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科幻小说 > 惊奇手记 > 惊奇手记目录 > 章节目录 第一五七章 一念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惊奇手记 章节目录 第一五七章 一念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这座医院虽然外表挂着的是疗养院的牌子,但内部实则就是收容大量的精神疾病的病人的精神科医院,疗养院就在西安的周边,靠近蓝田的地方,早早的我们去了电话,所以到了门口就已经有人等待我们了。

    没有多少话,胖子似乎是认识,我们便直接跟随着门口等候的人一直到了疗养院最里边,看样子这家疗养院恐怕是搬迁后的医院改造的,而且先前的医院年头不小,疗养院整体都非常破旧,红砖的外墙,这种砖结构的楼房竟然一直修了五层。而且最上层还有加出的板房。

    院内的大树没人打理,法国梧桐树的树冠完全遮挡住了天空,与建筑混为一体,不只是室外,就连室内四五层的高度也是昏暗不堪,像我这种不喜欢喧哗的人倒是挺乐意居住在这种环境中,但是如果作为精神疾病病人疗养与恢复,那是真的一点都不合适,可能病人待久了会更加的抑郁。

    前人引导着我们上了三层,环境比较压抑,再加上一走廊的人更加让我有些不舒服。这与我想象相反,本以为对方只是会派几个人来例行一下公事,却没想到走廊里足足站着二三十号人,也不知道那根经搭错了。

    我有意想找胖子开解开解疑问,但是一看他脸色也是铁青着,不免的觉得他似乎对会出现这些人同样有点诧异。在两排靠墙的人中穿过,感觉有些诡异,这些人还四下打量我们,特别是有个带了一副黑眼睛的人,更是猥琐。

    终于穿过了众人的目光,我们到了一扇开着的门的门口,耳姐就站在一边,打量了一番我们,看了半天这才说:“电话打了好几天都没人接,怎么回事儿。”

    胖子有些做作,虽然电话中早就致歉了不止一次,但他还是自降身段,又重复了几句。耳姐一张不耐烦的脸又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了看我,随即将一张东西递了过来。

    “什……什么?”我一边伸手一边问道。

    “你和你的哥哥长得不是很像嘛,倒是……”耳姐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她自己说到一半却又戛然而止。和她对视了一眼,实在尴尬,这才拿过了她手中的东西。

    那是一张照片,监控录像的截图打印出来的,内容就是吕川,他正在前台做登记,而且就是在这座疗养院的前台,看来确实如之前电话中的内容相符,老哥在那个人死之前来过这里,还恰巧被监控拍到了。

    突然之间,我又想到了一件事情,她是怎么知道我是吕川弟弟的,我记得好像没有透露过呀,一转眼望向了胖子,但见他立刻投来无辜的眼神,再一想这些奇奇怪怪的人与老哥之间的交集,一时间心中微微起了些冲出去逃跑的想法,但是一看身后众人,如入了豺狼虎豹的巢穴一般,恐怕不到半程,就得被分食。

    再次看向耳姐,她轻轻一歪头,便走进了房间,同时还招呼着我们进去。屋内开着灯,窗户上用了密集的铁丝网覆盖,在加上窗外全是树叶,所以不开灯,基本与黑夜无异。

    屋内的床上,一个干瘦干瘦的男人蜷缩在床上,我们进来发出了动静,他也没有任何对外界的反馈,男人面容枯槁,活脱脱就像是我们曾在墨脱见过的干尸。

    “他叫田广文,西北师大的历史系教授,也是省文物研究所的一个部门主任,其他的我想你也知道了,在你的哥哥还没来的时候,具从医生那儿得到的病情报告来看,他基本已经恢复了九成,不管是行为和思维只要继续半年到一年疗养,就可以至少恢复正常人的生活,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你哥哥来之后,他们就变成了这样,另外一个是他的同事,一周前因为神经压迫猝死了,而他现在的状态和上一个人差不了多少。”

    耳姐说完,我稍稍有些茫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耳姐一改脸上的表情,肃然的看向了我,半晌,她才又开口道:“你真的不知道他在哪儿?”

    呆滞了几秒,我才意识到她问的是老哥,木讷的摇了摇头,实在是不明就里,害怕出口又说错什么话,我赶忙看向了胖子。

    瞪了他半天这家伙才打圆场说:“哎呀,他比白纸还白,一道来就是被蒙在鼓里的,什么也不知道了。”

    耳姐又瞥了我几眼,犹豫了半天这才又问:“真的?”

    胖子一摆手:“还能骗你不成?哦对了,这次出这么大阵仗,是要有什么大动作?”胖子斜眼看了看门口,门口外的那些人没人往里边偷瞄。

    耳姐哼了一声:“上面准备着手先处理完这件事情,他们也有些着急了。明天出发去上次出事儿的地方,也带上他。”耳姐又望了望我:“还不能排除吕川已经被对方收买的可能。”

    我没在搭理,直接走出了房间,好在门外的人都没有阻拦的意思,现在倒是有点后悔来这里了,刚一回来,就遇上这种事情,我有些气恼,气恼的是我现在竟还什么都不知道,老哥他到底在干什么?这一刻,我真正体会到了头痛欲裂的感觉。

    坐在院内的长椅上,一直等了一个多小时,老代是同我一起出来的,他目的达成了,自然是再不会因此事又沾一身的脏水。

    我们坐在长椅上,一直等到旁边食堂开饭,他们一伙人才下来,刚才那一帮人由耳姐与另外几个看着职务高些的人带着径直走了。

    胖子长叹了一口气,便也坐在了我们一边的椅子上:“娘的,屁股都没坐热,又得出去 。”

    瞬间我就知道,胖子这句只是为了打开话题,不想那么墨迹,我直接道:“你有话就直接说,别磨磨唧唧的。 ”

    “咱得去一趟,就是当年出事的那个阎武埵,他们认为这是个套,是你哥故意来的这里,那俩人看到你哥,想起了当年的事情,所以才会成现在这个样子。”

    “等会,我也要去?”没管后面的话,我立刻抓住了重点。

    “在楼上那娘们不都说了嘛。”胖子提防的看了看四周,没有人,他这才安心的继续道:“还不是因为你那王八蛋哥哥,不知道答应了上面什么,还是拿走了上面的什么东西,现在他突然又出现,可能就是下的套儿,你说这套都下了,咱不去能行嘛?”

    我点了点头,但随即又摇了摇头:“不对呀,我去了不就成你们的人质了嘛。”知道胖子没怀什么好心眼,我立刻站了起来。

    胖子有些不悦,他啧了一声就说:“咱这过命的交情了,就不说刀山,火海咱可是一起下过的,我还能害你?”胖子眼神稍微飘向了老代,但马上那种异色便消失了,他这才继续道:“我是替你考虑。”

    见他后面还有话,我立刻表现出但闻其详的态度。

    “你老哥老谋深算,阴险狡诈这你承认吧?”

    得亏现在没吃东西或者喝水,否则非得一口喷出来,以前我不知道,这俩词放在他身上确实有点夸张了,要说偷奸耍滑那还行,但是以我的了解,那真和他不是一个人。

    但是这几个月我却发现,我对他的认识还是太浅薄了,也就这几个月来看,不管是老哥的行为举止,都无不透露着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只是不排除是这几年才转变的也说不定,如果是这样,那我没法肯定也是情理之中,毕竟近来几年对于他的了解还是太少了。

    事情就是这样,我也只好点了点头。便听胖子继续道:“所以说嘛,他会突然现身然后还被我们发现?这都是算计好了的,看到表层的人一定会认为这是个圈套,但是我们所知不多,他出于何种目的会设计这个套,而且套的是什么人,我们同样不清楚,但是只要一细想,他的真实目的就绝对不是那帮人。”胖子看向了耳姐离去的方向:“我猜测也不可能是船上的和假姜淮那帮子,排除了这些,你认为他真正的目的会是谁?”

    我思考了良久,才缓缓的伸出指头指向了我,胖子一拍巴掌:“对呀,除了你还会是谁。雪山那次,咱没赶上,之后就有了东海那次,但是那次又搅黄了,差点命都没有,你好好回忆回忆,设计这些为了什么,又为了什么会专挑那些远离人烟,普通人到不了的地方?”

    “难道说?”我不自然的看了看四周,被胖子的话一感染,此时一种被监视的感觉优然而生,环境正好又是昏暗无光,这更加渲染了此时的气氛。

    胖子想要传达给我的大概就是这个意思,随即他马上轻声道:“别瞎看,有些事情一次办不成,那是巧合,两次办不成,也说的过去,就看这次了,据我估计,你老哥要么想传达一些东西,他想让你知道,要么……”胖子此话又是戛然而止。

    如此多的铺垫,我自己心里已经略知一二了,我不敢把那个与我一同生活了十几年也是唯一的亲人想的太坏,但胖子的推测确实有他的道理,我对此虽是有些抵触的,但心里却是明确的知道,我已经有了些动摇。
>>>点击查看《惊奇手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