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美文小说 > 偶像大历史:艺能少女的残酷物语 > 偶像大历史:艺能少女的残酷物语目录 > 第三章 彩蛋 第 1 节 从《青春有你 2》说起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偶像大历史:艺能少女的残酷物语 第三章 彩蛋 第 1 节 从《青春有你 2》说起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2020 年 3 月开始播出的女团选秀综艺《青春有你 2》,是我时隔多年后,第一次以纯观众心态、纯放松看国内的女团选秀。

    此前的节目,要么有自家姑娘参加,要么有朋友的姑娘参加,总之都没办法做到完全的客观和公正。

    正好有这个空闲,就跟大家聊聊我观看节目前几期的一些感受吧。

    一 淡黄的长裙,蓬松的头发

    播到第 5 期,《青春有你 2》终于出了个大火的段子。

    「淡黄的长裙,蓬松的头发,你牵着我的手看最新展出的油画……」

    由于实在是太火,没看过节目的人们纷纷一脸问号求「普法(发)」。

    RAP 导师 Jony J 面对秦牛正威、李熙凝等几位对 RAP 一窍不通的选手时,表现出的那种无奈,实在是令人忍俊不禁。

    

    但在笑过之后,你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女团选秀,为什么要有 RAP 导师呢?

    其实很明显的,Jony J 很懂说唱,但是他几乎完全不懂什么叫女团,什么叫少女偶像。而作为女团选秀综艺的选手,秦牛正威她们也可以说几乎完全不懂什么叫 RAP。

    为啥要把他们凑到一块儿呢?

    如果你真的搞懂了这个问题,也就明白了中国女团、中国偶像现如今的尴尬地位。可能也就不太笑得出来了。

    先说结论:这一事件,其实是两套不同「偶像文化」相互碰撞的产物。

    我们先从 RAP 的角度来看。

    《青 2》和《创造 101》一样,都是「Produce 101 体系」下的产物(版权什么的这里不纠结,只说现实)。PD101 体系是个啥,大家心里都有数,那基本上就是韩国女团选拔的标准流程。

    韩国女团如今的气质和业务要求都是怎么形成的,专栏前文已经说得很清楚,这里请恕不多赘述。

    

    如今,韩国偶像有着三门必修课程——声乐、舞蹈、说唱,就像咱们国家相声演员有「说学逗唱」四门基本功课一样。「PD101 体系」,实际上就是再现了大多数韩国演艺公司内部考核、选拔、出道的过程,也就必然会强调这三门基本功。

    为啥韩国偶像对说唱有要求?简单说,韩国自己的内需市场比较小,偶像产业在韩国本来就是出口型产业。因此他们不仅曲风、歌舞都和欧美接轨,在欧美流行乐界地位举足轻重的说唱,自然也成为 K-Pop 中举足轻重的要素。

    「PD101 体系」之下的《青 2》,也就顺其自然设置了声乐、舞蹈、说唱这三个领域的内容,这就是完全不懂女团的 Jony J 来担任导师的原因。

    那从选手的角度来看呢?

    不要忘了,「女团」也好「少女偶像」也好,并不只是有韩国这一个体系。

    咱们在专栏中讲过,韩国的少女偶像产业起源自 1997 年,而它隔海相望的日本,早在 1971 年就建立起了完整的少女偶像产业体系。日本既是亚洲流行偶像文化的鼻祖,也是几十年来各种标准的制定者、实践者。

    在 1986 年日本女团「C 位战争」打得如火如荼时,韩国还没有成型的流行文化呢(当时韩国最热门的是港片)。而无论是韩国的练习生体系,还是咱们 TFBOYS 的培养方式,也都是跟日本杰尼斯模式学的。当年火遍两岸三地的小虎队,也是日本男团「少年队」的翻版。

    是,韩流在近 10 年内红透了全球,可是谁都不能忽视:日式偶像文化、流行文化对咱们两代人润物细无声的长期影响有多么严重。

    那么问题来了,日本少女偶像追求的是什么呢?

    咱们再重新看一下流行文化领域「偶像」一词在日本的释义:与粉丝共享成长过程,将存在本身视作魅力而积极活动的人。

    

    在这个定义里,不仅没有 RAP,甚至连声乐和舞蹈都没有。说穿了,歌舞、表演、主持……这些仅仅是「工具」,日本偶像要展现的,是女孩子自身的少女感、透明感,或者国内喜欢用的一个词——初恋感。

    之所以会这样,一个根本性的原因是:日本文化产业的内需市场比韩国大得多得多,偶像产业在日本不是一个出口型产业。身为少女偶像的日本女生,并不需要为迎合欧美市场而去学说唱,整个产业九成的心思都花在怎么面向本国粉丝了。

    一句话总结:在日本,少女偶像很少有人去学 RAP。

    说白了,在韩国,「偶像」更像是一种评价,当你歌舞说唱各门功课都很优秀,你也就是一名优秀的偶像。而在日本,「偶像」是一个职业,与歌手、演员、主持、模特、综艺咖是同义词。

    韩流这几年在国内自然很火,但也不能忽视的是:也有很多女孩子,她们从小看日本动画、日本偶像长大,因此才产生了舞台梦。而国内很多偶像培训机构、偶像组合,也都师法日本,并不以韩国的标准来要求艺人。

    事件当事人之一的李熙凝,就是原 SHY48 的成员,48 系是不会教成员 RAP 的。

    另一为当事人秦牛正威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是一位科班出身的演员,演员的基本功也不包括 RAP。

    对,别忘了,咱们中国的艺术高校专业中,也是没有说唱的。

    中日韩三国,从基本功层面重视 RAP 的,只有韩国。

    《青 2》用「PD101 体系」思路请来的导师,遇上了日本偶像培训体系和中国表演科班出身的选手,就出现了这一看似洗脑爆笑,实则严重拉低选秀品质的事件。

    我的专业出身是电视编导,又是原女团运营。站在我的角度看这个事件,其实是节目组本来就没想明白,他们到底该以怎样的标准来应对这种「文化冲突」。反正节目也是对收视和广告主负责,这些问题搞不明白,似乎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大家都开心了,节目有引爆点了,数据更好看了,广告主也开心了,节目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但凡事就怕有个比对。

    同样是韩系偶像和日系偶像的文化冲突,可以去看看《Produce 48》是怎样展现、怎样处理的。两相比较,不仅是高下立判,而且可以说是云泥之别。

    

    因为搞不明白,所以《青 2》主打了一个关键词——「X」,未知数。但不要指望这节目能给 X 一个答案,因为这本来就应该是在节目开拍前就搞清楚的问题。推给未知数,是推给谁呢?

    当然,身为吃瓜群众,就这样继续糊里糊涂下去也挺好,反正看个开心。但让我感到可悲的是,大批从业者也是这样糊里糊涂的,眼看着日韩、东南亚甚至南亚的偶像文化日渐成熟,一个个都产生了自己的 identity,只有我们还停留在「图一个乐儿」的原始状态。这是一件好事吗?

    我不知道谁真的能笑到最后。

    二 综艺节目的剧本

    选秀节目的本质也是综艺节目,凡综艺节目必然有剧本。当然这个「剧本」并不是电视剧那种,不是「每个选手的排名和走势一开始就决定了」的意思。

    在咱们国家,参与综艺剧本岗位的通常叫「编剧」,在日本则叫「放送作家」,秋元康就做过这份工作。在《青 2》这种「Produce 101 体系」的选秀综艺中,编剧往往是一个团队,通常一个编剧对应几位选手,「总编剧」则会汇总整个团队的信息,和导演组讨论出新的「剧情走向」。

    决定剧本走向的因素有很多,但从实际情况来看,资本依然是最有话语权的博弈力量。

    对此类综艺来说,资方、平台方、节目组都有各自青睐的选手,而选手们会拿到几种类型的剧本,比如「实力制霸」「争议人物」「低开高走」「逆风翻盘」「搞笑担当」「异军突起」等等等等,同一种剧本会有很多选手拿到。

    根据各选手背后势力的手腕,以及选手自己对剧本理解、发挥的情况,剧本会在节目进程中被随时调整。

    资方、平台方、节目组的相互博弈,是影响「剧本」走向的重要力量。

    一般来说,资方嗓门最大,拥有最主要的决定权(XX 公司的头部成员必然会进入高排名)。

    节目组作为具体执行人,也会提出自己的看法(○○选手虽然没啥背景,但一定会引起效果,只要该选手正常发挥,就一定在保送名单里)。

    平台方固然也有自己的喜好,平台自己的艺人也会得到照顾。不过更多时候,平台还是起到平衡资方和节目组的作用。

    所以,最终的出道名单,往往都是以资方意愿为主,节目组意愿为补充的结果。个别选手意外入围的情况,恐怕只有理论可能吧。

    哦对,参与博弈的或许还有各位「国民制作人」。但说实话,对于票选实际上能起多大作用,我始终持有怀疑态度。PD101 出事儿的报道还历历在目呢,对不?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各家拼命投票的行为没有意义,该干什么还是要继续干下去。在各方博弈关系中,单独的粉丝或者应援会能起到的作用都很有限,但一旦舆论成形,影响力依然非常可观。因为这将直接影响到平台方和节目组对于该选手的评价,从而形成改变剧本的可能性。

    行业八卦往往不为外人道,而你看到的那些公开消息,即便长得很像内幕,也不一定就是准确的。谁知道是不是烟雾弹呢?毕竟现在玩儿「炎上路线」的都懂得打组合拳。

    对于我这种长期从事偶像运营幕后工作的,如果不知道内幕,还可以在这里多 BB 几句。一旦真的入了局,不管签没签保密协议,我都不可能对外透露一个字的。

    这次我能以纯观众心态看节目,换个角度说,其实也就意味着这次我获得的行业内信息极少。

    什么样的「行业内信息」最重要呢?当然是节目背后的资本关系了。

    所以,想预测出道名单的各位,与其看选手在前几期节目的表现,不如去天眼查找找线索吧。

    三 自带绯闻的秦牛正威、蔡卓宜

    下面再重点说一个典型的选手现象。请注意,是「选手现象」而不是选手本人,对下文提到的各位选手,我一个都不认识,所以对她们本人如何如何基本无从谈起。而之所以会写到她们,也是因为她们的话题点都很有代表性。

    两位自带绯闻的选手,引发了关于偶像规则的争论。

    读过本专栏的朋友们肯定还记得,其实在刚开始时,人们不光对少女偶像的恋爱事件喜闻乐见,甚至都有些狂热的味道了。

    「始祖偶像」南沙织与摄影家筱山纪信的婚恋、山口百惠与三浦友和的世纪爱情、松田圣子与乡广美的热恋,在当时都是喜闻乐见的。

    山口百惠和三浦友和发布婚讯的现场
山口百惠和三浦友和发布婚讯的现场


    但到了 80 年代后期,围绕着「少女偶像恋情」发生了很多让人不舒服的事件。其中最典型的两个事件,专栏都用了不少笔墨去讲述,这里再简单回顾一下——

    1986 年的大热女团「小猫俱乐部」组合走红后,很多成员纷纷「傍大款」,跟电视台高层、商业人士、甚至年龄可以做父亲的日本政界人士勾勾搭搭,严重破坏了少女偶像的公众形象。这一系列丑闻的集中爆发,是该组合从爆红迅速走向衰亡的主要原因之一。

    世界上第一个国民级大型女团——小猫俱乐部
世界上第一个国民级大型女团——小猫俱乐部


    同样 1986 年,「山口百惠的接班人」中森明菜与其男友近藤真彦的感情出现危机。经过拖拖拉拉 3 年的拉锯,中森明菜在男方家中割腕自杀,经过数小时抢救才挽回性命。

    中森明菜
中森明菜


    因为有过这样的血泪史,此后少女偶像产业就出现了不成文的「恋爱禁止条例」。后来小猫俱乐部主创之一的秋元康,为 AKB48 一套公演定名《恋爱禁止条例》,算是公开捅破了这个话题。

    

    路人们总会想当然地认为:「偶像要成为宅男的虚拟女友,所以才不能谈恋爱。」这句话一点道理都没有。尤其在中国,无论男性还是女性艺人,只要想做粉丝经济,就必然要在年轻女性市场中如鱼得水才行。宅男?虽然也有极少数所谓「精致宅」,但作为一个群体,你觉得我们这帮宅男能有多大的基数和消费力?

    因为有过实实在在血泪的教训,所以「偶像禁止恋爱」才在日本形成了社会共识。韩国偶像产业中的少女偶像部分兴起于 1997 年,也是师承日本,因此从一开始就沿用了相关的配套规则,直到今天。

    身为中国人,对于这些过往你可以当做借鉴,也可以嗤之以鼻,这都是你的自由。只不过,看看某些西方国家这次防疫的表现,就会知道,「对别人的经历嗤之以鼻」有时候是会遭报应的。

    再说了,你可以不尊重别人定下的标准,但你自己的标准又在哪里呢?连「女团」是什么本身都缺乏共识的当下,这种细则标准更是没得聊。

    相信我,「有婚恋的女生以偶像之名出道」这事儿,会成为国际笑话的。

    四 「小作精」

    虞书欣在节目中的表现我就不赘述了,看过节目的各位心里都有数。

    我有个朋友特别喜欢发下面这个表情,现在连我都开始用起来了……

    

    当她第一次上台评测时,另一位选手喊了句「加油,小作精!」

    「小作精」这 3 个字让我当时心里一亮,但不是因为虞书欣,而是因为——松田圣子。

    松田圣子
松田圣子


    为啥我会联想到这么个八竿子打不到的人呢?

    还记得专栏第三章写到松田圣子时,我曾提到当时舆论给她取过一个绰号么?绰号的日语叫「ぶりっ子」,中文我一直没推敲出最合适的翻译,专栏里写作「装装子」。

    但听到「小作精」这三个字,我立刻联想到了「ぶりっ子」,天呐,这不就是它最信达雅的翻译吗?

    松田圣子是日本 80 年代初期的王牌偶像,虞书欣的特性可以关联到这位前辈,实在是件很有趣的事。

    今天虞书欣的表现算「真实」还是「做作」?相信你会有自己的判断。

    最后多嘱咐一句:饭偶像可以不理性,但做决定时一定要理性。

    祝大家节目看得开心。
>>>点击查看《偶像大历史:艺能少女的残酷物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