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历史小说 > 大唐之卧龙军师 > 大唐之卧龙军师目录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一章 轻则削职,重则砍头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大唐之卧龙军师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一章 轻则削职,重则砍头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罢了罢了,王侍中,朕不怪你。”李二出声道。

    李二是个明君,自然不会因为这种小事就定别人的罪。

    “谢陛下!”王珪连忙躬身感谢圣恩。

    “陛下,臣已将裴前所言记录在案。”

    这时,房玄龄趁机说道。

    “好,让裴前签字画押!”李二颔首道。

    “遵旨!”房玄龄道。

    看到裴前签字画押,萧瑀、韦挺和王珪不知该说什么好。

    三人各有想法,在考虑着要不要帮裴寂说话。

    “陛下,裴寂心怀二心,有反大唐之心,臣建议,须立即将其拿下!”杜如晦进言。

    “臣附议!”

    房玄龄、尉迟敬德、张公谨、秦琼、长孙无忌等人随即一同表示赞成捉拿裴寂。

    韦挺和王珪看了萧瑀一眼,似乎是在问他意见,该怎么做。

    萧瑀皱了皱眉头,犹豫了一下,拱手对李二道:“陛下,事关重大,望陛下彻查清楚后再做定夺。以臣对左仆射的了解,其不可能对大唐心怀二心!”

    “陛下,御史大夫言之有理!”王珪跟着拱手进言,“左仆射身为大唐开国功臣,深受朝廷恩宠,臣亦认为左仆射不可能对大唐有二心,切莫受了小人挑拨。”

    “裴寂可能是对大唐没二心,但肯定对陛下有二心!”接话的是李在古。

    在场的所有大臣中,当属李在古的官职最低。越是这样,他反而越少顾忌,更敢于直接怼萧瑀和王珪等人。

    这就是与玩斗兽棋差不多的道理。

    象吃老虎,老虎吃猫,猫吃老鼠,老鼠吃象……而李在古此时的角色正是那只“老鼠”。

    所有人的目光又齐齐落在李在古身上。

    李在古干咳一声,不紧不慢道:“裴寂与法雅交情深,法雅更认为裴寂有天命,而裴寂却对此事讳莫如深,非但没有主动向陛下禀明,反而将知道此事的家僮杀掉。

    可想而知,裴寂对陛下早有二心,甚至有取代陛下之意。否则,裴寂不会欺瞒陛下。”

    “这……这只是裴前一面之词。”王珪反驳道。

    “王侍中,此言差矣!”

    李在古淡定应对。

    “并不是裴前一面之词,裴寂与法雅常暗中妄论朝政,对陛下颇多微言。这些事,法雅全都记录在其札记之中。

    王侍中恐怕还不知道,陛下已获取法雅的札记,并从其札记中知道裴寂与法雅之间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当然,法雅的札记中记录的事可不止与裴寂有关,还有与其他几位大臣有关。”

    李在古故意把法雅的札记内容夸大。

    果然,王珪等人听到这,不由得脸色一变。

    “相信各位大臣都清楚最近两天长安城内发生了什么事,没错,我说的便是有人试图在长安城内制造混乱,更严重的是,有人要刺杀陛下。”

    李在古继续说着。

    “托陛下之洪福,我等已将幕后指使者或剿灭或抓拿。此时,作为幕后指使者之一的天王盟盟主法雅已被关押。

    我之所以对各位说这些,目的是要提醒各位,裴寂与法雅交情那么深,难道他就对法雅的身份一无所知?或是说,他明知道法雅真正身份而不向陛下禀明?”

    “对啊!”

    “嗯,李将军言之有理!”

    “没错,李将军所言极是!

    “正如李将军所言,恐怕裴寂早已与法雅相通!”

    长孙无忌、房玄龄、杜如晦、张公瑾等人随即很有默契地应和李在古所说的话。

    “此等奸贼,当诛!”尉迟敬德朗声道。

    秦琼没有出声,但点点头,表示赞成尉迟敬德所言。

    王珪、萧瑀和韦挺则皱着眉头。

    李二瞥王珪和萧瑀一眼,嘴角微扬,掠过一抹不为人注意的冷笑。

    “若王侍中还认为裴前所言是一面之词,我等可以找法雅对质,或者找那个杀死裴寂家僮的杀手进行对质。”

    李在古瞧着王珪,昂首挺立,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杀手已被抓?”王珪颇为意外。

    不只是他感到意外,其他人一样感到意外,就连裴前也感到意外。

    “王侍中还认为裴前所言是一面之词?”李在古答非所问。

    “这……”王珪顿时语塞。

    其实,李在古根本就没有把握让法雅与裴寂对质,至于那个杀死裴寂家僮的杀手也没有找到。

    他纯粹是为了唬弄王珪等人,故意制造玄虚,令到对方摸不透我方是否真的有十足把握对付裴寂。

    李在古运用了“孙子兵法”中的“兵者诡道也”!

    这个方法,不但可以用兵打仗,也可以用在其他方面。

    王珪、萧瑀和韦挺相互对视一眼,彼此的眉宇之间隐隐约约透露出气馁之意。

    事已至此,他们也帮不了裴寂。

    看到他们不出声,李在古乘胜追击,用一种平静的表情,平静的语调道:“裴前身为裴寂的侄子,却懂得深明大义,为了陛下,为了大唐,他大义灭亲!可是,他如此的深明大义,却被尔等污蔑成一面之词,实在悲哀!

    我实在想不明白,尔等身为朝廷重臣,不是更加应该为陛下,为大唐着想?为何连一个后辈也比不上?为何三番四次的想替裴寂开脱?难道尔等认为裴寂对陛下有二心实属正常?”

    王珪、萧瑀和韦挺顿时脸色变了变。

    李在古这话,就等同于将他们三人归为裴寂的同伙。

    裴寂不但涉嫌欺君罔上,还有反叛之嫌。

    若他们三人被当成裴寂的同伙,罪责难逃。

    轻则,削职入狱;重则,砍头株连。

    裴前没想到李在古会如此赞扬自己,内心的恐惧减轻不少。

    同时,他心里暗暗打起小算盘来,圣上会不会也认为自己是大义灭亲,从而给自己加官进爵?

    裴前忽然真的觉得自己做对了。

    他这种人,遇到难事之时,只会想着自己,不会理会亲人或朋友的死活。

    只要对他自己有利,不要说出卖叔父,即使是亲生父亲,他也会出卖。

    “食君之禄,须忠君之事,担君之忧!”

    李在古看了一眼王珪、萧瑀和韦挺,又出声道。

    “尔等身为朝廷重臣,更须要忠于陛下,替陛下分担,而不是像如今这样,站在陛下对立面,一味的替对陛下有二心的罪臣辩护。”

    “我实在想不明白,尔等到底是忠于陛下,还是忠于裴寂?”
>>>点击查看《大唐之卧龙军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