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美文小说 > 我在精神病院抗抑郁 > 我在精神病院抗抑郁目录 > 第一章 我在精神病院抗抑郁 第 35 节 啊!阳光真好啊!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我在精神病院抗抑郁 第一章 我在精神病院抗抑郁 第 35 节 啊!阳光真好啊!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1.【瘸子】

    因为在篮球场上争强好胜,我家易籴的脚瘸了。

    可让我心疼坏了,但是,我为什么忍不住想笑?哈哈哈……

    我憋着笑问他:「为啥就打个篮球要这么激烈?是比赛吗?」

    他一本正经地说不是比赛,然后又认认真真地解析起他当时的心态来:「这不是比赛不比赛的问题,是男人的尊严之战,我防着他,他冲破……」

    对不起,他那些篮球专业术语,我一点听不懂,我就听着电话那头他气急败坏的声音,最后叙述到他脚一下子扭了的结局,还是忍不住「噗嗤」一下笑出了声。

    ——我可能真的不是人。

    2.【温柔】

    易籴送我礼物的数量之多,催红了我妈的脸。

    得知我要和闺蜜去市区浪荡的时候,她立马拿了一堆东西,让我送到易籴家去还礼。

    ——现在年轻人,哪儿还讲究还礼这套??

    我倔强地不肯拿,最后只能打电话给易籴求助,果不其然,易籴不停在电话那头强调着「不要拿来!」「千万不要拿来!」「MD(网络语)别拿来啊听见没有!」

    我懒得解释什么,直接把电话往我妈耳朵旁边一放。

    我妈异常温柔地说着:「小易啊,阿姨给你准备了点东西~」

    易籴吓得一个大惊失色,立马收敛起口气礼貌地表示:「阿姨有心啦,不要拿来了噢~」

    我在一旁哈哈大笑,然后对着手机里吼道:「你看是吧!不是我不拿,是你自己不要啊!下次别冤枉我啊!!」

    我妈看我这么「没大没小」的样子,一直在旁边压低声音提醒着:「你说话温柔点!你给我温柔点!!」

    3.【抠门】

    我的抠门立马给我招致了麻烦,因为心疼自己的现金,只配了 10 天的药,我的药又面临着「弹尽粮绝」了。

    我爸盯着我寥寥无几的药片,陷入沉思。要是再够吃 3 天,就可以第四天一早去配药,顺便去把一些私事儿办了。

    可这个世界就是让人尴尬啊,剩下的药片儿偏偏只够两天。

    「怎么办呢?」我爸问。

    「省着点儿吃吧不然。」我严肃地回。

    他刷地一下抬起头,对我说:「太可怕了。」

    我说:「啥?啥就太可怕了?」

    他一脸坚毅地说:「你这想法……太可怕了。药不能停!来回跑两次没事,你的药,坚决!不!能!停!」

    4.【「钱包」】

    药量亮起了「红灯」,我爸又坚持要立马去配药。

    于是,我的思想陷入这样一番斗争:我必须得带上我爸,毕竟他现在是我的「钱包」,那些巨贵的药片,我是真的承受不起;可是我又不能带上我爸,易籴脚瘸了这么可怜,配完药我总得去看看他。

    要不怎么说,我可能不是人呢?我想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带着我爸去配药,等他付完钱再抛弃他,去看看跛子易籴。

    5.【Money】

    事实上,我也是真这么干的。——原谅我好吗?你们也知道,我那微薄的积蓄都给我租了房子、最后还因为住院都打了水漂。

    我还特意抓住时机,等我爸的车开到一半,假装自然地说:「嗯。爸爸,这样,配完,我去找易籴玩一会。」

    我爸震惊到「蛤」了一声,然后不明就里地问:「什么意思?!」

    我微笑着说:「嗯,就是这个意思呀!」

    他瞬间恢复了理智,嘟囔着说:「那我来干嘛?你直接自己来好了啊……」

    我嘴上没敢说啥,但是在心里默默地解答了他这个疑问:你是 Money 啊,我亲爱的 Daddy!

    6.【吉日】

    第二次复诊,我可能选了个黄道吉日,因为我碰到了好多一起住院的病友们。

    我们看见对方,都欣喜异常地笑着,聊着,亲切得跟碰到红军的老百姓一样。

    我们各自的人生轨迹中,有了这一个月的交汇,似乎一辈子就已经缠绕在了一起。

    每当我开始软弱,我就想着:在天涯的角落,和我同病相怜的他们,依然倔强地盛放着,我就觉得自己没有理由放弃。

    7.【趣味】

    把药配完后,我爸哀叹着说「唉,我走了!唉唉,我走了啊!」

    ——一副希望我挽留他的样子,结果我开心地挥着手说:「爸爸再见!」

    当时,易籴在马不停蹄赶过来的路上,在微信里再三和我确认说:「叔叔走啦?叔叔真的走啦?叔叔到底走没走啊?你不要骗我!」

    易籴对我爸真的非常敬畏。除了他以前说的「男人之间特有的感应」,还因为我老哄骗他说:「我爸管我这么牢就为了防你」「我爸说你这臭小子一天到晚送东西,究竟有完没完?」

    有时,我还一脸严肃地恫吓他:「我爸说你别再跟个跟屁虫一样了好不?」「你到底想对我女儿怎样?!」

    别问我为什么这么做,我就是恶趣味。

    8.【确认】

    所以这一次,他一而再再而三地跟我确认:「叔叔真走了吗?你可不要骗我?!」

    我急切地回:「真走了啊!我哪里骗过你?!」

    他无语地说:「你还好意思说你哪里骗过我……」

    后来,没过一会,我就看见他身残志坚、一瘸一拐地走了进来。我觉得没耍到他不过瘾,就贼溜溜地和他说:「我爸其实在洗手间呢!」

    他吓得脸色刷白,不停地质问我:「真的假的!真的假的?!到底真的假的?!!」

    易籴的单纯,有时候真的让人觉得分外好笑。

    9.【遛狗】

    任务完成后,我们离开病院,我惊叹于他单脚开车的技术。但实不相瞒,路上真差点好几次酿起车祸。

    然后,我、易籴、易籴的狗过了温馨温暖的一下午。嗯,我给易籴溜了一下午的狗。

    当然,我也没搞清到底是我在溜它,还是它在溜我。反正我被这条活泼的狗子拽着满大街地跑。易籴则坚强不屈地一直在后面瘸着脚追。

    ——好一幅狗、男、女的精彩画面啊!

    10.【观察】

    时光匆遽,我立马迎来了第三次复诊。

    每一次复诊,我总是习惯性地观察别人。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一个人复查的陌生病友,在窗口拿上一堆药,一股脑装进塑料袋,然后打着结用力一系,一转身低着头沉默着离去,我心里就老是涌动起一阵波澜。

    这些同病相怜的人们,有着怎样的经历,过着怎样的生活,有着什么样的朋友,大家知道他们的病情吗?还是瞒着所有人,孤独地抗争,孤独地复诊,孤独地吃药呢?

    那他们吃了多久的药呢?是第几次复发?心里什么感受?平时是怎样的人?有试着告诉别人抑郁症的真相吗?还是依然痛苦?对待生死,有新的想法了吗?

    好多问题都在我脑海里蹦跶旋转着,反复提醒着我应尽的使命:我是从炼狱里爬出来的人,所以我有义务告诉世间,地狱是什么样子,还有多少人在地狱里苦苦煎熬,孤苦地等待着世人伸出的援手。

    这么多活在阴影底下的人,一直缄默着。只有当世界探析了抑郁症的真相,他们才能堂堂正正地站到阳光下,告诉大家:我生病了,但我在努力地活着呢。

    但是这一天,什么时候会来呢?

    11.【完结】

    随着弟弟的出院,我和病院的最后一丝联系终究是断了。我再也找不到任何一个再次踏足住院病区的理由。

    在紧锁的大门缓缓关闭以前,我最后一次回过头,从这一端,一直遥望到走廊的另一端。

    这条承载着无数故事的百米路途,把人们送入极致简单的初心故土,又把人们送回纷繁复杂的世俗红尘中去了。

    然而,直到送别的最后一刻,它也依旧荡漾着一种似水的温柔,目光流转着,笑意盈盈地,看着每一个离开的孩子,身旁摇起一阵骀荡春风。

    搜集故事的人走了,一群人的羁绊就此散场,而千千万万的人们,依旧在这几寸土地里,续写着各异的故事。

    但我们曾经在这里,从天涯海北聚集于此,共同插手了各自的人生。大家或心甘情愿,或无可奈何地接受了精神病人的身份,肆无忌惮,随心所欲地在这儿发着外界永远都发不了的一种疯,毫无顾忌、无所畏惧地做了一回真正的自己。

    学弟、弟弟、晨晨、易籴、叔叔、姐姐、金子、小浣熊、董事长、老爷爷、阿姨们……我们都在这里真正地笑过、哭过、经历过、感受过,真正地存在过。

    这一场气势如虹的人生交汇,最终裹挟着共同参与的故事集散落天涯。大家挥手告别,开启了各自的人生新征程。

    我想,故事里的每一个主人公都明白了:人们经历的痛苦和它带来的意义,原来是有时差的。需要耐心地等一等,答案才能被慢慢揭晓。

    清阳曜灵,和风容与,熬过了隆冬,是春天来了啊。我昂首走出病院,仰头嗅春风。

    我们这一群在病院等阳光的人,依旧逸宕洒脱着,平安喜乐着,沐浴在同一片艳阳下。

    啊,阳光真好啊。

    
>>>点击查看《我在精神病院抗抑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