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邪医传承陈轩 > 邪医传承陈轩目录 > 章节目录 第2310章 选择难题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邪医传承陈轩 章节目录 第2310章 选择难题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我这块暖玉虽是三阶法器,但要在一只元婴期幻鬼制造的幻境中护住你的心神,却是难以办到,所以必定是你自己有过人之处,方能破除幻境,你就不用为了奉承我,把功劳算我头上了。”

    听骆兰卿这样说,陈轩内心又是一沉,这女仙长该不会想探查他的“过人之处”吧?

    好在骆兰卿并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继续说下去:“陈轩,你被困在幻雾雷泽这段时间,廖大哥还是躲着不想见我,你有没有帮我传达上次我说的那句话?”

    “抱歉,弟子忘了。”

    陈轩表情微微僵硬,他回来宗门见到廖寻,竟然真忘了帮骆兰卿带话。

    不过骆兰卿看上去没有半分生气的样子,反而幽幽叹气道:“唉,就算你传达给廖大哥,他大概还是不想见我。”

    陈轩默然不语,一旦骆兰卿说到私事,他就打算无论如何也不能接话。

    “陈轩,你知道吗?

    其实我还是爱着廖大哥的,只是当初迫不得已,才会答应做孤长老的道侣。”

    骆兰卿这句话,听得陈轩更加不敢接话。

    这位女仙长竟然跟他说这种事情!孤长老,也就是青阳门那位化神期太上长老。

    骆兰卿说自己迫不得已才答应做孤长老的双修伴侣,实际上还爱着廖寻,这话要是被孤长老听到,那还得了?

    陈轩可不想无缘无故被殃及池鱼。

    “只是我想找廖大哥复合,却是难以登天,如果我这样做,孤长老很可能会一气之下把我杀了,而且还连累到廖大哥,唉,每每想及此事,我便好生为难……”骆兰卿说着又叹了一口气。

    而陈轩恨不得自己是个聋子,他对孤仙长、廖寻和骆兰卿之间的恩怨情仇一点也不想知道。

    偏偏骆兰卿这个女人,不找其他人诉说心事,却来找他,难道不知道这样做有可能会害了他吗?

    廖寻是宗门新晋元婴修士,孤仙长再怎么样也不会杀了廖寻,而他一个小小的金丹期弟子,就算被孤仙长拿来泄愤,青阳门又有谁敢说点什么?

    “陈轩,你说我该顺应本心,找廖大哥复合,还是就此遗憾一生好呢?

    换做你,你会怎么选择?”

    见陈轩迟迟不应,骆兰卿竟是直接把问题抛给他回答。

    这大概是陈轩这辈子做过最难的选择题。

    对他来说,最好的答案就是交空白卷。

    可骆兰卿绝对不会这么轻易的让他过关。

    深吸一口气,陈轩面色平静的答道:“骆仙长,依弟子之见,你不找廖仙长复合,对所有人来说都是好事。”

    骆兰卿美目一滞,随后轻轻的笑了起来。

    陈轩听不出这个女人的笑声是什么意思,只感觉有点头皮发麻。

    笑了好一会儿,骆兰卿站起身来,往洞府门口走去。

    “不用送了,那块暖玉,你留着吧。”

    陈轩正想送出去,骆兰卿已经御剑离开这座山峰。

    如此过了数日,骆兰卿没有再来,陈轩终于稍稍放心,继续捣鼓他的小药田。

    aa

    每日浇灌以无上仙气转化的灵液,短短数日,数十颗种子已成长为数十年份的灵草。

    陈轩大概算了下,一滴灵液能催熟一株灵草十年药性,而之前还是筑基期修为的他转化出来的灵液,一滴只能提升药草一年药性。

    如此换算,如果他以后突破元婴期,岂不是一滴灵液能提升百年药性?

    当然这只是美好的设想,无上仙气转化的灵液对药草有这么神奇的效果,已经大大超出陈轩的预料。

    又过七八天,药田里的药草全都拥有百年以上药性,那株龙形药草同样被陈轩提升了一百三十年药性,缠绕其上的蓝色电弧闪烁之间隐隐有闷雷之声。

    这一天早晨,陈轩正要继续催熟药草,却发现洞口禁制被人触发,神识往外一探,发现是那个曾姓弟子。

    除了曾姓弟子之外,还有三个筑基期修士。

    陈轩一看就知道为什么曾姓弟子会和这些内门修士站在一起,因为曾姓弟子已经有筑基期入门修为,算是晋升内门了。

    “陈师兄,打扰了,请问您在里面吗?”

    听到曾姓弟子恭谨的言语,陈轩打开禁制,走出洞府,开口问道:“怎么了,找我有什么事?”

    “陈师兄,恭喜您晋升金丹期,我们之前出去执行任务,现在才过来祝贺拜会,希望您不要怪罪。”

    曾姓弟子嘴上这样说,其实真正的原因是各大仙长还没给陈轩回归之事定调,昨天钟文礼才让殷亭放出通告,说陈轩回归之事已经调查清楚,没有任何问题,所以他们才敢过来拜会陈轩。

    知道这一点的陈轩,看破不说破,只是微微笑道:“我陈轩在宗门里朋友寥寥无几,曾师弟来拜会我,我高兴都来不及,怎么会怪罪你,各位师弟请进吧。”

    “多谢陈师兄!”

    曾姓弟子和他身边三个筑基期弟子尽皆大喜,跟着陈轩走进洞府里面。

    坐下来后,曾姓弟子便直奔主题道:“陈师兄,明天就是西南州域四年一度的星雨节,只有身处西南的修士才能看得到这场盛大的流星雨,到时候西南各宗的许多修士都会前往断崖城观摩参悟天星流转,您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

    陈轩原本想说难道在青阳山脉看不到流星雨么,但他想了想反正自己也要去断崖城黑市,加上听曾姓弟子说各宗修士会去断崖城观赏流星,说不定君晴雪、巫若澄也会去,自己不如就跟这几个内门弟子一起去断崖城看看。

    “可以啊,明天我们一起去。”

    见陈轩毫不犹豫的答应,曾姓弟子和另外三人更加欣喜。

    闲聊一番之后,四人识趣告退,陈轩则继续催熟药草,将数十株药草催熟到一百三十年份。

    他本可以耗费更多时间把这些药草催熟到几百年份,但这些药草只适合元婴期以下修士使用,浇灌灵液太多很可能吸收不了,除了那株龙形药草之外。

    而且他一个金丹期修士拿出这么多几百年份的药草去黑市拍卖,难保不会被有心人盯上。

    一百多年份的拿出去,风险就小很多了。

    所以陈轩把药田里的一半药草采摘起来收进储物袋,另一半和龙形药草留着,作为备用。

    第二天陈轩便和四个内门弟子一同出发,前往断崖城观赏四年一度的“星雨节”盛会。
>>>点击查看《邪医传承陈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