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历史小说 > 北齐帝业 > 北齐帝业目录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三十五章东宫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北齐帝业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三十五章东宫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邺城,皇宫,昭阳殿。朝中文武济济一堂,各路刺史、藩王、都督等赫然在列,连许久不入邺城的皮景和也来到了此处,此时,昭阳殿内正吵得不可开交。他们今日讨论的不是其他,而是一件极重要的大事:北齐的战争机器已经开始积蓄力量了,接下来打谁?怎么打?

    北齐王朝磨刀霍霍,准备一鼓作气打垮所有敌人,可是向南还是向西,又成了他们争执不休的话题。首先是南朝陈顼,有迹象表明陈顼将在近日有大动作,或暗地与周国结盟,将北上伐齐。

    陈顼接二连三的下诏征召各路军头回建康,除淳于量、樊毅外,其余诸如任忠之列的军头以生病为借口,反复搪塞建康来使,拒不入建康面见皇帝,陈顼大怒,将命黄法氍出师讨灭任忠,虽然被臣僚拦下,但陈顼火气尤在,专门遣人去看任忠是真病假病。

    任忠一方面害怕陈顼收缴他的兵权,一方面不愿意反叛出去,只得继续装病,推诿搪塞过去……但陈顼并不是傻子,恼火之下真个遣军前去,意图收缴了他的兵权,任忠不愿意坐以待毙,也遣军与建康朝廷对峙,看起来双方一触即发……

    一俟得了这个消息,北齐朝野欣喜若狂,一些人以为,趁南朝内乱,应该赶紧出兵,以背盟之名讨伐南朝,一举夺取建康。至于周国,正值变革动荡之际,国力衰颓,弹指可灭,不足为虑!而以唐邕等人为首的大臣一致认为,应该先南后北,以达到平定天下的目标!

    然而另一大部分的人则不同意,这些年来,朝廷充实河东边防,诸多安排、兵马部署、兵士演练、粮草供给等等等……尽皆为此而准备,不可仓促改弦更张。北齐在西边积蓄了如此多的力量,等的不就是今日?

    两派争执不下,斛律光提着干哑的嗓子,大声咆哮道:“你们这些书生,怕是连弓都没有拉过几副,懂得什么打仗?!南朝要打随时可以打,但周国却不是这样,他们据守关中,又有河东做为掩护,要打出来容易,要打进去难!宇文邕在国内弄得天怒人怨,不趁此机会赶紧灭了周国,难道要等他真的喘过气来再说吗?”

    不得不说的是,宇文邕这几年也是一日不得消停,先是对兵役制度进行了整改,然后进行了一些汉化改革,这些措施的效果都比较不错。

    近日来,又听说宇文邕打算跟高纬一般灭佛,将佛门的土地和财产全都收缴国库,这在一定范围之内引起了动荡……宇文邕深知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所以他的这些改革措施都比较冒进,又诛杀了胞弟宇文直,引起了一大批豪族、世家的不满。

    乍一看他干的几乎与高纬没有任何区别,但高纬有机会在消除外患的同时在国内搞激进改革,宇文邕却不行,可供他利用的势力很少,掣肘甚多,他的实力和威望都很难帮他做到这一点,于是国内的动荡自然而然就开始了……斛律光所说的趁他病要他命,已经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结果。

    唐邕说道:“斛律都督此言差矣,且不说周国如今正对我齐国防范甚严,在玉璧、丰州一线皆屯有重兵,而且如今正是深秋,马上就是天寒地冻的时节,从洛阳越过河东直抵关中,这一部分道路都很崎岖漫长,冬衣、粮草、车马难以运输,损失将会很大,一旦战事胶着,我兵马失陷于河东,那时再难回头了,如果南朝趁机伐我,又该如何?难道还能同时支撑两线作战吗?”

    “照我看,周国现在自顾不暇,分不出精力多管闲事,我们须得集中实力,在陈顼准备对我朝动手的时候,先把南朝给揍一顿!”

    斛律光瞪起眼睛道:“前怕狼,后怕虎……干脆这仗也别打了,等着他们先对我们出手成不成?”

    “诸位,你们看看,这任忠或可利用?如果咱们派人与他接洽,以扶其上位为条件,他会不会投靠我们大齐?如果他答应投靠,那么我看就算给个郡公之爵也没什么,如今陈顼为增强实力,要削弱诸镇已经是明摆着的事实了,我们允喏助他一臂之力,合力夺取建康……”

    老慕容听到这话,简直要气笑,当即毫不留情面地反驳道:“任忠此人心思诡谲,不真的看到大局落下,岂会公然反出南朝?南陈朝廷在他附近布有重兵,他若是敢反,就是落陈顼口实,南朝立刻便能毫无顾忌地灭掉他,就是淳于量这些人也断断说不出什么来!陈顼求之不得!”

    “退一万步说,你如何知道他就想反?老夫敢打赌,要是这个时候我们贸贸然南下,任忠保证会和南朝站在一边,共同迎击我军……这将会成为他和南朝重修旧好的投名状!这样定策,根本就不是捡便宜,反而还算是帮了人家一把,这种愚蠢的主意,正不知是何人想出来的?”

    另一边羞得满脸通红,正梗着脖子要反驳。高长恭说道:“靠着两淮的军队,防守有余,但进取不足,若是要平南,必要从邺城调兵,邺城兵力不够,还得从晋州调兵和粮草。

    “中间要做大量的准备,等到我军准备充足,怕是两边的战机都已经错过。黄法瞿、淳于量皆为名将,便是那首鼠两端的任忠也不是弱手,真个打起来,胜负难料。

    “况且我朝为一统北方,早已筹措良久,在河东各处要隘均有蓄积粮草,多年渗透经营,对其各处驻兵了如指掌,正可藉此西征,一统中原,解除了死生大敌,那时精心准备方始南征,才是稳妥之计。”

    高纬其实心里已经有了一番计较,但听着两派人马争执不下,难免又要权衡一番,见太宰段韶站立班中久久不发一语,便道:“太宰对此有何看法?”

    托孙思邈调理有方,本该早就逝世的段韶修养至今,虽然精力大不如前,但还吊着半条命,至少外表上看,段韶依旧精神健旺,他步履从容的走出队列,拱手说道:

    “陛下,臣以为,如果此时攻打南朝,实为投机,诸种准备不足,路途遥远,在此严寒季节,辎重难以接续,一旦我军冒进过深,被切断后路,则后果堪虞!吴明彻还算尚可,臣唯独忌惮黄法氍,黄法氍用兵稳健,他占据天时、地利、人和,我军在没有充份准备的情况下,这一战太过行险……”

    段韶老谋深算,富有战略眼光,威望极高,他说话,便直接将一大部分的人拦了下来。还有人还想拿任忠做文章,高纬微微一晒,面露不屑道:“朕岂肯与一乱臣贼子蝇营狗苟!”他自御座上微微向前倾身,沉声说道:“朕意,先取周国,一统中原。诸位爱卿,谁可为六军主帅?”

    正犹豫间,高延宗出列道:“臣以为,此战关乎我大齐国运,需一威望德隆之人统御诸军,如此,才可保障各路大军调度统一,不至生乱。臣以为,太宰多次解危于倒悬,赤诚忠勇,精通武略,此番若为伐周之主帅,料想三军无不敬服。我军定能大胜!”

    高纬目光闪动,沉吟不语,似乎有些意动,但又有些犹豫。段韶见状,急忙上前为皇帝解围道:“陛下,若以臣为主帅,臣的身体不知道还能不能支撑起来……说来惭愧,臣的年纪比左相还要小上一些,可精力却远远不如了,臣以为左相慕容俨足可担当大任!”

    段韶说得不错,高纬也时常听太医说,段韶的身体状况不容乐观,前几年每年高纬都以为他要撑不住了,谁想到活到现在。若是真的段韶可以挂帅出征,那么胜券无疑多了几分……但这是国战,高纬不敢将希望放在段韶身上,那么,老慕容的确就是最好的选择了……

    皇帝准允,随即宣布散朝,有些事情他还需要好好推敲一下。大家都没有注意到下面一些人欲言又止的表情,在皇帝左手下面,压着几封奏折,其中心内容便是:

    “陛下春秋虽盛,但国本不可不早立,陛下若欲御驾亲征,须得确立储君才是,今皇长子珩,既嫡且长,聪慧异常,可立为储嗣……”

    高纬缓缓踱步至后宫,见到皇后在教训小胖子,一边打屁股一边问“还敢不敢了?”,小胖子十分委屈地站在原地,一言不发。

    高纬只是一笑,便自动略过了儿子求救的眼神,坐在一边,他当然知道这小子为什么挨揍。老丈人和小胖子见面的全过程在来的路上高纬已经听人禀报了。斛律光跟他说:“我是你外祖。”小胖子回答:“呸,我才是你外祖!”这样怎么会不挨打呢?

    小孩子嘛,调皮一些可以包容,多揍几下就好了……高纬惬意地喝了一口茶,看媳妇气消得也差不多了,于是道:“行了,看你揍他也舍不得下力气,交给我吧,我找人揍他。”婉儿脸色一白,不知所措地看着高纬,高纬叹了一声,慢条斯理道:“过几天朕得给他物色太子师了,找个好日子,搬到东宫去吧。”
>>>点击查看《北齐帝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