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历史小说 > 横刀行 > 横刀行目录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七章 仙草蒲公英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横刀行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七章 仙草蒲公英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宋之卿平定六城凯旋归来,进皇宫行事低调,他一不披甲二不挂兵器,身穿红色莲花袍,脚上穿的是特制金边狼头靴,走路带风,身上无时无刻不在释放着血腥气息。

    敬长安身穿白色并蒂莲,背后挂着黄小娇给她重新缝制好的大刀袋。走在路上却让人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宋之卿从大殿禀报完事情,看见原来覆盖很多方土的地方变成了花园,心里很是畅快,便移步走了过去。

    敬长安刚刚挥舞完俎虎刀,把袍子穿好,走进了花园里。

    两个人都在赏花,并没有在意旁边,于是敬长安的背后长刀鞘,一不小心捅在了宋之卿的屁股之上。

    宋之卿一个踉跄,趴在了带有尖刺的小星花上。

    宋之卿嗷的一嗓子,把敬长安吓一机灵,敬长安这才看见自己身后竟然有个人,赶紧将他搀扶起来。

    “没事吧!阁下?”敬长安下意识说的是蓼国语言,宋之卿脸上开始浮肿起来,他气的浑身直哆嗦,二话不说就对着敬长安胸口来了个贴山靠。

    敬长安也没有防备,直接被宋之卿顶飞了出去。

    敬长安从地上起来,脸色也开始不好看了起来。

    “我又不是故意的?你这货竟然动手打我?”

    “你大爷的!老子多好的心情?舌头都木了!”

    宋之卿整个脸高肿起来,吐字不清的说道。

    敬长安还没说话,宋之卿猛的提一口气,冲了过来,敬长安嘴一抽抽,看来这人是不打不行了。

    敬长安卸下背后大刀,也冲了过去,两个人两拳相撞,周围的花草皆是无风自摇摆起来。

    “这小子竟然能接我六分力?有点意思,那就让你看看马王爷到底几只眼!”

    宋之卿收拳膝顶,敬长安化拳为掌,双手交叉前去卸力,两个人开始打了起来。

    你来我往,也顾不得这些名贵花草,五个字,“干就完事了!”

    宋之卿长年征战,一身武艺皆是杀人技,敬长安下意识认为此人就是过来皇宫打探情报的死士,便也开始用杀人技与之向搏斗。

    宋之卿发现对方也是想尽一切办法想治自己与死地,于是便开始变本加厉没完没了的搏杀。

    宋之卿以双肘为角,跳起来就往敬长安的两个太阳穴砸来,敬长安马上蹲下身子,来了个竹鼠打洞,一手死扣宋之卿的腰带,一手变刀砸在宋之卿的小腿之上,宋之卿一个不稳,便被敬长安变换身形,双手环腰,用力的倒栽葱。

    宋之卿眼前一黑,马上吐出浊气,深吸一口气,反过来死抓敬长安的两个手腕,用两腿为弓,将敬长安挑了起来。

    宋之卿马上站起来,双手抓住飞起来的敬长安,用力往旁边的花草之间丢了过去。

    敬长安在花草里滚了两圈,全身皆是火辣辣地疼痛。

    “不过如此!小子!再来啊!”

    宋之卿眯着眼睛,原地蹦跳了两下,一手扶腰一手对着蹲在地上,咳嗽的敬长安,做了个下等手势,得意的说道。

    “我可没说,我就是输了!”敬长安也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一口浊气,笑着说道。

    “这小子?商国人?”

    宋之卿看到敬长安墨色瞳孔开始缓慢变成别的颜色,心里咯噔一下。

    敬长安仿佛变了个人似的,原地消失不见,宋之卿微微屈膝,开始放大自己的五官感受,想要抓住一点点蛛丝马迹。

    突然宋之卿扭头开始伸手去抓着什么,结果自己的脸上就结结实实挨了一个沙包那么大的拳头。

    “慢了!”宋之卿惊呼一声,便开始眼花缭乱起来,身上开始各种火辣辣的疼。

    宋之卿稳住身子,也开始拼起命来,两个人的速度已经渐渐只能看见彼此的影子,越来越快,还有不少拳与拳碰撞在一起的破空声。

    这再远观来,花园算是完了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片绿色,毫无百花齐放可言。

    左廖觉得实在无味,便一个人想叫上敬长安陪自己走走去,可越走越近时,两个人的低吼声,以及可以看见天上还有不少花草飞来飞去,左廖赶紧加快了脚步,走到了花园门口一看,傻眼了。

    宋之卿与敬长安两个人身上的衣服都被撕扯的不像样子,两个人的脸上各种淤青。两个人胸口和背后还有不停出血的口子。

    “你们俩给朕滚过来!!!!!!”

    左廖嘴角直抽抽,这花园不少花都是自己皇后给自己挑选的,花了不少钱,这现在变成了草地,还是自己两个左膀右臂打架所为。左廖脸黑的像锅底一样,他深吸一口气说道。

    敬长安和宋之卿同时如同被鬼附身一样,艰难地扭过头看向这个身穿九五之尊龙袍的男人。

    “还要朕说几次?给朕滚过来!”

    宋之卿赶紧跑了过来,扑通跪在地上,磕头道。

    “臣有罪!臣该死!”

    敬长安也跑了过来,跪在地上捏着自己耳朵,看向左廖。

    左廖本想发火,可看见敬长安的两只眼睛,瞳仁像似百花一样,来回变着颜色,直接将敬长安和宋之卿一同拉了起来,询问宋之卿说道。

    “这种瞳仁是辽与商两个国家哪个的?”

    宋之卿靠近了一些敬长安,敬长安的瞳孔便缓缓变了回去,宋之卿沉默了一会儿认真说道。

    “这种百花瞳,商国只出了两个!一个是第一个皇帝,欧阳靖仙!一个是已经很多年都没有出现过的刀圣,詹静渊。辽国沉溺女色,又盛产美女,百花瞳,自建国以来,并没有出现过。”

    左廖若有所思点了点头,让他们回去收拾一下自己,稍晚的时候,左廖将总管叫了过来,让他想办法将花园弄好。

    大内总管面色有些难看,左廖叹了口气,直说道。

    “处理了吧!能抢多少回来,就多少,其余的腾出来,这种伤财的东西,就不弄了!”

    大内总管恭敬行礼,左廖点了点头。

    夜幕星河,在无云天变得格外好看。

    敬长安被黄小娇一顿臭骂,黄小娇极其不情愿地给敬长安处理了伤口,说着晚上如见皇后这次就不罚敬长安面壁思过,敬长安一顿嬉皮笑脸,黄小娇便一顿各种嫌弃。

    小打小闹小幸福

    左廖在思潮宫安静坐着,旁边只有一鼎香炉缓缓吐着青烟。

    敬长安脱掉靴子,推开门转身轻轻将门合上。

    这思潮宫和敬长安想的不一样,竟然空荡荡的,四个红柱子以及旁边摆放的油灯,竟然什么都没有了。

    左廖缓缓睁开眼睛,先开口说道。

    “敬长安你是如何得到的这个,以前怎么没有过?还有你这身上为什么这么多伤口,夏国一别,你又遇见了什么?”

    “哥,这说来就话长了,不过我是因为眼睛中了毒,按路先生的话来说,稀里糊涂的叩了心门,不过我的带路人是咱们的父亲。”

    敬长安盘腿坐下学着左廖的姿势,缓缓说道。

    “这可全是朕没白忙活这么多事情!那句咱们父亲,朕听的实在太过于……就是朕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左廖笑着笑着,就还是摸着眼泪,他可算得到了敬长安的认可,敬长安承认自己的父亲,是他的父亲,这对左廖来说实在太过于沉重。

    “哥,你会成为统一这江山的新君主吗?”敬长安看着这个已经成为帝君,九五之尊的哥哥左廖,下意识的轻声问道。

    “朕,不敢忘,不过朕想要问你一句,如果朕借道给商,让其吞下夏商,朕在这期间,大力扩充军备,于其决一死战,你当如何?”

    左廖看着敬长安的眼睛,认真询问道。

    敬长安眉头微微皱了皱,眼前闪过一段又一段血腥的画面。

    左廖放在腿上的双手,手心里早已经全是汗水,左廖不敢去擦拭,安静的等待着敬长安。

    “如果能够让天下大同,长安即使被误会,长安也愿意!”

    敬长安深吸一口气,认真说道。

    “好!朕等的就是这句话!敬长安,朕这里有一封信以及通关牌需要你亲自前往大商,面交大商帝君,你是否能胜任?”

    左廖从怀里掏出一封信,以及绑在信件上的两枚和自己牌子一样制式,可比自己牌子更大的牌子,递给敬长安说道。

    “只是送牌子吗?”敬长安接过牌子以后,看着左廖的笑脸,马上明白了一些事情,故意问道。

    “当然不是,你的那些训练的兵,都会陪着你去,不过朕还会送你三人,你们明面是去大商,暗地便是将他们的那些城池全部画出来,朕觉得,戈壁里必有蹊跷,不然他们哪里来的本事,能一次又一次的攻打我们?”

    左廖也摇了摇头,将自己地面上的一块木板推开,整个宫殿的窗户下,慢慢落下一排竹片严严实实堵上了窗户。

    敬长安被左廖拉了起来,敬长安还没反应过来,才发现左廖坐着的地方,竟然是一个地方的入口。

    他跟着左廖两个人,慢慢走下甬道。

    敬长安被眼前的一幕,吸引到了。

    这是个不大不小的空间,可一直盘旋着触手可及的星星。

    “这是什么?”

    敬长安用手摸着这种一闪一闪的粉尘,有些好奇的说道。

    “用来锤炼身体的百星草,这个溶洞里被发现的时候,接近几十个匠人离奇暴毙而亡,当朕找到那个被宋之卿掳来的那个太医,他告诉朕这是百花谷早就绝迹的神草!不是对于普通人来说,这种就是毒药,而对武学天才来说,反而会让自己更上一层楼!”

    “如此说来,那在闪闪发光的水就是这草的汁液?”

    敬长安点了点头,通过了这些粉尘组成的风墙,用手想要去摸一下水,可手还没碰到那水自己就像是活着一样,慢慢后退。

    “咦?这是?”

    敬长安觉得十分好奇,用手去抓,那水就是不让敬长安能够碰到自己。

    “你好好在这里,朕也参透不了这个,反正时间还早,三天后出发,如有不适,你记得按下这个东西,朕马上就会过来!”

    左廖给敬长安看了一眼,他竟然根本碰不到粉尘,无奈摇了摇头说道。

    敬长安点了点头,左廖便转身走了上去。

    敬长安将衣服脱下来,整齐摆放,便心一横直接往水潭跑去,纵身一跃,结果重重摔在了水潭地下。

    敬长安哼哼一声,艰难起身看着周围的环境,这水真的空出一个一人大小的地方,远离着敬长安。

    敬长安用手摸到地上的石头,对着水砸了过去,水竟然直接让石头入了进去。

    反而在给石头一种什么东西,这石头竟然承受不住那种东西,竟然直接粉碎了。

    敬长安灵机一动,既然不要活物,那我便闭塞我的五官试试看。

    敬长安想着那书中言语,让自己沉下心来,他的周围慢慢停止了下来,敬长安也仿佛停止了呼吸。

    这时候水仿佛在试探敬长安,敬长安什么都没有感觉到,这水便猛的将敬长安包裹了起来。

    敬长安仿佛陷入了满是光亮的地方,他猛然睁开眼睛,却发现,这水中仿佛有很多的东西。

    花草树木虫鱼鸟兽,还有不少人,正在给自己像说书先生那样,传授着很厉害的东西。

    敬长安只觉得全身变得十分有力,可一会儿自己便笑不出来了,全身上下开始十分疼痛,敬长安开始挣扎,他想起刚才的那一幕,开始害怕起来,他只觉得自己开始慢慢膨胀起来,全身难以形容的疼痛,敬长安感觉自己就要炸了,下一刻,那池中水就变成了血色,而敬长安却已经消失不见。

    “敬长安?敬长安?”

    有人在呼唤着自己,敬长安睁开眼睛,这溶洞变得无比黑暗,只有一朵蒲公英正在闪闪发光,敬长安猛的从地上站起来,看着自己还在喘了口气,心在那里狂跳不止。

    “敬长安?敬长安?”

    有人还在呼唤敬长安的名字,敬长安环顾四周,漆黑一片,哪里还有人。

    “敬长安?敬长安?”

    敬长安这才找到声音的来源,就是那个闪闪发光的蒲公英在和自己说话。

    “是你在说话吗?”敬长安趴在地上,爬到蒲公英旁边,认真说道。

    “吃了我!吃了我!”

    蒲公英又在说话,敬长安还在犹豫,蒲公英的光亮越来越暗,敬长安记得蒲公英是药材,又想着自己哥哥左廖说这里有那种仙草,便闭着眼睛,将蒲公英吃了下去。

    他只觉的口中其苦无比,可又不敢浪费,便给吃了个干净。

    敬长安觉得这种苦涩,从自己的肚子慢慢散开来,全身为之一震。

    敬长安看着手上,竟然有光亮慢慢冒出来,他能清楚的看到自己手上的经脉,和跳动的东西,十分惊奇。

    试着挥舞自己的手,他一挥动手臂,一股强劲的东西想要从自己的手中脱离,敬长安摇了摇脑袋以为自己中毒了,便赶紧盘腿而坐,可吐息了几次,也没有发现自己的异常。

    敬长安便不再想了,觉得这都是幻觉,可敬长安摸着黑找到了溶洞口,却发现自己身上并没有穿衣服。敬长安学着宋之卿嚎了一嗓子,开始蹲在地上凭着记忆来回摸索,摸到了自己的衣服,没有光亮自己也不分不清哪里是头哪里是尾,只能又去摸溶洞口,抱着衣服跑了上去。

    敬长安推开那个遮挡的蒲团,可算是上来了,他看着四周都已经是白天了,赶紧穿上衣服,往黄小娇那边跑去。

    黄小娇在屋里将一个因为自己等不到敬长安,亲手做的小娃娃,按在桌子上,用力的扭着,嘴里还碎碎念叨。

    “狗贼!登徒子!老娘生气,你就不知道哄哄吗?跑了!一声不吭就跑了!我怎么办嘛!”

    敬长安推开门,快速跑了过去,抱住黄小娇,黄小娇赶紧将桌子上的小娃娃,放在怀里,推开敬长安,直视着他的眼睛说道。

    “跑了三天,去找那个女的了?你身上怎么有蒲公英的香味,老实交代!”

    “我吃了一个蒲公英,不对啊?今日是什么时候?不是初三吗?”

    敬长安直接笑呵呵的说着,一愣自己走了三天,又说道。

    “我去见皇后娘娘的时候,是初三不错,可今日已经是初六了!你到底干嘛了?为什么要吃蒲公英?你不是去见你哥哥吗?哎?你的手怎么比我的还要滑溜?你干嘛去了?老实交代?这皮肤?这脸蛋!啧啧啧你敬长安还学女子呢?”

    黄小娇拉着敬长安的手,突然发现他的手变得十分特别,又去捏了捏他的脸蛋,却发现如同出生婴儿子一般,心里就有点难受,说着各种反话道。

    “没有啊?我就真的吃了个会发光的蒲公英,我哥哥带我去的!说是一种神仙草,可是他说他摸不到这个,我就去试试看,然后稀里糊涂的就这样了。”

    敬长安认真的说道。

    黄小娇盯着敬长安的眼睛,发现他的眼睛里根本没有一丝顾虑,便相信了敬长安的话。

    “敬将军!帝君叫您!!!!”

    敬长安还没想要去亲吻黄小娇,一个人十分焦急地跑了过来,敲门说道。
>>>点击查看《横刀行》最新章节