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本宫专治各种不服 > 本宫专治各种不服目录 > 章节目录 548 尾声(大结局)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本宫专治各种不服 章节目录 548 尾声(大结局)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一秒记住【追书帮 .zhuishubox.】,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就随他吧。”穆耀走了,穆远也要走。

    因为他们还没成亲,但太史局已经算好了日子,在此之前,他们是不宜单独相见的。

    “他小时候很乖很可爱,后来家里出了好多事,就变得乖戾暴躁。”穆远轻轻叹道,“依我看,经过了这么多事,他真的已经和缓好多。将来,会慢慢变回从前的他。”

    “我知道。”赵平安抓着穆远的手轻轻摇,“我不嫌他烦,有他闹腾,只当解闷了呢。你我夫妻一体,不用说这些见外的解释话。”

    穆远听到“夫妻一体”这种话,立即就显得有些激动。赵平安连忙推着着他往外走,免得她身在深宫之中,却和没有成礼的未来夫君白昼宣那个啥。好不容易哄走了穆远,她定了定神,进了空间。

    最近,她真是彻底闲下来了。

    为了让九哥儿迅速成长,为了不给别人攻歼她把持朝政的把柄,她基本上退居二线。而且,也很放心的就站在幕后。经过一番你来我往的神操作,万管事,也就是宋大人不仅入了阁,还成了首辅,尽管他再三不愿,可是为着新皇,也只能捏着鼻子上了。他身边,还有杨计相和刘指挥一文一武的人才相助。再加上之前各个朋党的气馁都被压下,如今老实配合得很,朝政从来没这么平顺过。

    宋老大人是在这种政治斗争中浸淫了一辈子的人,自然比她这种只会硬冲硬打的人强多了。很快就把重要部门的重要主事人安排得妥妥当当,即保持着微妙的平稳,又让利国利民的一派成为主流。现在大江国正由下及下,把官员和武防的任命一点点推行下去。经杨计相举荐,宋大人点头,还提拔了一个年轻的王姓官员,打算再安稳几年就实施变法。目前,已经从细处入手,在不大动干戈的情形下慢慢铺垫。而且战后,百废待兴,百姓们也相当有干劲。在赵平安的提示之下,这界皇权的公关工作做得好,对民间宣传到位,真可谓是万众一心。宋老大人都说,这是大江国自开国以来从没有过的好时候。

    所以,赵平安很放心,知道她搭好了框架,填肉的工作就不需要她了。

    即便如此,还有人暗中叫她太上皇呢,所以她真的说甩手就甩手,免得将来有人用这个话来怂恿九哥儿也她对着干。尽管她觉得九哥儿不会上当,但她也不能太理所当然了。

    要让别人安心,自已就守着自已的家好了,别过多干涉。

    于是她开始恢复和芳菲的联络,只要有空就要聊聊天,好像她不是在古代大江,而是在现代,因为工作忙而见不到面,每天视频说说话而已。

    “恭喜你,三辈子了,终于找到那个值得的人。”芳菲听赵平安谈成成亲的事,由衷祝福,“这是巨大的幸运,你一定要珍惜呀。”

    赵平安用力点头,表示自已会用生命守护这一切,“可惜作为我的闺蜜,你不能参加我的婚礼。而且,你什么时候找到值得你的人呢?”

    “这个看缘分。”芳菲倒是很想得开,“但我真是为你高兴啊,比世界上所有的事都令我高兴。”芳菲伸出手,放在屏幕上。

    赵平安也照做,两只手隔着时间和空间,隔着屏幕贴在一起。

    她何德何能?拥有了世间最值得她爱的男人,还有如此深重的友情。可是人要惜福,她这样幸运,就让她觉得必须做什么回报社会,才配得上这些。

    她已经决定,在大江国建立一整套医学人才的培训系统,分级按类,从初级到高级。医疗处所也一样这样办起来,从地方到中央,从小乡村到大都市,乃至东京城,建立完备的医疗网。她要用自已的专长和在现代得到的经验知识,组建大江国最完备的医疗系统,让大江国的百姓有地方看病,也看得起病。

    这是一顶非常浩大的工程,她知道要终其一生来做。但是,她很愿意。

    一来,医者父母心,这是她身为医药工作者的职责。

    二来,这是她对上天恩赐的回报。

    这件事,她也详详细细和芳菲说了,两人还连着研究了好多天,制订了初步的章程。

    然而今天,她正打算和芳菲再就细节聊了聊的时候,眼前忽然出现了花屏。尽管不过数秒,却似乎有什么短路了似的。

    “你记得这是第几次了吗?”恢复状态后,芳菲叹了口气。

    第十一次。

    赵平安没说话,但心里很明白。

    这证明什么?她从来不敢想。或者空间的能量消耗尽了,也或者它的使命快完成了。

    这是上天给她的金手指,她万般幸运的曾经拥有它,但其实并不敢奢望永远拥有它。若它有灵,或者要去帮助别人。

    “人不能太贪心。”芳菲又叹了口气,“我一直这么告诫自已,可是终究忍不住想着,既然不能和你真正的面对面,能一辈子这样也好。可是我明白,我们终究要失去彼此的。”

    赵平安鼻子一酸,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当初她死得突然,死别是芳菲一个人经历的。现在,也许是她们共同经历生离了。

    “我舍不得你。”好半天,赵平安才说出一句。

    “我也舍不得你,但你有没有想过,空间是逆天的存在,是上天的仁慈。而仁慈是给全体生物的,不能只是人类,也不能只是你我。”

    赵平安不住的点头。

    她懂,她如何能不懂。

    “我相当于死而复生,能与你再度相处这么久,你还帮了我许多,我已经很满足。”她低语着,“不该奢望别的。”

    “我也一样。”芳菲温柔地笑着,“当初你被人害死,连句话也没留下,你不知道我有多难过。我总是觉得,这个空间不仅是要弥补你,弥补穆远,还在弥补我。它弥补了我们所有人的遗憾,是那么善良的宝贝哪。”

    “所以,我要想办法让它离开,物归造物之主。不知世界上什么角落,有人能有这份机缘,可以得到它的帮助。”赵平安想得很明白,但心里还是很难过,“其实我师父和师兄都已经提醒过我,我没有告诉你这些话,是因为我真的想和你继续做朋友。”

    “平安,千里搭长棚,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但我们还是朋友,永远的闺蜜。不会因为时间和空间而分隔开,我们只要知道彼此都好好的过着日子,这就够了。”

    “你说得好像结婚誓言呢。”赵平安努力开了个玩笑,随即又正色道,“你看,我就知道我们心意相通。不过,就像我不知道如何驾驭它,只能得到它的帮助那样。所以我并不知道要怎么做,我猜它该离开的时候,会自已离开。你我……做好这样的心理准备就好,因为随时,我们见面就是最后一次。也所以,你有什么想说的话都告诉我,免得留遗憾。”

    “我好像跟你一起再吃一顿学校外面的小龙虾啊。”芳菲也开玩笑。

    赵平安哼道,“切,我又不吃,每回都看你一个人吃!”

    说着,两人就同时笑起来,只觉得拥有那些温馨的回忆就根本不是分离。

    两人有了共识,接下来就自然多了,哪怕花屏的次数越来越多,她们还是再不提起这件事,该干啥干啥,平静的等待着命运的安排。

    日子流水般过去,三个月后,大江国的新年热热闹闹的过了。赵宸改了年号,穆远封了王,新的一年正式开始。

    出了正月,就是大长公主出嫁的好日子。

    公主府焕然一新,最偏僻的院落,从前赵平安经常和穆远幽会的那里,被建成一座小小的家观。穆耀仙风道骨,帅出新高度。虽然万千少女听说他要出嫁都哭晕在闺房,但后来想道士可以成亲,就又恢复了活力。穆耀死也没想到,他居然会更受欢迎,每天都被搞得不胜其烦。就连他二哥和大长公主的大好日子,他也以方外之人自居,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

    赵平安身着大红盛妆,美丽高贵到不可方物,出宫门入公主府,沿城绕行。途中,百姓在路边挤得满满当当,几乎普天同庆般的庆祝他们所爱戴的、医仙女转世的大长公主终于觅得良人。而后,送上他们最真诚和珍贵的祝福。

    赵平安看到这一切,明白自已如此辛苦,不仅是为皇兄,也是为了大江百姓,绝对是值得的。又觉得,这一天是她三生三世来最快乐的一天。

    不过古代成个亲,程序相当繁琐,何况她还是大江国惟一的大长公主。就连皇帝和两位亲王都微服前来参加了,光保卫措施就几乎动了大半个京城。礼部分外用心,于是过程就更加繁杂。以赵平安这么好的身体,从早上天不亮就开始,到下午就快撑不住了。其实她真想一切从简,因为只有向先帝祭拜的时候,她才是真心愿意的。

    可是,身不由已啊。

    好不容易熬到仪式结束,她赶紧被扶到后宅去。前头还需要穆远亲自照应,据说还要闹到半夜才散。

    赵平安心疼自个儿的驸马,却完全不有置喙的余地。何况她已经累得生活不能处理,瘫在那儿任由喜气洋洋的三大宫女侍候沐浴更衣。至于说她那个没良心的师兄科科,自然去大吃四方。师父则在主持完婚仪后,就去自个儿的小院休息了。

    “公主,您不能吃太多,晚上驸马回来,您好歹陪他吃点呀,别到时候吃不下了。”绯儿温言劝。

    赵平安叹气,放下筷子,“成个亲真麻烦,幸好一辈子只一次。”

    几个宫女就笑,扶着赵平安歪在床上眯了会儿,但坚决不让她躺下。

    婚床在新婚之夜不能独自睡呢,这也是规矩。

    但尽管如此,累趴了的赵平安也睡得很熟,再睁眼时天都黑了。

    眼前,红烛高照,却十分安静。

    三大宫女已经不见,穆远穿着新郎的衣裳,整个你像个红包一样喜庆。

    “你醒了,我刚喝了醒酒汤,怕那味还没散过去,就没敢靠近你。”穆远道,眉梢眼角都是笑意。

    温柔得,化出水来。

    “抱抱。”赵平安伸出手。

    穆远犹豫了下,确定自已身上没有寒气,而且酒味散了不少,才敢走过去,把赵平安抱在怀中,妥妥当当。

    “终于,你是我的了。”他感叹。

    “你也是我的了。”赵平安呢喃。

    “我一直都是你的,永远都是你的,哪怕你不要我也一样。”穆远的声音鼻因很重,动了真情。

    “我怎么会不要你?我一直也是要你的。但造化弄人,好在上天仁慈。”赵平安抱紧自已的驸马。

    但穆远却轻轻拉开她,“平安,我有件定情信物要送给你。”

    他拉她坐在床边,定定的望着,眼睛里温柔的情意和热烈的火焰,奇异的交织混合在一起,“早想给你的,但是我们印证彼此的心意是在西北,那东西不在我身边。后来回京,我就想着,什么时候给你更有意义。”

    他反手从后腰处摸出一人小盒子,打开。

    里面是那半块玉玦,系着红色的丝绦,正是赵平安一直渴望,要由穆远亲自拿出来的。

    “这是我娘给我的。”穆远回忆道,“说是家传之物,我祖上曾经无意中救过一位修道的人,那人就赠了这块玉玦。据说,它能让有情人终成眷属。后来我大哥死了,我娘就把它传给我。但从前,我是不信这个的。毕竟,我娘拥有它,可是却嫁给了我爹那样的人,心中不知有多怨多伤心。”

    穆远吸了口气,把眼泪逼回,感慨道,“可我遇见你,心里的念头就生了根,想把它给你。然而,还没等我做到,这块玉玦忽然碎成了两块,我这边只有半块了。”

    “那半块在我这儿。”赵平安从脖子中拉出鲜绿色丝绦。

    红男绿女,多么般配。

    “是我师父给我的,他说他也是无意得来,只觉得是灵性宝物,远超他的见识。但他遇见我时,玉玦有反应,知道与我有缘,就赠了我。后来我与你说的那个空间,正是这半块玉玦形成的。”赵平安坦诚无比。

    “我早知道那半块在你那儿。”穆远却摸摸赵平安的头发,“那时我才相信,它真是个宝物,有它的灵性,是我们凡人无法理解的。只是再宝贝的东西,倘若遇到不懂珍惜的人也会失去作用,就好比我爹和我娘……”

    他又沉默了下,才说,“但我坚信,我们可以让它破镜重圆。”

    赵平安嗯了声,感觉到穆远发自内心的真诚,忽然觉得无比安全。她深信,即便没有这个宝物,她也能和穆远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一生一世。

    也许,生生世世。

    于是她摘下那半块玉玦,贴上穆远手中的。

    当两块玉玦严丝合缝的对准,奇迹忽然出现了。

    有一道宝光从裂缝处流过,好像水滴在快速滚动。片刻间,玉玦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成为完整的一块,仿佛从来没有分开过。

    紧接着,空间突然出现。

    但这一次,不是赵平安进去,而是它现形。好像就在赵平安和穆远的眼前,却又似乎隔着时空,只能看得到,却始终触碰不了。

    空间中,出现了芳菲的影像。

    她知道闺蜜今天成亲,所以穿了粉红色的伴娘服,化了精致的妆容。

    “平安,恭喜你,最真诚的祝福给你。”芳菲说,眼里闪动着泪花。

    赵平安也掉了眼泪,从没想过自已惟一的好友会以这种方式出席自已的婚礼。

    “我觉得,我们要道别了。”她上前一步,看到芳菲就在眼前,可以却咫尺天涯。

    同时,心灵又亲近无比。

    芳菲点头,“我也这样感觉。但是平安,你不要伤心,结婚的时候哭是不吉利的。我觉得,我们的缘分远远未尽,所以我想,我们还会见面,只是不知以什么方式,在什么时间和地点。包括你皇兄也是一样,你们一定会重逢的!”

    “嗯!”赵平安重重点头,反手拉过穆远,“芳菲,这是我的老公,帅不帅?身材还很好呢。所以我有这么好看的男人照顾我的以后,你不用再担心我。”

    “放心。”穆远只两个字。

    但他向来话少,所以掷地有声,芳菲坚信这话正是发自他的肺腑。

    于是,芳菲对穆远报以认可的微笑。

    而后对赵平安扬扬眉,“你也别担心我,我的生活能力一向比你强。何况,我还是个大富婆,世界上的小鲜肉在等我。”

    赵平安本来眼中有泪,却噗嗤笑出声来。

    但,正在此时,空间忽然闪了几闪,从两侧有黑影合拢,就像演出的舞台,大幕渐渐拉上,意味着故事终将结束。

    赵平安赶紧上前,凑得不能再近,努力从慢慢关闭的缝隙中再看芳菲一眼,与自已的闺蜜郑重的互道珍重。

    可就在空间消失的刹那,一道人影从婚床下面窜出来,直接跳了进去。

    “后会有期。”那人还大叫一声,声音里满是兴奋和喜悦是。

    说来也怪,那空间赵平安和穆远都没办法碰,可那人就像一股气流,直接被吸了进去。

    然后眼前一黑,什么都消失了,只有烛火不断闪动。

    仿佛一切都只是个幻影,是黄粱一梦,从来没有真实出现过。

    “你有没有……”

    “看到了,你没做梦,没眼花。”穆远稳定的声音打断赵平安的疑惑,同时,他稳定的大手也揽在了她的腰上。

    “怎么回事?”赵平安惊讶万分。

    “是三弟。”穆远咬牙切齿地骂,“他都多大个人了,还学顽童闹新房,居然藏到咱们的床下。他是想偷听到什么,往后好一直用来对我炫耀,太可恨了,真得很狠揍一顿。”

    “不对。”赵平安猛得抓住了穆远的手,关注点在别处,“花三跑出来,窜进了空间,难不成他跑到芳菲那里去了?你不知道,他从前对我说过,想去我的世界看看!天哪。”

    赵平安捂住嘴,“现在我要担心芳菲了,万一他们撞见……”

    穆远想了想,却笑了,“平安,个人有个人的缘法。这一切,是三弟自已的选择。至于你那位闺中好友,想来不是轻易可对付的。况且……”

    他拉长了声音,“说不定,这是玉玦的选择呢?那两个人也是与那宝贝关联密切的呀。”

    “是吗?”赵平安茫然。

    她觉得自已“应该”很担心,却扪心自问,心里却似乎也没有危险的感觉。

    穆远看着发呆的她,只觉得万分可爱,当下一把抱起,“那件宝贝神物的决定,咱们人力无法左右,总归我感觉是大好事。既然如此,我们且不管了。你不要忘记,今天是我们的新婚之夜,这是正事,你的全副心思不是应该放在我身上吗?”

    说完,不等赵平安回答,抱着她大步走向床边。

    于是在这片苍穹之下,不同的时间和空间之中,有些事情正等待着悄然开始。

    但这个洞房花烛夜,才刚刚开始。

    (完)
>>>点击查看《本宫专治各种不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