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美文小说 > 女帝之路 > 女帝之路目录 > 第零章 虚拟章 第 69 节 一路相守(大结局)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女帝之路 第零章 虚拟章 第 69 节 一路相守(大结局)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赵明茵和王竞将要成亲的消息传出时,整个平城都沸腾了!

    虽然这两年陆陆续续有主公挑选夫婿的传言,但没有官方认可,大家都只是私下里八卦一下,毕竟,那些人选里可没有一个位高权重的。

    谁也没想到,新年之后的第一个重磅,会是主公跟大将军成亲的消息!

    并且,还是官方认可的!

    「卖报咯卖报咯,最新一期的大夏日报!重磅消息,重磅消息,主公和大将军将在三月举行婚礼!」

    「卖报卖报,新鲜出炉的大夏日报,想知道主公的夫婿究竟花落谁家?就看官方出品的大夏日报!」

    熙熙攘攘的街道上不时有挎着篮子的人大声吆喝,手里拿着一卷报纸,正是大夏日报的销售人员。

    随着他们的话音落地,街上的行人无不停下脚步,很快,他的声音便被各种各样的问题淹没。

    有人震惊,「啊啊啊,咱们主公竟然要成亲了吗?!」

    有人好奇,「大将军?哪个大将军啊?!」

    有人回应,「哎呀,你怎么这么笨!咱们统共三位大将军,一位是主公的妹妹,一位早已娶妻,你说还能是谁啊!」

    也有人问,「三月?具体是哪一天?那天放假吗,我们能去观礼吗……」

    ……

    很快,大街小巷都在传递着他们主公要成亲的消息,有人欢欣鼓舞,也有人怅然若失。

    不过,这些都影响不了赵明茵,早在她答应王竞的求亲后,一切便开始准备起来了。

    二月初三,王竞辞去大将军一职,正是入职工部,负责水利工程的勘测建设。

    接替他职位的便是在之前的战事中数次立功的褚玲,自此,大夏军中出了两位女将军,也是大大刺激了女子们干事业的雄心!

    不过,接下来的时间,王竞并没有立即走马上任,虽然赵明茵的婚礼算是国事,一应事宜直接有礼部负责,但他还是想亲自出一份力。

    赵明茵看着他忙进忙出,替他累得慌,劝道,「你指点他们一下就成,别什么事都往自己身上揽,累不累啊?」

    王竞正在看宴席的菜单,闻言睇了她一眼,「既是你我的婚事,自当尽心。」说着他脸色沉了沉,「你可是,不乐意?」

    「没没没!」赵明茵赶紧摆手,求生欲特别旺盛地给他锤了锤肩,「我这不是怕你累着嘛,反正有礼部操持,你最近忙得,陪我的时间都变少了……」

    果然,王竞一听这话,脸色才稍微好转。

    他捉过赵明茵的手,凑到唇边,轻轻吻了吻,「抱歉,这段时间我情绪不太好。」

    赵明茵顺势倚在他肩上,安慰道,「我知道,没关系。」

    嘴上这么说,其实她心里觉得,王竞可能是得了婚前焦虑症。

    随着婚礼日期将近,以往泰山崩于前都面不改色的人,开始患得患失,时不时就闹各种小情绪。

    可他本身就是个内敛的人,嘴一抿,旁人根本瞧不出他的心思,也只有赵明茵跟他朝夕相处,才能轻易察觉到他情绪的变化。

    至于原因,赵明茵觉得可能跟陆琢的信有关。

    就在年前,她收到了陆琢递来的信,其实信上也没说什么,就是恭喜她打下了地盘,再就是表示,今年兴元收成不差,看能不能做一做玻璃的生意。

    王竞自从交接完军队的事情后,又给她做起了秘书,因此第一时间看到了这封信,特别是,这信还不直接递到她手上,而是由吕安转送的。

    王竞当时就炸了!

    他自然不会私自查赵明茵的信,因此并不知晓内容,可陆琢今年都二十四了,作为兴元陆家以及半个西南的掌权者,他不仅没有娶妻,据说连通房侍妾都没有一个,这打的什么主意,傻子都看得出来!

    偏偏赵明茵在收了丰城后觉得过意不去,重新开通了那边的盐道。

    王竞气得跟她冷战了一个月,招呼都没打一声,自个儿带着人巡边防去了,直打得周边的沙匪叫苦不迭。

    赵明茵那时还没意识到,只以为他还有事需要亲自去交接,不仅给陆琢回了信,表示认可双方的友好关系,玻璃的生意也可以商量,会有商业部的人直接跟他们对接。

    直到,她收到了去军中实习的亲妹妹递来的信。

    赵明芸在信中问,「姐,你跟我未来姐夫是不是吵架啦?怎么我每次说到你,就见姐夫一秒切换黑脸模式,气压低得能冻死个人了!」

    赵明芸今年十三岁,可以说除了逃荒那段时间,其余时候都是被人宠着长大的。

    后来她又一直在学校读书,性子开朗,人也聪明伶俐,且这个年龄段正是好奇心爆棚的时候,赵明茵有时不小心冒出个新鲜词汇,没过几天就成了学校里的流行语,黑脸、低气压什么的就是她说漏嘴的。

    她在信里活灵活现地描述了一番王竞的异常,还给出了猜测,赵明茵这才意识到不对。

    给他去了信,隐晦地表示,「你怎么还不回来啊?哎,没有你我饭都吃得不开心了,觉也睡不好,烦躁!啊,好恐怖,我都开始掉头发了……」

    然后,然后没过两天,王竞就风尘仆仆地赶回来了……

    赵明茵有奸计得逞的得意,又忍不住心疼他,索性大手一挥,直接登报昭告天下,额,不,昭告大夏,他们主公要和王大将军成亲了!

    这事儿她是悄咪咪做的,私下让新闻部将三日后的头版换成这个,直惊得负责人腿软,捧着脑袋问,「主公,这,这事儿经过议会同意吗?」

    「自然。」赵明茵云淡风轻,这么大的事,她自然不可能随随便便定下,原本就是跟众人商议好的,只是他们没想到,自己为搏美人一笑,会选择这么早,且用这种方式公布出来。

    负责人吁出一口气,这才顾得上擦脑门儿上的汗,火速干活去了。

    他们的报纸虽叫《大夏日报》,但现在还远远做不到一日一发,基本上都是三日一期,下一期的内容早就是备好,也通过了审查,主公这一变,他们可不得重新准备。

    果然,当王竞看到报纸的时候,再大的气也消得无影无踪了。

    赵明茵仰着头求夸奖,被他亲得七荤八素的,差一点就提前把事办了。

    最后还是王竞靠谱,强忍着冲动放开了她,只将她揽在怀里,一遍遍抚摸着她柔顺的长发。

    「我以为你后悔了……」他亲吻着她的额头,喃喃道。

    赵明茵脸上还带着尚未消退的红晕,闻言戳了他一下,「你呀,从小就闷,什么事都装在心里,明明最讨厌葱花,可哪一次的猪肉葱末馅儿饺子,你不是默不作声地吃下去了?」

    王竞眼睛一亮,「所以我后来吃到的饺子,都是你吩咐过的?」

    赵明茵得意,「当然!不管是咱们家的大厨还是山寨里的厨子,都是我一手带出来的好嘛!」

    「是,你最能干了。」王竞只觉得心柔软得不可以思议,轻轻抬起她的下巴,看着那嫣红的唇,一个俯身,又吻了上去。

    唇齿交融,赵明茵闭上了眼,享受的同时又在想,果然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就是火气旺,连王竞这么个看起来性冷淡的人,热情起来她也吃不消……

    「唔……」

    嘴上一痛,王竞稍微拉开了两人的距离,哑声道,「不许走神!」

    赵明茵:……

    她能怎么办,为了日后的幸福,傲娇男友什么的,该宠就宠吧!

    她主动凑上去,封住他的唇,两只手却不怀好意地探入外衫,摸着他紧实的腹肌,嗤嗤直笑。

    果然,王竞的呼吸顿时粗重了几分,手掌从腰肢游移到胸前,犹豫再三,到底还是放了回去。

    赵明茵却爱极了他的这份隐忍自持,即便早已接受了这个时代,但她骨子里仍保留着很多前世的思想,在她看来婚前性行为是很正常的,何况她如今这个特殊的身份。

    但王竞依旧保持着他自己的坚持,明明他同样情动,有需求,有欲望,可他坚持用自己的方式珍视她,爱重她,不肯越雷池一步。

    赵明茵也是在跟他交往的过程中,不断发现了他的可爱之处。

    或许他不能带给她一见倾心的冲动,也没有天雷勾地火的炽烈,但她喜欢他的悠远绵长,像一杯醇酒,越品越香,愈爱愈深,只有这样的感情,才经得住时光的流转和考验。

    ——

    仲春三月,万物生发,在大夏一众高层和亲属们的见证之下,赵明茵迎来了她两世以来的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婚礼。

    着祀服祭拜天地,祈求风调雨顺、国泰民安,随后祭祀列祖列宗,告诉祖宗她赵明茵今天成婚啦,祖宗们可以安心了,她会把这个血脉姓氏一直传递下去的,也就是民间所说的承嗣。

    不过,这里的祖宗就只有章姨娘一人而已,通州赵家什么的,根本就不在考虑之中。

    至于为什么是承嗣呢?因为她和王竞的这个婚礼,没有嫁娶一说,只是成婚,但以后的孩子是跟她姓的,这是两人私下早就商量好滴!

    这一通忙活也花了大半天时间,但这个时代的「婚礼」,本就是指黄昏时候举行仪式,因此时辰正正合适。

    而另一边的王竞也祭拜完母亲,换好吉服,在一众将领的陪同下来到县衙。

    是滴,他们俩成婚的地点选在了县衙,如果这会儿赵明茵已经打下天下,称了帝,那这儿就该是皇宫里。

    可这不是还远着嘛,为了满足双方的要求,定在这儿最为合适。

    自然也有人吐酸水,「说得好听,这不就是入赘吗!说不准日后孩子的姓氏都保不住!」

    不得不说这位仁兄真相了,但人家王竞自个儿都不在乎,关你什么事啊!

    其实这还真不是赵明茵要求的,她觉得可以生两个,一人一个姓,刚刚好!

    但是王竞不赞同,一旦她以后真的称王称帝,那以后跟他姓的那个孩子,不是就自动失去了继位的资格?所以为避免不公,还不如全都跟她姓,反正他对自己这个姓氏没有任何执念。

    此时的县衙灯火通明,宾客盈门,众人簇拥着王竞进了衙门,远远就见赵明茵穿着大红的吉服迎了过来,身后跟着一众亲属和官员。

    喜娘赶紧递上红绸,两人各执一端,大朵金线镶边的红花随着他们的步伐微微晃动,被火光映得一闪一闪的。

    跨火盆、拜天地,一系列繁缛的拜堂仪式完成后,两人被送进了洞房!

    至于陪客喝酒什么的,哈,那么多下属亲信在呢,轮不着他俩……

    喜房内,红烛高照。

    一应侍候的人全都被赶了出去,只余两人坐在榻上,一时无言,有一种尴尬的暧昧弥漫开来。

    王竞轻轻咳了一声,看着抻了抻脖子的赵明茵,体贴道,「累了吧?可要摘了头冠?」

    赵明茵点点头,「是有点重。」

    说着正准备动手,却不想被人捉住了手腕。

    「我,替你吧。」他的眼睛在灯火照耀下闪闪发亮。

    赵明茵忍笑,「好呀,那就,多谢夫君啦~」

    她故意拖长了尾音,果然,就见身旁的男子喉头一滚,耳朵尖上又泛起了一层绯红。

    他牵着她的手坐到梳妆台前,一点点卸下头上的珠翠头冠,松开发髻,柔顺的发丝拂过他的手心,像羽毛轻轻刮在心上。

    「明茵……」他喉头滚动,炙热的呼吸喷在她颈间,直烫得她身子一颤。

    「嗯?」赵明茵看着镜中的自己,双颊绯红,眼波滟潋,突然没来由得蔓上一股羞意,不由得别开了眼。

    王竞从后面拥住她,双唇覆上她的耳坠,哑声道,「天晚了,咱们,早些歇息吧。」

    说完不待她反应,径自将她抱起来,三两步就来到了床榻上。

    直到躺在床上,赵明茵还在吐槽,晚什么晚,外面的划拳声她都能隐约听到呢!

    火热的身体覆上来,拉回了她的思绪,赵明茵的衣服很快被扒了个干净,只剩下一件贴身的寝衣。

    炙热的吻落在眉梢眼角,她余光瞥见对方的衣服还穿得好好的,忍不住伸手扯住了他的腰带。

    「你,你不能不公平……」

    赵明茵的眼神不由自主地落在他的腰上。

    她一直觉得他是有些瘦的,直到真正近亲过后,才发觉他的身材其实极好,笔直修长,宽肩窄腰,因为常年习武的缘故,全身上下没有一丝赘肉,流畅的肌肉线条下充满着力量。

    她情不自禁地摸上他腰,果然就见他身子一颤,带着薄茧的手从衣服的缝隙探了进来。

    他再顾不得其他,三两下扯开束缚着她的衣衫,烛火的光透过帐子照进来,他望着眼前的美景,化身成狼,扑了上去。

    赵明茵只觉得身体一阵撕裂般的疼痛,忍不住狠狠咬住了他的肩膀,叫道,「轻,轻点……」

    然而,王竞这时哪里还忍得住,只一遍遍亲吻着她的脸颊,「好,好,马上就好……」

    赵明茵心中泪流满面,果然,男人的嘴骗人的鬼,这个时候信他的话她就是傻瓜!

    然,初童破身,不过如此,赵明茵正有了感觉时,就感到身上的人肌肉紧绷,身子一怔,然后整个脑袋埋进了她颈中。

    「噗……」

    电光火石间,赵明茵明白过来,实在忍不住笑出声来。

    王竞只觉羞愤欲死,大掌狠狠在她腰上揉捏了一把,直引得她告饶,娇喘连连,「别,别……」

    二十来岁气血方刚的男人,根本不需要休息,听到她这样说哪里还受得住,很快便重整战鼓,突袭、征伐起来。

    这是自己爱了近十年的人啊!

    她的一颦一笑,一喜一怒都勾动着他的心弦,天知道,在她在回应自己的情意后他有多高兴,他高兴得几乎发狂!

    而此刻,她躺在自己身下,双颊泛着从未有过的红潮,鸦青色的发丝衬得她肤白胜雪,上面还有自己留下的点点红痕……

    极致的欢愉中,他们跨越无数光阴,终于融为一体!

    ——

    同一个夜晚。

    巴州,陆府。

    今夜月色极好,银白的月光洒在水面上,泛起潾潾波光。

    陆琢负手站在杏花树下,粉白的花瓣落了满身,他却恍若未觉,只是目光透过重重院落,直直地望着北方。

    此时的她应该已经安寝了吧,洞房花烛,春宵一刻,身为男人的他比任何人都明白,今夜会发生什么!

    指甲嵌入掌心,他从不知道,当初的不过如此,会让如今的自己痛彻心扉。

    明明,她对他是动了心的;明明,自己有机会的,可时局离乱,推着他们越行越远。

    病危的父亲,天赐的良机,还有占据他心力的雄图霸业,每一步,都推着他远离了她,最终天各一方,再无昨日。

    夜风席卷,一滴泪从眼角滑落,被风吹乱了痕迹。

    次日,他从若干的婚贴中,挑出最适合的一份,递给了面带愁绪的母亲。

    转身离开。

    他望着朗朗晴空,悠悠白云,又一次忆起了她的面容。

    他想:此生既不能相守,那我,便做你旗鼓相当的对手吧……

    这,是不是也是一种陪伴?

    ——

    三年后,赵明茵率军南征,十万夏军直入长安,拿下了这个被豪强世家霸占数年的古都。

    同年,平城的数十万百姓跟随他们的主公一起迁往长安,并于年底正式祭天拜祖,定国号为「夏」,史称大夏曦光元年。

    而早在一年前,北方建王称帝,定国号为胤;南有陆家一统西南三府,延续旧蜀,定国号为蜀。

    此后东北肃王、中原三大藩王、四大世家纷纷立国称帝,征伐不休,史称「十国之乱」,是整个大夏历史上最为艰难的时期。

    然而,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时代的车轮推着众人不停前行,终有一日,他们会迎来胜利的曦光……

    (全文完)
>>>点击查看《女帝之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