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美文小说 > 宋词之美: 20 堂课带你重回浪漫大宋 > 宋词之美: 20 堂课带你重回浪漫大宋目录 > 第零章 最优雅的宋词课 第 20 节 每缕茶香,皆是休养——苏轼《西江月·茶词》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宋词之美: 20 堂课带你重回浪漫大宋 第零章 最优雅的宋词课 第 20 节 每缕茶香,皆是休养——苏轼《西江月·茶词》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西江月·茶词

    苏轼

    龙焙今年绝品,谷帘自古珍泉。雪芽双井散神仙。苗裔来从北苑。

    汤发云腴酽白,盏浮花乳轻圆。人间谁敢更争妍。斗取红窗粉面。

    大家好,这是我们系列节目的最后一期。过去这段时间里,我们分享了宋代古人生活的方方面面,从婚姻情感生活,到各种风俗细节,都或多或少有所涉及。

    我们知道了,两宋时期是我国古代市民文化的繁荣时期。在古代,所谓「市民」一词,和现代可不是一个意思,而是和「商人」差不多。在唐代及之前,城市内部的商业场所才被叫做「市」。大家都知道,木兰诗有云:「东市买骏马,西市买鞍鞯。南市买辔头,北市买长鞭」,说的就是东南西北这些市场。古人的行当里,「行商坐贾」,出去跑生意的叫「商」,坐地谈买卖的叫「贾」。固定在商业场所的这些人都是贾人,他们的市集被称作「市井」。

    我们之前说过,士农工商,商人是被歧视的。所以列为「市民」,在古代一般是会受到歧视的。但宋代就不太一样,宋代取消了市集,这就代表着整个城市都变成了商业区,所有居住在城内的市民都被视为「市民」。到这里,「市民」一词的含义才与如今开始等同。

    所以宋代,不仅是词的巅峰时代,随着市民阶层的兴起,各种市民们喜闻乐见的文化形式,也都特别繁荣起来。各种各样精彩纷呈的节日,中秋与元夕,还有不一样的七夕;还有其花卉文化冠绝一时。

    不仅词,两宋一代,对吃与喝,也十分讲究,也算是中国饮食文化发展的一个高潮阶段。

    而这最后一期的主角,我们就以有名的吃货,苏东坡苏大胡子作结。

    众所周知,苏大胡子不仅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还是一个大吃货。他曾「日啖荔枝三百颗」,也曾创造过东坡肉这样的美食。

    吃喝吃喝,吃不离喝,对吃这么讲究,苏大胡子对喝岂会含糊?

    说到喝,世界三大饮料,便是可可、咖啡、茶,而茶,可以说是中国饮食文化中一个世界性的象征。以前多少欧洲贵族都争相追捧。

    无疑,中国的茶,享誉世界。而中国的茶文化,也是整个世界最讲究的。

    我们见过的诗歌中,多见诗人喝酒,酒激发人的性情,李白喝酒后便诗性大发,落笔成章。

    而茶,比起酒来,更为儒雅,精致,有生活情调。

    宋词当中,又怎么能缺了茶呢?

    今天我们就来看看,爱吃肘子和红烧肉的大胡子苏东坡,还有与他同时代的小伙伴们,怎样优雅地品茶。

    东坡从选择冲茶的原料开始,就非常讲究:

    【龙焙今年绝品,谷帘自古珍泉。雪芽双井散神仙。苗裔来从北苑。】

    一般的词典都会解释说,龙焙是一种茶名。其实准确来讲,它更接近一处产地,一种品牌。据宋代蔡绦的《铁围山丛谈》记载,只有在建溪的那一座山上出品的茶,才能叫「正焙」,出了这座山,茶的质量就下降一等,只能叫「外焙」。要知道,建溪是我国著名的茶产地,那里出品的建茶,至今享有盛誉。而在鼎盛时期,建溪有一千多家官私茶焙,正焙就是其中最好的一批。当然了,对勇攀高峰的优秀人才来说,世界上没有最好,只有更好。「正焙」里,又只有北苑出品,才能叫「龙焙」,周遭的茶园,可没法分享这份殊荣。北苑的主打产品有龙团、凤团,以及后来的小龙团、密云龙、瑞云翔龙等等,所以叫做「龙焙」。这些明星产品,好多都是珍贵的贡品。像瑞云翔龙,一年只贡十二饼,平均下来,连皇帝也要一个月才能喝上一次。

    而在「龙焙」牌的产品里呢,东坡特意挑选了「双井」,这个品种的茶。双井茶原产于洪州,也就是现在的江西南昌,很早就受到人们的喜爱。欧阳修在诗里说,即使是首都户口、见多识广的贵族人家,啜它一口也要夸上三天。这种茶后来也被移植到建溪北苑。其实,东坡在这首词前边儿,还写有一段小序,说他将双井茶送给一个叫胜之的姑娘。她有一个高贵的出身,后来远嫁到福建,做了徐君猷的偏房。我们看,这姑娘的身世,和移植到建溪的双井茶,是不是很相似呢。所以说,东坡在选择礼物的时候,实在非常用心,相信这位姑娘也能体会到来自东坡细致的关怀。

    有了好茶,还要有好水。陆羽的《茶经》里说,冲茶用的水,泉水最好,江水只能算中等,井水则是下等。他可万万没想到,一千多年后,有了工业排放,有了酸雨,江水大多受到了严重的污染,泉水也不再那么令人放心了。古代对泉水也不是一概而论,水流湍急的就不能饮用,说是容易得顽疾。不流动的也不行,积累了毒素,小心染病。一定要石钟乳上缓缓滴下的,或者石质河床上慢慢流动的水,才最为称心。作为其中的翘楚,谷帘泉水清冷洁净、甘冽香润,是冲茶的神品。自从被慧眼识珠的陆羽,钦点为「天下第一泉」之后,它就频频以光辉神圣的形象,出现在各路大文豪的作品中。值得一提的是,谷帘泉坐落在庐山之中,也来自胜之的家乡,在精妙绝伦的口感之外,或许还能她宽慰思乡的情怀。

    所以,我们看,苏轼在选择茶和水的时候,不仅是讲究品种和质量,更重要的是,还要围绕一定的主题,契合一些特殊的心境。这境界,瞬间就与我们这些俗人,有了云泥之别。我们很容易斤斤计较 82 年的拉菲和 59 年的拉菲,哪一个更值钱,却忘了去比较,哪一个更适合今晚的主菜羊小排。

    苦心孤诣地选好原材料,东坡终于要开始泡茶了。慢着,宋人吃茶,却与我们今人不同。现在通行的泡茶法,是从明代开始才流行的。在那之前,唐人用的是煎茶,要先将茶叶蒸压成饼状,饮用时取茶碾碎成末,放进铁锅里用沸水煮,这种办法的好处是风味浓厚、醇正。到了宋代,开始流行点茶。茶叶一般蒸压成团状,取用时较唐人更进一步,要研磨成为细致的粉末。在冲兑沸水后,要用茶筅击拂,也就是搅拌,以使沫浡均匀。沫浡就是泡沫,薄的叫沫,厚的叫浡。而茶筅击拂之下泛起的轻细的泡沫,则称之为乳花。茶汤以纯白色为最佳,青白、灰白、黄白等而下之。诗人们常把这层细腻洁白的乳花比喻为雪,饮茶也就变为「彩仗挹香风,搅起一瓯春雪」的雅事了。乳花又以漂浮不落为佳,称为「咬盏」,和红酒的「挂杯」颇为对偶。

    说到「咬盏」,建溪的茶盏也颇有特色。建盏在唐时还以青瓷为主,到宋代便转用黑釉,好衬托茶的白色。日本茶道大师千利休也十分喜爱黑乐茶碗,想来是受了中土的莫大影响,毕竟日本茶祖荣西法师,就是在南宋时带去了茶禅一味的理念。而在日本动画《战国鬼才传》里,暴发户丰臣秀吉喜欢一切金灿灿的东西,不但茶屋用纯金打造,茶盏也泛着金色的光辉。这样饮茶,目眩神迷,哪里还顾得上茶呢。这就无怪千利休的弟子们,经常对这不懂风雅的土包子太阁,憋着一脸坏笑了。宋人还刻意在釉面烧出放射状的结晶纹,因结晶纹细如兔毛,这类盏又称为兔毫。白色的银兔毫,与青黑的釉色,最为相宜,是北宋著名艺术家皇帝宋徽宗的心头好。

    把击拂的手法,发展开来,就有了分茶。据说宋人击拂,能在茶汤表面形成文字和图画,称为「水丹青」,也叫「茶百戏」,一直流传至今。这倒和咖啡拉花有异曲同工之妙。神乎其技者,每点一瓯茶就在茶汤上作一句诗,四瓯下来就写成一首绝句,不但见手艺,还得有捷才。玩茶玩到这种地步,已是当之无愧的艺术行为了。再想想自己,用精挑细选的茶具,出类拔萃的茶,却喝出了平平无奇、千篇一律的过程和体验,真是有愧于古人。

    贵为皇帝的宋徽宗,也喜欢这些玩乐。他还御笔亲撰了一本《茶论》,后人补上年号,又叫它《大观茶论》。在这本书里,他详细讨论了饮茶的方方面面,各论中占篇幅最大的就是点茶。点茶之于宋徽宗,可能相当于虾虎鱼之于明仁天皇。他很爱与蔡京等宠臣一起斗茶,也就是比拼点茶的技艺。穿越回去的同学,不妨在脚下的蹴鞠活儿之外,也练练手上的点茶活儿。据说,他点的茶「如疏星淡月」,饶富清气,很符合他一贯的艺术家气质。

    官家的带头作用,也让宋代的老百姓爱上了茶。虽然他对蹴鞠的喜爱和支持,好像并没有让这项运动冲出亚洲,走向世界。有些干脆把吃饭喝酒的铺子也用茶命名,好比在沙县小吃里有川北凉皮,宜宾燃面里有砂锅酸菜口蘑米线,尚算合理。可有些茶肆里,开展的是双陆赌局,还有拿蹴鞠开盘下注的,就不太合适,开了茶馆就是麻将馆的先河。甚有一种「茶饭店」,干脆做起了暗娼,门口挂个红灯笼为标志。

    闲扯了这么多,我们还是回过头来看东坡辛苦泡的这盏茶。虽然他是送茶给人家,但自己也来了一盏:

    汤发云腴酽白,盏浮花乳轻圆。人间谁敢更争妍。斗取红窗粉面。

    汤色洁白纯正,乳花轻柔圆润、经久不落,真如少女般清新明丽。东坡说它无人可比,不知这位写过「从来佳茗似佳人」的绅士,是在夸茶,还是在夸受赠的姑娘呢。想到这里,不禁感慨神仙中人对我等凡人的全方位碾压,连讨女孩子欢心,这么难的活,都能轻松过关。写茶的原料时,处处能照应到姑娘的身世,后面写茶时也借茶写出了姑娘的美丽。
>>>点击查看《宋词之美: 20 堂课带你重回浪漫大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