “Justthewayyouare”

    (皆因是你)

    “Andwhenyousmile'”

    (当你微笑时)

    “Thewholeworldstopsandstaresforawhile”

    (我的整个世界都因为你停了下来)

    “Causeyou'reamazing”

    “Justthewayyouare”

    “...”

    他取下支架上的话筒,用熟练的假音技巧,边唱边向小哀走去。

    “Thewayyouare~~”

    (就是这样在我心里无比美好的你。)

    “Thewayyouare~~”

    (原原本本的你)

    他来到小哀面前,用手轻轻掀开盖在小哀头上的头纱,声音不由自主的变得有些颤抖。

    “Girlyou'reamazing”

    (亲爱的,你的美真是令人不可思议)

    “WhenIseeyourface”

    (当我看到你的脸)

    “There'snotathingthatIwouldge”

    (没有任何是我想改变得到)

    “Causeyou'reamazing”

    “Justthewayyouare”

    此时,小哀一只手掩着嘴唇,从她微蹙的眉头和弥漫着薄薄水雾的冰蓝色双眸可以看出,她此时的内心极其不平静。

    何止是她啊,此时光佑的内心也是同样的激动。

    他用颤抖的声音,在变轻缓的节奏中唱完了歌曲的最后一段:

    “Andwhenyousmile'”

    (当你微笑时)

    “Thewholeworldstopsandstaresforawhile”

    (我的整个世界都因为你停了下来)

    “Causeyou'reamazing”

    “Justthewayyouare”

    (因为你是如此的美丽,皆因是你。)

    音乐结束,光佑放下话筒,轻声的对面前的女孩说:

    “像婚礼这种大事,我怎么可能会来晚呢?”

    稍微整理了下情绪,小哀对上光佑的目光,以往显得有些冷淡的语气此刻却很是柔和。

    她说:

    “我一直都相信你。”

    此时此刻,她仿佛忘记了周围还有别人。

    或者说...

    她现在根本就不在乎。

    看着站在眼前的光佑,她向前买了半步,微微扬起头。

    如飞鸟掠空,如昙花夜放。

    她轻吻了下光佑,随后对他说:

    “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不辛苦。”光佑微红着眼,嘴却往上扬起,笑着回答小哀,“只要你开心就好。”

    “开心。”小哀轻声说着。

    和小哀简单说了两句,光佑抬起头看向司仪,点了点头,示意可以继续。

    随后,他向明美投去歉意的目光。

    而明美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特别的环节到这里结束,司仪上前继续主持婚礼。

    刚才还敢调侃光佑迟到的工藤新一此时一句话不吭。

    他的脸生疼生疼的。

    旁边的小兰没去再调侃新一,她正在跟和叶园子青子几人讨论着光佑刚才做的那些事。

    不得不说,光佑准备的这个环节很打动女孩子的心。

    无论是那个定格动画,还是那首歌。

    不仅是步美这种同辈,就连妃英理,工藤有希子这种长辈也有些羡慕此时的小哀。

    婚礼还在继续。

    作为亲人长辈,男方的毛利大叔与妃英理,还有女方的明美,都送上了衷心的祝福。

    以步美为首的伴娘团和光彦元太为首的伴郎团也是如此。

    “新郎此时有什么想说的么?”司仪适时的把话题交给光佑。

    “那肯定是有的。”

    看着会场里的所有人,光佑缓缓说道:

    “不过在此之前,我得先感谢几个人。”

    “首先要感谢的就是我毛利大叔和英理阿姨。”

    “感谢他们这十几年的视若己出。”

    “感谢他们让我知道拥有家人是什么样的感觉。”

    “虽然大叔平时嘴上经常说着‘这小鬼真是麻烦’之类的话,但我要是真有事,他总是第一个帮我的。”

    说到这,光佑满怀感激的朝着两人的方向鞠了一躬。

    随后,他说:

    “十几年前,我是个一无所有的人。”

    “没有家,没有朋友。”

    “而现在,这几样东西我都拥有了。”

    “还拥有了对以前的我来说是奢望的爱情。”

    “这巨大的变化,让我感觉恍如梦境。”

    “尤其是昨天,我压根不敢睡觉,我生怕这一切都是梦。醒来就全都没了。”

    “但有许许多多的细节告诉我,这并不是梦,而是真实的。”

    “那一刻,我很满足。”

    “放下心的我还是睡不着,于是干脆就坐在床上回忆起过往的十几年。”

    他转头,用微红的眼睛看向小哀,说道:

    “记得《当哈利遇到莎莉》么?”

    这是他们十几年前刚在一起的那段时期看的一部电影。

    “记得。”小哀点点头。

    她怎能不记得呢?

    她不仅记得这部电影,还记得两人那天看电影时的画面。

    “里面有一句台词能完美描述出我此时此刻的心情。”

    “当你意识到自己想要与一个人共度余生时,你会希望你的余生尽快开始。”

    “余生很长,又很短。”

    “说它长是因为相比人类百年寿命来说确实很长。”

    “说它短是因为贪婪的我觉得不够,即便在后面再加几个零我也觉得不够。”

    “可惜,我的欲望肯定是得不到满足了。”

    “也正因如此,我们要好好度过接下来的每一天。”

    “虽然你我这对组合对此毫无经验,但对于之后的日子,我满怀信心。”

    “虽然,我想,在我们往后的生活中肯定会遇到些问题。”

    “也许会跟别人一样终将难逃落俗。”

    “会为鸡毛蒜皮的琐事争吵;会为日趋平淡的生活而烦恼...”

    “然而,我并不担心这些小石子会影响到我与你并肩前行的步伐。”

    “我反而觉得这些事情能让我们更加顺利的往前走下去。”

    “在开始我的余生前,我想和你说...”

    “我认为在我们相遇的那一天,有些事情已经注定。”

    “相识的这十余年,让我变得更加坚定。”

    “而在今天,我要向你发誓。”

    “我不会成为我认为的丈夫,而是成为一个你认可,你所需要的丈夫。”

    “如果你在未来的生活中不小心迷失了方向,我会引导你。”

    “当你感到疲惫,我会陪伴在你的身旁,照顾你。”

    “这是我对你做出的承诺。”

    “我会永远铭记于心。”

    “因为,你的到来,让我的人生变得完整。”

    在说这句话时,光佑已经有些哽咽。

    他紧皱着眉,调整了下呼吸,这才让在眼眶酝酿已久的泪水没有流下来。

    无需司仪说,小哀在光佑说完后就接上。

    她的眼睛也有些红,同样有着一层水雾,断断续续的说道:

    “以前,我以为这一天永远不会来临。”

    “和你一样,以前的我认为这是奢望。”

    “然后,在那个雨天之后,我遇见了你。”

    “你给我的初次印象并不好,我觉得你很奇怪。”

    “我怀疑你的身份,我在想你究竟是谁,为什么接近我。”

    “但随着相识的时间增加,你在我心里留下的印象愈发深刻。”

    “也不知是从那一天开始,我开心的时候,脑海中下意识浮现的就是你,我想把这些都和你分享。”

    “伤心的时候,也想向你倾诉。”

    “即便是没有任何经验的我,也意识到,自己想必是喜欢上你了。”

    “我曾为此感到担忧,曾想过逃离。”

    “是你一直陪在我身旁,不厌其烦的照顾那个不成熟的我。”

    “现在的我心里只有一个想法。”

    “我希望,我能陪你一起往前走下去。”

    “其实你那个问题,也有很多人问我。”

    “你为什么喜欢他?”

    伴娘团中的城之内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

    她之前就问过小哀这个问题。

    回过神,她又把注意力放在小哀身上,继续听她讲话。

    “以前我都会回答‘你的全部’。”

    “今天,我似乎更加明确了一些。”

    “我之所以喜欢你,是因为你是我所需要的那个人。”

    “也正因为意识到你对我而言是不可或缺的,所以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我也要向你保证。”

    “在未来的日子里,我会像你一样,一直陪在你身旁。”

    “我会去尽力照顾你,以及照顾我们的家。”

    “我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会怎么样。”

    “此时的我能肯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我从未像现在这样开心过。”

    “在往后余生中选择陪在你身旁,是我今生最开心的事,也是我做过最正确的选择。”

    听完小哀说的话,光佑那好不容易压下去的眼泪又有酝酿的意思。

    他调整心情的同时,伸出手帮小哀擦拭了下眼角,说:

    “不管我是谁,我都属于你。”

    “陪在你身旁的感觉很好,我再也想不出其他更好的地方了。”

    “别说了。”小哀蹙着眉,很努力的在用笑容抑制眼眶中仿佛随时会漫出来的泪水。

    她用明显带着鼻音的声音说道:

    “你的一句“你好”就已经足以让我...沦陷了。”

    见她如此,光佑便把她揽到怀里,一只手搂着她,另一只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头发。

    过了几秒,旁边的步美很有眼力见的把两人准备好的戒指拿上来。

    觉得怀里的小哀情绪稍微稳定了些,光佑才松开她,拿过一旁的戒指,牵起她的左手,脱下左手的手套后将其戴在无名指上。

    而小哀也调整了下情绪,同样也给光佑戴上戒指。

    一直强忍着没有流泪的光佑在小哀给他戴上戒指的那一刻,紧紧皱着眉,泪水就顺着脸颊滑落。

    这是他以前出现在他梦中多次的场景。

    就在此时此刻,变成了现实。

    内心的无数种情感融合在一起,复杂的情绪化为一滴滴简单纯粹的泪水,从眼眶中流了出来。

    受到光佑的感染,小哀那刚平稳不少的心情再次波动起来。

    她接过步美送上来的纸,帮光佑擦了擦。

    “不知道哪儿来的风,眼睛进了些沙子。”光佑调整了下心情,嘴硬的给自己辩解。

    “那我帮你吹一下。”小哀并没有戳穿光佑的掩饰,反而还很认真的帮光佑吹了吹眼睛的中的“沙子”。

    两人目光在空中碰撞,相视一笑。

    说完誓词,交换好戒指,婚礼的仪式部分也就接近尾声了。

    承载着爱与希冀,包含着今天这对新人的祝福,象征着“幸福归来”的铃兰花被小哀以背抛的形式抛出。

    最后被城之内抱在怀中。

    一番说笑调侃,配上些有意思的小游戏,让婚礼会场充满着欢声笑语。

    婚礼的最后是由司仪来结束的。

    她眼角留有泪痕,面带笑容的说道:

    “我要感谢光先生以及灰原小姐,他们让我看到了爱情的另一种模样。”

    “互相需要,互相陪伴,互相照顾。”

    “对于他们两个来说,爱情就是这么简单。”

    “曾经我听到过一段话,说每一个人都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图形。当两个人在一起时,双方都会潜移默化的发生改变。”

    “到最后,两人会融合到一起,形成一个完美的圆形。”

    “此时,对方就是自己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我和两位新人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我看到过他们日常的相处,以及去了解了他们的故事,听见了他们刚才所说的话。”

    “因此,我愿意相信他们这两个独一无二的图形到最后会变成完美的圆。”

    “正如他们所说的那样,我相信无论以后他们的道路是崎岖是平坦,他们都会用坚实的步伐并肩向前。”

    “无论以后的天气是晴空还是阴雨,他们的双手都会幸福地相牵。”

    “不仅是我,在座的所有人都相信属于你们的那本名为《人生》的书的余下部分,一定记录着你们两人的幸福生活。”

    “作为两人开启生活新篇章的见证者之一,我真的倍感荣幸。”

    由门德尔松创作的另一版本的《婚礼进行曲》响起。

    已经向对方宣誓的光佑和小哀挽着对方的手,缓步走下台,在众人包含祝福的目光中,再次跨过那道花拱门。

    两人人生中的另一个阶段就此开始。

    身份的变化并未让他们对未知的未来感到恐惧,或是迷茫,又或是别的什么。

    早已经历过十余年风雨,面对过许多困难的他们对与未来很有信心。

    誓词,他们可不是说说而已。

    ...
>>>点击查看《我在名侦探世界打酱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