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武侠小说 > 妖魔哪里走 > 妖魔哪里走目录 > 章节目录 100.雪岭白牛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妖魔哪里走 章节目录 100.雪岭白牛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老乞丐叫臭老头,人家这么叫他、他也这么自称。

    好些年前他就在这一片晃悠了,不光乞讨也干活,农忙时节他去给人打短工、平时村里有红白喜事去帮个忙蹭一碗肉菜吃,活的还挺滋润。

    “每年清明中秋啥的,我就来勿入饭庄,给里面的鬼上两炷香、烧一把纸钱,它们保佑我健健康康、平平稳稳,所以跟它们算是熟稔。”

    “前些日子有一伙山精,哦,就是你们说的这个殇豺不知道怎么来占了它们的阴宅,让它们成了孤魂野鬼。今天突然给我托梦,说听天监的大人们被山精的幻术给迷住了,它们说山精很坏,就让我赶紧来提醒大人们,让大人们小心。”

    “没想到三位大人法术高强,这些山精敢招惹大人们,这真是自寻死路!”老乞丐钦佩的竖起大拇指。

    徐大傲然一笑:“大爷还没有拿出十成功力来呢,否则不把它们敲得拉绿屎那是它们最近没吃青菜。”

    谢蛤蟆笑道:“殇豺还真不吃青菜,所以我们先前才能吃上小菜。”

    殇豺团灭,幻术消失,外面天朗气清,星光灿烂。

    客栈收拾的还挺干净,王七麟拿了张凳子坐下,问趴着的几个鬼道:“诸位请起,本官不是碰到妖魔鬼怪就会动手的不讲理之辈,尔等虽然留恋阳世,但既然本地听天监没有剿灭你们,自然有他们的道理,我不会妄自出手对付你们。”

    五个鬼连连磕头:

    我们很懂规矩的。

    王七麟说道:“今晚我们借宿在此,行吧?”

    五个鬼爬起来主动跑掉了:

    我们超懂规矩的。

    臭老头带着孙子也要走,正在柜台抽屉里搜罗的徐大拿出两枚银铢给他们:“喏,这是你们给听天监通风报信的奖励,我们听天监从不差饿兵。还有大爷说管你们饱饭那就一定管你们饱饭,喏,一只酱鸭、一根火腿,行不行?”

    看着他从怀里掏出两个油包,王七麟惊呆了。

    难怪黄骠马跑的那么吃力!

    老乞丐哈哈大笑:“多谢多谢,大人敞亮!大人慈悲为怀、菩萨心肠!”

    接过油包的时候,他用手指点了点徐大的死玉扳指好奇的说道:“这个戒指真大。”

    徐大转了转扳指说道:“这可不是戒指,我不能给你,你别看了。”

    老乞丐又是一笑,带着孙子愉快的离开。

    王七麟冲徐大招手:“把赃款交给我。”

    徐大不甘心,却只能将一把银铢递给他。

    王七麟用手指随意的拨拉着银铢说道:“唉,这伙殇豺收敛了这么多钱,不知道残害了我多少新汉子孙。”

    徐大抱拳:“七爷真是心怀天下,时时刻刻不忘为圣上分忧,佩服佩服。”

    王七麟说道:“但新汉朝之患不在妖邪而在官吏,当地听天监干什么吃的?任凭这样一伙山精逍遥法外,按照我新汉律例,该当何罪?”

    “渎职罪,罪大恶极。”徐大跟着愤愤的说道。

    王七麟又看着他眼睛说道:“我怀疑他们是贪污了山精的贿赂,所以才渎职,我新汉朝对于官吏贪污是什么刑罚?”

    徐大低下头,默默的掏出一个钱袋递给他:“七爷。”

    王七麟打开钱袋看了看继续说道:“对于贪污后死不悔改的官吏,又是什么刑罚?”

    谢蛤蟆揶揄道:“徐大人,瞎子刚才都看见金光了。”

    徐大又掏出两枚金铢放在桌子上。

    王七麟收起钱袋和金铢道:“行了,桌子上的钱你和道长分了,剩下的不能动,要上交国库的。”

    谢蛤蟆道:“无量天尊,修道之人对黄白之物不感兴趣,钱都给徐大人吧,我只要这几条殇豺。”

    殇豺皮毛是炼法器的材料,价比黄金!

    徐大正义凛然的说道:“七爷,经过你的一番教导,我已经充分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这钱是赃钱,我不能要。”

    他偷偷捏了捏腰带,里面沉甸甸的。

    你们为什么能看到金光?因为大爷要让你们看到。

    王七麟欣慰的点头。

    三人都以为自己占了便宜,着急忙慌各自回了房间。

    王七麟准备炼天官赐福丹。

    张神医临行前给了他五枚九草大补丹,但造化炉缺火,一直没炼化他们。

    他回到房间看向识海,造化炉烈焰熊熊,一个小瓷瓶正在上面转悠。

    装着白牛眼泪的瓷瓶。

    王七麟急眼了,赶紧把另一个瓷瓶从怀里拿出来。

    造化炉太自动化了,总是胡乱炼东西,一点不听他的指挥。

    幸好他斩杀殇豺时间不长,否则这两瓶白牛眼泪都要被炼化掉了。

    他不想炼化这玩意儿,牛眼泪顶多能让普通人见鬼,他天生能见鬼,自然不需要牛眼泪。

    还好这次收获了六道火焰,炼化一瓶白牛眼泪后还能再炼化五枚丹药。

    睡觉之前,白牛眼泪炼化结束。

    王七麟拿出来一看,小瓷瓶没有变化,就是外面多了几个字:雪岭白牛汗丹。

    他打开瓶塞看了看,里面有一大滴水银似的液体,能流淌,但总是像个球一样聚集在一起,如同丹丸。

    这玩意儿他没听说过,所以不敢轻易使用,便收入怀里。

    第二天一大早,三人骑马返程。

    三人一走,客栈里面阴风阵阵,门窗顿时紧紧关闭起来。

    王七麟随意的问道:“道长,你知道雪岭白牛的汗水吗?”

    谢蛤蟆道:“当然知道,雪岭白牛是佛家圣地大雪山上的神牛,有降妖伏魔之能、擎天移山之力,它的汗水很是珍贵。你们知道东海有鲛人泪水落地变为珍珠,据说雪岭白牛出汗落地会化为银丹,服下能增添一头黄牛之力!”

    徐大哈哈大笑:“胡扯,牛还能出汗?”

    谢蛤蟆不屑的说道:“你这秀才是贿赂考官得来的吗?唐柳宗元先生在《陆文通先生墓表》中所说‘其为书,处则充栋宇,出则汗牛马’你没学过吗?没学过这句话,那也知道汗牛充栋吧?”

    王七麟傻了:雪岭白牛的汗水这么霸道?

    徐大心虚的说道:“就算牛能流汗,可一滴汗能增添一牛之力?假的吧?”

    “东海鲛人的泪水还能化作珍珠呢,这可是真的,我见过。”谢蛤蟆说道。

    徐大将信将疑:“这不是传说?那岂不是谁娶一个鲛女,谁家就发达了?”

    谢蛤蟆道:“当然不是传说,我当时游历东海时候见过。你这想法很无知,鲛女只倾心于真正爱自己的男子,如果一个男子惹得鲛女伤心落泪,她们会悄悄离开。”

    徐大说道:“又不是只有伤心才能落泪,让她爽的落泪不就行了?她不就不走了?”

    谢蛤蟆惊呆了。

    王七麟没参与讨论,他趁着没人注意掏出瓷瓶将雪岭白牛汗丹服了下去。

    如同烈酒入喉,一道火线从嘴巴一直流淌到丹田。

    接着,火线轰然炸开!

    他的气血仿佛沸腾起来,一道真气自动从丹田行走四肢百骸,所行之处有火涌动,鲜血变为岩浆,滚烫、汹涌、霸道!

    肌肉轻微痉挛,一条条肌纤维像是被撕碎又重新拼凑,王七麟赶紧大口的呼吸,以此镇压从里到外的痛楚。

    剧痛之后是充盈的力量感,他使劲一握拳,手指骨节像炒豆子似的嘎巴嘎巴响。

    暴力气息很清晰!

    伴随着强猛的力量还有滔滔不绝的精力……

    阴阳余阖辟,小大几乾坤。

    银海有精力,金函无法门。

    这一刻他只想纵马回家乡,然后拖起犁去耕上几亩地!
>>>点击查看《妖魔哪里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