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武侠小说 > 仙俯首 > 仙俯首目录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二章 前途渺茫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仙俯首 章节目录 第四十二章 前途渺茫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洞府中。

    邢台脸色凝重,手中握着一颗传音灵石,说出一个消息。

    “宗门那边的消息,天骄盛会取消了,天道宗遭到了魔人的袭击,死伤惨重。”

    白谪端坐在石凳上,默然不语。

    天骄盛会的意外取消,意味着这些天他们所做的事情都白费功夫了。

    事前的谋划,所做的准备,都为无用功。

    但是他内心不知为何,舒缓了一口气。

    或许,他也在逃避与彭小宛的相见。

    陈浪一旁脸色有些不好,抱怨道,“可惜我的仙女姐姐们,不能看到我的绝世风华。”

    邢台继续道,“不仅仅如此,更有一个惊天消息。”

    “仙道大比,提前了要。”

    “宗门的师兄也是刚刚得到的消息,目前中土世界的通道在逐渐的崩塌,原本缩短到半年后的仙道大比,现在或许要提前,很有可能就在本月。”

    白谪脸色一变,这个消息,有如雷击一般,让他内心震动。

    仙道大比。

    从目前得到讯息看来。

    中土世界会有各个庞然大物的宗门前来进行招收,在凡俗间,有很多宗门的基石力量,也就是各个宗门的下界分点,在仙道大比上,并非下界宗门之间的弟子一定归属于中土世界的直接宗门。

    反而在选择上,给予了天分较强的弟子极大的选择权,并且下界的宗门之间不会束缚。

    所以仙道大比的提前,对于宗门之间的弟子竞争,也是一个极为糟糕的消息。

    时间越加紧迫了。

    “我必须要离去了。”

    邢台深吸一口气,从怀中取出一些玉质小瓶,透着玲珑,交给了白谪,看着陈浪,继续道,“现在每个宗门都是如临大敌,那袭击天道宗的魔人实力过于恐怖,且不知道他如此做的目的,这是我炼好的丹药,来日再见吧。”

    陈浪点点头,俊逸的脸上露出微笑,“如此一来,反而我们分赃就不好兑现了。”

    邢台嘿嘿一笑,“浪道人,光是丹方,已经是极为珍贵了,此次中土仙道大比,你不参加吗?”

    陈浪想了想,看向白谪,没有答话。

    白谪心中也有些迷茫,原本希望通过此次天骄盛会,从而去获取掠夺资源修炼,好为仙道大比的参加而做准备,但是如今成了一场空,反而又开始为资源来犯愁了。

    邢台炯炯有神地看向白谪,双目中有深意。

    白谪最终答话,他如此苟延残喘的目的,只是希望去往中土世界,去寻找不知生死的母亲,也不知在某一日,他就会化魔。

    若是在下界疯魔,这个夙愿终究消亡。

    白谪脸色平静,道,“参加。”

    邢台拱手,庞大的身躯站立,道,“此次仙道大比,或许是世俗间的最后一次大比了,有人称此次盛会将是天才云集,各种恐怖天赋的少年郎会出现,而且,已经有准确消息,人员稀少的隐世宗门浮屠宗,收了一个后天之体的绝世女弟子。”

    邢台叹息,脸色沉重。

    “而我等,苦心修炼,十几载,日以继夜,兢兢业业,天道路上,却不如别人数月功夫,何等悲哀。”

    白谪沉默了。

    当日,他亲手将彭小宛体内的不详引导而出,铸就了注定惊世的惊艳体质出现。

    无需多想,必然是遭受了仙气洗涤的可怕体质,无尘无垢,极尽升华,跃迁于众生之上,彭小宛注定发光发热,前途无可限量。

    更别提,她被隐世宗门所招收,将有无限的资源投入到她的身上,如此一来,谁又能阻她?

    两人的路,终究越来越远。

    白谪如今体内仍然丹田被废除,经络絮乱,与常人不一样,某种意义上,只要是以丹田为核心的修炼功法,根本无法修炼,因为他不具备修炼的“源头”,无法真正意义上的修炼。

    所以此次的仙道大比,白谪未必会有极大的收获。

    邢台再次拱手道,“浪道人,白兄弟,此次一别,相见之日,应该就在仙道大比之中了。”

    “也有一个额外的好消息,此次仙道大比,会放开名额,不再跟以往那般严厉,因为中途通道是最后一次使用,以后或许两个世界隔绝了,很多修炼未必有很强的的天赋的人,也可以一同进入中土世界,但是只能去做杂役。”

    陈浪脸色难得变得肃穆。

    “当真?”

    邢台看着陈浪肃然的脸,不由笑道,“浪道人,此次你如果参加仙道大比,虽然你改头换面了,但是你的故人仍然在,你真的要去吗?”

    陈浪点头。

    “终究要相见,何必要逃避,我体内佛骨已裂,被人种下邪根,终生也无法再入那世外宗门,但是中土世界对我而言,有很重要的东西要去寻找,我的一生,本就为它而生。”

    “也是遇到了大哥,不然我恐怕内心惶恐度日,一生都不愿意去往中土世界了,此次中土世界的通道崩塌,对你们而言是不好的消息,对我来说,却是很难得时机,或许我可以进入中土。”

    邢台欲言又止,最终只能叹气。

    “宗门急召,我不得多停留,来日再见。”

    白谪与陈浪目送邢台离去。

    两人对视一眼,遗憾溢于言表。

    “贤弟,我们还打算去掠夺那些天才弟子,如今看来,只能叹息了。”白谪脸色有些凝重。

    陈浪俊逸的脸上也有惋惜,道,“大哥,也不知那个好事之人去砸天道宗的场子,让我们不得不搁浅。”

    白谪道,“那如今从哪里找如此之多的海量资源啊。”

    陈浪眼睛不由看向洞府内的小井口,眼睛露着迟疑。

    白谪不由脸色一变,“贤弟,你是要夺那女妖所处的井口内吗,她前面才为我们送来灵石,如今,我们又想去夺她造化,我们还是人吗?”

    陈浪不由脸色惭愧,拱手道,“大哥深明大义,是我孟浪了。”

    白谪脸上泛着怒气,沉声道,“身为修炼之人,与天地夺造化也就罢了,怎可为难一个小妖。”

    陈浪越加惭愧,低下了头颅,虽然不曾留下悔恨的泪水,却也是虎目含泪,让人动容。

    白谪继续道,“贤弟,你随我去井口内,我们去向女妖借。”

    “大哥,若是女妖不借怎么办。”

    “什么不借?”

    “就是不给的意思。”

    “你给我翻译翻译,什么叫不借?”

    陈浪涨红了脸,继续道,“就是不给你的意思。”

    白谪沉声道,“你让我给我翻译翻译,什么叫他娘的不借?”

    “大哥,女妖贪生怕死,一定借。”
>>>点击查看《仙俯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