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前妻难追,周少请自重 > 前妻难追,周少请自重目录 > 章节目录 第264章 信任的代价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前妻难追,周少请自重 章节目录 第264章 信任的代价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最快更新前妻难追,周少请自重最新章节!

    第264章 信任的代价

    正好这时,数量警|车开了过来,停下。

    看到停下的警|车,周亦白抱着江年,不要命似的冲了过去,一边抱着江年上车一边有德语大叫道,“请送我太太去医院,马上,送我太太去医院,现在,拜托!”

    原本坐在驾驶位上正要下车的警察回头看一眼周亦白和江年,被周亦白的样子吓到,居然什么也没有说,立刻便一路奔弛往最近的医院驶去。

    “阿年,阿年.......”警|车呼啸,一路畅通无阻,可是,此时此刻,看着怀里痛的蜷缩成一团,脸色越来越苍白的江年,周亦白却恨不得自己插上翅膀,抱着江年即刻飞进医院里。

    可是,他做不到,此时此刻,他什么也做不到,只能紧紧地抱着江年,近乎哀求地对前面开车的警|察道,“快点,再快点,求你再快点!”

    “亦.......白.......”缩在周亦白的怀里,江年紧闭着双眼,双手紧紧地揪住周亦白的衬衫,紧咬着牙关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好点,“我.......没事,我没事!”

    “阿年,别说话,别说话!”紧紧地搂着江年,周亦白低头用力地吻着她眉心的位置,心疼又自责的泪水,顺着眼角滚落,砸在了江年的脸上,近乎颤抖地道,“痛就叫出来,没关系的,痛就叫出来!”

    江年双手紧紧地揪着他的衬衫,努力摇了摇头,“我没事,别怕.......”

    “阿年,阿年!”此时此刻,周亦白是真的恨不得狠狠给自己两个大耳刮子。

    为什么他没有保护好江年,为什么又要让她受到伤害,他这个丈夫是怎么当的?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终于,警|车开进了医院,几乎是车一停下,周亦白便抱着江年冲下车,然后,冲进了急救室,警|察也跟在他们的后面冲了进去,让医生马上处理江年的情况。

    医生迅速地查看了一下江年的情况,然后,让护士赶周亦白出去。”

    但是,这个时候,周亦白又怎么肯出去,他紧紧握着江年的手,片刻也不松。

    最后,医生没有办法,只得对周亦白道,“如果你不出去,我没有办法抢救这位女士。”

    “亦白,你出去.......”江年紧咬着牙关,声音虚弱的要命,“我没事,放心.......”

    周亦白沉沉地看一眼额头已经密密麻麻布满了汗珠的江年,又抬头,猩红的双眸看一眼眼前的女医生,不得不点头道,“好,阿年,我就在外面,你一定要没事,一定要没事!”

    江年闭着双眼,用力沉沉点了点头。

    看着她,周亦白用力亲吻了一下她的手背,这才松开了她的手,转身大步出去。

    待他一出去,急救室的门“哐当”一声被关上,然后,他和江年被隔绝在了两个不同的空间里。

    站在急诊室的门口,看着那紧闭的大门,周亦白垂在身侧的手,紧紧地握成拳头,然后,又一点点地松开,一直等候在一旁的警|察看着他,特别是他左边手臂上被划开的那一道深深的口子,不由皱了皱眉,好意地向前提醒道,“你太太在抢救,你是不是也去把手臂上的伤先处理一下。”

    “谢谢,暂时不用!”紧盯着抢救室的大门,周亦白低低沉沉地回答。

    警|察看着他手臂上的伤口,确实是很深,血流了不知道多少,虽然现在已经止住了没有继续在流血,可是,看起来却说不出的狰狞恐怖,没办法,警|察只好叫了一个护士过来,就在急救室外替周亦白清理缝合伤口。

    周亦白也知道,如果伤口一直不处理缝合,会有感染的风险,而且呆会儿江年从急救室里出来如果看到他的伤口还没有处理,一定会着急的。

    所以,他在急救室外坐了下来,配合护士处理伤口。

    其间,护士告诉他缝合的时候会很疼,问她要不要打麻醉,周亦白毫不迟疑地便摇头拒绝了,让护士直接处理。

    盯着急救室的大门,在护士给他处理伤口的整个过程中,周亦白眉头都没有蹙一下,脸上的表情,更是没有任何一丝的变化。

    他只是在想,不停地在想,江年到底撞到了小腹的什么位置,为什么会流那么多的血?

    回想当年叶希影每次流产的时候双腿间不断溢出来的鲜艳液体,周亦白原本就不剩多少血色的那张脸,瞬间彻底苍白了下去,无穷无尽的自责与心疼,更是不断地在他的眼底涌起,将他吞噬,让他那原本灿若日星河般的黑眸,彻底黯淡了光芒。

    江年怀孕了,江年有了他的孩子,可是,却因为他没有保护好江年,让他们的孩子没有了。

    他们的第二个孩子,没有了!

    他怎么就这么无能呀!一次两次三次,每一次都让江年受伤。

    闭上双眼,抑制不住,有泪珠再从眼角的位置滑了下来,为了江年所受的伤,也为了他们还没来得及被他们知道就失去的孩子。

    “哐当!”

    就在护士刚刚缝合好周亦白手臂的伤口时,急救室的大门被从里面拉开,刚才的那个女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

    完全顾不得伤口还没有包扎,周亦白箭步便冲过去,一把抓住了医生,从未有过的急切道,“医生,我太太怎么样?”

    “小腹受到剧烈撞击引起的流产,我们已经给你太太做了清宫手术,她现在已经没事了,只需要多休息补充营养就好。”看着衣服裤子手上身上全是血,而且手臂那道长长的口子缝了十几二十针却明显没有打麻药的周亦白,医生接下口罩,带着几丝敬佩地道。

    ——流产。

    果然!他们的孩子。

    虽然早就猜想到,可是,事实从医生嘴里说出来,周亦白却还是抑制不住,心脏猛地一缩,像刀子猛然扎了进去般。

    “孩子多大了?”无比沉痛的,周亦白追问。

    “大概三到四周的样子。”

    “那我太太的身体会不会因为这次的流产受到影响?”孩子没了,现在最要紧的,是江年。

    “放心,只要休息好,及时补充营养,你太太很快会恢复,将来受孕也不会受到任何的影响。”医生微微笑着回答。

    “好,谢谢,非常感谢!”听到江年不会有什么大事,周亦白总算是稍微松了口气,松开医生,由衷地道谢。

    医生点头一笑,转身离开,待医生一转身,周亦白便直接冲进了急救室,而急救室里,因为麻药的作用,江年暂时还昏睡着没有醒过来。

    走到病床边,看着江年那苍白的小脸和哪怕昏睡着也轻蹙着的眉心,无比心疼地,周亦白抬手,还残留着血渍的指腹,微微有一丝颤抖的落在江年那苍白的近乎有些透明的小脸上,眼眶,再次变得有些猩红。

    他们会不会再有孩子不重要,重要的是,江年一定不能有事。

    “先生,你的手臂需要包扎好,而且,伤口太深,你需要注射和口服消炎抗菌的药物,不能就这么算了。”这时,周亦白处理伤口的护士跟了进来,很是严肃地提醒他,“伤口一旦感染,吃亏的可是你自己。”

    “好,我知道了。”周亦白点头,“可不可以等我把我太太送进病房,在病房里再包扎。”

    “可是,我们现在就去病房。”护士点头,然后,跟着周亦白一起,推着病床上昏睡的江年,一起去了VIP病房。

    那个送江年和周亦白来医院的警|察一直守在医院,经过同事传过来的资料,他已经知道了江年和周亦白的身份,并且,警|方已经通知了医院,把江年和周亦白当成贵宾来对待,安排最好的病房,提供最好的医疗服务。

    幸好这次江年和周亦白出行带了保镖,要不然,不管他们其中任何一个人在波恩丧命,波恩正府都会惹上无数的麻烦。

    在VIP病房安置好,护士继续给周亦白把伤口包扎好,然后,给他挂上药瓶,周亦白则静静地坐在病床边,一双黯淡的黑眸一瞬不瞬地看着江年,守着她,而江年也同样挂着点滴。

    在这期间,警|方又来了几个人,就在病房外,保护他们,同时,有警|方的人把大概情况跟周亦白说了一遍。

    “我们的四个保镖情况怎么样?”等对方说完,周亦白淡淡地问道。

    “四个人都不同程度地受了伤,其中一个身中两枪,伤的最为严重,但是没有生命危险,目前还在手术当中。”对方如实汇报情况。

    周亦白当然知道,伤的最重的是阿成,阿成最能打,所以也成为了歹徒最集中的目标,一群嗜血成性的歹徒都想干掉他。

    周亦白颔首,“好,谢谢,请安排人替我照顾好我们的人。”

    “这是当然。”对方点头,看一眼仍旧昏迷的江年,又道,“等明天早上周太太醒来之后,我们会再过来为你们二人简单地录一个口供。”

    周亦白颔首,相当配合地答应一个“好”字。

    “那二位好好休息,我们会派人二十四小时保护好二位的安全。”

    “谢谢!”

    一瞬不瞬地看着江年,等病房里彻底安静下来后,没一会儿,她密密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慢慢弹开双眼,醒了过来。

    “阿年!”

    看到醒了过来的江年,周亦白不知道多开心,完全顾不得自己手背上还打着吊针,立刻便俯身过去,伸手去抚上她苍白的小脸,手背上扎着的针也因为他的这一个动作掉了出来,有血珠立刻就冒了出来,可是,他却完全察觉不到似的。

    做了手术,在麻醉的作用下睡了一觉,江年已经觉得好多了,看着周亦白那染满了血渍的手,还有他身上衣服上到处都是的鲜红的血渍,以及他猩红的双眼,江年不禁眉心轻蹙,眼里溢出一抹浓浓的心疼来,抬手握住他的手,侧头去看他左边手臂上被包扎好的伤口,眉心紧蹙起来问道,“你的手臂怎么样了?”

    “没事,只是皮外伤,很快就会好的。”

    “嗯。”江年点头,又看他满身的血渍,不由嗔怪道,“你看你,全身都是血,怎么不把衣服换掉。”

    “阿年.......”周亦白颤抖着叫她,过去无比轻柔地把江年抱了起来,搂进怀里,低头用力亲吻她的额头,声音颤抖的愈发厉害地道,“对不起,阿年,对不起.......”

    “怎么啦?”江年抬头看他,“亦白,我没事,别这么难过。”

    “阿年,对不起!”说着,周亦白的大掌,渐渐移到江年小腹的位置,覆在上面。

    看着周亦白覆盖在自己小腹上的大掌,江年终于明白过来,自己的小腹被撞之后,为什么会疼的那么厉害,又为什么会流血,周亦白现在又为什么会这么难过自责呢!

    “不,亦白,不是你的错,是我自己的错!”抑制不住的,江年也湿了眼眶,抬手去捧起周亦白的脸,让他看着自己,“是我太大意,连自己有了都不知道,也是我招惹了那一绑匪徒,害得大家都受了伤,这一切都不是你的错,是我的问题。”

    她居然有了孩子,可这一次,真的是一点异常都没有,没有半丝的妊娠反应,只不过是大姨妈推迟了两天没有来而已,但只是两天而已,她并没有在意。

    “不,阿年,没有保护好你,保护好我们的孩子,就是我的错,全是我的错.......”周亦白闭上双眼,额头抵上江年的,再次道,“阿年,对不起,对不起!”

    “好,我接受你的道歉,我原谅你,你不要再自责了,好不好?”周亦白的样子,江年实在是心疼,“亦白,你要是想要孩子,我们以后还会有的。”

    “不,阿年!”抱紧她,周亦白摇头,“我不要孩子了,我只要你好好的,我们有小卿就够了。”

    看着他,江年哭笑不得,“这次只是意外,况且是我自己反应太迟钝了,没发现自己有了孩子,难道你希望像这次的意外再发生一次吗?”

    周亦白摇头,“不,阿年,不是你反应迟钝,是我的错。”

    “可是小卿一个人太孤单了,我想再给他个弟弟或者妹妹。”不是安慰周亦白的话,江年说的,是真心话。

    “阿年.......”看着江年,周亦白愧疚地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怎么,不想跟我生,那我去跟别人生。”江年嗔他一眼道。

    既然孩子没了,已经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他们再伤心难过自责也没有用,反而伤了自己的身体,伤了她和周亦白的感情。

    “阿年!”立刻,周亦白又去抱紧了她,“不,阿年,你是我的,除了我,其他任何男人都不可以碰你。”

    “那你不要难过自责了,好不好?”江年推开他,看着他,带着小女人的撒娇语气,“你难过自责,我也会难过自责,难道,你想看到我不开心,身体一直不能恢复吗?”

    “阿年.......”看着怀里的小女人,周亦白眉宇轻颤,低头再温柔深情不过地去亲吻她的眉心,“谢谢你,阿年,这辈子能遇到你,娶你为妻,和你一起白头,是我最最幸福也最最幸运的事情。”

    “呵.......”江年灿然扬唇,笑了,又轻轻推了推他,“你的手背上有血,赶紧叫护士进来,给你重新扎针。”

    “阿年,.......”

    “叫不叫?”江年嗔着他,佯装要生气的样子。

    “好,叫,现在就叫。”周亦白点头,笑了,伸手去按下呼叫,叫护士进来。

    医生和护士进来,给周亦白重新扎了针,挂好吊瓶,又检查了江年的情况,确定两人没有什么问题之后才离开。

    等医生护士离开后,江年问了阿成他们几个的情况,知道阿成他们几个不会有性命危险,而且也没有伤到要害,江年松了口气。

    “病房里安全吗?”想到什么,江年忽然又问。

    周亦白靠在床头里,搂着她,低头亲吻着她的发顶,点头道,“嗯,安全的,我已经让人检查过了,没有监视和监听的设备,外面守着我们的人,还有警|方的人。”

    “嗯。”江年点头,这才有些不安地问道,“你说,唐衍之的身份会不会已经暴露了?他的身份要是暴露了,会不会有生命危险?”

    周亦白淡淡摇头,“这个不知道,要看他自己怎么应付了,但我们和歹徒对抗的时候,他一直没有出手,应该就是不想暴露身份吧。”

    江年轻咬唇角,思忖一下,还是不放心。

    万一他的身份暴露了,消息又没有得到及时传递,那他就危险了。

    “我还是打个电话给我外公吧。”思忖片刻之后,江年决定道。

    “嗯。”周亦白点头,递了手机给她。

    江年翻出蓝晋荣的号码,拨了过去。

    因为时差的关系,国内大概是清晨七点的样子,电话拨过去,很快就被接通了,谁料,江年还没有开口,手机那头的蓝晋荣便急切地问道,“小年,你和亦白在波恩出事了,情况怎么样,你们伤的严不严重?”

    “外公,我和亦白没什么大事,只是受了点小伤,你别跟我妈说。”没想到蓝晋荣这么快就得到了消失,那么唐衍之的情况,他也一定是清楚的,所以,她又赶紧问道,“外公,我打给你是想知道唐衍之的情况,他的身份有没有暴露?”

    “没有,衍之目前很安全,你们不用担心他,不过,你和亦白得罪了当地最大的黑、势力,不安全,你们还是赶紧回来,免得再出什么意外。”蓝晋荣叮嘱。

    “好。”江年点头,“把这边的事情处理好了,我和亦白立刻回去。”

    “嗯。”手机那头的蓝晋荣点头,“要是有什么困难,记得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我。”

    “好。”江年答应,又跟蓝晋荣说了几句之后才挂断了电话。

    “怎么样?”看着江年挂断电话,周亦白立刻问她。

    “唐衍之目前没事,外公说,这次我们遇到的是当地最大的黑、势力,接下来要小心点。”

    “好,我来安排。”周亦白点头,又亲吻一下她的发顶,“现在没事了,先好好睡一会儿。”

    江年身体还很虚弱,醒了这一会儿,确实是有些累了,于是,点点头,靠在周亦白的怀里,听着他一下一下强健有力的心跳声,渐渐又沉沉地睡了过去。

    周亦白一直守着她,等她沉沉地睡熟之后,他才松开了她,吊瓶里的药水也打的差不多了,担心叫护士过来拔针会吵到江年睡觉,所以,周亦白自己拔了针,按压几分钟之后,捏手捏脚地出去,打电话。

    既然他们得罪的是当地最大的黑、势力,那这伙势力,就绝对不止是跟他们打架的二三十个人,虽然有警|方的人为他们提供二十四小时的保护,但这远远不够。

    他绝对不能再让江年受到任何的伤害,绝不!

    所以,他必须安排好足够的人手来保护他们,还有阿成他们几个,国外的黑、势力团伙最大的特色,就是有仇必报,绝不手软,所以阿成他们几个也必须派人保护好,绝不能让他们丧了命。

    打了几通电话,安排好了一切,周亦白才又打电话给城堡管家,让管家送两套他和江年换洗的衣物过来。

    做完这一切,再看时间,已经凌晨时分。

    回到病房,看着江年那张虽然苍白但是却睡得安稳的小脸,周亦白的心里,也总算是踏实了。

    只要江年在他的身边,只要江年好好的,所有的事对他来说,都不是什么事。

    好在城堡管家的动作很迅速,大概四十分钟后,就把换洗的衣服和洗漱用品都带来了。

    周亦白简单冲了冲身上的血渍,换了身干净的衣服,然后,又上床,搂着江年,也沉沉地睡去。

    .......

    “大哥,你看,就是这两个人。”

    黑恶势力的老巢,唐衍之被绑在十字架上,身上被鞭子抽的皮开肉绽。

    虽然他的身份没有暴露,但是,却也没有取得这帮歹徒头子的绝对信任,歹徒头子让人查了他的所有身份信息,没有任何的破绽和问题,但正是因为太完美,才让歹徒头子对他的身份存在怀疑。

    回去之后,唐衍之便被绑了起来,动作了酷刑,被逼问他的真实身份。

    不管唐衍之是不是一条真正的硬汉,首先他的心里很清楚,既然选择做了卧底,那么身份一旦暴露,唯一的后果就是死,而且会死的很惨。

    所以,不过在任何情况下,他的选择都只有一个,那就是死咬牙关,坚持到底,哪怕最后被酷刑折磨死。

    就在歹徒头子折磨唐衍之都折磨到索然无味,怀疑自己的领导能力的时候,手下拿了几张照片,匆匆跑了过来,把照片递给了他。

    照片上的两个人,自然不是别人,正是今天晚上害得他们损失了二三十号弟兄的江年和周亦白。

    歹徒头子拿过照片,眯起眼睛认真一看,立刻便便阴冷又邪恶地勾起唇角,笑了起来,“这个女人不错,如果弄到手,一定能拍个好价钱。”

    “大哥,就是这个人认识JACK,WU,叫他阿梁。”其中一个逃了回来的歹徒对着歹徒头子,恭恭敬敬地道。

    “阿梁。”歹徒头子用德语重复这个名字,然后,森冷如阎罗般的目光,扫向被打的皮开肉绽气息微弱的唐衍之,伸手过去,用力一把捏住了他的下巴,“JACK,你认识这两个人?”

    歹徒头子手上的力道实在是太大,唐衍之被捏醒,睁开双眼,看了一眼照片上的人,点了点头道,“照片上的男人我认识,是C国最大的私人跨国集团之一的万丰集团执行继承人,现任执行总裁,他叫周亦白,女的不认识,应该是他的太太。”

    “对,就是他太太,我亲耳听到这个男人说这个女人是他的太太。”一旁的手下立刻点头道。

    “呵.......有意思!”看一眼唐衍之,又看一眼手上的照片,歹徒头子笑了起来,捏着唐衍之下巴的指尖用力,笑的阴森森地道,“JACK,让我相信你,可以,干掉这个姓周的男人,把他的女人带回来,献给我,从此以后,你就是我的心腹,否则,我就只好把你丢去喂狗了。”

    在这个组织里,背叛的人就只有一个下场,不管天涯海角,都会被抓回来,被活活喂狗。

    “好!”敛眸看着照片上的江年和周亦白,几乎是毫不迟疑地,唐衍之答应了,“给我三天的时间。”

    因为,除了答应,他没有别的选择。

    “好,很好!”歹徒头子满意地点头,“带下去,给他处理伤口。”

    “是,大哥。”

    .......
>>>点击查看《前妻难追,周少请自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